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长夜难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位于台北市市郊一处住宅区,豪宅林立,随便一户都是动辄上百坪的欧式建筑。因为离市区有近半个钟头的车程,每一户豪宅相邻有百来公尺,享有十足的隐密性,而向宅正好就位于这一处住宅的中间段,与它比邻而居的是另一户赵家。

  赵家只有一个独生女,名叫赵远儿,是赵家父母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与向家不同的是,赵家并非经商致富,赵父只是寻常公司的管理阶层,而赵母则是一般的家庭主妇。

  不过赵母娘家是台湾有头有脸的大地主兼财团,赵母又是家里唯一女儿,兄长们反对无效,又怕唯一的妹妹嫁进赵家没能过好日子,只好三天两头就捧着钱送上门,就怕娇生惯养的妹妹在赵家受苦,谁教自家妹妹不稀罕有钱人的豪门生活,却对家世清寒的赵父一见钟情,最后还丢掉大小姐的颜面直接倒追。

  可惜,赵父人穷志不穷,压根不想跟富家女的赵母有任何牵扯,倒追过程曲折不少,更花了赵母不少苦心好不容易才将人追到手,大学还没毕业,怕自家男人长得帅能力又好,会被其他女人追走,二十岁的赵母为了逼婚,还直接对长她一岁的赵父先上车后补票,赵远儿就是这么来的。

  而因为赵家兄长的宠妹,再加上赵母善于理财,虽然赵父能力强,薪资也比一般上班族高了不少,但依旧是一般中产阶级,与赵母娘家根本不能比拟,在娘家明的暗的帮忙下,赵家不但买了豪宅,还与台湾商界举足轻重的企业龙头当邻居。

  赵远儿在赵母的想法里,是不用跟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孩打交道,一心想让女儿念市立幼稚园,不过女儿跟附近几户人家的小孩玩得热络,特别是向家的次子向能宇,为了哄宝贝女儿开心,赵父私下拿着自己辛苦工作存下来的钱,就这么带着女儿到贵族幼稚园报到。

  为此,赵远儿跟向能宇这两个自小玩到大,形影不离的两小无猜,一路从幼稚园玩伴到国小,又直升国中跟高中,直到大学时,赵远儿选择当老师,而向能宇数理强项,一心想成为程式工程师。

  这对人人眼中的金童玉女,大家都以为两人会成为男女朋友,传为佳话,可惜,赵远儿越长大越安静,不太与人有太多交际,最大兴趣就是整日里埋首在书堆里,连朋友都少得可怜。

  反观向能宇,生为向家次子,上有个能力十足,气场十足,张扬十足,英挺十足的大哥向震宇,生性低调的他,与大哥不同,他是能低调绝不张扬,能温柔绝不霸气,明明能力十足却从不抢大哥风采,这样的他,虽没能比上专情大哥,却是个女人杀手。

  没错,考上大学后,一向温和体贴的向能宇成了风流浪子,读书对他而言很轻松,又没有经济的压力,除了拿少数时间念书外,大部份时间就是在女人堆里打混。

  向能宇毕竟是富家子,自动送上门的女人都是美女,男欢女爱的时代,他不但玩得起,也很敢玩。再说向家有钱,只要他看上眼的,女人投怀送抱他都是来者不拒,只是他也很清楚表明,他没打算安定下来,只是想要玩,因为感情这种东西,他给不起。

  更别说他从小看着大哥向震宇为了爱大嫂安娣吃尽苦头,明知大嫂不能爱却还是爱到不可自拔,最后虽然是圆满在一起了,但这中间的曲折教向能宇领教到了,爱情这玩意儿,只可远观,不能沾惹。

  这几年,看着大哥结婚生子,与大嫂晒恩爱,他天天看,天天想,婚姻这条不归路确实不适合他,所以他在感情上全然没有打算放手,依旧花心,依旧风流。他跟女人,一直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不欠谁。

  这日清晨,一夜未归的向能宇喝了不少酒,又跟女伴闹了大半夜,一整晚没合眼的他,却在进家门时,见到刚去慢跑回来的大哥。

  兄弟两人相视一眼,向震宇先是浓眉皱起,上下打量了一眼自家弟弟,身上的白色衬衫配上一件不规则破洞牛仔裤,脚下踩着一双皮制休闲鞋,整个人带着淡淡雅痞书卷味又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放浪不羁气息。

  俗话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更别说这男人还是个体格挺拔,五官英俊好看,又是超级富家子,这年头拜金的女人哪可能不巴上去。

  只是外头的女人,再怎么玩,也只是床伴,向能宇还不曾因为女人闹出什么事,他对于拿捏女人的能力跟技巧,确实比向震宇强了不少。

  「又跟朋友通宵玩了一夜?」

  对于自家弟弟的夜生活娱乐,向震宇一般不太管,毕竟他也曾荒唐过,只是他不曾这么放纵地夜夜笙歌,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更真实来说,那应该是一夜情。

  没结婚前要怎么玩,都没妨碍到谁,但玩过头,他这位大哥就不得不出声了。

  昨晚,他妈在餐桌上时,又跟他念了弟弟的私生活,要他有空管一管,最好劝弟弟能早点找个女孩定下来,结婚生子,不要再继续玩世不恭下去了。

  向震宇多少明白他妈的烦心,自家小儿子的风流史早就声名大噪,

  「有几个大学同学学成归国,大家相约聚一聚。」向能宇将车轮匙往客厅茶几上一扔,见大哥拿着水杯喝了大半,他也懒得进厨房端一杯,顺手拿了大哥的水杯仰头也喝了一大口。

  「妈昨天跟我说,你每晚都晚归,有时还彻夜不归。」向震宇一般没住在向宅,只有周末时,会带儿子跟老婆回家看看老人家。

  向能宇不出声,他都几岁了,不回家肯定也能找到窝一晚的地方,他妈的操心太多了。

  「你二十六了?」

  「再一个月过完生日后,才二十六。」

  「现在有没有喜欢的女孩?」

  向能宇受不了地翻了一个白眼,重重的吁了一口气,「大哥,你千万不要学妈,天天催我早点交女朋友,催我赶快结婚生子,这些话我听到耳朵都要长茧了。」

  「大哥没打算催你结婚生子,我怕害了人家女孩一辈子。」

  向能宇闻言大笑,「还是大哥了解我,不想我毁了别人一辈子。」他自认不是个居家好男人,也没打算为哪个女人放弃外头美好的女人。他十分享受这种新鲜感跟征服感,对女人,他可以给宠但给不了爱,更不可能给一个舒适的家。

  「你玩归玩,但不要搞出不必要的麻烦,到时别说大哥没提醒你,若是真惹事了,就算你不想负责,妈肯定连同爸把你绑去结婚。」

  「我没那么傻。」他可是女人堆里风里来浪里去,想要设计他的女人不少,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不会看不出来这些小把戏。

  「大哥,大嫂没跟你回来?」

  「她一大早害喜吐了几次,刚刚又睡了。」说到妻子安娣,向震宇的脸部线条都柔和了。

  安娣这一胎从怀孕到现在,害喜得很严重,不但不胖还反瘦,假日就被向母叫回向宅,打算好好帮她补身子。

  向能宇也有看过几次大嫂害喜的情况,知道大嫂怀孕的辛苦,也习惯性地看到大哥在人前对大嫂的温柔体贴,恨不得替她受苦。

  「我记得大嫂第一次怀孕时,害喜没有这次的严重。」

  「这次怀的是女儿,女孩子总是娇气了点。」想到老婆这胎怀的是女儿,向震宇脸上就有止不住的笑意。儿子是也很好,但每个男人都想要有个上辈子的小情人跟自己撒娇,想到女儿可能会像妻子,向震宇笑意更浓。

  向能宇哪看不出大哥不但中了妻奴的瘾,可能不久也会中个女儿毒的瘾,哪还有当初年少时的厉气。他也不说穿,在大哥说要回房间陪大嫂时,他走进厨房跟佣人交代不要吵他,他早午餐都不吃后,迳自上楼打算梳洗补眠。

  半小时后,向能宇从浴室走出来,身上只穿了件休闲短裤,上半身是赤裸的,宽肩窄臀,肌肉结实没有一丝贽肉的好身材一览无遗。

  平时有健身的他,除了跟朋友一起运动,也爱一个人晨泳,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不管多忙多累,只要有时间,他都会在自家游泳池游泳,除了工作跟女人,运动也算是他的嗜好之一。

  不过,昨晚一夜没睡,此时的他,毛巾披在头上擦拭,水珠顺着发梢滑落,从他宽厚的肩膀往下,一路来到厚实的胸膛,直入平坦腹肌,最后末入裤头。

  与大哥一样,拥有挺拔身材,一双健壮有力的长腿,拿毛巾的手指是修长好看的,他边擦拭头发边走到床沿,想要拿起佣人放在小茶几的水杯,却被床角缩成一团的小东西给吸引了目光。

  不用看那一团扭来扭去,翘着小屁股向他,埋头不知在玩什么的小家伙,不是他侄子向安城又会是谁。

  这小家伙肯定是在他进浴室时偷溜进他房间。

  向能宇二话不说,将毛巾随手一扔落在一旁的沙发上,他轻步走向小家伙,在他还未发觉自己的靠近时,大掌就这么从衣领将人给提了起来。

  小家伙人矮腿短,被这么突然提起来,不只吓得大叫,还大力地手脚挥动。

  「小家伙,又偷偷跑进来小叔叔房间玩手机了?」随着他的话,瞥了一眼掉落在地板上的手机,向能宇知道是大嫂疼儿子,平时也会让儿子玩手机。不过大哥怕玩上瘾,一向主张儿子不能碰电子产品,小家伙肯定是看到大哥上楼,又舍不得关掉游戏,才会躲到他房间来。

  「小叔叔。」

  「你又偷玩手机,不怕被你爸看到打得你屁股开花?」他大哥教育儿子,一向不手软,虽然也疼宠着,但该处罚该强硬时,从来不会留情。

  毕竟,三岁看大,小家伙已经有宠他上了天的爷爷奶奶,还有一个随性惯了的妈,若是他大哥再放纵,向安城只怕长大后,绝对是个超级大恶霸。

  凭向家的社会地位跟家世,这小家伙绝对有能力作威作福。

  「妈妈说我可以玩一下下。」小家伙有些可怜的说,见他这样,向能宇一个反手,单手抱起他,随意在床沿坐下。

  「那一下下是多久?」看着小家伙晶圆的大眼睛,与大哥如初一辙的五官,向能宇疼爱的捏了捏他软嫩的脸颊。

  「三十分钟。」

  「所以是妈妈让你躲来小叔叔房间?」

  向安城委屈的的点头,手指头还绞来绞去,小脸蛋还不时地往地上手机的方向看去。

  向能宇也是疼孩子的,向家唯一的孙子,他若是不结婚,向家就全靠向安城了,对这小家伙他也是报以无比同情,这么大的家业,要他一个人扛。

  将小安城放下,并且用眼神示意他去拿回手机,两人很快地躺上床,小安城窝在他臂弯里,表情很认真地看着手机萤幕。

  因为太累,向能宇瞄了几眼后,随即闭上眼睛呼呼大睡,而他怀里的向安城则是专心地盯着手机,压根不知小叔叔已睡了。

  这一觉,向能宇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因为太困了,眼睛还不想睁开,可耳边却不时传来说话声。

  他记得小家伙在他房里,并不以为意,但不久就听到有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很耳熟,是赵远儿?

  脑海里响起这三个大字,向能宇马上睁开眼,眼神往声音的方向看去,果真看到在床沿几步远的沙发上,一大一小的两人坐着,大的那个是他的青梅竹马赵远儿,小的就是向安城。

  因为太专注手机里的游戏,两人都没发现他已经转醒,还在小声地说话着,向安城窝在赵远儿的怀里,时不时像个小色胚地偷亲赵远儿的脸颊。

  向能宇没打算装睡,对于这二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他决定出声。

  「赵远儿,你又擅自跑进我房间了。」这话一出口,本是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游戏的赵远儿,连忙放下手机。

  「能宇,你醒了?」她的表情喜出望外,一看就是专程来这里等他醒来的。

  向能宇对于她总是不请自来闯进他房间,也已经是从抗议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地步,毕竟赵远儿的粗神经他改变不了。

  一个成年女子随意进男人的房间,若是正常情况,除非男女朋友,不然不可能,再说赵远儿还曾有几次撞见他刚沐浴完,全身只在腰间围了一条围巾,她也不避讳,大方地坐在此时坐的沙发上,开始跟他聊了起来。

  对他的裸身,她视若无睹,更别说他健壮的好身材。

  「几点了?」向能宇坐起身,外头是大热天,而屋子里因为有空调,温度适宜,十分舒爽。

  「快中午了,你赶快起床,准备下楼吃饭了。」赵远儿说着话时,向能宇看着向安城的小手不知何时已经搂上赵远儿的腰,整个人窝进她怀里,头就靠在赵远儿柔软的胸前。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色宽大领口的T恤,露出半边纤细肩膀,黑色内衣肩带露出,显得十分性感。

  他的目光再往下移,就见她下半身穿了一条轻薄花色雪纺膝上短裙,坐下来时,露出雪白细长的大腿,十分养眼。

  「你怎么会来?不是还没放暑假吗?」

  赵远儿自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中部教书三年,第四年才能请调回台北,这三年她一个月回来一次都算多了,大部份时间都是等寒暑假时才会回北部。

  虽然天气入夏了,不过才六月,要等放暑假还要一个月,平时这个时间,都是学校最忙碌的时候,她一般都留在中部,怎么现在会突然出现在他家。

  「今年是第三年在台中任教,暑假过后我就调回台北,一直想找时间回来这里熟悉新学校,刚好我妈找我回来相亲,所以这周末就回来了。」赵远儿很自然地说出这次回来的目的。

  向能宇点点头,没多说什么,直接下床,只着短裤走进浴室。

  第1章(2)

  十分钟后,他再走出浴室,感觉比较清爽了,走到衣柜前,拿出一件白T恤套上。

  「什么时候相亲的?结果如何?」

  「昨晚跟对方吃饭,后来他送我回家时说今天要再约我出去看电影。」

  向能宇的表情愣了一下,看着坐在沙发上与向安城玩的赵远儿,很难得听到她的相亲对象会再提出邀约。

  「这算是相亲成功了?」向能宇自从高中后,女人缘就没断过,身边也一直都有女伴,这辈子应该跟相亲无缘,也没办法理解跟一个不曾相识的异性透过以结婚为前提认识交往是什么感觉。

  但赵远儿自大学毕业后,在中部的小学教书,这一年来被赵母安排各式相亲,可是一年来,不知相了多少次亲,却一次都没有成功。

  「应该算成功了吧。」赵远儿的话说得闷闷的,听不出一点开心的意味,向能宇穿好T恤后,忍不住走向她,一个弯腰,将黏在她身上的小家伙给抄了起来,直接让他坐在自己肩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