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醉妻不认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阳光洒进屋子里,正是大好时光,而床上的人还在睡觉,恼人的阳光太过闪亮,即使是很想继续睡,也弄得张宜晗不得不睁开眼睛。她难受地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靠在床上,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想了一会,她想到这里是哪里。

  咚咚,她听到敲门声,“请进。”

  一个中年妇女笑咪咪地走进来,“醒了,醒了就起来吃早饭吧。”

  昨天晚上,一向与张家关系很好的孟父、孟母为了庆祝她考上大学,为她肆意地庆祝了一番,结果两家人都喝醉了,她也就住在了孟家。

  张宜晗正要点头,突然见孟母的脸惊恐万分地看着她,“怎么了?孟阿姨。”

  孟母抖了几下唇,“阿北,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北……孟家大哥?张宜晗瞬间张大眼睛,看向一直没有注意到床的另一边,不期然对上孟北的脸,他英俊突出的五官上凝着冰霜,彷佛正为被吵醒而不悦。

  张宜晗倒抽一口气,天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在她的床上啊!

  “一大早的吵什么。”孟北神色不悦地瞅着自己的妈妈,敏感地往旁边一看,一头乱糟糟的头发、雪白的小脸,细细的背心肩带顺着倾斜的角度而下滑,粉嫩的肌肤意外养眼,“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薄唇轻吐。

  她瞬间拉起被子遮住自己,“我、我……”

  “天呐!”孟母尖尖地喊了一声,“你们收拾好再出来。”随即离开了房间。

  张宜晗和孟北互觑一眼,孟北神色冷淡地说:“我们昨天什么都没有做。”

  “这应该不是你的卧室,是客房……你为什么会在客房里?”她尴尬地说。

  “我也很想知道。”

  也就是说他也喝多了不记得,张宜晗顿时头皮麻麻的,她觉得要是走出这扇门,一定有她不想面对的事情在等她,但她要是不走出这扇门,他们的父母也会走进来。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已经掀开了被子下了床,他身上穿着背心和长裤,这证明他所说的,他们昨天真的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不用担心。”他开口。

  怎么可能不担心,他们、他们被捉奸在床,呸,不是捉奸,是被抓到在同一张床上,难道他有什么好方法吗?她眼睛发亮地看着他,祈祷他有一个可行的方案。

  他朝她性感一笑,一手将垂到额头的几缕发丝往后一撩,“最差也不过是娶你罢了。”

  最差不过就是娶她……娶她,什么叫娶她很差,她也没想过要嫁给他啊,她才刚考上大学,刚要展开她美好的大学生活,她才不要嫁给他,她绝对、绝对不会嫁给他!

  第1章(1)

  张宜晗整理完房间,看着梳妆台上的首饰盒,无意间看到了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她拿起来看了看,“哦,原来放在这里了,我还以为我丢了呢。”

  在她还没享受青春幸福的大学生活之前,她悲惨地被家里人压着跟孟北,那个帅得一塌糊涂,跩得跟二五八万一样的孟北订婚了,从此被套上了孟北未来人妻的身分。

  怎么会这样!她辛辛苦苦地读书,偶尔有男生追求她,她为了好好读书,只跟他们做好朋友,但是她连在大学里找一个心仪男生谈恋爱的奢求都还没有完成,就这么成了有夫之妇。

  明明她跟他之间清清白白,而他一句话也不说,全凭家里人作主,她当时悲愤得想要上吊,他为什么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哦,说不定他身经百战,家里有一个大学生未婚妻,外面还有很多娇美可人的女人。她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她就更加排斥这段婚约。

  但她没有办法拒绝,她要是敢拒绝,她爸妈就要跟她断绝关系,对他们而言,孟北是很好的人选,又是从小认识,两家关系又好,她要是嫁给孟北,真的是最好的选择了。

  屁,一切都是放屁!

  好,订婚,她订,但是结婚,哼,她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看他们怎么办。孟北比她大五岁,她就不信他不会被别的女人勾走,到时候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解除婚约了,哈哈,这个计划真的是perfect!

  唯一的不满就是等待的时间太长了,从订婚之后她就搬出了家,很少回家,要是回家,也要与孟北的时间错开才行。到现在已经三年了,她都快忘掉这件事情,要不是这枚钻戒,她都要忘记她还有一个未婚夫呢。

  话说,他们两个人到底为什么会睡在一张床呢?最后根据佣人的说辞,是喝醉的孟北送喝醉的她回房,然后她睡下,他也睡下了,于是他们就同床共枕了一个晚上。

  她发誓,酒,她再也不会碰了,该死的!她用力地将戒指扔回首饰盒里,嘴里嘀咕着,“以后要是太穷就把这个钻戒卖了,应该值很多钱吧。”

  为了无声地抗议父母的霸道,她不接受他们的金钱资助,靠着之前的零用钱、奖学金和去餐厅当工读生赚的钱一直支撑到现在,哼,要摆脱父母的霸道,首先就要经济上独立。

  只是她以前养尊处优,刚开始当工读生真的是糟透了,还好餐厅的人很好,处处包容她,她放下大小姐的架子努力学习,什么名牌、什么奢侈品跟她都没有关系。

  三年的时间,为了一口气,她从一个骄纵的大小姐成了什么事都会的女汉子,修马桶都不在话下,真的太励志了。

  她拿起一旁的包包,走出租来的小公寓,坐捷运往打工的餐厅去,今天没有课,她要去餐厅古苑工作。古苑位于市中心的偏僻位置,清幽舒适,环境更是好到爆,能在这里打工,她真的是走了狗屎运。

  她走到员工休息室里换上工作服,走向自己平时负责的服务区域。

  “张宜晗。”

  她停住,扭过头,惊讶地说:“孟西。”孟西是孟北的弟弟,比她大两岁,小时候还跟她一起玩过。

  “你在……”孟西恍然大悟,“你在这里工作啊。”

  “我在这里当工读生。你怎么会……”她同样疑惑。

  “哦,这里是我跟我两个朋友一起开的。”他说。

  出门没看黄历,真的是倒霉到她要哭了,她扯开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呵呵。”她竟然在孟西的餐厅打工,还好孟北跟这里没关系,不幸中的大幸。

  “我不怎么管理这里,都是由王子玡管理的。”所以他真的不知道他未来大嫂居然在他的餐厅里打工。

  “呵呵。”她除了干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个,我今天请我大哥吃饭,你要不要……”孟西想着如何说比较好。

  张宜晗早早地打断他的话,“不用、不用,我还要工作呢。”她突然声音压低,“不要让他知道我在这里。”

  孟西似笑非笑地说:“哦。”眼神一闪,“不过好像来不及了。”

  张宜晗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了一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的方向响起,“请我吃饭,专门出来迎接我?”

  孟西一脸看好戏地看了看孟北和张宜晗,“呵呵,碰到一个熟人。”

  张宜晗立刻低下头,深怕被孟北看到,可随着孟北一步一步地走近,一双义大利手工皮鞋落入她的眼帘,她身体猛地紧绷不动。

  她好想转头就走,可是脚不知道为什么就生根在地上了,她又没做什么坏事,干嘛看到孟北就走不动了呢,真的是见鬼了。

  “熟人,谁?”孟北的声音很低哑性感,只听他的声音就会令人心跳加速,忍不住面红耳赤。但前提是不要看孟北那张冰冷的脸,否则什么春心萌动都要冰封在冰箱里了。

  张宜晗红着脸站在一旁,感觉自己像火锅上的蚂蚁,忐忑不安。

  “她啊,你没认出来哦。”孟西调侃地说。

  孟北只看到一个女人一直拿着头顶对着他,他当然认不出来了,“不认识。”

  瞬间,张宜晗就有一股火气直往头顶冲,什么未婚夫,居然连她都没有认出来,他太眼高于顶了吧!可下一刻她又开心了,忘记她好啊,早点跟她撇清关系,那她就一身轻松了,她心中一喜,谁知耳边又听到孟北的声音,“小晗?”

  她猛地抬头看他,怎么又认出来了。

  只见他黑幽幽的双眸里最后一丝疑惑退散,一副原来真的是她的神情,“你这几年去哪里了?”他口吻偏淡地说,只比陌生人之间要稍微要好一点。

  她默默地撇了一下嘴,这是什么人,果然婚约对他是没有约束力的,只有她当成一回事,梗在心里难受,非要解除不可,要不然以他的个性,肯定是她被他吃得死死的,她才不要。她的目标就是嫁一个像她家爸爸那样温文儒雅的好先生,而不是这个时不时放冷气的家伙。

  “自力更生。”她扬起下颚,高傲地说。她现在什么都靠她自己,虽然不能再穿名牌货,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去夜市买回来的,但她很知足、很满意。

  “哦。”他仍旧不冷不淡地颔首,但目光却带着审视,将她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遍,什么话也不多说地转过了头。

  眼睛只往上看的家伙。张宜晗无所谓地说:“我要去工作了。”

  “你负责哪一块?”他出乎意料地开口问。

  张宜晗手指了指后面,“数字包厢。”古苑是一个很奇特的餐厅,主要风格是古风,有些包厢的名称取自古诗辞赋,有些则是很吉祥的数字,而她则负责数字包厢的一部分。

  “六十九算吗?”他问。

  “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到,她喜欢六和九这两个数字呢。

  孟北不再多言,直接往六十九号包厢去,孟西笑着跟了上去。张宜晗瞬间张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意思?要她服务他吗!

  容不得她多想,她靠着身体本能走向自己平时负责的区域,从柜子里拿出菜单,神情平静地走过去,“两位先生好,请问要吃些什么?”她将菜单分别在他们的面前摆好。

  她也不端架子,她本来就是工读生,在这里打工,服务人是很正常的,就算这个人是她的未婚夫又怎么样,如果他带着他女朋友一起来,那她也照样要服务。公是公,私是私,她分得清楚,虽然不爽,但没有办法。

  孟西是这里的老板之一,实在是太熟悉有什么好吃的了,他直接说:“最近不是请了一个五星级大厨吗,直接让他做几道菜吧。”

  她笑着点头,又看向孟北,见他没有说话,便收起菜单离开了。

  孟西看着张宜晗的背影,再看看自己的大哥,“大哥,你惹恼她了。”

  孟北淡定地说:“忘记先端两杯水过来,她很不尽职。”

  孟西默默地笑了,“那我就把她炒了,虽然把自己未来大嫂给炒了,说出去有点难听,可让未来大嫂在自己的餐厅做工读生更不好。”

  孟北白了他一眼,“她刚才说她自己自力更生。”

  “哎呀。”孟西一脸惊讶地说:“大哥是说不要炒了吗,这是可怜未来大嫂嘛,想不到大哥也有铁汉柔情的时候啊。”

  “闭嘴。”孟北瞪他一眼,“聒噪。”

  “哈哈。”孟西满足地闭嘴,能调戏他大哥真的是太爽了。

  没过多久,张宜晗便将菜上齐了,她微微鞠躬道:“菜已上齐,请慢用。”说完,她转身准备退到一边去。

  孟北睨了她一眼,“你吃过饭了?”

  她默默地当作没听见,反正他不是在跟她说菜有问题,这种搭讪的问话她完全没有听到。

  孟北若无其事地瞪了孟西一眼,示意他不要笑得这么夸张,接着孟北手一松,筷子从他修长的指尖滑落,一根掉在地上,一根掉在桌上。

  “不好意思,可以再拿一双筷子给我吗?”孟北询问道。

  他绝对是来找碴的,张宜晗皮笑肉不笑地颔首,转身去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双干净的筷子,双手礼貌地奉上。

  他望着她,“吃过饭了没有?”手放在桌上,没有要拿的意思。

  她立刻知道他是故意的,心里偷偷骂了他几句,不想跟他浪费时间,她快速地说:“吃过了。”

  “哦。”他这才伸手拿起了筷子,转而吃着饭。

  孟西却嫌不够热闹,“我记得员工吃饭时间还没到呢。”

  孟北吃饭的动作一顿,张宜晗如冷风的目光扫了扫孟西,孟北开口了,“这么说,你还没吃饭,刚才是在骗我的。”

  她欲哭无泪,孟西不能看在他们小时候曾是玩伴的分上跟她好好地相处吗,干嘛要揭穿她。

  “那么,你为什么要骗我?”他目光如冷月一般毫无感情地直视她。

  她动了一下唇瓣,能说会道的她竟被问得说不出话了。

  他像是不需要她的解释一样,又继续说:“怕什么,怕我会让你坐下来吃饭?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怎么可能请自力更生的你坐下来吃饭,要知道,在这里吃一顿饭的钱也许要你打工好几天才能赚回来。”

  第1章(2)

  她说不出话,这里是高级餐厅,客人的素质都很高,不会做出为难工读生的事情来,可以说在这里她赚钱还满轻松的,也没有受什么气,这是第一次她被名为顾客,实为她未婚夫的男人给鄙视、嘲讽了。

  她悄然地握紧拳头,语气疏远有礼地说:“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想你问每一个员工,员工们都会这么回答。”

  对于她的反驳,他微讶异地望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略微深沉地说:“自力更生还不错,起码你的脑袋和那些人不一样。”和那些所谓的千金名媛比,她的性格倒是可爱真实多了。

  他是赞扬她吧,但可不可以不要一副施恩的样子,看得她一肚子的恼火。她勉强地笑着,一扭头脸就拉得跟马脸一样长,该死的,他这样的人,她真的很怕他没有女生追,否则她怎么等到他主动解除婚约呢,真的是太令人烦恼了。

  张宜晗这头还在烦恼着,两位漂亮的名媛走了进来。

  孟北倒是说对了一件事情,在这里吃一顿饭确实需要很多钱,而她还真的吃不起。她心酸地承认,走过来的名媛和她以前很像,她以前也是这样跟妈妈或者朋友一起去高级餐厅吃饭的。

  “两位好,请问两位……”收起自艾自怜的心情,她笑容满面地迎向她们。

  但她们眼睛没有落在她的身上,反而透过开着的门,看到了坐在六十九号包厢里的人,她们一脸的惊喜,其中一个捂着嘴,矜持地上前跟孟北、孟西打招呼。

  张宜晗心想,也许梦想成真也不是不可能,说不定等等孟北就看中其中一个女生,然后她就解放,没有婚约了,oh yeah,太棒了!

  “孟先生,没想到会遇到你,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我们一起呢?”长头发名媛李真真期待地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