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姑娘赖婚不出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天擎,我真的做了很多不可饶恕的坏事,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我会当个好人,只求你答应我最后的请求。”因他的沉默,樊秉宽再度泪眼央求。

  第10章(2)

  房内,一片沉静。

  夏天擎只是定定的看着这个在他眼中罪该万死的恶官、伪君子。在原来的报仇计划里,樊秉宽一定要死,但……芷瑜,他已答应那个在前世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女子会放过他。

  夏天擎沉沉的吸了一口长气,“爹还活着就有机会做好人,既然知道错了,为何不竭尽所能的去偿还自己欠下的债?”

  “我……”

  “廖博均权势滔天又富甲一方,皇上荒淫非良君,而朝堂上的暗潮汹涌,所有斗争都因盘根错节的权势利益而起,我跟何大人想终结这些争权夺利,爹可以选择等死,也可以选择帮我。”夏天擎平静的说着,不是不恨这个人,而是芷瑜教会了他饶恕,重生的她记得前世他如何待她,可是她还是选择爱他。

  因为她,他也给了樊秉宽两个选择。

  “帮你?”樊秉宽一脸错愕。

  “对,我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才能捍卫自己想要保护及守护的人,这个人就是芷瑜。

  爹要我带芷瑜走,不就是担心廖博均的势力不减,我与何大人跟廖博均的战争就不会停止,极可能危及芷瑜?”

  樊秉宽点头,没有否认他这一生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能好好的活着。

  “所以我要做得更多,不只小我,还有大我,你我是官,我们该在老百姓的需要里看到自已的责任,这是芷瑜告诉我们的,不是吗?”夏天擎说。

  樊秉宽哽咽了,夏天擎一席义正词严的话让他的心都沸腾了,他只能点头再点头,任由老泪一滴滴的落下。

  没人注意到,就在不久前房间一角突然掉下一团小白球,樊芷瑜静静的趴在地上,听着生命中她最在乎的两个男人说话。

  “放心吧,老夫会给你一个特殊技能,让你知道你是否正朝着幸福迈进,别担心,这个技能会一直跟着你,直到你找到幸福才会消失……”

  脑海里,突然响起月老爷爷含笑的声音。

  她泪眼模糊地谢谢月老爷爷,她找到她的幸福了。

  因为,她知道天擎哥哥已放下仇恨,她不必再去纠结前世回忆,能好好的与他共度一生。

  接下来的几日,樊秉宽听从夏天擎的话将过去助纣为虐替定国公做的无数坏事,留有证据的就交给夏天擎,没有的便口述事情经过,夏天擎自会派人去搜寻一些蛛丝马迹,至于那些早已被逮的爪牙或口风紧的,就让樊秉宽动之以情,威胁诱逼都成,拿到物证,再成为人证。

  这些事情在何定羲的帮忙下,皆在台面下秘密的进行。

  定国公对此毫不知情,依然想方设法派了不少暗卫前来对他们下杀手,但何定羲跟夏天擎早有准备,迫得敌方暗卫伤的伤、死的死,无功而返。

  三日后,全国各地的衙门总动员,逮捕不少人证物证确鏊的贪官污吏,皇帝竟也很快的下令判了斩立决,于是这些官没被押解到刑部大牢,连定国公也来不及另作安排,这些心腹就全数问斩了。

  定国公失了不少左臂右膀,却还不明白怎会忽然被拉下这么多人马,偏偏这些人死前都不忘咬他一口。

  就在这一日,久未上朝的皇帝竟然出现在朝堂上,但那张水肿泛青白的俊脸透露出纵欲过度的荒淫,他还不时的打呵欠。

  最令定国公不解的是,站在皇帝下方位置的竟然是……何定羲?那过去可是他定国公的位置!

  在他困惑时,一旁的夏天擎突然近身连点了他几个穴道,他顿时动弹不得,“你干什么?快解开我的穴道!”他边吼边以已身功力要解穴,却发现他点穴的手法相当特殊。

  夏天擎冷冷看他一眼,上一世他死于这老家伙的手上,很清楚他的功夫,就怕待会儿皇上判刑,这老家伙会伤及无辜,所以先下手为强。“国公爷就别白费心机,这只有我能解穴。”

  定国公气得咬牙看向皇帝,“皇上,快治夏天擎的罪,朝堂之上他竟敢使用武力……”

  “好了,定国公,朕还没治你的罪,你倒在朝堂上大声嚷嚷,”皇帝烦躁的话在何定羲轻咳一声后连忙闭了口,像是很忌惮何定羲似的瞟了他一眼,这才大声的道:“定国公,你罪大恶极……”

  皇帝边说还不忘看向何定羲,他可没忘记昨晚何定羲像鬼魂一样无声无息的现身在他的寝宫,丢下一句,“不办好今日之事,皇帝也可以换人做了。”

  接着,撕下脸上的面具……

  天啊!一想到那张久违的俊颜,皇帝登时头皮发麻不敢再看何定羲,怒指着定国公,对那一桩桩贪污案及杀人案,他直接让总管太监将整叠证据搬到他面前,再提了樊秉宽已供出他帮他做的多件恶事,其中还包括十二年前施太傅通敌叛国的冤案……

  从此,定国公的权势真正被连根拔起,株连九族。

  从犯樊秉宽算是戴罪立功,加上有悔意,而其养子夏天擎又是此次扫荡贪官最大的功臣,且他更禀明不要任何奖赏,只求饶樊秉宽一命。

  皇帝一听不必给封赏、不必吐出黄金等财富,夏天擎还可挖出樊家私藏的钱财进贡国库,当下一乐,没办樊秉宽的罪。

  这么一个可以被贿赂的皇帝又让老百姓摇头叹息,谁知三日后,竟传出皇帝驾崩的消息,对外宣称是突然暴毙,但另有消息传出是纵欲而亡。

  就在朝野担心一国无主时,失联的五皇子突然出现登上王位。

  朝野上下欢欣鼓舞,几年后五皇子励精图治为王朝百姓谋福利,清廉自律的形象深植民心,是个受人民爱戴的好皇帝,而他也娶了原本与何定羲论及婚嫁的梁芝芝为后,两人鹣鲽情深,生下了多名皇子、公主,这都是后话了。

  廖博均死前的最后要求,就是见何定羲一面。

  大牢里,两方高墙挂着火把,忽暗忽明的,空气中还有一股阴冷潮湿的气味,铁栅门里仅有一堆干稻草,廖博均双手上铐,眼神空洞,整个人缩在角落静静的没有说话。

  直到狱卒喊了他,他才抬起头来,看到牢房前站着何定羲还有夏天擎。

  他脸色丕变,突然跳了起来朝他们冲过去,手上链条还铿锵作响,“是你们!就是该死的你们,我就算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他放声嘶吼。

  “真是的,何必浪费时间来看恶犬乱吠。”夏天擎转身就要步出牢狱。

  “夏天擎,你不要得意,你以为你养父不会遭报应吗?他做的坏事绝不会少于我!”廖博均咬牙切齿的朝他怒吼。

  “是,他是做了很多坏事,但他忏悔认错,他辞官了,现在只是一名普通老百姓,等我跟芷瑜成亲后他不会留在京城,他会去一些偏远穷困的地方帮助人。”他冷冷的看着他,“他说他没资格留在牙、城享福,他不是去做善事,他是去赎罪。”

  “哼,好听话谁不会说!”廖博均气愤的摇着铁栅栏。

  “有没有做总会有消息传回来的,不过很可惜你听不到了。”他冷笑。

  “对啊,咱们走吧。说要见我,结果”直跟你说话害我很无聊。”何定羲气死人不偿命。

  “何定羲,你当真没见到五皇子?我的孩子呢?他有没有活得好好的?”廖博均突然没了怒火,而是可怜兮兮的追着他问。

  何定羲眉一挑,突然意味深长的微笑走到铁栅栏前,示意他靠近一点,在他耳边说了些悄悄话——下一瞬,廖博均脸色丕变,“哇”地一声吐出一道血箭,接着倒地,老眼翻白,不一会儿就气绝身亡了。

  “该死,这种死法太便宜他了!”何定羲好懊恼。

  便宜吗?知情的夏天擎看法不同,他死过一次,很清楚死前最后一口气的感受有多深刻。

  自称无子,只有女儿的廖博均是呕死的,他将唯一的独生子藏在某个地方娇养,没想到十多年前突然被五皇子捉走还以此威胁他,以保护三名敢直谏的要臣。

  廖博均忍气吞声多年,却没想到儿子早在五岁时就死了,每年送来一小瓶让他滴血认亲,证明儿子还活着的鲜血,竟是从他女儿身上取得的!

  更可恨是,真正的何定羲,其直谏个性还是惹恼了一些朝中想讨好廖博均的人,早派人将他暗杀了,而此刻在他眼前的男人——正是他遍寻不着、戴着人皮面具伪装成何定羲的五皇子!

  这叫廖博均怎么不气到槌心肝,气到吐血身亡?他被当傻子的玩了!

  冬去春来,风雨皆过。

  繁华京城比往日更加热闹,因为今天是夏天擎跟樊芷瑜成亲的黄道吉日。

  晴空朗朗,锣鼓喧天,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象征性的绕了街道一圈,让围观百姓也能看看高坐在黑色骏马上,一手揪着马绳,一身大红喜服的俊俏新郎那卓尔出色的风采,再转回张灯结彩的大宅。

  前来恭贺的贵客更是络绎不绝,一顶顶暖轿、一辆辆马车长长的排在大门外。已经辞官,今日以岳父身分作为主家的樊秉宽拱手感谢,一张老脸笑得阖不拢嘴,直到看着俊美的夏天擎与一身凤冠霞帔的女儿在面前拜堂成亲,他眼眶泛泪。“恭喜!恭喜!”

  宾客一声声的道喜声中,一对新人来到红灯笼高挂的东云院,喜气洋洋的新房里贴着双喜字儿,龙凤双烛映亮室内,樊芷瑜头戴红盖头,端坐在绣着鸳鸯喜被的喜床上,一颗心扑通狂跳。

  夏天擎以喜秤挑起红盖头,樊芷瑜那张绝色容颜映入眼中。

  两人深情相视,端起合画酒,额头抵着额头,轻笑入口。

  他温柔的为她拿下凤冠,神情专注。

  她屏息坐着,直到他轻声开口,“终于等到这一刻。”

  她抬头看他,他俯身低头,一个吻强势落下,勾缠探入她口中,透露出他的渴望。

  她俏脸嫣红,双手无措的交握,即使两人前一世已有肌肤之亲,但她还是很紧张,会不会与前世一样,只会很痛,然后就睡觉了?

  但当她身上繁琐华丽的喜服——落下后,她就知道不会一样。

  夏天擎温柔的吻着她、爱抚着她,在占有她时,她痛楚轻泣时,他缓下律动,以更温柔的抚触让身下的人儿娇喘呻吟,如一朵绽放的玫瑰般娇艳。

  无尽的欢愉,让樊芷瑜疲累的睡了。

  再醒过来时,灿烂的春阳从窗外洒入一片金黄阳光,亮晃晃的,映着红色双喜字也绽放着光。

  此时,一只粗糙带茧的大手,从樊芷瑜纤细的后颈往下缓缓抚过她的裸背,一路滑过她裸露的纤腰,这样的抚摸像极某人在抚摸雪儿时的触感,那么温柔舒服——樊芷瑜有刹那的错觉,她又变身成雪儿了?只是,那项特殊技能在她确定找到幸福的那一晚就不曾再发生了。

  “醒了?”

  夏天擎热热的呼息吹拂在她的脖颈,她发痒的缩了下,下一瞬就让他抱着转过身,面对他那张俊美的容颜,还有他裸裎结实的身体,她粉脸乍红急急闭眼,却忘了她也是赤身裸体的躺在他眼前,春色无边。

  “早,娘子。”他笑得好满足。

  “早、早,天擎哥哥……呃……夫君,呃……是不是该起床跟长辈敬茶……哦,不用,爹说不用。那、那夫婿起床,我伺候你穿衣服……”她太紧张了,说这一席话时连眼睛也没敢张开。

  “好,我也伺候娘子穿衣。”他促狭一笑。

  她眼睛倏地一开,粉脸涨红,急急要抓被子裹身,但他大手一捞就将她拥入怀里,两具裸体相贴带来更大的刺激感,她禁不住一颤。

  他某个地方的亢奋再起,她也感觉到了,凝睇她那张慌乱但更显娇红的丽颜,他的声音变得沙哑,“还是等一下再穿衣。”

  他给她一个缠绵悱恻的吻,幸福的日子也由此展开。

  樊芷瑜成了少妇,身边的人都发现她身上多了一抹娇柔甜美,容光焕发,令人惊艳。

  这样的改变,每个人都知道全是因夏天擎的疼宠。

  他贴心替她做了几双特制的绣鞋,左右高低不同,能够巧妙地掩饰她走路跛脚的微倾,让人更看不出她的残疾,但这不是在乎她的瘸脚,而是让她走得更稳。

  他为她裁制新衣,他送她珠宝首饰,样式皆低调不豪奢,符合她的喜好,让她可以天天更换。

  没多久,樊芷瑜就有了入门喜。

  于是,樊秉宽放心的离开,踏上偿债行善的旅程。

  时间流转,十个月后樊芷瑜生了个男娃娃。

  一个月后,夏天擎为爱子办了个满月宴。

  接下来的日子,不时可见夏天擎一手抱着爱子,一手拥着温婉恬静的妻子漫步在美丽的庭园,一家子身后,还有雪儿开心打转的小小身影。

  这一日,来到上元节。

  清晨时分,屋内夏天擎已经清醒,他深情凝睇怀中的人儿,她仍熟睡着,美丽的侧脸一如白玉,清润动人。

  许是这样的眼神太灼热,她感觉到目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眸,“天擎哥哥。”

  他望着她带着朦胧睡意的明眸,低头吻她,唇舌交缠间再起欲望。

  但她马上清醒过来,连忙推推亲亲夫君,他不解的放开她诱人的唇,就见她一手就捣住自已的唇不再让他放肆。

  “不行,今天一早要去月老庙拜拜。”她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去求姻缘?我们已经有个儿子了,娘子。”他低头又要亲,那个无齿之徒害他这一个月来欲求不满,明明有请奶娘,但芷瑜总是想自己带。

  “是去感谢月老爷爷,今天是上元节,拜拜的人会很多,我早点去就能早点回来陪你跟儿子。”她说。

  “我们一起去谢谢月老。”他捧住她的脸琢吻了她的额头一下,突然一笑,“坊间传说,上元节拜月老,若得应许可以看见未来的另一半,两年前你撇下我偷偷跑去拜月老,可有看到?”

  “我有看到。”她诚实回答。

  “是我。”他自信的笑。

  她面露为难,“呃……”

  “你看到的不是我?”冷峻的声音透着几分危险,威吓意味十足。

  她憋着笑道:“是,也不是。”

  他突然翻身将她压在床上,半开玩笑的质问:“到底是不是?”

  “是是是,我看到的是现在的你,不是那时候的你嘛。”她吐吐舌头。

  他嘴角轻勾,伸手轻点她的唇,“当娘之后,愈来愈调皮了。”

  某人倒是愈来愈幼稚了,她心想。

  不,是愈来愈欲求不满了,硬是缠着她欢爱两回让她累到没去见月老,反而先去梦周公。

  梦境里,樊芷瑜再次来到香火鼎盛的月老庙,庙里外皆是汹涌人潮。

  她看到很多求姻缘的男女双手合十的诚心礼佛,听见他们低声请求月老让他们早早遇见命中另一半,或幸运得月老应许能看到未来景况——然后,她抬头看向高坐在上方的月老像。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