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长夜难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他知道赵远儿不是外头那些女人,他不能只是玩玩,可他却不确定要怎么跟她开始另一个关系。

  他的心还没准备好,可他的身体却诚实地渴望着她。

  可当他伸手摸了又摸,几乎要摸到床边了,还是没摸到他爱不释手的柔软身子。

  倏地睁开眼,向能宇将头转了过去,猛地坐起身,床上除了他哪还有别人,像是在告诉他昨晚不过是一场春梦,要不到凌乱的床单跟床单上的水渍,他真要以为这不过是自己的春梦。

  他赤|裸着身起床,全身没有一丝赘肉,精壮的肌肉线条很迷人,走进浴室冲洗,再回到房间时,他快速地拿出衬衫跟牛仔裤穿上,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而他打算去赵家找赵远儿问看看,她怎么敢从他床上逃跑。

  半小时后,向能宇来到赵家,不过他还没开口说什么,赵家的佣人就说了,小姐陪太太回娘家。

  赵母的娘家,那不是好惹的,但向能宇却没犹豫,飞车又赶去趁母娘家,结果是,赵远儿在午睡,不见客。

  向能宇本是要发火,但想想也是,她那么娇气,被他折腾了一晩上,根本没睡多少,现在补眠也算合理,火气马上就压了下来。

  这天,向能宇没能见到赵远儿,只好回家。

  他本以为,第一天不见,第二天总能见到,没想到赵远儿像是跟他作对,一次又一次地都有其他理由躲开他。

  向能宇是什么人,他可是情场老手,身边打转的女人那么多,如果还看不出赵远儿这是在躲他,那他场情浪子就白叫了。

  星期一上班时,向能宇终于在学校门口跟赵远儿巧遇了。

  她看起来精神不太好,眼眶四周有黑眼圈,像是没睡好,他关心的上前,赵远儿见到他,不逃也不躲,就这么看着他走向她。

  「为什么不见我?」向能宇也不罗嗦,开门见山就直接问。

  「不知道要说什么。」

  「不知道?我们上过床了,你却跟我说不知道要跟我说什么?」

  听到向能宇说出上过床三个字,赵远儿身子僵了一下,「嗯,我们是上过床了。」

  「然后呃?你没有什么要说的?」

  「我以为那是一夜情。」这话说的平淡,没有太大的感情起伏。

  一夜情这话,一般只有向能宇先挑明,从没有哪个女人会主动说,没想到第一个这么不稀罕他的女人,竟是赵远儿。

  「该死的,你竟然以为那是一夜情?」他花了一个周末,想了又想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想到她竟然只说那是一夜情。

  「还是你是要来说,因为上床了,所以我们结婚?」赵远儿反问他,她的语气太平静了,让向能宇一时回答不了。

  向能宇的沉默,给了赵远儿答案,那天她是用逃的逃开他的公寓,她不想让他以为她想要赖着她。

  没错,她是喜欢他,但不代表她会委屈自己,在得不到他的爱情后,还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地跟他当朋友。

  上过床了,就不是朋友了。

  「我去上课了。」见他依旧不出声,赵远儿掩饰语气里的失落,转身走进校门口。

  而盯着她背景的向能宇,则是伫立在原地,直勾勾地盯着她,心里却思考着她丢过来的问题,他要跟她结婚了吗?

  如果上床了就要结婚,他这辈子应该要对不少女人负责,所以上床不等于结婚,大家都是成年人,男欢女爱,没有谁要对谁负责。

  那赵远儿呢,他跟她上床了,而且是在半强迫的情况下,可是他听得很清楚,他听到赵远儿哭着在他耳边说,她喜欢他。

  她喜欢他,那为什么不要他负责?为什么要逃开?

  只要她开口,不用她强迫他,自然会有人出面为她讨公道,而他也没可能躲得开,最后的下场是跟她结婚。

  可是她没有,她只是安静地不要他的负责,明明不用负责,他应该松一口气,但为什么他这些日子以来的烦躁却又冒出来了。

  第9章(1)

  就在向能宇不知所措时,赵远儿又开始相亲了,而且她这回的相亲表现得十分热络。

  当向能宇知道她开始跟相亲对象约会时,他只能用气急败坏四个字形容。

  没错,或许他不知道自己对赵远儿的感情是不是男女之爱,但他肯定喜欢她,不然不会同意跟她同居,更不会在失控的情况下拉她上床。

  跟赵远儿上床,等同自找麻烦,他不会不知道这个的严重性,他一直都在乎赵远儿这个女人,怕她被男人骗又怕她受伤害,更不爽其他男人接近她,别说是动手动脚,连多看一眼他都会发火。

  可,她却在跟他上床后,跑去相亲了,而且还很认真的跟那些相亲男约会。

  他不是没找过她,可是她的态度都冷冷淡淡的,有一句没一句的,向能宇也是有脾气的,几次后,他索性也不找她了。

  可不找他,他心里那火还是腾地直冒,他想过,是不是该找上门将事情原原本本跟赵家父母说,赵家父母很保守,肯定为此捉狂,大骂他畜生。

  但如果他们责骂赵远儿呃?他不准别人伤害欺负赵远儿,就连他自己都不行,所以就算他因为想着赵远儿,夜里没一夜能安眠,总是被春梦扰得不能好眠,梦到她被被自己折腾到身上满是烙印,哭着求他放过她。他也没有想要找她算帐。

  这些天因为太闲了,向能宇跟大哥请调出差,打算远离台湾一阵子。

  他不是总裁,没必要天天进公司坐镇跟为公司卖命,他也没想要过那种日子,出差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先平静思绪,好好想一想,该怎么面对赵远儿。

  只是,他自请出差半年,他才刚安顿好不到三个月,就接到他大哥的电话。

  「大哥,你知道现在是美国几点吗?」他现在是天天准时上下班,外面那些玩乐全都没了兴致,

  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半夜三点,要不是那头的人是他大哥,他早大骂一句挂电话了。

  「少啰嗦,你明天马上搭最早的班机回台湾。」向震宇很少用这种命令的语气说话。

  「怎么了,公司出事了?」

  「是远儿出事了。」

  向能宇这下子全都清醒了,坐起身来紧张的问:「远儿怎么了?」

  「她怀孕了,你先回来,马上去找出来是哪个不要命的男人敢欺负赵远儿了,找到后弄死他。」

  向家两兄弟都是表面斯文,本质火爆凶残型的男人,特别是对自己的所有物。

  向能宇的手有些抖,连声音都在颤抖,「大哥,你说远儿怀孕了?」怎么会?他才离开她不过三个月,怎么就一声不响怀孕了。

  「三个多月了,问她却不肯说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她说她要自己生下来。」

  三个多月……三个多月……向能宇的脑袋马上转回与她上床那一夜,「大哥,我明天马上回去。」说完,向能宇马上挂了电话。

  等不及天亮,他连行李都没带,直接拿了皮夹跟护照手机就赶去机场。

  而在向能宇挂上电话,向震宇就收到老婆安娣的疑惑眼光,「你干嘛打电话给能宇?」

  「这件事只有能宇能处理。」

  「可是能宇怎么可能会知道谁是远儿肚子里宝宝的爸爸?」

  向震宇拉过老婆,「你放心,能宇有的是方法,等找到那个人后,有的是方法弄死他。」

  「你把人家孩子的爸弄死了,要孩子以后叫谁爸爸?」

  「叫谁?叫能宇当个现成爸不就好了。」

  当向能宇搭机赶回台湾,连家都没回,请计程车司机一路直开去赵家。

  赵家没有佣人,只有钟点女佣,这些日子,赵家父母因为女儿未婚有孕这件事,又急又气,却拿女儿没有办法。

  怎么问,都问不出来孩子的生父是谁,要不是去看的妇产科刚好是纪家的医院,很快将消息封锁,只怕赵远儿有孕的事,就要在亲朋好友间流传开来。

  向能宇按了赵家大门门铃,很快地是赵母来为他开门的,一见到他,赵母眼眶都红了,「赵阿姨,我想见远儿可以吗?」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都不见。」赵母本来是强硬的要她堕胎,既然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又不能嫁,那就拿掉,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可惜,赵远儿死都不肯,她说要自己生下小孩。

  「怎么办?她如果真的生下孩子,那以后怎么嫁人?对孩子不是太不公平了吗?」赵母毕竟还是传统,凭家里的环境要养个小孩太简单了,可是这小孩的出生却会妨碍自己女儿的幸福,赵母心里也很挣扎。

  两人走进屋里,赵父这几天也没去上班,陪着老婆守着女儿,就怕出事。

  向能宇进门后,先是喊了一声赵叔叔,而后他走到赵父面前,直接双膝跪在赵父面前。

  他这突来的举动教赵父吃了一惊,「能宇,你这是干什么?」

  「赵叔叔,请你同意我跟远儿结婚。」

  向能宇的求婚教赵家父母一头雾水,面面相觑地看着向能宇。

  「你说你要跟远儿结婚?」

  「对,越快越好。」赵父先是诧异,而后思考了一下可能的原因,最后他脸色大变,「能宇,你跟远儿是不是……」

  向能宇想都没想,马上回答,「是,远儿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一句话像一声响雷似的,在赵家响起。赵家父母脸上都写了难以置信,也有些呆愣住,向能宇可是个情场浪子,他跟女儿一直都保持着友好而单纯的青梅竹马的关系,怎么会?

  他没喜欢过女儿啊,这两人八竿子打不着,怎么会弄出了人命来了。

  「向能宇,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远儿,你要怎么跟外面的女人玩,那都是你的自由,但你怎么可以把远儿拐上床,你不知道她还要嫁人吗?」赵母回神后,想到这些日子的优心,气不打一处来,捉到东西就往向能宇身上丢。

  赵母一直都是娇贵被养大,因为不好生育,只生了赵远儿这女儿,自小疼到大,她一直反对女儿跟向能宇走太近,却因为丈夫的话而同意了,没想到,真的出事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远儿!」赵母红着眼眶生气地骂,「你马上给我走,以后不准你再进我们家来,也不准你再接近远儿!」

  「赵阿姨,请让我跟远儿结婚。」

  「办不到,你以为结婚就没事吗?等娶了我们家远儿,你继续在外头找女人,你以为我会任你这样对待远儿吗?你马上给我出去!」赵母气得大骂,拿到什么就往向能宇身上砸。

  「老婆,你先冷静一下。」赵父见老婆情绪失控,他连忙阻止她,怕她真把向能宇砸出伤来。

  「你要我怎么冷静,你说我们远儿喜欢他,要我放手让女儿去追求爱情,结果呢?爱情没有追到,却被搞大肚子,你说我能打他吗?」

  「我会负责的。」

  「负责?你以为把人娶回家就是负责吗?我们不稀罕,我跟你说,我已经联系好人要把远儿送去国外,以后你别想再见她了。」说到这里,赵母还不解气,直往向能宇身上打,向能宇不躲不逃地任由赵母往他身上拍打,他只是直勾勾地跪在那里,动都不动。

  「你起来。」赵父拉住老婆,将她搂进怀里,「我问你,你知不知道远儿喜欢你?」

  「知道。」向能宇胸膛挺直。

  「那你现在去楼上,好好地跟远儿说,你为什么想跟她结婚,只要远儿同意嫁给你,我不会阻止。」

  「赵叔叔……」

  「如果你不爱她,只是为了负责任,那你不用上楼了,现在就可以走出这个大门,以后不要再跟远儿有任何牵扯,我们会帮远儿安排好男人结婚。」

  「除了我,远儿谁也不嫁!」向能宇一听以后不能再见赵远儿,马上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楼上跑,三步并两步地上楼。

  「你怎么可以让他上去!」

  「年轻人的事让年轻人自己处理,远儿的幸福她要自己去追求跟把握。」

  「那个浪荡子……」

  「他如果不是真心的,不会大老远从美国赶回来。」

  「赶回来又怎么样,那也要女儿肯嫁他才有用!」

  第9章(2)

  向能宇来到赵远儿的房门口,他伸手敲了敲门,里头传来赵远儿轻柔的声音,「妈,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我。」向能宇在外头出声。

  房间里,不再传来声响,他又敲了敲房门,「远儿,开门!」

  「你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太迟了,你不想见也不行,我们的事被发现了。」向能宇挑重点说,房间里先是安静了几秒,而后他听到啪啪地脚步声,接着就见到被打开的房门,站在门边的是让他这几个月孤枕难眠的赵远儿,她还是她,清汤挂面的头发,漂亮的脸蛋,纤细的身子。

  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赵远儿急忙将他拉进房间,还不忘上锁,接着才转身面对他,「你不要乱说,我跟你什么事都没有。」

  「没有吗?我记得我们睡过了。」

  「你……不准你再说那件事!」赵远儿被他这么直白的话给吓了一跳,连忙走上前捂住他的嘴。

  向能宇趁机将她搂进怀里,力道不大,却不让她躲开,同时将她的手给移开,低头在她苍白的唇瓣上啄了一下。

  「赵远儿,你把我睡了,还怕人家知道吗?」

  什么?她睡了他?「明明是你睡了吗?我一直说不要,是你强迫我的。」

  「不管是你睡了我迀是我睡了你,现在就看要怎么负责,你嫁给我,或是我娶你,你选一样。」浪子的本性是流氓,向能宇一向不介意耍无赖。

  「我……我才不嫁你!」

  「那好,我娶你,现在我们马上去户政公证结婚。」向能宇想要揽腰将她抱起,赵远儿却不肯。

  「向能宇,我说了,我不要嫁你!」

  「我没有问你要不要,我说了,是我要娶你。」

  「你疯了吗?哪有这么强迫别人跟你结婚的?」

  向能宇低头摸着她有些微凸的肚子,「我大哥想让我当孩子现成的爹,他找我去弄死那个让你大肚子的男人,我没跟他说,那人就是我。」

  「你……」

  「为什么不嫁我?为什么不跟我说你怀孕了?明明喜欢我,为什么从来不跟我说?」

  「你走开,我不要你管!」

  「办不到,刚才在楼下你爸妈说都挑明了,他们打算帮你的孩子找个现成的爹,在你肚子大起来之前结婚。」

  向能宇用话骗她,果然单纯的赵远儿被他唬住了,「我不要……」

  「那就嫁给我。」向能宇拉住她的手,握在他胸口,「我跟你保证,我永远远都不会欺负你。」

  「才怪……你明明就有,你从来都不喜欢我,你喜欢那么多女人,却从来没喜欢过我。」想到这十多年来,自己像个傻子似的追着他跑,偷偷地暗恋着他,看着他身边的女人一个换过一个,她却永远只能当他的青梅竹马,她就觉得心里难受得不得了,赵远儿说得声音都哽咽了,眼眶也忍不住红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