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延命药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随着食量越来越大,李素月的肚子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隆了起来,渐渐的走路都不得不依靠着侍女的搀扶了。

  在她怀孕的日子里,不时会接外祖母和三舅母过府来一起看看戏,赏赏景儿什么的,甚至也会在府里举办个什么赏花会,游园会,热闹一下。

  请来的客人也都是知晓分寸的,就是陪着福王妃热闹热闹,并不会出什么么蛾子,像庆国公府那样两次花宴都有不请自来的人捣乱的情况绝对是不会出现的。

  冬天在不知不觉中便过去,而卓玮玠又熬过了一个冬日,开始期待着儿子的降世。

  三月的一天,李素月清早便开始发动,卓玮玠连忙派人去请来了承平伯府的丁老夫人和丁三夫人程氏。

  有了丁老夫人坐镇,卓玮玠的心总算跟着安定了不少,只是产房里偶尔传出来的痛喊还是让他揪心,恨不得以身代之。

  折腾了一个多时辰,福王府的小郡主终于呱呱坠地。

  是的,小郡主!

  在听到产婆出来告知的消息时,外面等候的外曾祖母,外舅婆,加上小郡主的亲爹都是一脸的呆愣,然后才是喜不自胜。

  郡主这个性别对于福王一系来说,那真的是个奇蹟啊,长年不改的定律被打破了,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这是不是代表着还有什么会有所改变呢?

  在所有人都以为会是小王爷的时候,小郡主以无比剽悍的来势打破了人们的既定认知,野蛮地在福王府落地生根。

  小郡主落地的当天下午,便有了自己的小名——福儿,寓意福气满满的一个小名。

  福王府亲生儿体弱什么的,完全不存在,小郡主腿脚有力,胃口极好,三个奶娘是常备人员,总之,她一天一天地茁壮成长。

  满月之后,宫里便赐下了“福音郡主”的名号,也是寄予厚望,祝福满满。

  半年后,皇帝亲自给福音郡主赐了名字:卓莹瑜。

  接下旨意后,抱着女儿坐在凉亭里的卓玮玠神情有些不满,忍不住跟一边的老总管抱怨道:“这是我女儿啊,为什么名字不让我起?我本来已经准备好多个名字了。”

  要不是因为之前准备的全是儿子的名字,女儿的名字要重新起,也不会给皇上钻了这个空子。

  安总管只是在一边笑咪咪地站着,并不说话。

  王爷最近是钻了牛角尖了,皇上赐名多好啊,他们福王府的小郡主果然是福气满满啊,这还不满周岁,郡主名号、食邑便都有了。

  “福儿啊福儿,你个小没良心的,见了皇帝便连父王都不要了吗?”卓玮玠又念叨起来,看着女儿一脸痛心。

  对于这一点,卓玮玠表示自己真的很困惑,皇上哪里有他长得好看,都是个老男人了,可偏偏他抱着女儿去见皇上的时候,女儿却对皇上表达了满满的喜欢,被皇上抱着开心得直笑,甚至都不想跟他回来了。

  “这都几天了,怎么还念叨呢?”

  听到这个声音,安总管欠身施礼,“王妃。”

  穿着一身杏色衣裙的李素月只盘了简单的髻,簪了两朵花房里的粉色月季,不施脂粉,不戴金银,打扮简素地在丈夫身边的位置上坐了。

  看到妻子,卓玮玠忍不住说道:“福儿的审美有问题啊。”

  李素月一脸冷漠,这人有时真的是有些过于自恋。这世上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谁规定非得是他这一类的才会招人爱啊。

  “阿月,你为什么不理我啊?”

  李素月闭了下眼,再度睁开看着他道:“我刚刚去见过刘太医了。”

  “啊,你哪里不舒服吗?”卓玮玠立时便有些紧张起来。

  一旁的梅香笑着道:“婢子给王爷贺喜了,王妃又有喜了。”

  “真的吗?”卓玮玠抱着女儿激动地站了起来,又有些像无头苍蝇一般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傻傻地感叹道:“又有了啊。”

  “恭喜王爷王妃,贺喜王爷王妃。”亭子内外服侍的人都一起恭贺。

  “赏,统统有赏。”卓玮玠一挥手,表示养。

  李素月看他那副兴奋得不知东南西北的模样,伸手将女儿从他手里抱了过来。

  卓玮玠立时便一副护崽老母鸡一样担心地道:“你小心些,现在是有身子的人了,福儿踢人可疼了。”那小胳膊小腿结实有力,打人踢人是真疼。

  李素月恍若未闻,额头跟女儿的小脑袋顶了顶,惹得她咯咯直笑。

  卓玮玠在一边团团转,试图抢过女儿,“还是我抱吧。”

  李素月却没理他,迳自将女儿递到了梅香手上,梅香小心抱妥小郡主,卓玮玠立时便有些羡慕嫉妒恨起来。

  梅香的小心脏都被他看得直抽抽,想着她真的不是拐卖孩子的坏人啊,王爷别再这样吓人地看着她了。

  “等你彻底平静下来再抱她吧。”李素月面无表情地拍板做了决定。

  “哦。”卓玮玠可怜巴巴地应声。

  “天凉了,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别着凉了。”

  “我知道,近来已经好多了。”为了能多跟女儿亲近,他一直努力不让自己生病的,虽然不能杜绝,但发病的次数已经明显少多了。

  李素月看着某人这女儿奴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

  除了孩子的爹宠着女儿,宫里的皇上、王府里的安总管等人,也是对她呵护无比。

  原因就出在自本朝开国至今,福王府就、从、来、没、有、过、郡、主!

  所以福儿出生,别说她爹了,就连皇上都觉得这是个异数啊,而出现异数就代表着变数,大伙儿都想,这是不是代表以后的福王都不会再是短命相了呢?

  小郡主被寄予了厚望,李素月觉得如果她女儿知道真相的话,大概会觉得压力如山大。

  不过,这也不是坏事,她的福儿会在父母宠爱,还有许许多多人的爱护中长大,会比她小时候幸福快乐,这就足够了。

  他们一家三口很快就要变成一家四口,或许未来也还会增加成员,但是她却对此充满了期待。

  自从遇到这个男人开始,她就被他宠了起来,宠得她曾经冷硬的心都变软了,渐渐地越来越离不开他……

  第十一章 众人期盼的孩子(2)

  看到妻子要起身,卓玮玠赶紧伸手扶她,同时说道:“你小心些,有身子的人了。”

  “不满一个月,不要紧。”李素月并不觉得要如何紧张。

  “那也要小心的。”卓玮玠坚持,扶着她、陪着她往亭子外走,一边走一边自语似的说:“不到一个月,我算算,那他出生的月分……啊,差不多是你怀上福儿的月分啊。”

  李素月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这人怎么会对孩子的出生日子有这么大的执念,直到现在他还一直坚持说福儿出生的日子是他们两个初遇的那一天,非常有纪念意义。

  可是她那一天根本就没有跟他打照面,她一直不认为那也算是初遇,她觉得两个人正式初遇应该是在紫云观的时候。

  在初遇的时间上,两个人一直各执一词,谁也无法说服谁。

  “那个月分可有点儿热,坐月子的话,你可能会辛苦一点儿。”卓玮玠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那也没办法啊。”她也不可能说不生就不生啊。

  “阿月你辛苦了。”

  “突然这么认真,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遇到你真好。”在她最美的年华他遇到了她,然后娶到了她。

  “明天我要去三舅母府上一趟。”

  “啊,你都怀孕了还出门?”卓玮玠的注意力马上便转移了过来。

  “说了,月分浅着呢,不影响,表哥要娶亲了,我得过去看看,帮着添些东西,当初一尘观可以算是他花钱买来的。”

  卓玮玠忍不住咕哝,“我让手下的人让价了好多呢。”就怕那小子手里的钱不够用,买不下那块地。

  “那是你自愿的。”还有脸计较?

  李素月在打理府里帐册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笔买卖,追问后卓玮玠也没有隐瞒,她就知道了真相。

  想到他当初的所作所为,李素月就不怎么想给他好脸色,这个男人当初是怎么千方百计地算计她的啊。

  卓玮玠讨了个没趣,只能摸摸鼻子,不反驳。

  当初稍微不那么光明正大了一点点,如今就是他洗不去的污点,这也算是自作自受吧,没得辩驳。

  “怎么会突然去找刘老诊脉啊?”他明智地换了一个话题。

  李素月微微蹙了下眉,“觉得有些不对就去看了看。”

  “身体哪里不舒服?”听她这样说卓填玢立时紧张了起来。

  “没有。”李素月按住他欲检查自己身体的手,带了些无奈地道:“就是梅香提醒我小日子似乎推迟了,我就找太医看了看,也是求个心安。你也知道我有时不太注意这些。”

  卓玮玠点头,你何止是不注意啊,你肚子里揣个娃儿都敢去骑马,一点儿都不考虑我这个病秧的心情,也不怕我惊吓忧心过度病发了。

  看他的眼神,李素月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了,那件事几乎被他念叨了一整个孕期,她现在耳边似乎都还充斥着那念经似的声音。

  “我那不是骑马,只是溜了溜马,让它随便走了走,根本没跑起来。”她不得不又申明一次。

  卓玮玠一脸的难以认同,但他聪明的没说话。

  “反正总之就是被诊出有孕了,所以就告诉你一声,免得你从别人嘴里听到又不高兴。”

  卓玮玠瞧着她依旧平坦的小腹,若有所思地道:“这两个孩子绝对是你亲生的,最讲名正言顺了,咱们没正式成亲前,他们死活都不来,但你瞧,咱们成亲后,接二连三的来报到。”

  李素月微懂地直接把他推到了一边,自己甩袖走了。

  侯府庶长女那件事是过不去了,是吧?

  梅香抱着小郡主赶紧跟了上去,最后便只剩下了安总管陪着卓玮玠。

  “老安,阿月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安老总管笑呵呵地道:“王妃有孕在身,难免的。”王妃健康有活力,小郡主也一脉相承,若是这次肚子里的小家伙依旧如此,那真是太好了。

  “算了,我还能跟她生气不成。”卓玮玠自我安慰着,急忙也追了过去。

  安总管慢悠悠地也踉了上去。

  丁武平的结亲对象是定国公府三房的嫡出二小姐。

  按理说以他现在的丁家三房长公子的身分,这样的人家是不太可能看中他的,但是他有王妃表妹啊,这门亲事就是经由李素月透过庆国公夫人促成的。

  这件事让承平伯夫人周氏很是心里发酸了一阵,念叨着都是舅舅、舅母,都是表哥,凭什么老三那一房就能被这么优待啊?

  丁老夫人听说了,找了机会敲打了她一番。

  这人有亲疏远近,许多时候关系冷淡都是当事人自找的,委实怪不得别人,当初周氏因为昔年跟小姑子的龃龉而报复在下一代身上的时候,就该有今日自食苦果的觉悟。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李素月自然是不管大舅母心里的那些酸话,她依然只对她放在心上的人好,于是丁武平成亲之前,她还亲自过府给了些贴补,务求婚事办得体体面面。.

  “表妹,你真的挺大方的,这比当初我买一尘观那地方多多了。”知道表妹贴补了多少的时候,丁武平真心诚意地向她表示了感谢。

  承平伯府虽然不缺钱,但分家的时候他们三房其实并没有分到太多的家财。

  而分家之后,一大家子的嚼用,下面还有两个弟弟要娶亲,这些都要自己支出,父亲不过是个四品武官,俸禄有限,而他也不过荫封了一个武职,说实话手头是有些紧的,表妹给的这些补贴,算是及时雨了。

  可面对表妹如此的慷慨大方,丁武平感激之余,又忍不住担忧了下,“你这样明目张胆地贴补我们家,福王殿下不生气吗?”

  李素月微微一笑,“我用的是我的嫁妆银子,他敢有意见?”

  丁武平噎住,想想表妹的嫁妆都是怎么来的,他顿时就觉得自己白担心了,甚至还有点同情表妹夫,福王殿下其实也挺不容易的!

  但想想表妹被迫嫁给他这么一个随时可能挂掉的人,他也说不上什么不容易。

  丁武平的心还是更偏向于自家表妹,表妹夫什么的必须是要往后排的。

  他见她心情尚好,就忍不住试探地问了句,“表妹,你对怀表弟他们一点儿都不想念吗?”

  李素月没有丝毫动气的迹象,只是语气特别平淡地说道:“谈不上,论跟他们相处,侯府里的那些庶女比我和他们更亲近。阿阔一直不是都称呼李玉蓉庶姊吗?”

  丁武平剩下的话都堵到了嗓子眼儿。

  李素月满不在乎地笑了,“事情总会传到别人耳朵里去的,除非你不做。”

  丁武平默然,在这件事上其实他和怀表弟都说过阔表弟,但阔表弟一贯温和有礼,在有些事便显得多少有些没有原则起来。

  李素月依旧在慢慢地说着,不带丝毫感情,“人跟人的感情是相处得来的,我不怪他们跟那些人更亲近,只是我也做不到将他们跟你一视同仁罢了。现在这样互不打扰挺好的,应该是最适合我们的相处方式了。”

  丁武平装都装不出来笑容,总觉得自己这一番话特别的伤表妹的心。

  “你不懂,有些人亏欠别人久了,心态就变得好像被亏欠的人欠了他们似的,他们心中的内疚和害怕会让他们变得不敢见被亏欠的人。”

  窗子外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撞到了似的,发出异样的声响,丁武平略有些紧张地朝外看了一眼,李素月却似乎一无所察般,继续说下去。

  “那种带着讨好式的相处,他们累,其实我也挺累的,不如不见。”

  不如不见,这就是姊姊对他们之间关系的评价。

  李怀和李阔从不知道他们那些微妙的心态会被姊姊看得清楚明白,甚至于他们自己以前都没有察觉到,是直到姊姊这么一说,他们才全部明白了过来。

  觉得亏欠,想弥补,却又害怕见,久而久之的便见得越来越少,总觉得每见一次都像是经历一次良心的拷问,问他们真的是亲姊弟吗?为什么会过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

  李素月的眼神变得有些悠远起来,语速变慢,“你还记得我以前有段时间特别胡作非为吗?”

  丁武平用力点头,他当然记得,当时女扮男装的她简直都要荣登京城纨裤榜首了,举凡斗鸡走狗,打架斗殴就没有她不敢去做的,而且大多数还让他背了黑锅。

  那段日子他人生简直暗无天日,家法军棍都不知道挨了多少,往事不堪回首。

  “对于我的处境,我其实也不平过,也愤怒过,可是发泄过后却又觉得一切没必要,别人总归无法替我过日子,生活还是得我自己去过、路还得自己去走,所以我荒唐过那么一段时间后,就放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