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醉妻不认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什么是未婚夫该做的事情?”她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反正你就是不肯解除婚约吗?”

  “没错。”他点头。

  “为什么啊?”她两手抓着她自己的头发,一脸的不解,她到底是哪里惹到他了,她才不信他对她一见钟情,然后舍不得离开她。

  “我快到结婚的年纪了,你挺适合我的。”他深思熟虑地说。

  他的话没有赢得她任何好感,她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她运气很不好地被他认为她适合做他的妻子,“我还不想这么早结婚呢,你是不是应该找一个年纪和你差不多的。”

  “可我们已经有婚约了,为什么舍近求远。”

  所以总归一句话就是她运气不好,她颓然地低头。

  第2章(2)

  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她往车窗外一看,没有看到熟悉的建筑,“这是哪里?”

  “我的公寓,我现在一个人住。”他看向她,“我不知道你住哪里,不过你可以住我家,先试婚也不错。”

  张宜晗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竟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她傻乎乎地看着他,突地烦躁地摸了一下头发,低声说出了自己的住址。

  他挑眉,遗憾地说:“不考虑试婚吗?我觉得这个也很有必要。”

  “试婚是很有必要,上次听人说一个学姐嫁给了一个男人,经历了半年的无性婚姻才反应过来她的丈夫是……”她打住,被他带远了话题,她愤愤地瞪他,“我才不要跟你试婚,送我回家。”

  他挑挑眉,转了一个方向,松开刹车,踩下油门,半晌飞来一句话,“放心,我很正常,如果你要验货也没关系。”

  他不是在挑逗她,她知道他这个人说话就是这样直白,没有任何婉转的技巧,可听得她很难受啊,他不要讲话了,求他闭嘴好吗。

  似是察觉她不想说话,他也没有说什么了。突然闻到一股香味,扭头看去,她正在吃东西,色香味俱全。

  “你在吃什么?”他问。

  “海鲜粥。”她说。跟他在一起要动脑子,动完脑子肚子特别饿,她就想要吃饭。

  他突然把车子停在了一遍,快速降下了车窗,脸上铁青地说:“谁让你在我的车上吃东西的。”

  她心情很不好地瞅着他,“我为什么不能在你的车上吃东西,是你让我上车的,是你要送我回家的,我现在饿了,我为什么不能吃。”

  他一愣,“从来没有人在我的车上吃东西。”

  “你以为你的车子是黄金做的还是什么做的,这么珍贵啊,那你开车干什么,应该放在家中的车库里,这样就不会有半点损坏了。”她反唇相讥地说。

  他被她的话给弄得说不出任何话的时候,她又说:“我听别人说过有人喜欢把车当老婆,不能带宠物上车、不能在车上吃东西,既然你已经有‘老婆’了,那我们解除婚约吧。”

  很好,他甘拜下风,他无话可说,他抿着唇继续开车。

  她一边吃一边嘀咕,“早知道应该吃臭豆腐的。”

  他的脸色瞬间如同乌鸦一般黑,他很不喜欢别人在他的车子里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吃东西就是奇怪事情之一,吃完之后车子里会有一股食物的味道,闻着不舒服。

  张宜晗舒舒服服地吃完了粥,转过头看到他很不正常的脸色,拿起焦糖咖啡面包,“喂。”

  “什么?”他没好气地说。

  “没什么。”

  “张宜晗……”他的耐心似乎要告罄的时候,嘴巴被一软软的食物堵住,香甜的味道让人饥肠辘辘。

  “不用客气,我吃不下,赏给你了。”她开心地笑了,谁让他制定什么在车上不能吃食物的规定,哼,让他跟她一起犯规,看他会不会对他的“老婆”有一点点愧疚感。

  他叼着面包一会,空出左手拿住,咬了一口,面色微红,像做错事情的小孩一样,他违背了他的规则。

  她心情愉悦地哼起了歌,余光瞄到他一副要吃不吃的样子,心里更爽。听到那愉悦的歌声,他的神色更为晦黯,闷闷地咬着面包,很好,她不仅打破了他的规定,还诱惑着他一起打破规定。

  她咬着唇,闭了闭眼睛,豁出去地说:“我来大姨妈了,拜托你快点走。”

  他一愣,足足愣了十秒,他才反应过来,眼睛里掺了笑意,伸手弯腰将她抱了起来,“是不是肚子疼,走不动了?”

  她抿着唇不说话,“三楼302室。”她不想跟他再争下去,她快没力气了。大姨妈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对她来说,一来就是如涨潮的河水般汹涌量多,且她会变得跟棉花一样,动不动就觉得累。

  他身上很暖和,让她忍不住软在他的身上。没多久她头都开始晕了,痛楚中依稀听到头顶传来他询问的声音,“钥匙在哪里?”

  她迷迷糊糊地说:“在我的口袋里。”

  接着她的双腿又落地了,身体仍然靠着他。他的大掌往她的外套摸去,摸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他又问:“你把钥匙放在哪一个口袋里?”

  她头晕得很,只要给她一张床,她就可以倒在床上不动了。听了他的话,她想了想,“牛仔裤里。”

  静默晕染开来,好半晌,她才明白为什么他还不拿出钥匙,因为放钥匙的裤袋紧贴在她的大腿肉上。她立刻自己伸手去拿钥匙。刚拿出来,就听到他一声低笑,糗得她有些懊恼,“拿着啦。”

  他笑笑地接过,拿起来打开了她家门,又如抱公主一样抱着她进去。

  如果可以,张宜晗真想在直接躺在床上,但前提是她得先放上卫生棉。她依依不舍地拍拍他坚实的手臂,“我自己走。”

  他依言放开她,看她像一个不倒翁一样摇摇晃晃地走到衣柜前拿了衣服,又摆头摆尾地进了浴室,他这才开始打量着她的公寓,干净、狭小是他第一印象。

  他慢悠悠地转悠着,突然听到浴室里一阵狼号,他蹙眉上前,轻叩了一下浴室的门,“怎么了?”

  里面安静了好一会,在他犹豫要不要撬开门看看她是否晕过去的时候,她终于开口了,“没有了,卫生棉没有了。”

  轮到他安静地说不出话了,一分钟之后,他松开了紧抿的薄唇,“平时用什么牌子?”

  她惊讶地看着门,彷佛能想到他一脸尴尬地询问她的模样,她以为他会转头就走呢,“你帮我买?”

  “嗯。”

  她拿着空了的卫生棉袋子,开了一个小缝隙递了出去,“这个牌子。”

  那头的人好久没有拿过去,在她以为她在跟鬼说话的时候,他有了动静,“我不会带这个出去的,我记住牌子了,等一等。”

  她听着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嘴微微一嘟,“谁让你带出去了,是怕你买错了好不好。”

  等了十五分钟左右,熟悉的脚步声又响起,紧接着是他的叩门声,“买来了。”

  她打开一个小缝隙,“给我。”

  “我背过身了,你门开大一点,塞不进去。”

  她疑惑地打开更大一点的缝,这一看她差点就笑了,他买了一大袋的卫生棉抱在怀里。

  她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接过后隔着门问:“为什么买这么多?”说话间打开一看,根本就不是她刚才说的那个牌子,而是每一种都有,好险她要用的也包含在里面。她觉得好笑地说:“你根本就没有看对不对。”

  “不是。”他快速否定,“我买的时候发现种类很多,你买的刚好是中等价位,我很怀疑你是不是为了省钱在这方面也斤斤计较。身为你的未婚夫,我应该尽量对你好。”

  她隔着门对他翻了翻白眼,“我才没有省这个钱,我只是用惯这个。”

  “洗发乳、牙膏、沐浴乳之类的东西不能长期只用一种,要时不时地换一换,我想卫生棉也是一样吧。”他说。

  张宜晗感觉自己快被他气到要吐血了,“你可以走了。”

  好一会后外面没有声音,她也不管,直接脱掉衣服洗澡。洗完澡,换上干净的睡衣和卫生棉,她一身温暖地走出去。

  鼻中泡面的味道让她眼睛一亮,她连忙循着味道看去,就看到孟北一手端着泡面,一手拿着叉子,一口接一口地吃着,刚吃了宵夜没多久的她一时间也饿了,“你怎么还没走?”

  “先吃了泡面再走,刚才在便利商店里买的,还有几包,你要吃吗?”他很想说她的目光如狼似虎,真的是很难让人忽视。

  “要吃!泡菜味的有没有?我要吃,你弄给我吃。”她两脚一跳,盘腿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着吃的。

  孟北吃完最后几口泡面才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等一会。”

  她完全没有任何自觉性,竟使唤起他,“谢谢。”

  第3章(1)

  张宜晗最近有些烦恼,自从孟北三年来第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他出现的次数一次次地变多了,为什么会这样子!

  不过她是一个懂得感恩的女生,在她大姨妈袭来的时候,是他帮忙了,她不能忘记这一点,而且他还为她煮了泡面,所以她真的不能对他太凶。

  为了还恩情,她决定请他吃饭,然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淡掉,这样最好了。但她没有他的手机号码,她也不想向家人辗转地要到他的号码,免得家人以为她跟他的关系太好了。

  在孟北连续第三天出现在古苑的时候,她终于开口,“我想请你吃饭,谢谢你上次帮忙。”

  “什么时候?”

  “随你。”她说。

  “现在?”

  他是不是调查过她的排班表,知道她可以下班了呢,甩开这个念头,她点点头,“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一下衣服。”

  “嗯。”

  十分钟之后他们一起往外走,她问他,“你要吃什么?”她感觉超级别扭,以前她会喊他孟大哥,可自从他们订婚以后她只喊过他孟北,或者直接忽视不喊。

  “都可以。”

  他站在她的旁边,与她的外形极为不搭,一身笔挺的西装,而她穿着休闲服。她看了他,又看了看她自己,“你这样穿好像很严肃,要不要回去换一件衣服?”

  “你要请我去哪里吃饭?”他问。

  她尴尬地一笑,“去吃火锅,呃,不是什么高级餐厅。”

  “哦,没关系。”

  “不用开车去,走几步就到了。”她说。

  “嗯。”

  完全没有话说,气氛超级冷。

  他们走了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一家风评不错的火锅店。张宜晗看了看手表,因为时间上已经过了用晚餐的人潮,他们不用排队便有位置。

  他们坐在一个角落的位置,点了餐,便等着火锅上来。不一会鸳鸯锅便上来了,一红一清的汤底形成八卦图样,香味扑鼻而来。

  张宜晗动了动鼻尖,眼睛往前一看,缭绕的烟雾之中正巧看到孟北脱掉黑色西装外套往椅背上一放,他动了动手腕,顺着手腕上的纹理将袖口往上折了折,接着扯松脖颈的领带,微露出他麦色性感的肌肤。

  孟北眉色微挑,眼神似神秘的幽潭,一举一动皆是贵族风范,麦色的肌肤在烟雾之中带着丝丝光泽,俨然是一位高贵优雅的贵公子。

  她看得脸颊微红,移开目光,心跳仍在快速地跳动,不是只有男生会看女生看得脸红心跳,女生有时候也很容易被男色迷惑,谁让孟北的姿色诱人呢。

  “你每次来大姨妈都那样子?”

  那天吃完了泡面,她肚子开始疼,他又替她泡了红糖水,打算直到确定她没有再冒冷汗时再走,可她又跳起来去浴室呕吐,将刚入肚的泡面全部吐出去,于是他便留下来,依她的要求在柜子里找到肠胃药给她吃,折腾了一番,直到她累得沉沉睡去了,他才离开。

  张宜晗不好意思地说:“也不是,有可能是最近太累了,所以才会这样。”以前在家里生活滋润,她的大姨妈很温和,在外面生活之后,有可能是辛苦所以导致大姨妈来得凶残很多。

  “有去医院检查吗?”

  “不用啦,就是偶尔会这样。”她用力地摇头。

  很快的,服务生将他们点的菜都上齐了。

  他瞄了她一眼,“你今天最好不要吃辣的。”

  她一脸可怜地看着他,“不能吃辣啊……”

  “你控制不住吗?”他扔了一个怀疑的目光给她。

  她轻咳一声,扬高下颚,“谁说的。”

  “很好。”他满意地点头,将一些菜放进了清汤里,“你喝清汤。”

  她撇了一下嘴巴,眼神可怜兮兮地从辣汤上移到清汤上,心中一叹,哎,早知道应该在大姨妈走了之后再请他吃饭。

  “你怎么知道来大姨妈最好不要吃辣?”她疑惑地看着他。

  “我从来不知道女生来大姨妈会像你这样,所以我回去问了医生,说是调养不好才会这样,要少吃辣、少吃冰,这样就不会有事了。”他说完长长的话。

  张宜晗嘟着嘴,“你知道得还不少嘛。”一顿,“你还特意去问了医生?”

  “很奇怪吗,身为未婚夫的我关心你的身体不是很正常吗。”孟北坦然地说。

  她直视他一会,“谢谢你的关心,但是你真的不考虑解除婚约吗?”

  “嗯。”

  她用筷子蘸了一下酱汁,无所谓地耸耸肩,随他怎么想,反正到时她不肯进教堂,他难道还压着她去吗,她才不信。

  很快的,她便吃得脸颊通红,热得她脱去了外套,再抬头看看他,他吃得慢条斯理,一点也没有她这么狼狈。她灌了一口饮料,“好吃吗?”

  “就这样吧。”孟北淡淡地说:“我对吃的要求不高。”

  “哦,古苑的饭菜好吃还是这个火锅好吃?”

  “古苑。”他没有犹豫地说。

  她微微一笑,“真的要求不高啊。”

  他听出她抓着他的语病取笑他,不禁也笑了,“有对比才会有差别吧。”

  “哼哼。”她可爱地白了一下眼,“所以你的味蕾能区分好吃,但是你不挑食,你这么夸你自己,你都不脸红哦。”

  “这是自夸吗?”孟北吃了一口青菜。

  吃得太热,她的鼻涕都流出来了,她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鼻涕,动作一点也不文雅,“是自恋。吃得好热啊。”

  在他面前的女生通常很在意形象,很少会这么不顾一切地吃着火锅,一边流汗一边擦鼻涕,看来她真的对他很不来电啊。可他又觉得她这样很好,起码没有装腔作势。

  “要不要喝冰啤酒?”他问。

  他问出了她心里的渴望,想喝却不能喝,“不要。”她厌恶地说:“我讨厌酒。”就是喝酒才让她的生活变得一团糟。喝醉的那天晚上,因为开心,她的父母也让她开了酒戒,没想到一喝就出事了。

  孟北点点头,“你不介意我喝吧?”

  张宜晗注视他,很认真地说:“我很介意,别忘了我们为什么会订婚。”

  他低低地笑了,磁性的笑声无形地拨弄着她的心弦,继而低沉地说:“你应该喜欢酒才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