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醉妻不认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张宜晗松了一口气,正要将昨天的衣服拿出来洗的时候,门铃响了,她打开门一看,“晓琪?”

  “孕妇,让一让。”晓琪手里拿着两个保温杯,“这是给你补身体的,我拜托我妈做的,她当初怀孕就喝这些汤,你看我的身体多健康。”

  张宜晗笑了,“谢谢你。”

  “不会啦。”晓琪是无意间看到了张宜晗的妈妈手册才知道她怀孕了,在知道张宜晗要当单亲妈妈时晓琪就气得不行,是气那个不负责的男人,也心疼她,因此晓琪时不时就会炖汤给她喝。

  “晓琪,你真好。”张宜晗感动地说。

  每一个孕妇都不一样,她闻到肉味就不舒服想吐,相反的,鱼和蔬菜是她的最爱,而晓琪妈妈做的补汤里的肉她却不会排斥,因为太好吃了。

  “不要这么肉麻好不好。对了,今天没事过来给你做苦力,有什么事情不能做的就告诉我吧。”晓琪热情地说。

  “没有什么事情啦。”张宜晗摇摇头。

  “我……”晓琪正要说什么,手机响起,她一看,脸上就笑了,“我接一下电话,我男朋友。”

  “嗯。”

  张宜晗走到桌边,倒了一点补汤喝。晓琪妈妈的手艺很好,做的汤营养好但不油腻,她很喜欢喝,轻尝一口便嘴馋地忍不住大喝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晓琪不好意思地说:“我男朋友找我。”

  “去约会吧,我这里没事啦。”张宜晗让晓琪安心去玩。

  晓琪点点头,看了看张宜晗的屋子,好吧,张宜晗的屋子整理得比她的狗屋还干净,“那我走了。”

  “嗯,掰掰。”

  第10章(2)

  送走了晓琪,张宜晗喝完汤,接着继续洗衣服,洗好、晒好,她便吃了午饭,接着准备睡一个午觉。

  门铃忽然响起。

  今天来找她的人还真多,张宜晗打开门,看到门口颀长的人影时,她愣住了,转瞬板起脸,“请问有什么事情?孟先生。”

  孟北二话不说,直接拉着她走,她穿着拖鞋,只来得及将门关上,就被他扯着进了电梯出了公寓,紧接着被他塞进车里。她简直无法相信光天化日之下他做出的霸道行为,“你做什么!”

  他径自开着车,不说话。

  张宜晗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紧张地问:“喂,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干嘛一声不响地拉着我上车。”

  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说话,她开始气愤地骂他,“你神经病啊,我跟你说话,你为什么不理我,既然不理我,干嘛拉着我上车,你到底要干什么!”

  仍旧是一片安静,只有她自言自语的声音,好一会,她的声音都说沙哑了。他的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她往外一看,是医院,“干什么来医院?”

  他沉沉地转头看向她,“我认输。”

  她呆住了,不知道他一开口就是这句话,她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来找她了,他说了他不会来找她。她抚着狂跳的心脏,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她无法忘记他,尽管他很过分、他很可恶,但她还是忘不了他,现在更因为他一句认输,眼眶渐渐地红了。什么认输,本来就是他的错,本来他就应该跟她道歉。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厌恶怀孕的事情。”他深吸一口气,脸上有着憔悴,“我如果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故意这么做,我承认我卑鄙、无耻。”

  一颗眼泪从她的眼角轻轻地滑落,在气头上时,他说什么她都不想听,现在气过去了,他的道歉她听进去了,这么骄傲的男人向她道歉,她无法不动容。

  “我只是想你成为我的妻子、我的女人,以后都不要离开我,”他的神色浮现一抹复杂难辨的神情,“我以为你有了孩子,就会心甘情愿地一直留在我身边,我只是想留住你。”

  方才是感动的话,现在她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她只听过女人用小孩绑住男人,却从来没听过男人用小孩来绑住女人,他到底是怎么想出这个论异的想法的。

  “小晗,我错了,你要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不要离开我,好吗?”他摆出了他最低的姿态,大掌牵起她的手,黑眸直直地望着她。

  “我……”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回。

  “我已经预约医生了,你不想要小孩,我们打掉,我们不要了,好不好?”他诚恳地说。

  “什么!”她睁大眼睛,无法相信他作出这么残忍的决定,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口是心非地演戏。

  “我是认真的,我还有一个弟弟、妹妹,以后的他们的孩子可以继承孟氏,没有我没关系。我其实一直不喜欢小孩,因为小孩太吵了,但是我想着,如果小孩像你的话,一定很可爱,我才会想着生一个像你的小孩绑住你。”

  她抽了抽手,却抽不回来,干脆地看着他,“你放手。”

  他依言地放手了,她的心在那一瞬间空荡了一下。她看着他下了车,打开她这侧的车门,牵着她下了车。

  她恍惚地跟着他往医院走,她神情迷茫不已,他向她说对不起了,他向她求复合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给他什么样的答案才对。

  他为什么来找她呢,他如果不来找她,那她就不会为难,不会作不出决定。他为什么要来找她,他不该来找她的,那样她还能过好她自己的生活,偏偏他捣蛋地出现在她的生活里,硬生生地插足,接着又不离开,一定要跟她扯上关系。

  眼眶又热又烫,她忍不住哭了,她抬起手背抹了一下眼睛,看着前方高大的背影,心里一阵阵酸楚,他这个人嘴巴坏,在床上又爱欺负她,但就是这样的他,在她来大姨妈、在她生病、在她饿肚子、在她无聊的时候,他不会姗姗来迟,总是立即出现在她的身边,护着她、疼着她。

  可也就是这样的他,背叛了她对他的信任,偷偷地戳破了保险套,在背后耍着小手段欺骗她。

  掌心里的小手冷冰冰的,孟北不由得抓紧了一些,才一个月没见面,他却觉得他们分开了一辈子一样,他有他的骄傲,既然她不要他,那他也可以无所谓。

  可是做不到,他做不到,只要想起她,他就忍不住想跑到她的身边,明明他有着好几处的公寓,却发现哪一处公寓都不是他的家,唯有她的身边是他的家。

  他不能离开她,也离开不了她,离开她就好似鱼离了水般难受,无法呼吸,甚至觉得做什么都不对,日子过得糟糕到了极点。

  好,既然一切都是怀孕引起的,那他不要孩子了,如果不要孩子了,她是不是就不会说分手的话了。有没有孩子真的不是最重要的,他一直想要的都是她这个人。

  他牵着她走到了妇产科,他预约好的医生正在等着他们来。孟北松了一口气,也许打掉他们的孩子显得太残忍,可他对他自己都很残酷,何况是小孩。但最主要是张宜晗,只要她不要离开他,其它的都可以不要。

  张宜晗感觉前面的他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她才反应过来他们在哪里,她脸色微白,他不是演戏,他是说真的,他真的可以不要小孩。为什么?答案呼之欲出,比起小孩,她对他而言更重要,是这样吗?她的心跳猛地加速,他的做法真的是太残暴了,可她却觉得有些开心,因为他把她放在了第一位。

  “呃,孟先生,你跟这位小姐商量好了吗?”医生看着严肃的孟北和哭红了眼的张宜晗,不由得脑补了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男人不要小孩,所以强拉着女生来堕胎,他立刻将同情的眼神投递到了张宜晗身上。

  经医生这么一说,孟北猛地回头才发现她竟然哭了,他连忙搂住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她看着他的俊脸,一个月不见,他的脸明显清瘦了,他这段时间没照顾好他自己,她圆圆的眼睛在他的脸上转着。

  “孟先生,如果这位小姐不想堕胎,不如你们回去商量一下?”医生打圆场地说。

  “打。”孟北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她不想要这个孩子。”

  咦,是女生不要?医生震惊了,转头看着张宜晗。

  张宜晗被看得耳朵都红了,“我不是不要这个孩子……”

  “我们因为这个孩子吵架了,你要跟我分手。”他严肃地看向医生,“打。”

  张宜晗一愣,他们吵架的原因明明是他作弊,怎么成了是小孩的问题了,“是你欺骗我,让我怀孕。”

  “你是因为这个原因生气了?”他恍然大悟,“我以为你是因为不想要小孩。”

  “我也不是很想要小孩,可是他既然来了,那就没有办法。我是气你的做法,你怎么可以故意让我怀孕。”她生气地瞪着他。

  无视一旁听戏的医生和护士,孟北焦急地说:“我只是不想要你离开我,女生不是都愿意为心爱的男人生小孩吗,最后心甘情愿地留在他身边。”他深情地凝视着她,“我爱你,小晗,我很爱你,我不能失去你,我不想你离开我……”

  她听得不由得哭了,眼泪如豆一般垂落而下,“我……”

  “我们不要这个小孩,如果你不要,我们就不要,对我而言,有没有小孩都没关系,他只不过是我的利用工具,我可以绑住你的工具。”他严肃地说。

  他是认真的,他不是在跟她开玩笑。她吸了吸鼻子,“听说堕胎很危险,如果一个不小心,我有可能就死在手术台上了。”

  孟北傻傻地看着她,半晌,终于找回他自己的声音,“会死?”

  “嗯。”她用力地点点头。

  孟北看向一旁的医生,冷酷却隐藏不了急迫地问:“是不是真的?”

  “这个是要看情况的,是有这样的个别例子……”但很少,医生正打算用他专业知识来解释一下。

  “我们不打了。”孟北立即改变了主意。

  “可是我不想要,我想要继续读书,怀孕读书会很累。”她眼里闪烁着狡黠的目光,语气可怜地说。

  孟北已经绘声绘色地开始幻想堕胎的可怕场景,“生下来,扔给别人养。你休学,想什么时候读书就什么时候读书,大不了我陪你去国外读书,到时候读出来的比现在还要好。”

  “呵呵。”张宜晗忍不住地笑出了声。

  他愣愣地看着她,眼里唯恐失去她的惊惧令她心疼。她伸手碰了碰他的脸颊,发现他的皮肤温度好低,他真的被吓到了。

  “去做检查的时候,医生说我的宝宝很健康。孟北,我想要这个孩子。”她笑颜如花地说。

  孟北望着她好一会,“你……想要这个小孩?”

  “嗯。”

  他皱眉,“那我们不分手了?”

  “不。”

  他松了一口气,“那我们就要吧。”他无所谓地说。

  一旁的护士羡慕不已地看着他们这一对。医生摇摇头,见没自己什么事情,转身离开了。

  既然不堕胎,孟北便拉着张宜晗离开医院了,他紧紧地牵着她的手往停车的地方走。

  张宜晗突然轻声问:“孟北……”

  “嗯。”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堕胎了?”她问。

  “不知道。”他只知道她不会跟他分手就够了,他突然说:“既然有了孩子,我们就举办婚礼吧。”

  果然是真的“利用”她肚子的小孩到了极致啊,她忍不住笑了,“嗯,好啊。”他给她的钻戒她还没有卖掉呢。

  “所以你还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堕胎啰?”

  他认真地想了想,“不知道。”

  “答案你刚才自己都说过了。”她瞪了他一眼。

  他打开车门,扶着她上了车,自己也坐在了驾驶座上,“我刚才说过很多的话。”

  “你说,很多女生会为了男生生小孩。”她一步一步地引导。

  “很多女生会为了……”他顿住,惊喜地看着她,“很多女生会为了爱为男生生小孩。你……”

  “我爱你。”她轻快地接过他的话。

  “你爱我?”他激动地抱住她,“小晗,我爱死你了!”

  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依偎在他的怀里,眼睛一闪,伸手拽着他的耳朵,“孟北,你给我听清楚,绝对绝对不能再骗我。”

  他乖乖地点头,“老婆,我绝对不会骗你,永远。”

  她满足地笑了。

  他情不能自已地吻住她的唇,她的味道令他思念极了,他深情地勾着她的舌,缠绵交缠。大掌缓缓顺着她的肩膀往下滑,十指相扣地掌住她的小手。

  她是他的老婆、他的女人,不会再离开他了,什么事情都没有比这个事情要来得令他愉悦。这一辈子,他做得最对的事情便是没有解除婚约,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

  番外篇

  孟北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在医院时没有坚持打掉小孩,导致他现在要忍受着这两个小萝卜头跟他抢老婆,但最令他受不了的是,他老婆的肚子里正有第三个宝宝。他不是不爱他的孩子,只是前提必须是他们不会跟他抢老婆!

  可恨的是,老大、老二都是上辈子欠下的债,专门跟他抢老婆,不知道未来的第三个小孩会不会也这么不可爱。

  他一直以为生一个像老婆的孩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但是不断奶、爱缠老婆的小孩真的是他一辈子的克星。

  周未,他直接将老大、老二给丢到了孟家,抱着老婆享受着宁静的二人世界。小三还没出来,所以他可以暂时忍受这个顶在他和老婆之间的第三者。

  “孟北,你没有事情做吗?”张宜晗笑问他。

  “我正在做事。”他迷人一笑,“陪着你,是最重要的事情。”

  “不要脸。”她红了脸颊。

  他靠近她,正要吻住她的唇,她啊了一声推开他,他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宝贝动了。”她惊喜地说。

  “老婆,这是第三个,你已经胎动过很多回了。”他闷闷地说。

  “可每一次都觉得好惊奇。”她摸着肚子说。

  他脸黑地吻住她,他才不管什么惊奇不惊奇,他只知道,他要吻他老婆!

  哎,萝卜头都不可爱,在肚子里就不可爱了,生出来也不会多可爱。真是烦躁啊,可不可以生下来就直接扔给别人养呢?

  不过这念头当然只能想一想,老婆绝对会离家出走的。他心中一叹,算了,萝卜头都可以扔到孟家、张家去,不过他绝对不会让她生第四个小孩的,他要结扎!

  【全书完】

  后记

  不知不觉,金晶在喵屋里待了好久,也写了好多书,但更重要的是你们的陪伴。最长情的告白就是陪伴,很感谢你们的陪伴,当然也希望你们一直陪伴着某晶和喵屋。

  某晶非常非常感谢你们,因为有赞者,才有作者,才有某晶的存在,某晶一定会很努力很努力地继续写稿。

  这本稿子出来的时候应该是新的一年了,先在这里拜个早年,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能找到如意郎君,开心一辈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