凤鸣轩书库 > 娘子,离婚无效(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夏念申觉得实在好笑,“我们对掌家没兴趣,但我倒是看得出来大哥对我们的银子很感兴趣,这不,隔三差五的打着主意,进银少时要我们匀合同,自己买了橘子卖不出去还硬要我们买一半,大哥这生意做得可真轻松。”

  几个宗亲都笑了起来,自然不是微笑,而是嘲笑。

  饶是顾行春这样厚脸皮的,这下也受不住了,恨恨离开。

  就见那个曾伯祖父摇摇头,“这孩子不行,不过你祖母宠他,看在同为顾家的分上,你可得好好振作,这支以后恐怕还是要你来承担。”

  “行梅只不过一个普通人,赚钱只是为了有事情做,顺带让妻子过过好日子,其他没什么想法。”

  “我知道你对家里有点心灰意冷,不过你怎么说也是姓顾,无论怎么样别放着家里不管,曾伯祖知道你委屈,但是有能力的人难免要承担比较多。”

  “曾伯祖父的教诲,行梅会放在心中。”

  “那就好。”曾伯祖父老老的脸露出笑意,“你要记得,你之所以行船顺,部分原因也是我们顾家名声好,不然就算你那胡家表兄帮忙,你也不可能马上买下这一季的黄柏。要知道黄柏可是药材,从来都只有买家缺货,没有货欠买家,我们顾家跟泯南府各农业一直有往来,所以你买黄柏才会这样顺利,要知道同气连枝的道理,我们姓顾的一定要彼此照应,越来越好。”

  “是。”

  回到家里没多久,顾老太太就把他们夫妻叫去骂了一顿,旁边显然是刚刚告状成功的顾行春,得意洋洋。

  两人都知道顾老太太偏心,也都算了,反正骂一骂又不会少块肉。

  老太太拚命骂,各种小事找麻烦,又威胁要把朱雪儿许配给顾行梅,彷佛他们多十恶不赦一样,直换了两盏茶才终于放过他们。

  夏念申听得夏三太太劝,要生孩子,内心也觉得时机成熟了——都穿越一年,顾行梅的表现也很好,他们这辈子又遇到一个秦素妮,他也没上当,虽然说朱雪儿还在顾家,也几次写信到景朗院,但他没有回覆一夏念申很满意。

  算算日子,这几日刚好是危险期……

  顾行梅今日没出门,在家接待了两个顾家的从兄——果然是行销出身的,真的跟五湖四海的人都能相处。

  夏念申在花厅里,喝着雨前龙井,吃着柑橘蜜饯,享受是挺享受,但吃到那个柑橘蜜饯忍不住就想起那五船橘子。

  三百两呢……顾行春真是阿达,花六百两去买人家不要的东西。

  免费送路人不妥,万一以后变成“顾家的橘子就是这样的”,连带名声受损,要扔也没地方扔,上百箩筐的东西要扔去哪,但一直让那五艘船停在河驿也要停船费啊,然后顾行春那个不要脸的还在催,快点把橘子卖掉,把船还给我,妈的。

  做成果干泡茶吗?但现在是清明后,谷雨前,根本没太阳,切开的橘子也不能保存那样久,会烂的。

  如果有太阳就好了……

  橘子还能做啥?

  做……做……

  夏念申突然间脑海灵光一闪,果酱?

  对了,做果酱啊,只要加入麦芽糖就可以了。

  而且甜的东西可以保存很久,古代人没吃过,说不定可以卖个满堂红。

  陆家的橘子没水分不要紧一做成果酱,有没有水分都没差,夹在烧饼或者馒头中一味道一定不错。

  天哪一夏念申,你是天才,这么困难的事情都给你想到了。

  说到就想做,于是她赶紧让临月进来,“去大厨房拿几颗橘子,柠檬,还有麦芽糖,另外小炉子跟小刀都搬到这边来。”

  夏念申一直是风风火火的性子,想到就要做。

  临月经过一年多的相处也知道二少奶奶性急,于是一路小跑步把要的东西全拿来了。

  夏念申先切好橘子,然后化开麦芽糖一接着把果皮果肉丢了进去,开始慢慢的搅动熬煮。

  麦芽糖开始冒出糖泡泡,甜香混合着橘子香,一下散开了。

  临月看得啧啧称奇,“二少奶奶,这是什么,好香啊!”

  “叫做果酱。”

  “果酱?这名字倒新鲜。”

  夏念申想到银子,展现了难得的耐心不断搅动,等时间到了加入柠檬汁又继续搅一就见橘子皮,橘子肉,麦芽糖,柠檬汁,慢慢成了果酱状。

  春风舒爽,这果酱香飘得整个院子都是。

  过了一整个下午,顾行梅带着两个从兄进来,笑说:“怎么煮起橘子来了,味道可真香。”

  二从兄闻了闻,一脸好奇,“弟妹你做的这是什么,我整个下午神不守舍,这橘子又香又甜,可真好闻。”

  大从兄笑说:“我弟弟最爱甜食,这味道一飘进窗,我就知道他受不了。”

  两人早上来景朗院时自然是打过招呼,夏念申记得是两个远房从兄弟,过来跟顾行梅谈论要不要试着买海船之事。

  “你们来得正好,这东西我煮了一下午,刚刚才算大功告成,连烧饼都是厨娘才烙好的,大从兄、二从兄、夫君都尝尝看我做的橘子果酱。”

  二从兄爱甜,一听怎么忍得住,第一个抢过来了,一大口吃下,满脸惊奇,“这是什么,又有橘子香,又甜,隐隐有点柠檬清爽,伴着烧饼好吃得很。”

  夏念申见得吃得狠了,连忙给他倒水,“二从兄喝点茶水。”

  时间是申正,本就是有点饿了,这橘子果酱又是古人没吃过的东西,感觉新鲜自然有一番好滋味。

  大从兄跟二从兄都各吃两个。

  二从兄意犹未尽,“弟妹这好东西哪买的,倒是告诉我一声。”

  “不是瞒二从兄一这是我刚刚做出来的,外面没得买。”

  “那给我个方子吧——”

  大从兄连忙打断,“你糊涂啦,方子这种东西怎么可以随便要。”

  就算一样是顾家兄弟一那也得有分寸的。

  夏念申笑说:“无妨无妨,方子简单得很,我……”说到这里,突然又想起一事,“二从兄,不如我把方子给你,我们合作一件事情,你看怎么样?”

  二从兄来了兴趣,“弟妹请说。”

  “二从兄知道我跟夫君有五船橘子,我想我们一起做这果酱,由我们出橘子,出方子,二从兄负责做,负责卖,卖出的金额由我们独得,以后这方子还可以做蜜桃钱,苹果酱,那些都大同小异,自然都是二从兄个人独得,我们不会要。”

  大从兄笑了出来,“行梅,弟妹可是精打细算的,这若成了,可就解决了那五船橘子的问题了。”

  顾行梅含笑,夏念申前生也是企划的一把好手,每年都做大案子的,这点简单的事情自然难不倒她。

  他们现在正是夫妻一心。

  就见二从兄想了想,一拍桌,“行,我回去拟约,明日给你们夫妻送过来,另外我会派几个厨娘过来,二弟妹就把方法教她们。”

  夏念申大喜,“多谢二从兄。”

  “是我要多谢弟妹了,这我只是亏开头的人工跟器具,后面能大赚,弟妹,以后若有吃食方子,一样卖给我。”

  “二从兄是自己人,当然是以我们自己人为优先。”

  二从兄速度很快,不过半个月那五船的干涩橘子都成了香甜的果酱,而且靠着顾家船只销往东瑞国南北。

  顾家有名声,中盘接手快速,净利也来得很快,共一千五百两银子。

  等于顾行梅花三百两买了顾行春的五船橘子,现在净赚一千两百两。

  当然,二从兄也没闲着,为了做果酱大肆添购上百个锅具跟上百工人,正在熬煮蜜桃酱准备发财。

  银票自然早早送来,顾行梅吩咐夏念申收好,两人都是很乐——总算在橘子坏掉前解决了这问题。

  顾行梅道:“我在想,最近天气不错,不如我们就外出去看宅子吧,我听说要弄一个宅子到能舒服住人,至少得两三年。”

  夏念申想起未来的盼头,内心愉悦,“好。”

  然后又想,买宅子,画图,总会提到孩子将来长大之事,那他们之间是不是该更进一步啦……

  “哎一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顾行梅好笑,“怎么这样客气?”

  “我觉得……我们也穿越一年了……好像应该……”

  顾行梅耐着性子,等待她的支支吾吾。

  夏念申想得简单,但要说时才发现有点尴尬,尤其是穿到这里后,他几次表示那意思,自己都拒绝了,现在立场丕变,她才知道他的每次手来脚来需要多大的勇气,“……我想……生个孩子……”

  顾行梅以为自己听错,“生孩子?”

  夏念申见他没有喜悦的样子,立刻觉得受挫,马上转身,“不要算了。”

  早知道不讲了,又尴尬又丢脸,原来他现在已经没那意思了……

  “要要要,当然要。”顾行梅大喜,“你说真的,生孩子?”

  “嗯。”

  “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来吧。”说完就要把她推往屏风里面的大床上。

  夏念申被他的积极笑到了,“我们现在是白日宣淫啊。”

  “说白日宣淫太难听了,我们是夫妻情深。”

  顾行梅把她推倒在床,很快的把她衣服解了大半。

  夏念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莫名想起前生两人第一次亲热,他也是很急,然后就……

  不能提,不能提,提了太伤他男子自尊了一他一脸不敢相信的拼命解释一自己不是那样的,是跟她太高兴了才会反常,夏念申记得自己当时笑到捶床。

  后来事实证明,那真的只是意外,他平常是挺威武的。

  顾行梅已经把衣服解光,也放下帐子,看到她在笑,忍不住也笑了:“在想什么,笑得这样高兴?”

  “在想……”夏念申捧着他的脸,“在想我们都不容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生活。”

  “你说的很对,我们真的太不容易了,尤其是我,我这身体才二十岁,每天看你睡在身边,看得着吃不着,现在总算老天爷要补偿我了。”

  夏念申来不及大笑,因为他亲上来了。

  他们很久没做了,但毕竟前生在一起十年,彼此还是很熟悉的。

  夏念申心想,虽然不太明白老天为什么这样安排,但她现在觉得很好,她会算危险期,以后让他多多在危险期努力,相信孩子很快会来。

  不知道孩子会像她还是像他,还是一人像一半好了,不不不,还是像她吧,怀胎十月,当然得像她。

  然后个性嘛一就不要像她了一她知道自己性子急一性子急会错过很多风景。

  个性像他,沉稳,宁静。

  要在这边传宗接代了呢一小孩子这种小家伙很可爱,多来几个一嗯,三个好了一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以后把女儿嫁在很近的地方,让她们常常回娘家。

  第九章 威风凛凛夏念申(2)

  自从开始同床,夏念申每天都在算日子,既然想要孩子还是早点有吧,不然她一个人在后宅实在太无聊了。

  能有个小娃就能打发时间,夏三太太做了好多口水兜给她,说是给未来外孙的。

  夏念申看着那些口水兜,针脚细密,不难看出一个外婆对未出世外孙的疼爱。

  话说回来,自己该不该学一下女红,不然将来可没办法给自己孩子做衣服——不能给顾行梅做衣服还好,不能给自己孩子做衣服,感觉有点遗憾……

  外面一阵见礼的声音,“见过二少爷。”

  夏念申抬起头来就见顾行梅一脸神采飞扬,连忙放下手中的书卷,“什么事情这样高兴?”

  “刘家船舶因为调度出了问题,现在定天府有一百五十箩筐的昂贵中药没人运回泯南府,为了避免失信南北商家,那刘家便问我有没有空船,我刚好有一批苹果运往北方后还没安排,等于白赚了一趟。”

  夏念申也高兴,于是打趣他,“恭喜二少爷,名声做出来了呢。”

  两夫妻说笑了一阵,顾行梅伸手摸摸她肚子,“虽然知道没这样快,但还是忍不住想摸一摸,日子要是算得对,说不定里面已经有了。”

  复念申道:“真有就好了,那我发誓,一个月不诅咒顾行春。”

  两夫妻说笑了一阵,外面小丫头说:“二少爷,二少奶奶,老太太那边的巴嬷嬷过来请人了,说老太太要见您们。”

  夫妻对看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一点无奈,顾老太太不晓得又要闹什么把戏。

  到了松柏院,不意外,顾别擎跟顾行春父子也在。

  不清楚他又给顾老太太灌了什么迷魂汤,顾老太太那架式一看就是要骂人的。

  虽然早知道没好事,但两人还是行礼如仪见过长辈。

  就见顾老太太嘴角下垂,“还知道我是祖母。”

  夏念申前生是企划,应付过无数难搞的客户,自然不会把一个古代老太婆看在眼中,只是笑说:“租母让我们过来一肯定有事情吧。”

  “我听说,你们靠着卖那个什么……什么……”

  顾行春连忙道:“果酱。”

  “对,靠卖果酱赚了一大笔,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顾行梅一边回答,一边觉得奇怪,虽然说消息难免会散出去,但这散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二从兄结余银子给他们还不到十天呢。

  顾老太太一个拍桌,“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老太婆放在眼中?”

  “行梅不明白祖母说什么,还请祖母明示。”

  “你们明明有这赚钱的方子却不肯早点拿出来给行春,害他损失五船橘子,你这样可有把他当兄弟?”

  顾行梅好笑,“祖母莫不是忘了,当时大哥言明了“此后各自分摊,互不相关”。”

  顾老太太噎住了,过了一会才说:“就算他那样讲,你怎么能就这样不管他,他好歹是你大哥,我们——”

  夏念申在心中想:顾家的主心骨、脊梁柱。

  顾老太太果然接着说:“顾家的主心骨、脊梁柱。”

  夏念申忍笑。

  顾老太太继续发威,“你得把他放在自己前面,有好的先给他,你要是有十两银子的生意,那就让给他八两,有一百两银子的生意,那就让给他八十两,那才叫手足兄弟。你这样只想着自己好,没资格当他弟弟。”

  顾行梅淡淡一笑,“大哥这样出息,哪还需要行梅帮忙?再者,只听说哥哥爱护弟弟,没听说弟弟要供养哥哥,一百两生意给他八十两,怎么不颠倒过来,他去谈一百两生意给我八十两,那我什么都不用做,在家翅脚收钱就好。”

  “行梅,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顾别擎忍不住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跟你做生意那两个虽然说是你从兄,我从侄,但那可是远房亲戚啊,只不过叫亲一点顺口而已,说起血缘都不知道几层外了,这样的人你把发财机会给人家,不给你自己的哥哥,你、你让人好心寒!”

  夏念申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忍不住想,顾行春这样没用,只怕就是被奶奶跟父亲养费的,真同情大少奶奶熊氏,嫁给这样没用的丈夫。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