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姑娘赖婚不出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她屏住气息,感觉他的大手在身上搓搓揉揉的,一颗小小心脏扑通狂跳,这样子就很幸福了,还什么朝幸福迈进?

  不对、不对,她忘了自己是怎么死的吗?还有她爹七孔流血的惨状——

  樊芷瑜挣扎着不让他碰,扭着短肥身体,手脚乱动地要从盆里跳出来,但这短短狗腿真的不给力,勾不上铜盆的边儿……太悲哀了!

  “别玩了,你喷一地的水了。”

  夏天擎的声音及神情都很温柔,但历经一世,她很清楚这不是真正的夏天擎,他的另一面很黑暗、很残酷,会令人毛骨悚然的。

  想到这里,他大大的手在她身上东搓西揉的,带给她的也只剩冻骨寒意。

  一连换了两盆温水,夏天擎才将雪儿洗干净,同时间,齐江也手脚利落的让黑檀木桌恢复原状。夏天擎抱着雪儿回到书桌前拿毛巾替它擦干身子,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抱着它走到窗口看着灯火朦胧的窗外。

  这方向不是她的院落西晴院?樊芷瑜不解的抬头看着他,又趴下看着窗外。

  “小姐这几天都没吃药?”他突然开口问。

  虽然是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但齐江却是听明白了,“是啊,卢老太医说小姐最好再吃两帖药,风寒才算彻底好,可是小姐很坚持她风寒好了,不肯再吃。”

  夏天擎凝望着不远处的院落没再说什么,心里总觉得这几日的樊芷瑜有些不同。

  过去他忙于朝务还有养父嘱咐待办的诸事,若能抽空拨出一点时间去看她,她总是喜形于色,就算生病,那双澄净如星的明眸也会染上笑意。

  养父还多次笑着打趣,“看看我这宝贝女儿,一见到天擎就高兴成这样,也许不用吃药这病就能好了。唉,芷瑜,你说,我这个爹是不是不该收养天擎?你的心跟眼都在他身上,爹都无法不吃味了……”

  思绪至此,他眉头微蹙,这几日她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同,就连今晚的赏灯之约,她也意外的婉拒了。

  樊芷瑜闷闷的趴在夏天擎厚实的手掌上,一双圆亮眸子好奇的又往上瞟了他一眼。他在关心她吗?不然,怎么会问她吃药的事?

  不过他这种关心肯定是假的,就是要府里上下都错认他是在乎她的。

  想到吃药,她前世病重吃药吃到吐,如今光闻药味就想吐了,怎么愿意再喝?樊芷瑜愈想心情愈不好,索性懒懒地窝在他身上,谁知这样反让她被他的气息围绕着,这下更难过了,她要下来,她要离开!“汪汪汪——”

  叫了叫,夏天擎似乎陷入沉思不理她,齐江这贴心小厮更是不敢打断主子的沉思,静静伫立,只用眼睛示意她“这只小奶狗”别吵。真是的,难道要她张嘴咬人?樊芷瑜瞪着眼前带茧的厚实大手,想到雪儿小小的牙齿……罢了,跳下去好了。

  她探出头看看地板,忍不住的吞咽了口口水,这高度很高,她不想摔下去啊,只能抬起右爪碰碰夏天擎的胸口,引得他低头注意她后,她再探头看看下方并将自己缩成一团。

  “叫了半天,是雪儿怕高?”他笑说。

  圆圆眼睛一亮,小小脑袋朝他点点头,夏天擎一愣,突然觉得好不可思议,这只狗听得懂人话?但随即又觉得自己这想法太可笑。

  但他还是弯下身子将小东西放到地上后,走回书桌后方坐下,齐江连忙端起那碗仍微温的粥,“少爷多少吃些吧,还是我再温热点?”

  “我没胃口,你端出去。”

  “可、可是少爷晚膳吃得不多,我还是拿去温热好了。”齐江虽然有些胆怯但也很坚持,端着粥就转身出去。

  瞧齐江的大脚往自个儿走来,樊芷瑜急急跑到桌子后方,就怕他不小心踩到自己,只是,突然鼻子痒痒的,她以狗爪挠了挠,下一刻眼前顿时一黑。

  “咦?雪儿呢。”

  齐江诧异的低头瞧了瞧,看来看去就是不见小奶狗的身影,他本想顺道抱它到西晴院的。

  “许是跑出去了。”夏天擎阖着眼睛小憩,不作他想。

  齐江不解的单手挠挠耳朵,房门一直是关着的,难道它从窗户爬出去的?不可能啊,雪儿那小短腿连椅子都勾不上去,怎么爬窗?

  樊芷瑜怎么也没想到,视线一黑,她竟然就回到房间来了!

  她难以置信的自床榻上起身,低头看着自己,一样的白色中衣,所以她只是作了一场变成雪儿的梦吗?

  不可能,那感觉太真实了,温度及触感——

  她蓦地拉开纱帘,下了床穿上绣鞋,急急拿了披风披上后,经过间隔寝室与外头的垂帘,脚步未歇的走出房间。

  门外长廊的灯笼仍亮着,今晚是纪香守夜,心细如发的她一听房门打开,连忙快步迎上前,“小姐需要什么?怎么不在里头唤人就好?哎呀,小姐气色怎么这么差?”在廊下灯笼的光晕下,主子苍白的脸庞清晰可见,她忍不住有些慌了。

  “我没事,”樊芷瑜心急地看着纪香清秀的脸庞,“现在是什么时候?”

  “是亥时,小姐大概只睡了一炷香的时间。”

  樊芷瑜琢磨着,是她变身成雪儿就一炷香的时间,还是那只是一场梦境?如要确认,只有一个办法。

  “掌灯,纪香,我想去天擎哥哥那里。”

  她一愣,“可是……都晚了,少爷也许睡了。还有,刚刚突然下了一场大雷雨,虽然停了,但一地湿漉可不好走。”

  下了一场大雷雨?樊芷瑜眨眨眼,看着这挂了不少灯笼的明亮院落,扶疏花木上的确还闪动着晶莹雨滴,地上更是一片湿亮,就连沁凉的空气都有一股雨水洗净过的味道。

  她胸口蓦地一凉,心里有股奇怪的寒栗窜上,令她头皮发毛,她微微喘着气,不再说什么,快步的抓起裙摆,往夏天擎住的东云院走去。

  纪香愣了一下,连忙掌灯的追上去。

  由于樊芷瑜脚步太急,右脚一跛一跛的让腿疾看来更为明显,潮湿的地面更让她的绣鞋溅湿了,但她不在乎,她只想去验证一件事。

  纪香掌灯在前,忍不住频频回头看着主子,她不曾在主子美丽的脸上看过这样凝重又焦急的忐忑神情,难道今晚主子作梦了?看到未来的夫婿并不是最爱的少爷?想到这里,她的一颗心也高高悬起。

  主仆两人穿过庭院,再经曲桥亭台来到东云院。

  夜色沉静,这座院落还透着几盏灯光,尤其位居花园一角的书房更是灯火通明。

  两名守着院落的小厮一见到她们两人,连忙向樊芷瑜行礼,但她只是挥挥手越过两人朝书房走去,也没注意到小厮们诧异的目光。

  毕竟,小姐只要离开院子就一定要用轮椅代步,而且也不曾这么晚过来。

  纪香却是注意到了,她瞪了两人一眼,这才回头看着愈走愈快,身子因而摇晃得更厉害的主子,担心的说着,“慢点啊,小姐,地上湿滑别摔了。还有,不用通报一下少爷吗?也许少爷在忙……”

  樊芷瑜听而未闻,快步推门进入书房,温暖的气息扑鼻而来,还夹带着淡淡的沉香味,原本坐在长桌后的夏天擎见状起身走向她,俊美的脸上有着一贯的温暖笑意。

  她特别注意到他身上不是先前那套墨黑圆领袍服,而是一袭深蓝绸缎长袍。

  原来,只是一场梦啊!她大大的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笑意。

  第1章(2)

  夏天擎走了过来,温柔的看着她,“怎么了?这么晚还过来,刚刚就听到你的脚步声,才讶异着,就听到纪香焦急的叮嘱声了。”

  是啊,天擎哥哥在她爹用心栽培下,是个出色的文武全才,只是……

  “我……”她看着他却不知该说什么,该怎么办呢?面对他,她的心脏还是很没用的怦怦狂跳。

  老天爷独厚夏天擎,给他一张俊帅的容颜,举手投足间还带了一抹自信的威仪,让人不由得对他生出几分敬畏,这特殊气质令多少闺女心仪不已,就连她也是。

  上辈子,她就算因他悲痛惨死,也不曾后悔爱上他。不过,这一世她誓必得努力的压抑再压抑这份深情。

  他伸手将她略开的披风拉拢,这才注意到披风内只是件单薄的中衣,浓眉一皱,“怎么这样就出来了?染上的风寒都还没全好。”

  他语句里的不舍那么明显,她怔怔的看着他,恍若隔世的关切让她得努力的咽下梗在喉间的酸涩才不致泪流。

  他定定的看着她,即使有腿疾,她仍是个美人胚子,肤如脂,眸如星,唇若樱,娇小纤细的身材掩在披风下,乌黑如缎的长发披在肩上,整个人柔柔弱弱的很容易引起男子的保护欲。在尚未得知自己真正的身分及血海深仇之前,他也曾想过要好好护佑她一生,这个念想无关男女之情,纯粹是为报答养父之恩……只是,他现下的心思,只有报仇!

  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低低的说话声。

  “别进去,小姐在里面跟少爷说话。”纪香守在门口,一见齐江端着再度温热的干贝粥要进门,连忙挡人。

  齐江连忙点头,不敢进去打扰,只是忍不住碎嘴起来,“你跟苏玉要把雪儿看好一点,别让它到处乱跑。”

  “这点,我跟苏玉可没法子,雪儿是少爷送给小姐的,她疼它疼得不得了,舍不得用项圈拉着,任它到处跑,叫下人们谁也不许拦。”纪香道。

  “可是,今晚它闯进书斋将少爷的书桌弄得一团乱,还沾了一身墨,少爷还亲自替它洗澡,帮它擦干后,雪儿就突然跑掉了,少爷还因它弄得袖口全湿,刚刚才换了衣裳呢。”

  即使齐江的声音再低,但夜太静,风儿轻拂仍将两人的对话吹送入内。

  樊芷瑜惊得瞪大双眸,脸上血色唰地一白……是真的,不是梦接下来,两人又谈什么她完全听不到了,她害怕的低下头,满脸不知所措。

  夏天擎也听到两个下人的对话,目光看向头低低的樊芷瑜,温柔一笑,“没事,雪儿只是调皮了些,没惹祸。”

  她飞快抬头看着他,全身冒冷汗。若说不是梦,变成雪儿的技能也是真的,那就是说,重生这一世,她命中注定的还是他?

  “怎么脸色这么白?哪里不舒服?”

  夏天擎蹙眉,俊脸上尽是不解。从小到大,她看着他都是一脸的崇拜及依恋,双眸凝满深情,熠熠发光的,也是这样的神情让这张原本就脱俗出尘的容貌更为动人,但此刻——

  他甚至可以确定的说,她是害怕、极度恐惧的,为什么?

  “不是,我作、作了恶梦,天擎哥哥不见了,我、我——”

  樊芷瑜声音微微颤抖,她撒谎了,但她真的不能再嫁给他一次,那是个可怕的悲剧,她死了没关系,但她爹也许不是个好人,对她的爱却是千真万确,为了怕她受人欺负,在她娘死后不曾再娶妻纳妾,将所有的爱全给了她这个独生女,她无法眼睁睁的坐视爹惨死……

  “真是个傻丫头,我怎么会不见?”他伸手轻点她微翘的鼻子。

  她眼眶顿时盈泪,这是久违一世的亲密动作,是从小到大他对她的习惯动作,直至两人婚后,丑陋真相浮出,他就再也不曾像这样亲密地点过她的鼻子。

  “怎么哭了?”

  他蹙眉,伸手要为她拭去脸颊上的热泪,她急急别开脸,哽咽道:“没事,哥哥没有不见就好,我回房休息,不打扰哥哥了。”她看也没看他一眼,快步走出书房。

  纪香愣愣的看着主子头低低的快步走出,又见少爷一脸困惑的走到门口,连忙朝他屈膝行礼后,拿着灯笼追上主子。

  “少爷要喝粥了吗?我热好……”

  齐江端起热粥就要踏过门坎,却见主子黑眸盯视着愈走愈远的主仆,他直觉的闭上嘴巴,悄悄将抬高的脚再轻轻放下。

  夏天擎沉默的凝睇那个背影久久,才转身步入书房。

  樊芷瑜回到房间后,也不让纪香伺候,掀开纱帘径自上床了,但她也看到乖乖缩在狗窝内熟睡的雪儿。

  今晚发生的怪事全是真的,也就是从今以后她都会在某个时间变成雪儿,而且,还可以瞬间出现在另一个地方,等鼻头一痒、眼前一黑时,就有可能回到原来的地方?

  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不想两度当天擎哥哥的妻子,她不要!

  她睁着大眼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下半夜后她发起高烧,整个人益发不舒服,时而清醒时而昏睡,隐隐约约似乎看到纪香站在她床前,接着又昏睡过去。

  接下来,她不时听到夏天擎的声音、她爹的声音,似乎还有自小医治她的卢老太医的声音,好像也有纪香跟苏玉不安自责的哽咽声。

  但她身体太虚,头太昏,身体太烫,口干舌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真是的,这丫头被樊大人跟夏大人宠坏了,身子刚好没多久就这么不爱惜自己,还敢偷跑出去!上元节人头攒动,丫头会再度染上风寒,老夫一点都不意外!”

  听着气呼呼的老者声音,樊芷瑜都可以想象卢老太医吹胡子瞪眼的发怒神态。

  “你们两个丫头太乱来了,要不是担心芷瑜醒来后气我这个爹惩罚你们,我早让你们一人杖责二十板!”

  听着爹又气又心疼的声音,樊芷瑜感到抱歉,但想开口叫他不要怪纪香她们,是她要她们带自个儿出门的,可她喘着气儿,只能发出粗重的喘息声,“呼呼呼……”

  “你这个丫头真的是……我没罚她们啊,你乖乖喝药啊,你药都不咽下去,急死爹了!”许是父女连心,他还真猜中女儿此刻的心思。

  “呼呼呼——咳咳咳!”她不想喝药,她喝好多好多,一闻就想吐。

  “芷瑜,你顺顺气儿,药要喝,身子才会好。”

  这是夏天擎温柔诱哄的声音。

  “咳咳咳……”樊芷瑜想乖乖的张口,可是她抑制不了急遽的咳嗽,她咳到眼前发黑后,隐隐约约又听到夏天擎的声音,只是声音多了点稚气。

  “芷瑜妹妹可以叫我天擎哥哥。”

  “是啊,芷瑜,这是爹刚收进府的儿子,以后爹忙时他就可以好好照顾你。”

  樊芷瑜昏昏沉沉的,脑海竟浮现年轻的父亲一手拉着七岁的夏天擎,一手拉着两岁多的自己,笑容满面的画面。

  接着,画面一转——

  “芷瑜,不要坐轮椅了,你的跛脚一点都不严重,天擎哥哥带你出府去走走。”

  那是十二岁的夏天擎,好看的五官更为俊朗,深邃的黑眸里只有温柔。

  “我不要,上次出门大家都一直看我的脚。”软嫩的嗓音带着哭音。

  “好吧,那我推你出去,一直闷在府里也不好。”

  樊芷瑜直冒冷汗,全身都不舒服,她不清楚那些画面是前世还是今生,甚至又只是一场梦?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