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醉妻不认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我一个人无法作主。”孟北轻轻地说。

  孟西一脸笑意地说:“我倒不介意。不知道你们如何称呼,怎么认识我大哥?”

  李真真娇羞地说:“我叫李真真,我旁边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陈玉。上次我陪我爸爸一起参加宴会,正好跟孟先生说过几句话。”她双目含羞地看着孟北,“孟先生,不知道我……”

  “我说了,我一个人无法作主,你得问另一个人。”他说。

  “嗯?”李真真郁闷地看着他,她刚才不是问过了吗,那位先生也没有反对。

  孟北似是看出了李真真的疑惑,手指往她身后一指,“你得问问她。”

  李真真转过头,只看到一位工读生站在她后面,她不解地说:“孟先生……”

  张宜晗心生一种很不好很不好的感觉,只听到她喜欢到不行的声音慢条斯理地说:“她是我的未婚妻,任何女性要跟我亲近,我觉得应该先通过我未婚妻那一关。”

  简直是地狱的声音啊,张宜晗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僵硬地站在那,为什么会这样啊,老天爷!

  “什么,她是孟先生的未婚妻!”李真真吃惊地说,“她、她只是个工读生吧。”

  孟北温和地一笑,他很少这么笑,却在讲到未婚妻的时候露出了这么温暖的笑容,让人觉得他一定很宠爱他的未婚妻。不过这是李真真和陈玉的想法,张宜晗只觉得周围的冷风更剧烈了,上天是觉得她在地狱还不够,还想让她死得不能再死。

  “我们三年多前就订婚了,只是她那时还很小,为了保护她并未大肆举办。”

  屁,明明是她死缠烂打地将那场搞笑的订婚宴弄到最低调,否则以她家和他家的行事风格,必然是要走华丽高调风格。

  “现在她是为了体验生活才在这里打工。你们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她现在只是一个工读生,我使唤得也很心安理得。”

  混蛋,他这是什么意思,心安理得地使唤她。张宜晗觉得三年的时间完全没有让一个坏人变成一个好人,反而这个坏人越来越坏,心黑到烂了。

  “是、是吗?”李真真似乎想哭又不敢哭。

  一旁的陈玉脸红不已,拉扯了一下李真真,“我突然想起还有事情,真真,你陪我一起吧?”

  李真真麻木地点点头,“好。”

  目送着两位名媛离开,张宜晗默默地看向了始作俑者,“孟先生……”

  “不好意思,能给我倒一杯水吗?”孟北打断她的话。

  哦,对,她是工读生,她带着假笑,转身去倒水。

  孟西大饱眼福,幸灾乐祸地说:“大哥,你完了。”

  “什么意思?”

  “我告诉你,女人的心眼很小很小。”孟西语带玄机地说完之后,低头吃饭。

  孟北淡定自若地用餐,一杯水放在他的右边,他侧眸看去,她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请用。”

  他颔首,“谢谢。”

  “不客气,这是自力更生的工读生该做的。”她笑盈盈地说。

  “如果刚才是满分,那么现在是负分。”他平平地说:“你现在的语气听起来很生气,公私不分。”

  她继续笑着,温柔地反驳,“孟先生,如果你之前在我的印象里是一个不吭声的臭石头,那你现在就是个利用完人就拍拍屁股走人的混蛋。”她的声线甜美,骂起人来一点恫吓也没有,而且她笑得太过可爱,让人察觉不到她半分恶意,但她一定是生气了,他听出来了。

  “我利用你?”他诧异。

  “难道不是吗。”她反道。

  “你是指哪一方面?”

  “难道你除了刚才在那位李真真小姐面前利用了我以外,还在别的地方利用过我吗?”张宜晗难以置信地说。

  “通常有女性向我搭讪,我都会将你摆出来,难道你认为这是利用?”一顿,“我觉得是讲清事实罢了。”

  她差点吐血,可还来不及吐血,就被他吐露的真相给吓得要逃了。怪不得三年过去了,他还是单身,身边没有一个女性追求他,更不要说丑闻、绯闻了,根本就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和尚。她一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被他拿过去当挡箭牌,原来不是没有人追,而是她这个挡箭牌的功效一级棒,他才能一直单身,那这三年她不就是白白浪费了吗!

  “没有一个贴布药膏一样的女生坚持不懈地追求她心中真爱,一直追着你吗?”张宜晗抱着希望问。

  “噗!那个……”孟西忍不住笑道:“未来大嫂,我可以作证,大哥身边还真的没有这样的女生。”

  孟北更是以一种那是什么东西的眼神困惑地看着她,她顿时哪里都不好了,她闭了闭眼睛,“祝你们用餐愉快。”很明显不愉快地退开了。

  孟北皱眉,看向孟西,“她嫌弃我,不想跟我结婚?”

  孟西捂着嘴,乐呵呵地说:“大哥真是英明。”

  孟北站起来,走出包厢,看着一旁无精打采的她,他走到她面前,高大的身影几乎将娇小的她笼罩了。

  “还有什么事情吗?孟先生。”她闷闷地说。

  “我跟你已经订婚,到现在三年多了,这个是事实,你面对事实吧,我是不会解除婚约的。”

  “为什么?”她猛地抬头,完全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坚定,别说他喜欢她,放屁,他们两个见面的次数真的是少得可怜。

  那天替她庆祝考上大学的时候,他姗姗来迟,加完班才回来,被张父、孟父拉着吃饭喝酒,喝多了之后送她回去休息,结果他自己也躺了下来。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以两家的关系恨不得亲上加亲,更何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算坏了她的名声,所以要他娶她。

  他并无任何反感,只要她乖乖的,不要惹是生非就好。但是现在他很怀疑,她真的乖吗?他已经看到她无数次地将藏起来的刺露给他看了,而且她看起来很想跟他解除婚约,可婚约不是玩笑。

  “什么为什么?”他将问题扔回去给她。

  “OK,我本来就不想跟你订婚,甚至是结婚。”

  “为什么?”换他问她了。

  “难道你不知道我一点也不想跟你订婚?”她睁大眼睛,“订婚以来,我一直没有跟你再有联系,你……”

  “我以为你很乖。”

  “乖什么?”她问。

  “很乖地不来打扰我。”

  所以老天爷,他这么满意她这个未婚妻,是因为她这三年没给他惹来过什么麻烦,很乖巧地躲起来等着他主动解除婚约而造成的。她好后悔啊,能不能让她回到三年前,她保证她一定会很不乖,一定会大闹,一定会让他后悔有她这个未婚妻!

  “你现在一定知道我很不乖吧,所以麻烦你解除婚约。”

  “三年了,现在才说。”他不是很愉悦地说。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真的是太糟糕了,她脸色难看地说:“不行吗。”

  “不行,太迟了。”

  “又不是食物,还有保存期限。”她不屑地说。

  “你可以继续装乖,我不介意。”他一手插在裤袋里,“我上班时间到了,下次再说。”说完,他对孟西挥挥手,潇洒地离开。

  孟西同情地看着一脸呆滞的未来大嫂,他倒真的很疑惑大哥和未来大嫂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第2章(1)

  到了晚上十二点,张宜晗下班了,跟经理说了一声,又跟几个同事挥挥手,她拿着额外的宵夜回家了。在餐厅做事就是这点好,客人退掉的,或者大厨心情不好,卖相差一点的菜还可以带回去。

  不过古苑不是这么小气计较的餐厅,福利超级好,每个加班的员工都有宵夜带回去,新鲜出炉的,今天是焦糖咖啡面包和一碗热呼呼的海鲜粥。

  “小晗,等我一下。”

  张宜晗头一转,就看到了穿着西装的餐厅熟客麦克,她朝他挥挥手,“麦克,你又加班吗?”

  “不是,我是专门来等你的。”麦克在附近上班,经朋友介绍知道古苑的食物不错才过来试一试,谁知道他不仅在这里找到了对他胃口的美食,也找到了对他胃口的女生。

  “咦。”她惊讶地说:“有什么事情吗?”

  “是……”麦克深吸一口气,“小晗,我喜欢你,你要不要跟试着和我交往看看?”

  “啊?”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她刚才听到什么话了,她被人表白了吗。

  “小晗,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吗?”

  张宜晗脸颊微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还满惊讶的,因为我没想过你会说你喜欢我。”

  “我是真的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我对你就一见钟情。”麦克深情地说,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一束花,“我听店里的人说你喜欢满天星。”

  纯洁干净的一大束满天星摆在她面前。满天星确实是她喜欢的花,不过她对麦克不来电,她只是觉得很害羞,心里想着要怎么跟他说才好。

  一只大掌突如其来地搭在她的肩膀上,她整个人一愣,抬起头看到了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俊脸,这张俊脸她三天前还见过呢,没想过还会再遇到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好意思,她是我的未婚妻。”孟北开口道。

  麦克睁大眼睛,吃惊地说:“未婚妻!”他不信地看向张宜晗,“小晗,你有未婚夫了?”

  本想好好地跟麦克说他们之间不可能,最好是做朋友,孟北突然插了一脚,她心中一时变得很尴尬,但孟北说的却是实话,她轻轻地点点头。

  麦克苦笑,“原来是真的,那我……”

  “麦克,不好意思,我没有跟你说,因为我一直把你当作餐厅的顾客。”她婉转地说。

  “是我行动得太迟了。”麦克摇摇头,“不过我不会放弃的,只要你们还没有结婚,一切还有可能。”

  麦克看了一眼冷脸的孟北,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宜晗觉得孟北让她惹下了麻烦,“你干嘛这么说!”

  “我以为你很生气,因为我拿你当挡箭牌,所以我刚才主动挺身而出为你作挡箭牌。”孟北认真地说。

  她用力地挥开他的手,“我可以好好地跟麦克说清楚,这样他不会纠缠我,结果呢,你这样一说,他还没放弃。”

  “我不理解他为什么不放弃,无论是外形还是能力,他都输给我,我只能说他是死鸭子嘴硬,或者刚才那番话只是为了他一时的面子。”孟北快速地说。刚说完,他又反应极其快速地问她,“如果我的存在都不能令他打消想法,那么你认为你有什么办法打消他的想法?前提是他真的没有放弃。”

  张宜晗无奈地看着他,这么自信的人她哪里说得过他,她默默地低头,“我要回家了,再见。”可肩膀上又多了一只不该有的手,她被他拉住无法移动,她慢慢地看向他,“有事?”

  “我送你。”孟北二话不说地拉着她往停在一边的车上走。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她立即甩开他的手,可他的手又立刻贴了回来,跟八爪章鱼似的甩不开。她懊恼地说:“你到底要干嘛啦,听不懂拒绝啊。”既然他以前喜欢她的乖,她现在也不用装乖了,她一脸不耐地拿眼白瞪他,“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我为什么要……唔……”

  她睁大眼睛看着俯首吻住自己的男人,她的脑子一下子就转不过来了,为什么说着说着他就吻她了!

  男人的吻很温热,和周身的凉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完全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彷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直到他的唇离开她的唇,她的意识才慢慢地回笼,然后她看到了不远处的麦克,麦克正一脸苦涩地对她笑了笑,做了一个手势,似乎在说祝她幸福,接着便上了他自己的车离开了。

  “这个男人真是不死心。”他淡淡地蹙眉,有一种雄性动物正在觊觎他所有物的不悦。

  她呆呆地看着他,“你突然吻我。”

  他垂眸看她,嘴角微弯,“现在没有后顾之忧了。”

  厚,这个混蛋是为了让麦克彻底死心所以才吻她,可怜可悲的是,这是她的初吻,她的少女心抽搐了。她想像过找一个喜欢的男生,将自己的初吻给他,但不是给孟北啊!

  大掌轻拍着她的脑袋,“好了,快走吧。”说着,他拉着她上了车,替她系好安全带。

  张宜晗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看着他好像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她不想因为初吻这件事情跟他吵架,只会弄得她更加郁闷,好像她很在乎一样。

  是啦、是啦,她很在乎啊,这是初吻啊,她像一只曝晒在阳光之下的鱼,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终于引起了孟北的注意力,“你怎么了?”他问。

  “没事。”她冷硬地说。不要跟她说话,她现在正努力地催眠她自己,她的初吻还在,刚才只不过是被狗吻了一下,嗯,就是这样。

  “肚子饿了?”

  “没有。”她照旧酷酷地说。

  “所以你准备跟我在车里耗上一个晚上,也不打算跟我说你住在哪里?”

  她看向他,“你看看你自己,你哪里尽职了,居然连未婚妻住哪里也不知道,还要问我。”她打算要开诚布公地跟他说清楚了,她受够了,也想通了,干嘛要跟他玩迂回战术呢,“孟北。”她严肃地说:“我想跟你解除婚约。”

  “你为什么拒绝那个男生,因为觉得自己有婚约?”他说。

  “这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是我对他不来电,但是我以后还是要谈恋爱的。”

  “你这样的性格很好,没有脚踏两条船的想法。”他嘴角微翘。

  “谢谢。”她觉得有点古怪,但仍继续道:“你听到了,我想跟你解除婚约。”

  “我不想。”他语气坚定地说。

  “为什么?”她惊愕地看着他,他们两个没有感情,他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他,那他们干嘛要在一起呢。

  “你说得没错,身为未婚夫,我实在是失职了。”他想到方才看到的场景,他加班回家经过这里,看到她和那位先生两人如电影里的男女主角,在深夜安静的大街,男人拿着一束纯洁的满天星,女生如他憧憬的少女般美好,那画面太惹眼,令他不舒服。

  站在那里的女生明明是他的未婚妻,怎么能跟别人上演罗曼史呢,于是他逆袭成了男主角,将她带离那场面。只是想起来,他心里仍旧不舒服。

  她说得很对,他不了解她,他连她的爱好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她住在哪里了,现在他想重新了解她,重振夫纲。

  “你自己也承认了,很好,那我们……”张宜晗眼里闪过惊喜的流星雨,巴不得现在就跟他断得干干净净。

  “我不会跟你解除婚约。”说着,他踩下油门,车子快速地在路上行驶,“你说得很对,所以我现在开始做一个未婚夫该做的事情。”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