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金光总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分手?”

  西洋情人节的前夕,蓝心洁没想到自己等到的不是男友的电话邀约,而是一句分手。

  更让她觉得可笑的是,男友竟然连见她面都没有,只打了通电话给她,就说要分手。

  一想到最近医院里的流言,她原本心中的错愕顿时消失了不少,只是觉得有些许挫败和伤心。

  她沉默不语,静静等着话筒另一端的男人解释或是忏悔,只不过她太高估了他,因为他接下来所说的话,完全没有一丝愧疚,反而是一大串的推诿和抱怨。

  “小蓝,不是我要主动分手,你想想我们都交往一年多了,你还是那种不冷不热的样子,我也是人,一直付出我也是会累的。”

  蓝心洁想起一开始他是因为车祸受伤住院才和她有所接触,后来他热烈的追求她,甚至从别家医院跳槽到他们医院来,一年前的热情追求彷佛还历历在目,现在他却说他累了?

  累了?可那时候又是谁说不管她如何冷淡,他都会用火热的心一直等着她的?蓝心洁在心中冷冷的想着,但是却不曾开口反驳他的话。

  对她来说,人的心若是不在了,争什么都没用,徒然浪费口舌而已,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擅长和人在口舌上争长论短。

  古河在电话那头说得滔滔不绝,从当初自己追求的艰辛过程,说到这一年多来交往的日子里蓝心洁对他的不重视,说得几乎口都要干了,而蓝心洁除了一开始的两个字之后再也没有回过他半句,让古河本来还有点心虚的态度也转为强硬。

  “总之,不管你怎么说,希望你好自为之,以后我们当普通朋友就好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聚好散——”

  越说他越觉得自己并没有对不起她,更何况两个人还没有结婚呢,更谈不上什么外遇不外遇的问题,顶多就是偷吃而已。

  “我不要当什么普通朋友。”蓝心洁的嗓音一如往常般温柔,但是语气中有着淡淡的厌恶和坚决,“既然分手就断得干净,以后如果在路上遇见我会当作没看见你,至于喜帖什么的也不用送给我了,我不会对陌生人送上礼金的,所以也不用多此一举了。”

  古河没想到向来随和好脾气的蓝心洁会把话说得这么不留情面,呆愣了下后,口气也不好的说着,“小蓝啊!大家毕竟是在同一家医院工作,有必要把关系闹得这么僵吗?”

  蓝心洁忍不住想发笑,嘴巴却涩涩的笑不出声来,“古医师,没事的话我要挂电话了,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

  不等古河把话说完,蓝心洁直接挂上了电话,然后拔掉电话线。她坐在椅子上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打开放在客厅小桌上的电脑,开始打起辞职信。

  护士这个工作她是很喜欢没错,但是医院到处都有,她不是一定要在这里工作,更何况古河这次攀上的可是副院长的千金,那女人可是以跋扈不讲理出名的。

  不管是大小姐对古河一见种情想横刀夺爱,还是古河顺理成章出轨和她乱搞男女关系也好,这些都在他们上床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与她无关的事了。

  蓝心洁向来喜欢低调,最好是能够隐没在人群中,过自己平静悠闲的生活,而古河无疑是她生活中的一个例外。

  她不懂他到底喜欢她什么,车祸住院期间就常常用那种爱慕的眼神看着她,出院之后更是发动浪漫的追求攻势,最后她为了省麻烦,还是答应下来了。

  一年多过去,其实她真的有点心动,只是没想到就在她打算敞开心胸接纳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却提出分手。

  呵,他不说她还真不知道,原来他对她有那么多的不满啊!

  虽说她还没有投入所有的感情,但伤心总是难免的,再加上可以想见自己这个前女友会多碍那个千金大小姐的眼,辞职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这场三角恋,还是路边小草和高级兰花间的男人之争,纵使她没有争夺的意思,但是在医院这种八卦的地方,她已可以想见走在路边都会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悲惨未来。

  八卦就像风景,她喜欢看风景,却不想成为被人看的风景,那种受人注目的高调,太不符合她的个性了。

  将打好的辞职信存好档,蓝心洁唇边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伸了个懒腰,她看着窗外的黑夜,忍不住喃喃低语,“啊……终于找到理由可以离开这个看不到星星的城市了!”

  长途巴士的站牌下,一个身高大约一百六十左右的女子拎着一袋行李站在那里,椭圆形的脸蛋,头上用发夹夹住刘海,其余头发简单的用素色发束紮成一个马尾,悠哉悠哉的沿着马路往一旁的小镇走。

  女子穿着一件白色短和褐色七分束腿裤,脚踩着白色布鞋,慢吞吞的走着,一边看着这个自己已经很久没回来的小镇。

  小镇里没有高楼大厦,最高的房子也只有四五层楼高,乡野间有着小小的农舍,现在的时间还早,否则还可以看见坐落在田野中的农舍传来的缕缕炊烟。

  从巴士下车到镇里看起来很远,但其实也就是一个山头转弯的路程而已,不到二十分钟她就已经走入无比熟悉的人群里。

  路边杂货店的阿婆,派出所的中年警察,家里巷口的那棵老榕树,甚至是榕树下那只似乎老是在睡懒觉的老黄狗,看起来都是那么的令人怀念。

  看着熟悉的景色,蓝心洁忍不住在心中感叹着自己真的是很久没回老家了。之前逢年过节时,自己顶多就是送个礼回来,平常时间就更不用说了,她根本是连打通电话都没办法。

  毕竟医院是最没办法控制工作时间的地方,平常的巡房就不用说了,偶尔遇到比较难搞的病患,她还要客串特护,几乎要从早守到晚,至于节日之类的假期,那才真的是医院里的“旺季”,几乎每个人都忙到没时间坐下喘口气。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