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醉妻不认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 页

 

  她委屈地瘪着嘴,“我自己会洗。”

  “放心吧,我不会在浴室里要你的,如果又发烧的话……”

  不言而喻的话让张宜晗又羞又怒,“那你快出来。”

  他邪笑地说:“知道了,我会拔出来的。”

  她娇羞地不说话了。他起身扔掉保险套,伸手抱起她一起去浴室里洗澡。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两个还是未出来,隔音设备极好的墙隐约能听到男人的粗喘和女人呻/吟的交响乐。

  在这种事情上,男人的保证简直就是一文不值,完全不能相信。当然,这一次他没有让她着凉发烧,毕竟上次是忘记开浴室里的暖气,这一次不会再忘了。

  张宜晗跟孟北甜蜜地谈起了恋爱,偶尔也会拌嘴吵架,不过最后“炒饭”一下就和好了,应了那一句床头吵架床尾和。

  周末,张宜哈推拒了孟北的邀约,直接回家,她有一个月没有回过家了,张父、张母也要她回家待两天。

  张宜晗冈回家,就被张母说了一顿,“还要在外面住?你看你……”张母眼睛一亮,女儿不对劲啊,虽然身材还是很苗条,可脸色和之前不一样,没有黄蜡而没血色,反而很光泽红润。

  “妈,我在外面很好啦。”张宜晗吐了吐舌头。

  “我看出来了。”张母点点头,神情变得凝重,“你谈恋爱了吧,跟谁?”

  本来在一旁看电视的张父也扭头看向了张宜晗,“你谈恋爱了?”

  张宜晗轻咳了几声,“妈,我……”

  “不要跟我说没有,你跟别的男生谈恋爱了。天呐,我怎么跟孟家交代,你居然红杏出墙!”张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那个臭小子比孟家大儿子还要好?你眼睛有没有问题,王子不要,要癞蛤模。不要问我怎么知道那个臭小子不好,就你的眼光,能好到明里去啊。”

  张宜晗神色微动,什么红杏出墙,她妈怎么跟孟北一个口吻,而且她想说的是,妈口中的臭小子就是孟北啊,可张母完全不给她这个机会说。

  “你给我马上跟他分手!我不会赞同的,我们家不能做背信之人。你怎么能在有婚约的情况下还跟别的男生交往,你知不知道孟北有多少女生要抢,我帮你预定下来,你却不给我好好珍惜,居然喜欢别的男生……”

  巴拉巴拉的,张宜晗完全听得懵了。她叹了一口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端起一旁的果汁慢条斯理地喝着,反正她妈就是一个戏剧狂魔,不让她妈将这种狗血剧情发挥完,就不会停下来。

  张父看着女儿的淡定自若,头也开始疼了,真的不知道女儿这一次是说真的还是假的,他插了一句,“小晗,是真的吗?”

  张宜晗默默地点头,连话都不想说了。

  张母捧着脸,“天呐、天呐,我该怎么办,我怎么会生出这么笨的女儿,金龟婿都不要。”

  张宜晗揉了揉头,觉得头开始疼了。

  “你给说说看,你跟那个男生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张母气馁地坐了下来,垂头丧气。

  “呃……”张宜晗张了一下嘴,一时不好意思说了。

  张母一下子明白了,摇摇头,“算了、算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去负荆请罪,这种丢脸的事情……哎。”

  张宜晗无奈地说:“妈,你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她的眼光真的这么差吗,为什么都不多问她一句呢。

  张母不说话,张父开口了,“他是什么样的人?”

  “对我还不错。”她唇角一弯,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

  张父心念一动,“哪天将人带过来让我们看看吧。”

  “你们也认识啊。”张宜晗调皮地说。

  “我们也认识?”张母怪里怪气地说:“不会是孟西吧,我听说他有女朋友。”

  张宜晗苦笑了一下,“不是啦。”

  “那是谁?”张母急切地问,她也认识的青年才俊多是很多,只是跟女儿年纪相配的似乎没有,要不就是年纪太大,要不就是年纪还小,年纪适合的都已经有女朋友了。

  “孟北。”张宜晗笑着揭露了谜底。

  张父和张母同时听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张母点了一下张宜晗的头,“你故意的啊,拿你爸妈寻开心。”

  “没有啦,我一直想说,是你们不给我机会。”

  “你给我说说,你怎么突然不想解除婚约了?”张母拉着张宜晗的手问。

  “先吃饭吧,等吃完饭再问。”张父脸上带着笑,显然也很满意张宜晗的回答。

  孟北真的这么好吗?是孟北的回答就让她父母的态度三百六十度大变。张宜晗想了想,好吧,孟北确实挺好的。

  张家的饭桌上摆着都是张宜晗喜欢的菜,张宜晗心满意足地说:“好棒啊。”

  “快点坐下来吃,你之前每次回来脸色都不好看,这一次回来就好多了,看来孟北把你照顾得还不错。”张母自夸地说:“我的眼光果然不错。”

  张宜晗无语地看了一眼张母,“妈。”

  “吃吧、吃吧。”张父乐呵呵地说。

  一家人吃着饭菜,聊着最近的生活状况。张宜晗吃了一块东坡肉,突然站了起来,跑到了浴室里去。张母和张父互相觑了一眼,张母率先起身跟了过去,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呕吐的声音,担心得不得了。

  一会,张宜晗才走了出来,对着张母说:“妈,没事,就是恶心。”

  张母瞠目结舌地看着女儿,“你是不是跟孟北已经……”

  张宜晗思绪转了一个弯,就想到了张母的意思,“妈,不可能啦,我没有怀孕,别人都是吃鱼,觉得鱼腥味才会吐,我是肉啦。”

  “女儿,这不一定的。”张母拉着她的手,“等等我给你买避孕棒,你验一下。”

  “真的不是啦!”

  怎么可能,他们每次都有避孕,除了第一次,但不可能这么巧吧。

  第10章(1)

  第二天清晨,张宜晗坐在马桶上,拿着手机,“妈,我没有怀孕,我真的没有怀孕。”

  挂了电话,她将手机扔在一边,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线,心中一片凄凉,怎么会怀孕呢!她大学还没有毕业就怀孕,而且她跟孟北运气太好了,一下子就中头奖了,不会的、不会的,不会这么惨,说不定验孕棒出了问题。

  很多人说要验孕的话早上最准,张母昨天给她买了验孕棒,命令她早上起来验,结果她刚验好,还沉浸在晴天霹雳之中,张母就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她站起来,将验孕棒给扔了,她不信,今天去医院验一下再说,她赶紧洗漱,又吃了早餐,出门去了附近的医院检查。

  在她等结果的时候,孟北打了电话过来,“起来了?”

  “嗯,起来了。”她心情低落地说,她现在感觉头上悬着一把刀,忐忑不安。

  “中午一起吃饭?”

  “哦,好。”她有气无力地说。

  “怎么了?你心情不好。”他斩钉截铁地说。

  “没什么。”

  “昨天你回家,发生什么事情了?”他问。

  “没有,我妈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我说是,说对象是你,他们很开心。”她淡淡地说。

  “你不开心。”

  “我没有不开心,我要挂了。”说着,就将手机塞在了包包里。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当护士一脸喜庆地恭喜她的时候,张宜晗只觉得头上的刀掉下来了。

  她怀孕了,她真的怀孕了!她叹了一口气,心中想起怀孕的原因,就恨上了保险套。

  她怒气冲冲地到了孟北的公寓,拿出孟北为她准备的钥匙开了门,直接进了他的卧室。

  不请自来的方式好像过分了一些,可她更想去投诉这个保险套公司,什么东西,这么不可靠,做出来害了多少女生。她大学还没毕业,怀孕了就得休学生小孩,等小孩生下来也不用去工作了,因为小孩离不开她,她的人生规划全部被打乱了。

  她一把翻出这些保险套,记住保险套的名字准备打电话投诉,却想到她要先检验一番,于是她拿着保险套到浴室,浸入水里,这一看她看得傻眼了。

  她不是一个傻瓜,起码在看到保险套浸水之后,水从一个一个小孔里流出来,她意识到这些孔很可能是某人扎的。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现象,不信邪地拆掉了每一个保险套,一一试了一遍,全部都和第一个一样。

  她坐在浴室的大理石上,呆呆地坐了好一会,才意识到她被孟北耍了,被他给戏弄了。

  她怒火冲天地拨通了孟北的电话,“孟北,你这个骗子,你把保险套全部戳破了,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我再也不相信你了,你这个超级大骗子……”

  “张、张小姐,那个……总裁在开会,我、我等等会转告他,你打过电话给他。”蔡琳哭丧着脸说。

  张宜晗以最快的速度挂了电话,忽然就号啕大哭了,她再也不会相信孟北,他太过分了,心机深的腹黑男,居然将保险套全部扎了一遍,她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腹黑的人。骗子、骗子!她为什么这么傻被他骗,她一开始就不应该跟他来往,一开始就该坚定地解除婚约,这样她就不会被骗了。

  怀孕了并不让她伤心,没有办法如期毕业、为生小孩暂时休学,这些都还能接受,她不能接受的是,她敞开心怀接受的男人居然在背后阴她、背叛她。

  孟北,王八蛋,她绝对不会原谅他了!

  另一边,当孟北走出会议室时,感觉不少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有些怪异,他一回到办公室,刚坐下来,秘书蔡琳就走r进来,“总裁。”

  “什么事?”

  蔡琳将孟北交给她的手机放在桌面上,神情为难地说:“刚才张小姐打了你的电话。”

  “嗯,我知道了。”他拿起手机,准备立刻回电话,却见蔡琳还没走,“怎么了?”

  蔡琳叹了一口气,“总裁,刚才接电话的时候我不小心按到了扩音,然后办公室里的人都听到了。”

  孟北想到刚才那些人看他的闪烁目光,“哦,她说了什么?”他兴味地问,她能问出什么让别人诧异不已的话呢。

  “那个……”蔡琳尴尬地重复了张宜晗的话。

  因为张宜晗的话,所有人都惊呆了,原来他们的总裁这么霸道黑心啊,居然亲自动手戳破保险套,这要是婆婆做的还能理解,可对象换成了神明英武的总裁,这实在让人吃了一大惊,太可怕了。

  孟北脸色微黑,咳了几声,“知道了,你出去吧。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一下,公司里的事情找孟西。”

  “是。”

  孟北直接坐电梯到了停车场,打了一通电话给张宜晗,她没有接,他开着车想去她的公寓,转念一想,车子又开向了自己的公寓。

  她既然能知道保险套被他做了手脚,那么她一定是在他的公寓,而且她发现保险套有问题,那么很有可能便是她怀孕了。一想到她怀孕的可能性,他不由得笑了,他开始期待他们的宝宝会是什么样,不过在这之前,他得安抚好她。

  车子很快地开到了他的公寓楼下,他刚坐电梯上楼,走出电梯,就看到了张宜晗走了出来,她的眼睛红红的,脸色几乎没有血色,他的心一抽。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不然她脸色怎么会看上去这么惨白,但一想到她这副模样是因为不想要宝宝,他的神色也微微黑沉。

  “你要去哪里?”他拉住对他视而不见就要走的张宜晗。

  “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她的情绪很冷静,但冷静下酝酿的火花却早已将一切都燃成了死灰。

  “跟我没有关系?”孟北微微加重手上的力道:“你肚子里的孩子……”

  “是你设计来的!”张宜晗用力地瞪了他一眼,“你满意了吧,你想我怀孕,想让我不能否定我们的婚约,你做到了,孟北,你想要的做到了,你真厉害。不用谢谢我,我不是在夸你。”

  孟北抿了一下薄唇,“我知道我不该这么做,但是……”

  “但是什么,无论你说什么,都不要再骗我了。我跟你说,我们之间完蛋了,滚开。”她冷言冷语地说。

  “张宜晗。”他冷声道:“不要在气头上说气话,冷静一下,我们再说话。”

  “我很冷静。”张宜晗伸手将他的大掌一根指头、一根指头地扳开,“我没有说气话,我们以后没有关系,什么关系也没有,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成功了,她脱离了他的魔掌,他站在她的前方,她看着他一脸的怒意,心中并未感受到任何快乐,反而更加的阴郁。

  她转头就要走,身后的他突然开口,“你一旦走了,就不要回来。”

  她的脚步一顿,她侧过头,无情地看着他,“我走了,你也不要求我回来,我不会回来的。”

  他默默地看着她走进电梯,拳头用力地握住,他狠狠地打了一旁的墙一拳。该死!她就这么不想要他的孩子吗,因为这个跟他吵架,要跟他分手,他难道留不住她吗?连孩子都无法留住她、绑住她,无法让她心甘情愿地跟他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吗?她就这么巴不得离开他,好,他也绝对不会追她回来。

  一个月之后,张宜晗看着妈妈手册,认真地听着医生的话。

  医生满意地说,“小孩发育得很好,你是一个很尽职的妈咪哦。”

  张宜晗放心地一笑,“嗯,谢谢你。”

  “好,你回去以后继续注意我跟你说的事项,不会有问题。主要是要保持心情愉悦,宝宝现在跟你在一起,你开心,他就会开心,你要是不开心,他也会不开心,到时候生下一张苦瓜脸的宝宝就不好了。”

  张宜晗捂嘴笑,“好,我知道了。”

  她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家里的人,不然她肯定要被逼着跟孟北结婚了。既然她跟孟北已经分手了,她也不用孟北为了责任,勉强跟她在一起。

  她现在很好,大三的课程已经结束,她也不打算在大四的时候休学,先上一个学期,下学期是实习,不上课,也没有休学的必要。

  至于钱,她已经决定过一段时间把钻戒给卖了,十克拉钻戒卖掉能值很多钱,她也不用为了钱休学找工作赚奶粉钱。至于节操、尊严,算了,先放一边了,反正那颗钻戒是她的,她就是卖掉了,孟北也不知道。

  不需要为了钱烦恼,餐厅的工读生工作她也辞职了,怀孕不好做一些体力活,不然出了意外就糟糕了。

  她走到捷运站,搭捷运回家。刚一回家就接到了张母的电话,“喂,妈?”

  “你跟孟北既然在一起了,哪天带孟北回来一起吃饭吧。”

  “妈,我现在跟他分手了。”张宜晗说。

  “什么!”张母愣住了,“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反正就分手了。妈,我还有事情,再聊。”

  “等……”嘟的一声,张宜晗把电话挂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