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长夜难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赵远儿也跟着起身,打算走出房间,「远儿。」

  「嗯?」

  赵远儿听见身后向能宇的叫声,她转过头,晶亮的眼睛带着笑意望着他,从小赵远儿就是个爱笑的女生,只是她并不算活泼,大部份的时间都算安静,很少与人玩闹,久而久之交到的朋友就少。

  以前,赵远儿有心事就会来找他,今天看她表情闷闷的,虽然是强笑着,但还是能感觉出低迷的心情。

  「你不喜欢那个相亲对象?」这是向能宇唯一能想到的理由,赵远儿是个直白的人,藏不住心事。

  赵远儿抿着小嘴,将目光朝下,盯着T恤上的英文字发呆,久久不发一语。

  见状,向能宇走近她,搂过她的肩膀,「那家伙怎么惹你不开心了?」比较起赵远儿,向能宇毕竟是男人,比女人的她还了解男人的心思。

  赵远儿沉默了一会儿,见向安城也睁着大大的眼睛天真的盯着她,她小嘴张了又闭,嘴唇掀了又合,最后却没吐出一个字。

  「怎么不说话?」

  「没有。」赵远儿低头。

  向能宇将肩上的小家伙放下来,「安城,你先下去找奶奶。」

  「那你跟远儿阿姨呢?」

  向安城小脑袋看了他后又看了了赵远儿,不解他们为什么不下楼吃饭,他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远儿阿姨心情不好,小叔叔要陪她说话,你先下去吃饭,记得不要被你爸发现你玩手机,不然你的小屁股肯定要开花了。」向能宇拿过小家伙手上的手机,心想大嫂真的太宠小孩了,竟然把手机就这么丢给儿子玩大半天。

  向安城想到屁股开花,一定很疼,抿紧嘴唇,红着眼眶跑出房间,一路只听他喊着奶奶地奔出去了。

  直到房间里只剩两人,赵远儿见房门打开,她也跟着要走出房间,才刚走近,眼前本是打开的房门,虽然没有关上,但她身后伸出个长臂,撑在她与门框之前,困住她的人不让她走出房间。

  这么暧昧的姿势,寻常人一定会误会,但赵远儿一向粗神经,除了不能下楼吃饭外,她习惯了与向能宇这么亲近。毕竟小时候他跟她连同床共枕都有过了,这样的姿势其实不算什么。

  因为近距离,向能宇闻到赵远儿身上飘来的清香,是揉和着一股淡淡的发香夹杂着淡淡的沐浴乳香,还有一股像是香水,但又不像市售香水的香气。而这些香气混合成的熟悉香味也只有赵远儿身上才有,他百闻不腻,只要她靠近了,就能马上认出这味道的主人。

  「能宇,你干嘛挡住我的路?」赵远儿想伸手扳开他的手臂。

  「是不是那个家伙欺负你了?」向能宇是个男人,最明白男人看到美女会有的反应。赵远儿跟他大嫂不同,是个性格敢怒不敢言,神经大条到被欺负也不自觉。

  再说赵远儿从小就长得漂亮,是个人人夸奖的美人胚子,白嫩的肌肤就不用多说了,一张尖细的鹅蛋脸,五官细致小巧,长发披肩时,有种清雅的古典气息,绑着马尾时,又多了股俏皮可爱感,她很美,美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灵动的眼睛漂亮,黑得像是一望无际的海水,随时教人沉溺其中,很容易就被她给吸引。

  虽然赵远儿的五官与赵母年轻时如出一辙,但比起赵母身上的与身俱来的千金小姐贵气感,赵远儿只是比一般女孩多了点娇气。

  向能宇有记忆来,从幼稚园开始就有小男生跟她告白。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向能宇眼皮底下就不知见了多少告白的画面,大部份的时候赵远儿都情商迟钝地婉拒对方的告白,只有几次她答应跟对方交往。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那些男生太强势,赵远儿不敢说不,才会勉强同意交往。向能宇知情后,自然是找人去堵那男生,直接先开打一顿,要对方不准再纠缠赵远儿。

  有了年轻时的经验,再看这一次赵远儿有口难言的为难,向能宇自然是往这方面想了。

  「没有……」

  「那他强迫你跟他交往?」

  「不是……」

  「那他怎么了?」向能宇不相信没事,肯定是有事才会让她头压得这么低,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样。

  赵远儿沉默了几秒,在向能宇又打算开口时,她才低声说:「我妈说那个人很适合结婚。」

  「哦,阿姨怎么会知道那人适合结婚?」他印象中,赵母似乎对他只有一个评价,千万不要祸害她家的女儿,他这种男人,不结婚就是最好的贡献,结婚后又四处花心,只会更伤女人的心。

  「我妈说,他工作稳定,能力强,谈吐得体,外貌体格都好,家世也清白,是个适合结婚的对象。」

  「是吗?那阿姨有没有说,这种男人十个有八个都是花心男?」

  赵远儿摇头。

  「赵远儿,我跟你说,你不要傻得被捉去结婚还以为自己捡到宝了,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烂,如果真的条件这么好,那他怎么会交不到女朋友,还要托人介绍认识你?这分明只有一个原因,他就是还想玩,找个乖又听话的女人回家当老婆,在外面还可以继续找女人玩乐。」

  向能宇话说完了,却迟迟没有得到赵远儿的回应,她只是继续低头,看不到她的表情,所以也猜不到她的心思。

  「干嘛不说话?」向能宇将目光调向她因为低头,露出的细白颈子,宽大的领口露出一边的细肩,嫩白的皮肤看得他眼睛移不开。

  「我妈说,你才会这样……」

  「阿姨说我才会怎么样?你转过头来好好说清楚一下。」

  赵远儿绞着手指,犹豫了一下后才转过头与向能宇四目对望,只见他还是单手撑在门框,另一手叉在休闲裤口袋,一脸玩世不恭地盯着她看。

  「说啊,怎么不说了?」

  「我妈说,不能找像你这样的对象,不然以后会天天哭到天亮,还时不时有女人会找上门。」

  「还有呢?」

  「也说你会处处留情,会有不少私生子。」

  「继续。」

  赵远儿边说边低下头,不敢多看向能宇一眼,她跟他太熟了,光看他刚那眼神,就知道他对刚才她说的话很不满。

  「可是……」赵远儿决定不再把她妈说过的话重复,她觉得向能宇不是那么坏的男人,他只是还没想要定下来,不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没听过有女人找上门更没看过私生子来认爸爸的。

  「可是什么?」

  「我妈说的那个可以结婚对象,也不是好人……」

  「怎么不是个好人?你发现他有私生子了还是他背着女朋友跟你相亲?」

  赵远儿摇头,「他那天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偷亲了我一口……还……」

  赵远儿的话还没说完,本是撑在她身侧的手臂已经出拳狠狠地捶在身后的墙壁上。

  重重的砰一声,惊得赵远儿没敢再出声,甚至是不敢多看向能宇一眼。

  「你该死的再说一次,你说那男的亲了你?该死的,他亲了你哪里?你不会躲吗?直接踹他一脚看他下次还敢不敢!」

  「我有推他,但他力气太大又把我抱住,我挣不开……」

  「所以他得逞了?」向能宇眯着眼,口气里带着满满的杀气,赵远儿不用抬头看,也知道他生气了。

  「他亲你哪里了?」向能宇自小就以她的护花使者自称,一路求学过程,追求她的男生,没有少受过他的拳头。现下竟因为赵母的安排引狼入室,想到她被男人给亲薄了,这口气他哪里能吞下去。

  赵远儿咬着唇瓣,指了指脸颊,「他要亲我的嘴唇,我躲开了,最后亲在脸颊上。」

  「还有呢?」

  「他还一直抱我,我说不要,他还不放手……」

  「该死!你这笨蛋,你就这么傻傻地让他占你便宜?」想到那男的才第一次见面就对女人使出这种霸王硬上弓的手段,看来也不是个好货。

  「我有啊,我一直喊要他住手!」赵远儿很委屈的说。

  见她低着头,向能宇只能沉默的地吁了口长气,打不得,骂不得,连大声一点都不行,只得先哄她,「走吧。」

  赵远儿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愣了一下后抬头看他。

  「你肚子不饿吗?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哦。」赵远儿其实并没有多饿,她来找他就是想跟他说这件事,现在说完了,她觉得还是有些委屈,但起码没有一开始那么难过了。

  一直以来,别人眼中的花花公子的向能宇,就是她的心情垃圾筒,什么话她都不隐瞒地对他吐露,就连对爸妈不能说的话,也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他。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个人可以让她这么安心。只是这个人,跟她只是青梅竹马,她也从小被教育跟向能宇只是朋友关系,再多不可能。对他也没有像其他女人那么爱慕讨好,反而还习惯了向能宇对她的照顾跟关心。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楼,这天下午,赵远儿留在向宅陪向安城玩了大半天,又跟安娣聊了许久的话,直到向能宇开口要送她回台中,她才起身回家收拾行李。

  第2章(1)

  向能宇的工作不算复杂,起码不用面对太多人,顶多就是进会议室开开会,报告公司资讯系统的维护及更新,并安排资讯科的人员到各部门检査电脑及网络。

  对别人来说,或许这样的工作有一定的难度,网络的世界无边无际,一旦有骇客入侵,公司资讯安全就是很头疼的问题,但这些对向能宇而言,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的专长就是电脑工程,程序语言对他是家常便饭,他带领的手下也都是个中好手,各有各的精专,网络维安一直都是他最自傲的强顶。

  三年前进自家公司后,向能宇非到紧要关头绝不轻言加班,下班后就是他的个人休闲娱乐,享受夜生活的他,随意一招,就能找来一票朋友陪他玩乐。

  不过这几天,向能宇反常的没夜夜笙歌,下班了也没准时离开,吃了助理帮他买了便当,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里敲打关键,专注地盯着电脑萤幕,每次都是近凌晨才驾着他心爱的跑车离去。

  一连加班几晚,这天上班,向震宇开完晨会,进到办公室时,就见自家弟弟正瘫坐在沙发上,一双长腿还翘到茶几上。

  「工作完成了?」向震宇将手上的文件放回办公桌,让秘书离开。

  「在这里。」向能宇放下长腿,努了努下巴,示意茶几上的笔电。

  向震宇坐在他对面沙发上,按照指令输入资料,很快地看到他要的结果,脸上的笑意也随之扬起。

  「我以为你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我也以为我不需要加班就能完成。」向能宇的语气是没好气,毕竟这么快完成并非他所愿,而且还牺牲了他的玩乐时间,这与他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性格不合。

  「说吧,你想要大哥帮你做什么?」两兄弟感情自小就好,但向震宇一直都带着兄长的气场在,就连性格都显得强硬许多,相较下,向能宇就温文多了,给了好亲切的印象。

  向能宇也不客气,直接将自己的诉求说出来,毕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物,他跟大哥是条件交换,他不心虚。

  等向震宇听完后,只见他眉头蹙起,嘴唇也抿着,「为什么要这样做?」向能宇一向不问生意,一心扑在他的资讯世界里,此时却拿了公司一直要他完成的维安程序来做交换,只为了要向氏停止跟某家厂商合作,这让向震宇摸不着头绪,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要求。

  向能宇雅痞地耸了肩,「可能我看这家公司不爽快。」

  向震宇哼了声,「你应该不是看这家公司不爽快,是看这家公司新上任的负责人不爽快才是吧。」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

  「这人怎么惹你了?在夜店跟你抢女人?」传言那家公司的新负责人是第二代,自小就是个能力不错的富家子,姿态也高,十分自傲,但私生活还算自律,据说最近家里积极帮他找对象相亲。

  向震宇跟他交手过几次,但只是生意上有交集,对这人不算太了解。

  向能宇不作声。

  看着弟弟不想多说,向震宇也不多问,他相信自家弟弟做事有分寸,「这家公司今年刚跟我们谈了企划案,只差补上合约,你现在要求不合作,对方公司损失会很惨重。」

  「那是他的事,让他学点教训。」向能宇冷哼了一声,想到他强行抱住赵远儿又亲又搂的,他就恨不得亲自去把这人给宰了。

  只是那是学生时期的冲动,现在出社会了,对付一个人可以用更文明的方式处理,而他比一般人幸运是,他有个家世雄厚,又十分挺他的大哥,让他击倒对方时,不一定要用拳头。

  「能宇,你不要以为大哥不知道你是为了谁出这口气。」

  向能宇不回声,拿了桌上的菸点上,又见大哥一双利眼如刃地扫了过来,只得将打火机放下,双手抱胸地叼着烟。

  他忘了大哥自从娶了大嫂后就几乎戒菸,怀了儿子时就完全不再碰烟。

  「那家伙欺负远儿。」向能宇幽幽地传来一句话。

  「怎么欺负,不过就是相亲吃顿饭罢了,大庭广众下,他能对远儿做什么事?」

  向能宇不打算将那天赵远儿说的话再重复说一次,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去那家伙的公司堵人。

  见弟弟不语,向震宇挑盾,别有意味地问:「看着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你心疼了?」

  「什么我的东西,那是远儿,我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她那么笨,总是不懂得保护自己,被欺负了也只会躲在角落哭,我如果不帮她,谁要帮她。」

  「哼,要帮也是人家男朋友的事,你这个花心男能躲她多远就躲多远不是吗?我看赵阿姨比谁都怕你哪天拐了她家远儿。」

  向能宇呿了一声,「我看起来像是会吃窝边草的人吗?外头多的是让我挑的女人,我会那么没选择挑上赵远儿?」

  「如果没有最好,你跟远儿确实不适合,除非你打算金盆洗手从良,不然你别碰远儿,她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她需要的是安分有责任感,对家庭有共识的男人,你不想结婚,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每个都是女伴,一旦对方越界了,二话不说就甩人,男人做到像你这么绝情,是我都不想远儿跟你沾惹上。」

  毕竟是自小看到大的邻家女孩,向震宇多少还是有些私心,再说惹了赵家没好处,一旦分手了,赵母那强悍气势,肯定撂她娘家人马直接找上向家,生意场上,宜解不宜结,不与人交恶是最好的生意理念。

  再说向母跟赵母情同姐妹,众所周知的手帕交,一旦为了子女交恶,只怕场面会很难收拾。

  向震宇的话让向能宇沉默几许,「我知道。」说完,向能宇起身打算回自己办公室。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