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长夜难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看着弟弟身着西装的背影,在他拉住门把时,向震宇叫住他,「大哥答应你的事,不会食言。」

  向能宇没回头,只是伸手挥了挥,随即走出办公室。

  不用再加班后,恢复平时的作息,向能宇又开始了他的浪子夜生活。

  女伴一个换过一个,每晚都是大半夜不是由司机送他回家,就是搭车到市区的私人公寓过夜。

  又是一个周末夜晚,向能宇刚陪女伴吃过饭,驱车打算带她到附近宾馆展开床上运动,却在半路停红绿灯时,余光瞥见从百货公司走出来的赵家母女。

  十分钟后,赵远儿跟赵母站在百货公司门前等已经在附近的司机,谁知一个高大身影立在她们身前,赵远儿的目光先是落在眼前的男性皮鞋上,而后将视线往上调。

  当她看到眼前的人是向能宇时,表情有说不出的诧异,「能宇,你怎么在这里?」赵远儿昨天晚上搭高铁回台上,今天中午就被妈妈拉出来逛街喝下午茶,一直逛到现在,此时只想赶快回家,洗澡后躺上床,让她累了一整天的双腿好好休息。

  听见女儿的声音,赵母的目光从手机移开,落在向能宇身上,来回打量了几眼后,「能宇,这么巧,你跟女朋友也来逛街?」

  向能宇因赵母这话而挑高了眉头,他不会听错,赵母是故意这么说,而且是当着赵远儿的面,塑造他是花花公子的唯一形象。

  「没有,我刚吃过饭,刚要开车回家,碰巧看到你们,想说顺路送你们一程。」

  「不用了,司机已经快来了。」赵母没给任何机会,直接回拒。

  对于向家这位小儿子,赵母是打心里没好感,她可是豪门出生娇养的千金大小姐,看多了有钱人家的挥霍及风流,才会被老公的耿直给打动,一心只想嫁他。

  向家两个儿子都生得好,放哪里都是众人注目的焦点,可惜,老大专情,这辈子就栽在一个女人手上,婚后还成了居家好男人;而小儿子则是个万人迷,自小就能言善道,对女人哄拐很有办法,长大后果然成了花心萝卜,女人一个换过一个,没一个定性,这样的他,全然是豪门富家子,也是赵母最没好感的一种。

  不过因为他是好友的儿子,赵母虽对他的人品有意见,倒还不曾限制女儿跟他往来,只是当朋友可以,再多免谈。

  赵远儿没想到会碰上向能宇,上次跟他聊过后,已经快过一个月了,最后为了相亲,她几乎每星期都回家。

  「赵阿姨,我的车就停在前面,还是我送你们比较快。」边说,向能宇拿过放在地上的购物袋,「远儿,打电话给司机,让他不用来了。」

  站在两人中间,赵远儿感激地看着向能宇,她都不知她妈等一下会不会直接回家,还是又带着她去哪里吃饭,然后又来一场临时的相亲饭局。

  这一年来,她觉得自己相亲相到快要崩溃了,明明她的要求不高,却一直都没能找到一个适合的对象让他妈满意。

  「妈,我们坐能宇的车好不好,我脚好酸,今天走了一整天,我的脚底好像破皮了,有点疼。」

  赵远儿知道妈妈疼她,舍不得她疼,直接用苦肉计。

  果然,本来是不苟言笑,看都不看向能宇一眼的妈妈,终于软化态度。

  见妈妈终于同意上车,赵远儿说不出的欢喜,连忙打电话给司机,随后也跟着坐进向能宇停在路边的车子里。

  第2章(2)

  母女俩坐进后车座,向能宇的车本来就没有熄火,此时更是直接驶上大马路,透过后视镜,刚好与赵远儿的目光交接,她给了他一个甜笑。

  这时,赵母的手机响起,是赵母的朋友打来想安排相亲饭局,就约明天晚上,赵母没有马上答应,两人寒暄了几句后挂了。

  赵远儿想到明天晚上她还要先吃过饭才能回台中,心里各种不愿意,她不排除相亲,也不排除认识男生,但是相亲时间若是太晚,会直接影响她隔天去学校上课的精神。

  一路上,车内安静无声,向能宇往后视镜看时,正巧赵母抬头,尴尬的他只得马上移开目光。

  就这样,三人一路无语,直到车子开进赵母,赵远儿刚开车门,向能宇早她一步制止,「你先坐着,东西我来拿就好。」

  赵母此时已经下车,看着站在后车厢拿出购物袋的向能宇,再看他将那些袋子转交给走近的佣人。

  见他转身,赵母本以为他要开车走人了,却见向能宇回到后车座边,弯身揽腰将赵远儿抱了起来。

  「能宇,你干嘛抱我,快点放我下来啦!」赵远儿被他这么突然一抱,吓了一大跳,急忙拍他的肩膀要他放开。

  「你不是脚酸了,还磨破皮,我抱你进去。」向能宇说出刚才他听到的话。

  「那没有很痛啦,刚才休息一下,已经好了。」赵远儿扭身想要下去。

  「赵远儿,你没事穿一双这么高的高跟鞋要干什么?是怕别人不知道你矮吗?穿这鞋走一整天,破皮算小事了,如果不小心绊住扭了脚,看你不痛得大哭才有鬼。」向能宇边走边念,高大的他人高腿长,没几步就走进赵家客厅。

  而被甩在身后的赵母跟佣人,只是盯着两人身影没出声,佣人自然是认得向家二少爷,但她更清楚赵母对这位二少爷没好感,此时又见他这么抱着小姐进屋,只怕要气炸了。

  「太太……」

  「等一下那小子离开后,马上把大门锁上!」赵母气乎乎的说完,也朝屋子走去。

  留下来的佣人,则是一脸无辜,向二少爷那么精的人,哪是一个大门就能关得住,之前半夜,哪一次不是直接翻墙进来,为了怕被发现,还直接攀上二楼,光明正大的爬进小姐的房间。

  这些话佣人只敢在心里嘀咕,不敢当着赵母的面说出来,身为佣人,都看得出来向家二少爷对小姐好,虽然那种好不是男女朋友,却是真心诚意,只要小姐有事,他永远是第一个出现,第一个陪在小姐身边的人。

  这么好的男人,有钱又长得帅,可惜,人品花心,感情又风流,身边的女人老是换来换去,她都看得眼光缭乱了,难怪赵母不喜欢他接近性格单纯小姐。

  也还好小姐天生情商不高,对男女之情也开转得慢,没有被向家二少爷给迷惑住,不然她要是动了心,向家二少爷却还没打算为她定下心来,那不是要伤透心了吗?

  身为赵家的人,看两人长大也二十多年了,还是雾里看花,怎么也看不明白他们这是什么情感。

  事实上,赵远儿哪没为向能宇动过心,她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但向能宇身边围绕的女人越来越多,他来者不拒,只要看上眼了,就跟对方交往,国中开始就有女朋友,高中后女朋友一个接一个,赵远儿一直为他动心到高中毕业,在她亲眼看到向能宇当众笑着抱住女朋友亲吻时,她的心动好像在那一秒停下来了。

  是啊,她跟向能宇并不适合,他跟她的感情世界距离太遥远,她可以暗恋,但那不会有结果,也不能有结果。

  或许是心动感停住了,她又开始能正常跟向能宇有交集,他就像她最亲近的家人,无所不在。

  赵远儿不曾妒忌过向能宇的女朋友,反而还很开心向能宇能找到喜欢的人,心里的那份暗恋被她藏在很深很深的角落。

  睡了一晚,本来后脚跟破皮的地方因为昨晚向能宇帮她清洁过后,早上起床时已经不那么痛了。

  她刚梳洗完,换下睡衣穿上居家服时,就听到敲门声,以为是佣人,她应声让人进来。

  「起床了?」进来的人是赵母,跟在她身后的佣人手里端的是她爱的西式早餐。

  「妈。」

  佣人将早餐放在茶几上就离去,赵母则是走到沙发上坐下,跟她面对面,「脚还痛吗?」

  赵远儿肚子饿了,拿过土司抹上奶油就涂,咬了一口,「不痛了。」她边吃边说。

  赵母见女儿真饿了,没再继续开口,而是让她先吃些东西填肚子。

  赵远儿吃了两片土司,又喝了一杯温牛奶后,才满足地拿过一旁的沙拉盘跟叉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

  「今天你回台中,妈让人送你回去。」

  「谁?外公家的司机吗?」赵家没有司机,但赵母家的司机随时供她差遣。

  「不是,是妈的一个朋友的儿子,他刚好要去台中出差,刚好可以送你。」

  赵远儿一听,手上的动作一顿,连咀嚼的动作都停顿下来,「他为什么要送我?」

  「远儿,那个朋友的儿子是个医生,人很正派,你可以跟他认识。」赵母边说边观察女儿的表情,「还是你不喜欢?」

  「没有不喜欢,只是觉得跟不认识的人在车上坐几个小时,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再想起上次那个不愉快的相亲经验,被人占了便宜,却又不能对自己的妈说,心里难免有些委屈。

  「对方人很不错,妈见过几次面。」

  「可是……」赵远儿心里还是有些抵触,她本来就不是很喜欢跟陌生人太接近,而这个人还是她妈别有用心安排的相亲人选,让她更觉得有压力。

  「别可是了,赶快吃完早餐后下楼,妈找了几个设计师来家里帮你挑选一些今年流行的衣服跟配件,等一下就来了。」

  「妈,我衣服很多了,真的不用再买了。」

  「女人的衣服永远都少一件,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很重要,明白吗?」

  面对强势的妈妈,赵远儿再一次败阵下来,沉默地吃着手里的沙拉。

  第3章(1)

  赵母走了几步后,又突然回头,正巧见到赵远儿的手机响起,于在茶几上的手机萤幕亮起,她眼尖的看了上头的来电显示。

  向能宇三个大字就这么写在上头。

  赵远儿也看到来电显示,她放下手里的沙拉盘,在她妈的盯视下接通电话。

  「喂。」

  「你刚睡醒?」

  「嗯。」

  「吃过早餐了吗?」早上九点多,一般人应该都用过早餐了,不过向能宇不是一般人,他是夜猫族,虽然是上班族,但假日一般没事他都睡到自然醒。

  「刚吃了。」

  「那要不要陪我再去吃些东西,十分钟后我去接你。」向能宇说完,直接挂上电话。

  「喂……」赵远儿放下手机,站起身,直接走到衣柜前拿出T恤跟牛仔裤。

  「能宇找你出门?」

  「嗯。」

  赵母欲言又止了几次,最后才说:「你跟能宇……」

  「妈,我跟能宇什么都没有,你不要担心。」

  「他找你出去?」

  「嗯。」赵远儿正在考虑要穿哪一件牛仔裤,一直下不了决定。

  「要不要穿一件漂亮的裙子出门,难得跟能宇出门,打扮一下让他看看你有多漂亮不是很好?」

  说话的人是不知哪时站在门边的赵父,工作忙碌的他,时常当空中飞人世界各地跑,有时赵母也会跟他一起出差。

  「老公……」赵母最大的罩门就是赵父,他是她的守护神,家里大事小事全是赵父说了算。

  「爸说的对,我应该打扮漂亮一点。」赵远儿跑过去给赵父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爸的提醒,那我先去换衣服了。」前不久刚买了一套洋装,正好今天可以穿看看。

  赵远儿欢喜地快步走进更衣间,而在她身后,赵母则是抿紧了唇,看着怂恿女儿的老公。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是我哪里说错了?」赵父走进妻子,搂住她的肩膀,温柔的笑着问。

  「你明知道我不爱远儿跟向家那个小子走太近。」赵母推了一把赵父,但力气不大,没起什么作用,她结婚前就是看太多富家子的放荡,不想女儿也碰上这样的人。

  「能宇那小子有什么不好,我看他对我们家远儿从小照顾到大,有什么好的都不会忘了远儿,谁要欺负远儿,第一个跳出来保护她的也是能宇不是吗?」

  「那又怎么样,那是小时候,现在他们长大了,我就是怕他太照顾远儿,远儿一不小心对他动了心。」

  「女儿喜欢他有什么不好,爱情不就是这样?我们也曾经有过那样的爱情不是吗?」那时为了追到赵父,赵母可是比谁都要勇敢。

  「那怎么会一样,能宇那小子怎么能跟你比,你又不花心,也没有一堆女人围着,他呢?从小女人一个换过一个,还时不时跟女人混到天亮才回家,三天两头就往那些声色场所跑,这样的男人,哪里好了?我听说,这小子女伴很多,却没有一个上心的。」

  「你担心那么多,我们远儿如果真喜欢能宇了,你觉得我们阻止得了?」

  「你……」

  「我们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喜欢能宇,我们就无条件支持她,适时的提醒她该注意的事,不要让她被伤害,如果真的不适合,那我们再帮她安排适合的对象交往。」

  「算了,我说不过你,你就是吃定了我听你的。」赵母娇哼了一声。

  赵父疼爱的搂住她,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惹来赵母臊红了脸,「你说什么,你以为我几岁了,哪里还生得出来。」

  「我以为我们都还年轻,凭我的体力,再拼一个也没问题。」他们不到五十岁不是吗?

  赵母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急忙捂住赵父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女儿都多大了,在女儿面前说这种话,太丢脸了。

  这时,赵远儿正好从更衣间走出来,听了赵父的话,她穿了一件浅蓝色的细肩连身裙,里头还搭了一件背心,头发扎了马尾,整个人甜美又清新。

  「这样好看吗?」赵远儿穿着最新买的衣服笑问着父母。

  赵父点头,「爸爸觉得很好看。」说完,赵父又看了赵母一眼,「你说是不是?」

  「跟那小子出去穿这么漂亮要干什么?」赵母没好气的说,觉得自己辛苦养大的女儿,凭什么要去陪那小子吃饭,平白便宜了他。

  赵远儿听到她爸赞美好看,开心的站在镜子前又看了一下,才又走到化妆台前上了淡色口红。

  这时,又听到她妈说:「你跟能宇吃完饭,不要太晚回来,妈昨晚跟你说,让朋友的儿子送你回台中,他下午就会过来了。」

  赵远儿脸上的笑意减了几分,「妈……」她一点都不想让陌生人送她去台中,语气里有些反抗。

  「不准说不,迁有不要让人家等太久了。」

  赵远儿脸上的笑容全垮下来,很不甘愿想多说什么或是让赵父帮她说点什么婉拒对方的好意,她的手机却在这时响起。

  「我先出去了。」拿过包包,赵远儿拿着手机讲了几句就挂了,而后将手机丢进包里,人也匆忙走出房间。

  赵母是女人,也在爱情里走过,哪里看不出女儿此时的雀跃心情,女儿的好心情只差没写在脸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