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长夜难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 页

 

  二话不说,拿出手链的姐妹系列商品,每一个都是限量商品,向能宇拿手挑了一条顶链,「那我买这项链送你?」

  赵远儿见他递到自己眼前的项链,终于有了反应,偏头看他,「你下次不可以再凶我了。」

  「我保证,我不凶了。」向能宇讨好的说着。

  赵远儿见他好声哄着,哪还有脾气,心里那一顶点的怒火,早就灭了。

  「我比较喜欢戒指。」赵远儿比了比她看中的戒指。

  向能宇笑着搂住她的肩,完全无视其他人的存在,拿过戒指帮她戴上,「这戒指也美。」

  赵远儿看了看戒指,是真的很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价钱太贵了。

  想到这,赵远儿把戒指摘下来放回去,向能宇哪里会猜不出她的心思,直接连同项链交给店经理,「一起结帐。」难得冷战结束,一个戒指跟项链而已,不算太贵。

  「能宇,你不要乱买东西给我。」赵远儿伸手阻止他拿出信用卡。

  「我就喜欢乱买东西给你,你怕什么?」不给她反对,向能宇让店经理赶快去结帐。

  之后他又转头看赵母,收起玩世不恭,「赵阿姨,等一下我开车送你们回去,晚一点我再去接远儿到我公寓。」

  赵母一直以为,向能宇是个花花公子,拿钱打发女人,跟女人只是逢场作戏,但刚才看他对女儿的态度时,她发现自己似乎一直都在错怪向能宇,原来他对女儿的好是真心的。

  可惜,真的是可惜了,她老公说的对,可惜了向能宇不喜欢女儿,不然肯定把女儿宠上了天。

  赵母婉惜的同时,也不忘跟向能宇点头,「这位小姐也要跟我们一起走吗?」

  「没有,我等一下请司机送她回家,她晚一点还有事。」向能宇就是这么薄情的男人,不是他要的人,他不招惹,自动送上来的,他也不领情,冯小芮的纠缠,给错了人了,他不吃这一套。

  冯小芮一直被晾在一旁,又听见向能宇这话,再看他对别的女人这么好声好气,大小姐的脾气也上来了,瞥了一眼赵远儿,没好气的说:「不用,我自己会搭车回家就可以,再见。」说完,冯小芮转身走人,向能宇也没挽留。

  他今天陪了她一天,已经足够给他妈面子跟交代了。

  虽然她与向能宇不再冷战了,但接送她从赵家到学校的人依旧是沈副理,她都说了几次,不用他接送,但沈副理却很坚持,最后赵远儿不得不跟他坦白。

  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那人是向能宇。

  沈副理一开始先是吃惊,而后沉默了几分钟,那是他最后一次送她去学校,之后就没见他出现了。

  赵远儿觉得自己似乎伤了沈副理,但她不想骗他。

  日子又回复到平淡,本以为她妈会继续要她相亲,但自从她搬回家后,她妈就没再提过相亲的事。

  第8章(1)

  一晃眼,就是一个月后,学校第一次月考结束,赵远儿走出学校后,不想马上回家,索性跑去逛街。

  一个人逛街,为了打发无聊时间,她买了大包小包的,最后还跑去剪头发。

  最后她招了计程车,载她回家。偏偏下班时段,车潮堵塞,计程车被困在车阵之中,动弹不得。

  赵远儿坐在计程车里,从傍晚到落日,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没离开市区,索性让计程车顺路让她在向能宇的公寓前下车。

  很快的,十分钟后,她提着大包小包,拿了钥匙开门,从她离开后一个月,这个屋子还是跟她印象中一样,除了冷清还是冷清。

  因为刚才在外头逛了大半天,全身又闷又热,她先点了外送让他们半小时后送过来,之后走进客房,拿出她留在这里的换洗衣物后走去浴室。

  半小时后,赵远儿穿上一身清凉的小可爱跟短裤,走近厨房倒了一杯水,再转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华灯四起,才发现自己有些想念这里的夜景。

  当她喝完水,外送按了门铃,是她最爱的披萨跟烤鸡翅。

  打开电视,一个人享受着食物看着综艺节目的笑语声,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小时。

  她吃饱喝足,抬头看了眼墙上时钟,发现都快晚上九点了,向能宇竟然还不回来,亏她心血来潮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为了回送他上次送她的戒指跟项链,她逛街时帮他买了一条领带跟皮带,本来打算亲手交给他的。

  赵远儿又瞄了下时钟,心想不然再等一个小时,如果他还没回来,她就回家了。

  因为有了这个想法,赵远儿又继续看电视,因为刚吃饱,从一开始的坐姿,慢慢去变成躺在沙发,侧蜷着身子窝在沙发上,公寓里舒服的空调凉风徐徐吹来,赵远儿的眼皮也一点一点变重,最后她又再一次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因为不知道赵远儿去家里找他,向能宇跟朋友出来喝酒,一群人续摊了几次,最后喝得半醉的向能宇撂话要大家到他家继续喝,来个不醉不归。

  四个大男人搭上计程车,很快回至向能宇的公寓,当他们上楼后,向能宇将大门打开时,一股食物的香味扑鼻而来,四个人再醉也没醉到太离谱,所以当他们走进客厅,目光落在茶几上的残食,再盯着沙发上的女人猛看时,还以为这不是真实的,只是醉了的幻影。

  台北街头,清凉火辣的女人多得是,他们也看多了,但此时在沙发上的女人虽然清瘦,胸也不算大,身材娇小,但双腿细白匀称,是男人都忍不住想多看一眼。

  「能宇,你怎么没说家里有女人等你?你是不是瞒着我们在家里金屋藏娇了?」其中一个朋友调侃说:「啧啧,还穿得这么火辣,是不是被你冷落太久了?想让你看一眼就欲罢不能?」

  那男的一说完,其他人都哄堂大笑,向能宇在这笑声中,像发傻似的叮着沙发上的赵远儿,只见她小脸白净,长发好像比上次更短了,模样十分请纯,身上的小可爱跟包不大腿的短裤,教人看了清凉消暑。

  向能宇的失神在听到朋友的口哨声时,咒骂了一声,走上前挡在他们之前,挡住他们的视线。

  「不准看了,再看小心我揍人!」向能宇一般很少动粗,但男人有时血气方刚,动手时只当是练练身手。

  「能宇,你要抱她去哪里?」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向能宇快步走近沙发,倾身将沙发上的娇小女人揽腰抱起,就这么在他们的注目下,大步走进他房间。

  随着众人的戏谑声,向能宇用脚将房门给重重踹上,发出砰的一声,门外朋友们又是一阵大笑。

  向能宇管不了他们,几个醉鬼自己会找地方坐着休息,哪里有酒他们也清楚,并不需要他招呼。

  倒是此时被他放在床上的女人,她怎么会在这里?从这里搬出去后,他就没再见到她了,应该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吧。

  该死的她,来找他为什么不知会他一声,看着床上的她,向能宇不知是该马上揺醒她问个清楚还是让她继续睡觉。

  就这么在床边站了好一会儿,最后向能宇拿被子帮她盖上,舍不得将她吵醒。

  这晚,向能宇陪朋友在客厅喝酒,朋友亏他金屋藏娇,跟女朋友同居,向能宇也懒得解释,只说不是男女朋友。

  赵远儿是他的青梅竹马,他们不是男女朋友,明明喝得醉茫了,向能宇的手掌都还记得抱起赵远儿的触感,想起娇小的她在自己怀里,身子柔软的像是能折断,那两团柔软贴在他胸前,教他忍不住喉头滚动。

  「能宇,你说刚那女的真不是你女朋友?」

  「不是。」

  「那要不要介绍给我认识,我保证对她好,你看,我都几个月没交女朋友,我从良很久了,你相信我。」喝了酒,朋友大胆地毛遂自荐。

  「你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谁不知道你是没女朋友,但床上的女伴从来都没少过。」另一个人拆了他的台,「你这色心大起,想要跟那女人玩一玩,新鲜感后,再一脚踹开是不是,这不是你一向的手段。」

  「我都说我从良了,再说男欢女爱,出力的是我,大不了花一点钱给她当分手费……」这人话还没说完,向能宇的拳头已经先挥了过去,重重的砰一声,向能宇的拳头又重又结实地捶在对方的肚子。

  「向能宇,你发什么酒疯,怎么一声不响就打人?」

  「你要是敢碰她一根毛,我保证揍到你爸妈都认不得你!」向能宇已经很多年不曾这么凶狼过了,这几个朋友跟他是学生时代玩到大的,很清楚在他斯文底下的野性有多凶猛。

  向能宇眼带杀气,站在好友面前,撂下的话铿锵有力,喝多的双眼带血丝,狠狠地瞪着好友。

  「我又没说要玩她,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干么这么认真,你为了一个女人,连兄弟都打!」被打的朋友摸着肚子,不爽的叫骂。

  「你再说一次!」

  向能宇怒火腾烧,见好友起身,马上又赏了他一个勾拳,教他一个不稳往沙发上倒去。

  其余两人见他们真打了起来,连忙劝架,毕竟是男人,又因为有酒意,哪会甘心教人揍,自然是要回击。

  就这样,两人一来一回,你一拳我一脚,客厅的摆设被砸了不少,撞倒的东西也有,甚至还发出了巨大的玻璃碎裂声。

  而伴随着玻璃碎裂声的,是女人的尖叫声。

  被打得倒在玻璃堆的人是向能宇,他见到酒柜被好友撞倒,将好友拉开,自己反倒被碎裂的玻璃割伤。

  因为这巨大声响,教两个失去理智大打出手的人终于停下来了,四个大男人同时回头看去,只见本是睡觉的赵远儿此时正呆傻地站在房门口。

  当她看到向能宇流血时,害怕地跑了过来,「能宇……」她被眼前的情景吓得小脸发白,急得眼眶都红了,她已经有多少年不曾见过他跟人打架了,为什么会突然在家里打架?

  向能宇因为玻璃刺伤流血时,酒精早退了,怒目地瞪着还穿着一身清凉的赵远儿,「你穿这样出来干什么,马上回房间去!」他不管自己身上流血的伤口,只在乎赵远儿被人多看一眼。

  不曾交过男朋友,连初吻都还没有过的她,单纯到不知自己有多性感,此时的穿着对男人而言有多诱惑,但他知道,因为他就是那该死的男人,明知她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却老是在床上想着怎么剥光她身上的衣服,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地占有她,将她折腾得死去活来,哭着求他放过她。

  这些兽性的想法,他不敢让她知道,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对赵远儿会有这么强烈的情欲。

  「能宇,你好端端的干嘛凶人家女孩……」见他终于不再逞凶,两个大男人赶紧过来拉他起身,还好他身上只有手臂被割伤,伤口不大,并没有大碍。

  「向能宇,你干嘛又凶我,你自己保证不再凶我的,你每次都忘了!」赵远儿被凶得委屈,忍不住红了眼眶,见向能宇走近一步,她吓得赶紧往后退一步。

  向能宇也不想凶她,他不是故意的,见她哭,他想上前安慰她,可是她却一直往后退,犹如他是什么凶猛野兽似的。

  「远儿……我不是故意凶你的……」

  「向能宇是大笨蛋!」

  赵远儿转身往房间跑去,门砰得一声被关上,向能宇抹了一把脸,看着客厅被砸得狼狈,他重重的吁了一口气,「我累了,你们先回去吧。」

  「你的伤口要不要去医院……」

  「没事,死不了的!」向能宇说完,「走之前别忘了关门。」他转身往房间走去,伸手敲着房门,轻声地喊着那女人的名子。

  三个人面面相觑,再傻也看明白,刚那女人对向能宇有多重要,朋友一场,怎么会忘了,向能宇在外头怎么玩,怎么跟女人调情,却从不带女人回家,能自己进到他家的女人,哪是什么随便的女人。

  向能宇这家伙,明明在外头是情场老手,什么女人都吃他那一套,怎么自己家里的女人却搞不定,还打死不承认是女朋友,明明那么在意,看她的眼神温柔到都要出水了,看来,真是一物克一物,向能宇也有栽在女人手上的一天。

  第8章(2)

  向能宇敲了几下房门,赵远儿都不开,他只好拿出备用钥匙。

  当房门被打开,看着趴在床上哭的赵远儿,向能宇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下半身的蠢蠢欲动,喉头滚动几下,一步一步朝她走了过去。

  「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当他的声音近到在左右时,赵远儿惊得全身僵直,一个翻身想要下床,却被高大的身躯给反压回床上。

  她得惊叫出声,「你干什么,走开!」赵远儿趴在床上,背后是向能宇沉重的身躯,带着烟味跟酒味,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他的手臂还有血迹,不过不再流血了。

  「太迟了。」

  「能宇,你要做什么?」

  「你说呃?孤男寡女躺在同一张床上,你觉得我想做什么?」向能宇的手摸上她的腰,一手往上罩住她没穿内衣的小巧乳房,另一手则是往下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滑动,粗重的鼻息喷在她颈间跟耳后。

  「不要,能宇,你放开我,你不要这样!」

  「我要你!」

  「不要……」赵远儿扭着身子,想要摆脱他的身躯,可惜,她扭了又扭,不但没成功逃开,反而扭出了向能宇更高涨的情欲,男次本来就不能挑逗,赵远儿的无知,让向能宇的欲火整个失控,只想将她狠狠地要个够。

  向能宇,伸手将她的小可爱用力拉扯,很快地便将它脱下,本来就没穿内衣的她,上半身顿时一丝不挂,而光洁的美背就这么落入向能宇的眼皮底下,教他眼睛瞪直,低头不住地烙下一个又一个啄吻。

  男人是视觉动物,这真的不能改变也不能否认,更不用说,挑起他视觉的女人是他很想要的女人,向能宇就算脑袋一再警告自己不能碰赵远儿,要自己马上离开她身上,手脚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将她搂得更紧,另一手开始脱她的短裤。

  「不要!」赵远儿被吓坏了,她伸手想要往前爬,想要逃开像头野兽的向能宇,可她双手怎么也移动不了半分。

  「不准逃,今晚你哪里也不能去,懂吗?」向能宇熟练的将她的短裤扯下,一个翻身,让她躺在他身上,而他的长腿则是将她双腿撑开,可怜兮兮地挂在他曲起的大腿,此时赵远儿才发现,向能宇早已全身赤|裸,她碰触到的是他光裸的身体,惊得她又一次扭动,嘴里直嚷着不要。

  ……

  当欢爱结束,向能宇一般习惯起身清洗,然后马上穿戴整齐,给女伴一个亲吻后,转身走人。

  可此时,陪他的女人是赵远儿,一个傻得不懂得取悦男人的她,被他折腾得连动都动不了,而他身体的一部分还在她体内,舍不得这么快就退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