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娘子,离婚无效(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 页

 

  夏念申打开车帘往外望,见天际浓云滚滚,颇为意外,“我们可回头得刚好,这天色恐怕等会要下大雨。”

  话才刚刚说完,豆大的雨点就落下。

  哆,哆,哆的打在车棚。

  两人相视一笑,运气太好了,这要是还在佛寺后山散步,得淋成什么样子啊,秋天虽然还不冷,但回去病一场也免不了。

  车子突然弹了一下,夏念申后脑直接撞在车板上,发出好大的声音。

  顾行梅连忙过去摸着她的头——之前被保宁郡主的车济下山崖,她后脑摔扁了一大块,现在摸起来一感觉更扁了。

  顾行梅扬声,“老卓,发生什么事情?”

  “回二少爷,比起我们上山时,路上多了不少石头,有些避不开。”

  “驶慢点。”

  “是,二少爷,小的尽量,现在在下山,就算马儿不跑,车子也会向前动的。”

  老卓话才刚刚说完,马车又是一跳,这下两人都撞到头顶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夏念申扬着头,脸上就写着:这老卓搞什么啊!

  顾行梅正想叫老卓再小心点,却没想到老卓哎唷一声,声音居然是从旁边传来。

  马车行进间,帘子吹起,竟是老卓……掉下马车?

  就见老卓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追一边跑,一边还吹着马匹口哨,但拉马的马匹没停下,一劲的往前,而且因为是下坡,跑得更快了。

  车轮每碾过一颗石子,车棚就用力跳起,雷声轰隆,彷佛从四面八方来的,马匹似乎受了惊吓,速度比起刚刚又更快了些。

  夏念申拉着顾行梅的手,“怎、怎么会这样?”

  就见顾行梅说:“你抓着,小心点,我去前头看看能不能拉住马匹。”

  “不要,我们又不是真正的古代人,没拉过车,怎么能冒险出去。”

  “你没注意到车速更快了,这样下去我们两人都要完蛋。”

  然而,真的就如夏念申说的,他们都不是古代人,根本不知道要怎么从车棚到前面去拉住马匹,顾行梅试了几次,都差点被颠出去。

  夏念申看得胆颤心惊,“算了,你别试了,我们干脆看准时机一起跳下马车。”

  顾行梅也没别的办法,“好,你先下去。”

  夏念申害怕,“我们一起跳下去。”

  “我们两人的重力加速度一受伤会更重,一个一个来一我怕自己先下去后,你没胆子跳,所以,你先,别怕,我随后就来。”

  顾行梅说着,就想把她往外推。

  夏念申看着那飞快的速度,心里怕怕,但不跳下去,这被雷声惊到的马看起来要发疯,到时候更麻烦。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这条泥路说落石就落石,朝然寺这么大的地方,香客众多,居然也不派人来整理这条路……

  就在这时候,马车突然转了向,也来不及谁先跳了,两人连同马车朝着山崖坠了下去,隆雷响中,两人都被甩出车外。

  夏念申悬空时心里想,这是命定的吗?夏四娘在去朝然寺的途中摔下山,自己也要来一次?

  拜托拜托,给她一点运气,希望山下有河流,他们掉在河流里或者山崖上有树枝刚好把他们钩住……顾行梅,我还想跟你活下去。

  希望第二车的婆子跟丫头赶紧回顾家找人来救,还有啊,那老妖婆可要看在他们两度饶了顾行春的分上,派人来救他们啊。

  第十四章 不怕幸福慢点来(1)

  痛!

  夏念申呻吟一声,慢慢睁开眼睛。

  白色的天花板,刺鼻的药水味,架在床边的黄色点滴……是的,她又穿越了。

  回到了现代,回到了夏威夷。

  护理师跟她说,她运气挺好的,遭受酒驾的正面撞击后,断层扫描检查过一点问题都没有,全身伤口大,但都是皮外伤,总共缝了三十几针。

  虽然没醒,但警察已经从她包包的护照联络了台湾办事处,也联络到她的家人。

  夏念申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那两年的东瑞国岁月是一场梦吗?可是哪有梦境那样真实,她连花香、春风拂面的感觉都记得清清楚楚。

  梦中应该没感觉才对。

  她已经是这两日的第三次醒来,每次醒来都恍若梦中,想回去找那个顾行梅,但又想起爸妈——她是独生女,如果真的在那个世界永远待下去,父母会伤心欲绝的。

  可是她真有点舍不得,那个顾行梅比尹方旭好多了,顾行梅懂得拒绝车小棠,尹方旭永远不会拒绝秦素妮。

  还是留在现代吧,爸妈爱她啊——想完忍不住又自嘲,讲得好像她能回去一样。

  病房拉门哗啦一声开了。

  夏念申看到来人一忍不住一喜,“小爱!”

  好久不见的小爱一她以为永远再也见不到的闺蜜小爱。

  小爱眼睛都肿了,看到她就扑上来,“念念,你还好吗?”

  “还好。”

  “是夏妈妈联络我的,她说夏爸爸这几天高血压,不敢让他知道,托我来一趟。”

  小爱看到她的惨状,眼眶又红了,“都是我不好,哪里不好去,劝你来夏威夷,你不来夏威夷就不会遇上这种倒楣事了。”

  “这怎么能怪你。”

  “等等,我先打电话给夏妈妈说已经到医院了,你也跟夏妈妈报一下平安,她很担心。”小爱迅速拿出智慧手机,一下拨通号码,“夏妈妈,我是小爱,我看到念念了,把电话转给您喔。”

  夏念申接过许久没接触的智慧机,那头,是她想念了两年的真正的母亲,“妈。”

  这个字一喊出口,眼泪马上流下来。

  两年的思念,两年的愧疚,两年的遥想,都在这个字上面了。

  手机那头,夏妈妈被女儿这样一喊一眼泪马上涌上,“念念,你还好吗一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挺好的一医生说我挺幸运,都是外伤。”夏念申哽咽,“妈,我好想你。”

  夏妈妈一边擦眼泪,一边又宠爱的笑了,“怎么像个孩子,这才出发几天而已。”

  “不管,我想你。”

  女儿的甜言蜜语夏妈妈显然很受用,笑容更开了,“你爸这两天不舒服,我走不开,你别怪妈。”

  “怎么会,爸还好吧?”

  “还好,就老毛病,还好你留的联络人是妈,妈不敢让你爸知道,现在知道你没事,我也比较放心。你在那边好好养病,要是要做什么检查就去做,要是信用卡额度不够就打电话回来。”

  “好。”

  “不讲了,你爸要回来了,自己小心点。”

  “好。”

  “小爱,辛苦你了,阿姨谢谢你。”

  小爱把头挤过去视讯,“阿姨不用客气。”

  挂了电话,夏念申彷佛在梦中——她真的又回到现代了,爸爸妈妈,小爱,智慧手机一还有这白色的医院。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小爱,你记不记得我之前结婚时做过健康检查?”

  小爱点点头,“记得啊,花了好几万呢。”

  “医生是不是说我都很好?”

  “嗯,你还拿了报告给我看,都是黑字,一个红字都没有。”

  “那是不是代表,我生孩子没问题?”

  “当然没问题啦,你在想什么。”小爱奇怪,“那时你跟尹方旭是工作太忙不生,又不是生不出来,怎么啦?”

  “没。”夏念申摇摇头,“就作了个恶梦,梦见自己生不出孩子……”

  小爱一把搂住她,“生得出来啦,不要自己吓自己。”

  也不是自己吓自己,就是……

  可是那样真实的一切一真的是梦吗?

  自己对尹方旭余情未了,所以梦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顾行梅”?两人在梦里继续恋爱,甚至经历更多,知道终身无子之后,感情得到更大的升华,变成心灵上的伴侣,两人都是全心全意爱着对方。

  这一切,都是假的?

  都不存在吗?

  夏念申看着这病房的一切,熟悉又陌生,她又回到有智慧手机的世界了,可是对于那个东瑞国,那个顾家,却有着很大的想念。

  她永远不用面对顾老太太那个老妖婆,也不用面对顾行春那个小人,或者胡范天那样的伪君子,可是她也没了顾行梅……

  “念念!”小爱惊呼,“是不是很疼?我去叫护理师来。”

  “还好,我不疼。”

  “那你怎么突然哭了?来,擦擦。”

  夏念申摸摸自己的脸,两行眼泪。

  她不知不觉哭了。

  她想念东瑞国,想念顾行梅。

  那些不该是一场梦,她是真的穿越了才对,因为车祸而穿越到那边,因为马车坠崖而穿越回来。

  那绝对不是梦,是真实存在的……

  “小爱,我……我……”

  小爱戳戳她额头,“哎唷,干么突然害羞啊?”

  “我作了一个梦……我梦见尹方旭了……”

  “尹方旭?”小爱哎唷一声,“你都到夏威夷了,这里这么多帅哥,你怎么还会梦见他?你不是跟我说预约了一个超帅的义大利教练吗,给我电话,我联络他来看你,不用担心,你现在是美人憔粹,我见犹怜,包管他看了心脏扑通扑通跳。”

  义大利教练?

  夏念申想了三秒这才想起来,对,自己到夏威夷后预约了一个义大利籍的游泳教练,当时觉得他挺帅,但现在想起来,顾行梅可帅多了——是顾行梅帅,不是尹方旭帅。

  顾行梅把她放在第一位,尹方旭不会。

  唉,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差点忘记——当时车子冲向她,有人过来拉了她一把。

  那人不知道怎么样了?

  拜托千万没事,要是有什么,她会内疚一辈子。

  “小爱,你去帮我问一下,我送进医院时应该还有人一起送来,问问那人的病情怎么样,还有住在哪一间,我想去看他。”

  小爱奇怪,“你怎么知道有人跟你一起送进来?”

  “我想起来有人拉了我一把,不然我今日可能没这么好运。”开上人行道的疯狂车速,而自己居然只受了皮外伤。

  小爱一听,立刻站起来,“好,你等我。”

  小爱离去后,夏念申的脑海又开始想起东瑞国的一切。

  其实她醒来后一直反反覆覆,一下觉得是穿越了,一下觉得是一场真实梦境,她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总觉得有点手足无措。

  在经历那样的两年生活,回到现代后感觉一切都不真实,可是她知道在这个世界,自己被撞只是前天晚上的事情,她不到十六个小时就醒了,然后一下睡,一下醒,一下希望回去,一下希望留下。

  体验那一遭也不知道好不好,老天鹅啊,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呢,我在这边待得好好的,把我送去那边,我已经决定在那边好好生活了,又把我送回来……

  当然不是不高兴,她很想念爸妈,但想起那个世界曾经构筑的一切,还是舍不得。

  春花,秋月,夏风,冬雪,都是真的。

  可是如果说是真的,那尹方旭怎么会出现呢?他说是车祸才穿越的,哪有这么巧,两人一起车祸?然后一起穿越到顾行梅跟夏四娘身上?

  所以终究是一场梦吧?

  毕竟他们纠缠了十年,整个青春回想起来都是他,梦见他也不奇怪。

  只是梦会这样真实吗……

  哗啦一声,门又被拉开了,小爱进来,脸色很古怪。

  夏念申看了内心咯噔,不要是那人有什么意外吧,如果那人重伤甚至死了,自己以后要怎么过下去?她没办法背负着这样的内疚。

  以后笑的时候,她会想起那人原本也可以这样笑。

  以后开心的时候,她会想起那人已经无法体会开心。

  当自己以后儿女成群,承欢膝下,她会想起那人是自己一个人离去的,再也无法享受天伦之乐。

  夏念申在内心狂喊,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千万不要……生命无价,她不能接受有人因为她而丧生。

  与其有人替她遭难,她宁愿是自己……

  宁愿是自己——那一瞬间,她突然懂了尹方旭对秦磊的愧疚,因为自己的关系,有人的生命永远停格了,不是自己的错,但自己再也开心不起来。

  原来,背负生命的十字架是这样的沉重。

  原来,以前自己所谓的“往前走”说得也太轻松。

  直到现在自己可能陷入一样的情境,她才知道人命的价值有多大,一辈子歉疚都不够,永远还不起。

  小爱小跑过来,“念念,你怎么了?脸色这样难看?”

  “我、我……那人怎么样了?别瞒我。”

  “他没有性命危险,但脚趾有骨折,也不严重,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以后注意调养就行了。”

  夏念申一喜,“真的?”

  “真的,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骗你,只不过……”小爱一脸为难。

  夏念申急了,“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我刚先去看了他,他……”

  “他怎么了?恢复得不好吗?还是有其他问题?”

  “不是,以车祸来说伤得不重,就他的脸不行。”

  夏念申奇怪,小爱什么时候这样重视外表了,恩人救了她的命,还有脸长得不行这种事情?

  小爱哎唷一声,“我去借一张轮椅推你去看,你看了就知道了。”

  夏念申看到恩人后,瞬间懂了小爱那个“脸不行”,喔,她也不行,因为救她的人居然是——尹方旭!

  或者该叫他顾行梅?

  还是叫他尹方旭吧,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不应该带到真实人生。

  小爱把轮椅推到床边,“你跟他说话吧,我在外面等。”

  小爱出去后,病房剩下的就是尴尬。

  当初是无法一起生活这才离婚,可是现在他救了她是事实,何况自己还有那个堪称美好的真实梦境……

  她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对待他。

  尹方旭也醒着,双眼亮晶晶。

  夏念申道:“谢谢你。”

  “你怎么样?”声音有点沙哑。

  “还好,你呢?”

  “小伤。”尹方旭道:“医生说没不舒服,明天就可以出院。”

  然后陷入一片沉默。

  半晌,夏念申这才道:“这么巧,你也到夏威夷?”

  “是……”尹方旭犹豫了一下,“是阿姨跟我说的。”

  夏念申惊了,“我妈?”

  “阿姨说你要来夏威夷度假,我如果不想放弃可以来夏威夷找你,阿姨连饭店都帮我定好了,跟你同一间。”

  夏念申突然想起出事前,自己正在跟妈妈报告刚刚做了什么,等下要去哪,经过一家烤凤梨的店,真香……妈妈肯定直接转告给尹方旭了,他才会刚好救到她。

  想到自己妈妈,夏念申又好气又好笑,“你是不是给我妈下蛊了,她就一直偏袒你。”

  婚前是,离婚后也是。

  尹方旭半开玩笑的说:“阿姨知道我是真心的。”

  夏念申瞬间想回覆“我也知道”,但想想,他是尹方旭哪,人家有个童颜巨乳的干妹妹,他又不是顾行梅,连救命恩人说要当姨娘都知道该拒绝。

  他们只是长着一样的脸,但不是同一个人。

  那是梦。

  是梦。

  自己果然还是喜欢他的吧,才会作了那样一个梦,他们携手经历的很多,日子也不是一帆风顺,可是过得很开心,对未来每天充满期待。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