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延命药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4 页

 

  刘道姑恍然大悟,她果然没有猜错,这人当年就是为了李师妹来的。

  “贫道有礼。”

  “道长有礼。”

  此时,李素月起身告辞,某人都找过来了,她不离开也是不成了。

  刘道姑于是将人送到了门口,目送两人远去,心里是对两人的祝福。

  虽说对方身体好似有些缺陷,但看起来对李师妹很好,这样便很好了。这世上,十全十美之事毕竟不多。

  而把妻子从刘道姑小院带走的卓玮玠,也没打算直接回住的地方,他现在休息好了,精神不错,想要继续在观里转一转,李素月自是随他。

  “阿月还记得这里吗?”

  看着他指给自己看的地方,李素月微微勾了下唇角,“记得。”

  这里是他们当时在紫云观里相遇的地方,至于是巧遇还是某人刻意制造的,已经没有追究的必要。

  在两个人相视而笑的时候,有一名道姑从前面走来。

  “见过福王,福王妃。”

  卓玮玠循声看过去,就看到一副并不陌生的装扮——黑纱外袍,白色里衬,一身寡淡的黑色道袍反倒映衬出女子的容颜姣好,他不禁眼睛微眯。

  当年的阿月便是这样一身装束站在这里,他记忆犹新,只不过明明是同样的场景、同样的装束,可给他的感触是皆然不同。

  单就相貌而言,李玉蓉明明是胜过李素月的,但是两人若是放到一起比较,就会让人发现反而是容貌略逊一筹的李素月更让人心生好感,更关注她。

  气质这东西,虽然看不见,但却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李素月打量着对方这一身的装束,神色变得玩味起来。

  这世上有些人就是不明白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只要她还活着就会继续地做些愚蠢又惹人厌烦的事。

  卓玮玠冷冷地看着对方,并不想搭理。

  “王妃,”李玉蓉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以额触地,“以前是我不懂事,惹了王妃,望王妃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与我计较。”

  哟,这是强行拉她参与表演啊。

  李素月几乎都想笑了,然后她也确实笑了出来,“你这是忏悔到都出家了?”

  李玉蓉轻咬着自己的下唇,听着对方带着调侃的笑问,忍了忍才垂着头道:“是。”

  被嫡母扔在家庙中几年,她再不想办法就只能青灯古佛终老了。

  不就是出家吗?当年嫡妹能够豁得出去,她一样能。

  抱持这样的想法,她在姨娘绞尽脑汁的帮助下,这才脱身到紫云观出了家,然后今天意外得知福王前来观中进香,她便主动寻了上来。

  李素月右手食指往自己的下巴上点了点,“问个冒昧的问题,不知你出家多久了?”

  “两个月。”李玉蓉现在有问必答。

  “两个月啊,”李素月一副不解的表情,“那怎么连身分用词都还没有习惯啊,你现在可是出家人啊,而且也不用这样动不动就行跪拜之礼,出家人跳出红尘外,不在世俗中,自在随兴些。”

  李玉蓉暗自咬牙,她又受到了对方的嘲讽。

  “至于你招惹我的事啊,都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我已经不记得了,怎么你却还斤斤计较着?”

  “王妃大度。”

  “还好吧,”李素月笑道,“只是你也在镇远侯府的家庙过了几年清静日子,对心境来说应该适有极大馆助的。”不过可惜,看起来她依旧是心不静啊。

  李玉蓉的手不由得撺紧,不提家庙不要紧,一提家庙她的心都忍不住恨得直抽抽。

  嫡母是想把她折磨死啊!那样清汤寡水的餐食,每日早课晚课,只有青灯古佛为伴,是人过的日子吗?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家,大好的青春都浪费了。

  她的生活如此凄惨,可嫡妹有女有子,凑成了一个好字,福王虽然几次病重垂危,也依浴活着,嫡妹没能当上寡妇。

  两下一对比,这让她如何能心平气和?

  “原来那样的日子在王妃看来是清静日子啊。”李玉蓉终于忍不住语带嘲讽地开口。

  李素月却是微笑如故,“那样的日子我过了十几年,挺清静的。”

  李玉蓉一下子又哑了,那样的日子她度日如年,可那样的日子对方过了十几年,血淋淋的事实堵得她无言以对。

  不对,家庙跟竹心庵怎么能一样?

  “家庙的日子怎么能跟竹心庵相比,你根本不明白家庙是怎样折磨人的地方。”李玉蓉忍不住反驳道。

  李素月却云淡风轻地道:“不过是青灯古佛相伴,青菜豆腐为食,还能如何?”

  李玉蓉莫不是以为她当年在竹心庵是享受去了?

  生母为了跟已逝的镇远侯老夫人赌那一口气,她几乎没受到什么优待,虽然后来有派丫鬟过去,可是她那时已经习惯了跟师父修行,凡事亲力亲为,并没有太多需要她们帮忙的时候;饮食变得比较精致美味,也是在生母到庵中时才会发生,但那种情况并不多。

  有些回忆真的并不美好,所以李素月往往特别不想去回忆,也不想跟镇远侯府扯上什么关系,那会让她反胃。

  发现妻子情绪有些不对,卓玮玠看着李玉蓉的眼神就更冷了,镇远侯府的人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呢?

  “不知好歹的东西,让她滚。”

  随侍的侍卫听到自家王爷这样吩咐,自然是无条件执行。

  “王爷,王爷——”被人拖走的李玉蓉哀婉地叫着,渐渐远离。

  “阿月?”卓玮玠有些担心地轻唤。

  李素月朝他安抚地一笑,“没事,都过去了。”只要不看到某些人,不刻意去想,她就能让自己当没有那些事,人得对自己好一些。

  可那些过往让你觉得不开心!卓玮玠拉过她的一只手握住,无声地给予她安慰。

  李素月心头彷佛有暖流淌过,岔开话题道:“你说她突然来这么一出难不成是觉得这样可以吸引你的注意,然后让你纳了她?”

  “凭她也配。”

  李素月却是笑了,“李玉蓉一直是个怀有远大目标,并为此努力的人。”不像她,从来没那么大的野心,就想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

  “不知所谓。”

  这是卓玮玠对李玉蓉的评价,在他看来李玉蓉从来看不清自己的能力,也认不清自己的位置,更不懂得是非,一直胡乱折腾。

  果然由糟糕的长辈教养长大的人也会变得很不懂事,她这种换着花样找死的行为模式真是像极了已故的镇远侯老夫人和她的生母。

  阿月讨厌李玉蓉,却从来没有主动去针对过对方。即使对方当面挑衅,她也不过是反击回去就算了,李玉蓉这几年的家庙生活实在跟阿月没什么关系,那是他们镇远侯府的家务事。

  可李玉蓉不这么想,她将自己经历的所有一切,都怪罪在阿月身上,所以心里就存了恨,生了怨。

  原本已经脱身在紫云观出了家,那就好好地当自己的道姑,哪怕之后还俗再嫁人呢,他们福王府也没谁会特意关注她,更别说去打压她,可那女人却偏偏要主动跑到他们面前来挑衅,来找死。

  卓玮玠突然觉得自己是应该实践当初对妻子说过的话,得替她作践一下这个李玉蓉,这么个东西老这么冷不防地跑到阿月面前来恶心她,是挺烦人的。

  卓玮玠招手叫过一名侍卫,低声吩咐了几句,该侍卫领命而去,他转过头,就见妻子看着他。

  他虽然压低了声音,可李素月就在他身旁,自然还是听到了他的话。

  卓玮玠问她,“你想说什么?”

  李素月却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她并不觉得丈夫决定给李玉蓉一点教训有什么不对,她真的并不是一个心怀宽大的人,只是有时候懒得计较罢了,对方要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上门,她自然也是要还手的。

  福王一家子本来是到紫云观小住的,但因为碰到了李玉蓉这个恶心的人,午后他们便离开了,直接转道去了一尘观。

  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到一尘观去呢!

  卓玮玠对此多少还是有些怨念的,毕竟他的破身体有时候真的不太能折腾得太厉害。

  但这次真是不折腾不行,阿月能忍他都不能忍,镇远侯家的庶女辣眼睛!

  第十二章 抓住了幸福(2)

  基于卓玮玠的恼怒,过没几天京城又有了新的话题——

  镇远侯府的那个庶长女先是出家当了道姑,然后又转去当了尼姑,剃去了三千烦丝皈依我佛了!

  这让许多人都不由得想到了当初镇远侯嫡女先是栖身庵堂,最后却出家当了道姑的事。

  这是什么逆向操作吗?

  说起来原镇远侯府的嫡女,如今的福王妃,那也真算得上是个挺传奇的人了。

  她不仅是生下了福王一系的第一个郡主,更厉害的是,自从她嫁给福王之后,原本随时要挂的福王就这么危危险险地一年又一年撑下来,如今膝下儿女双全。

  有不少人都在私下嘀咕,这是不是因为她自小便寄身庵堂,后来又出家为道,所以积下了福报,这才给福王带来了福荫呢。

  听着楼下的人谈论着镇远侯府庶长女的事,身在雅间的庆国公世子吴铮忍不住偷看了一眼正满脸宠溺地看着坐在膝头啃点心的女儿的福王一眼。

  自从福王有了女儿后,他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妥妥的女儿奴,之后出生的福王小世子完全达不到这样的待遇,这是严重的重女轻男啊。

  “咳……”吴铮清了清自己的嗓子,试图引起那边某位女儿奴王爷的注意,“我说王爷,您没听到外面的人在议论什么吗?”

  卓玮玠头也没抬地道:“听到了。”

  “那您就没什么感想?”

  “我让人做的。”卓玮玠承认得毫无压力。

  突然觉得好没成就感是怎么回事。

  吴铮顿了顿又问:“她怎么得罪您了?”

  卓玮玠扭头看了他一眼,给他一个冷笑,“她惹阿月不高兴了。”

  吴铮忍不住叹了口气,“一直就觉得这位庶女挺惹人烦的,果然是如此啊。”没人搭理她,她还非主动跑到人家跟前去找死,这不拍死她都对不起她的种种作为。

  “有其母必有其女。”

  “也是,”吴铮不得不承认这点,“镇远侯府有些人是挺爱无事生非的,包括侯爷夫人。”

  吴铮玢丝毫不介意谈论这个实质上的岳母,“那家人,呵。”

  吴铮摇头,“王妃跟那府里的人确实是不搭,不回去是对的。”

  他总觉得镇远侯府出奇葩可能是传承而来的。

  其实仔细想想,福王妃也挺奇葩的,当年混充二世祖,领袖纨裤的时候多风骚啊,但如今却是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安心待在王府当贤妻良母……

  话说回来,王爷知道王妃当年的丰功伟业吗?

  “咳咳……”他又忍不住清了清嗓子。

  卓玮玠依旧像上次一样没有理他。

  “阿爹。”

  “怎么了?福儿。”卓玮玠拿了帕子替女儿擦掉嘴角沾到的饼屑,柔声问她。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但是无论第几次看,吴铮依旧有种汗毛直竖的感觉,这真的一点儿都不像是福王啊。

  “我要喝水。”

  “哦,来,慢慢喝,别呛着。”卓玮玠拿过桌上的水杯递到女儿嘴边。

  吴铮给自己倒了杯茶,“王爷,郡主都五岁了,您还这么小心翼翼地鞍前马后伺候着,不好吧。”

  卓玮玠分了一眼给他,“操心女儿这种事你是没办法体会的,毕竟你还没有女儿。”

  他这是被鄙视了,一定是被鄙视了!

  吴铮想翻桌,但他不敢。

  “哦,对,你也还没嫡子。”庶子在他们这层次的人看来永远没有嫡子重要,嫡子才是袭爵承香火的根本。

  吴铮觉得心太疼了,被扎的。

  他以前一直以为福王可能到死都留不下后代,甚至可能都来不及成亲就挂了,结果福王亲成了,女儿有了,儿子也有了,还都是嫡的。

  反而是他这个先成亲的,除了两个庶子,没有半个嫡出子女。

  家里的妻妾关系紧绷,闹得家宅不宁的,所以今天他是约福王出来喝茶散心的,结果这个女儿奴把郡主也一起带出来了,让他有些话根本都不能说出来。

  如今想想还是福王好啊,只有一个王妃,府里清静得很,绝不会有妻妾之争。

  “王爷,您知道王妃出家以前的事吗?”吴铮觉得今天他必须也让福王郁闷一下。

  “知道。”

  “真的知道?”吴铮不信。

  “嗯。”

  “王妃以前女扮男装。”

  “李半青。”卓玮玠直接说出妻子女扮男装时的化名。

  果然是知道啊!吴铮觉得没意思了。

  偏偏卓玮玠声音带了些笑意调侃地道:“庆国公世子,好像当初你抢花魁还抢输阿月了吧。”

  那不堪回首的过去能不能不要提?

  吴铮欲哭无泪地道:“王爷,郡主还在呢。”

  卓莹瑜懵懵懂懂地看看两个大人,她大概听懂了娘亲抢赢吴叔叔什么东西,果然很厉害,只是不懂为什么吴叔叔一副这些不能说的样子。

  卓玮扮摆了下手,笑道:“不怕,这些东西以后都是要告诉福儿的。”

  “啊?”这是他的人生污点,大约也应该是福王妃的人生污点了吧,为什么还要把不可告人的事告诉儿孙?

  这不对啊。

  “阿月打赢了啊。”

  吴铮有种想吐血的冲动,所以他就是被当成反例讲给晚辈们听的?做朋友做成这样,这是要割袍断义啊。

  卓玮玠才没注意他的情绪,就算注意到了也不在乎,自顾自继续往下说:“阿月这样挺好的,健健康康的,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无论她要做什么,他总是要护着她、给她当靠山,所以他更要让自己长长久久地活下去,努力达成跟她白头到老的目标。

  吴铮突然又说不出话来了,福王一系的身体状况,现在郡主除外,真的都不太好啊,而现在的福王妃确实可以算是历任福王妃里最活蹦乱跳的那一个了。

  想想福王妃曽经的丰功伟业,庆国公世子就油然而生一种这届的福王妃风格不对的感觉,但转念想想,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福王一系的命运才会在这一任出现转机吧。

  其实吴铮不知道的是,这个问题,卓玮玠自己也曾经想过。

  联想到当初的第一任福王那悲惨的一生,再想想他自己,他有时甚至有种或许是因为第一任福王的遗憾在他身上得到了弥补,所以一直困扰着福王一系,那类似诅咒似的传承才出现了转折。

  小心喂着女儿喝了一杯水,卓玮玠将空杯子放回桌上,这才又开口说:“镇远侯府是前车之鉴,有些事你得想清楚了。”

  听他这样说,吴铮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向后仰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发怔。

  道理他都懂得,可是人的心本来就是偏的啊,他的妾室生下了庶子,他难免会多关注他们几分,毕竟那是他如今有的孩子,和孩子的娘亲。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