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姑娘赖婚不出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一轮圆月高挂天际,星光点点。

  繁华京城,正值上元佳节,车水马龙的大街小巷上处处可见灯火灿烂。

  大人带着提灯笼的孩子嘻笑穿梭于热闹的商家、摊贩间,长长街道上有舞龙舞狮表演,其中几个摊位还设有猜灯谜的活动,吸引了不少客人。

  就在这热闹非凡的嘈杂人声中,刻意戴了顶帷帽遮住一张花容月貌的樊芷瑜步上拱桥,稍微远离拥挤的人潮,还不忘回头看看身后两名丫鬟有没有跟上来。

  纪香跟苏玉都是一脸兴奋,但见主子回头,两人连忙笑着点头,示意她们不会跟丢的。

  “哇,快看,好美啊!”两个丫鬟开心的唤着主子看。

  她们所在的拱桥上方架起了一座两丈高的灯笼竹棚,棚上面挂了一排排小小的红灯笼,而拱桥下方,波光粼粼的河流上飘着一盏盏造型各异的花灯,衬着倒映的红灯笼,煞是好看。

  但说是好看,拱桥两旁或站或坐不少年轻男女,他们盛妆华服,争奇斗艳,其中有人暗送秋波、有人美目含情,也有看似已是同心人,两两而行,眼中只有彼此,让旁人看了都心生羡慕。

  此时,几名年轻姑娘相偕走过拱桥,边走边笑的打闹着说是要到月老庙。

  纪香跟苏玉悄悄的看着突然站定不动的主子。

  秋邑王朝有在上元节当夜拜月老祈求姻缘的习俗,还有传言,求姻缘者一旦得到月老应许就能看到未来景象,意谓着,可以看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所以,上元节时男女大防较为松散,未婚男女皆可上街赏灯藉此相看,上月老庙祈求姻缘也好,真的成就姻缘更好。

  纪香跟苏玉互看一眼,其实她们都不是很明白主子今晚干么突然想外出,一来,她的心早已让某人填得满满的,此生非君不嫁,再者,因右脚微跛,她自觉走路难看,多年来深居简出,就算出门也以轮椅代步,没想到不久前染了几日风寒,病上几日后,她孤僻的性子突然变了,竟然愿意舍弃轮椅跛着脚出门。

  但不管原因如何,她们是乐见其成,毕竟若没主子带头出来,她们还没机会看到这样的景致呢。

  “真的好热闹呢,小姐。”连一向沉稳的纪香也是看得目不转睛。

  樊芷瑜也感染了她们的好心情,摆脱了这几日的郁闷——只有老天爷知道,真正的她,在十七岁时咽下最后一口气,却在前几天重生回到了十四岁。

  她暗暗做了个深呼吸,不再去想不堪的前世。老天爷给她一次重生机会,绝不是让她拿来哀悼的。

  “不过,小姐怎么舍得拒绝少爷一起来赏灯的邀请呀?”纪香小心翼翼的问。

  “是啊,奴婢也好惊讶,还以小姐身子不适为由婉拒了少爷,难不成……”苏玉本来就是个嘴快的,再加上这个小姐不曾摆架子,脱口就说:“小姐有别的心思了?”

  樊芷瑜只是笑笑没说话,心里还是痛啊。两人口中的少爷是她爱了一世的天擎哥哥,除了她爹外,是她放在心尖上最重要的人,但这回重生,她的确有别的心思了。

  两个丫鬟瞧她竟然没出言反驳,惊愕的对看,不会吧?小姐真的移情别恋了?

  不可能,她们是家生奴,从小就在主子身边伺候,她对夏天擎的感情全府皆知,没理由病了几日就突然不爱了。

  樊芷瑜感受到两人错愕又充满疑惑的目光,但她真的想开了,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某人直至丧命?

  思绪间,主仆来到城中香火旺盛的月老庙,两侧红灯笼绵延,庙里外皆是人潮汹涌,进出间摩肩接踵,好不容易挤进庙内,已见许多求姻缘的男女诚心礼佛,两名丫鬟挤啊挤的,才在一角替自家主子占到一个位置。

  樊芷瑜拉起裙摆在蒲团上跪了下来,仰头看着坐在上方,一手拿着姻缘簿、一手拿着红线,神情慈祥的月老像,双手合十的虔心求拜——

  月老爷爷,您一定知道我是死后重生,我在前世就曾听丫鬟们说,若得您老应许就能看到未来景象,我请求您,让我看看未来好吗?

  前世我一心认定会嫁给天擎哥哥,一直没将这传说放在心上,但在我嫁给天擎哥哥后,我们没有一人感到幸福,此世重来,我们的命运定当不同了,我想知道自己真正的良缘何在?我承诺我会做善事,也不会再像前世一样与天擎哥哥纠缠,我会努力离他远远的……

  她前世堪称自卑又孤僻,但痛不欲生的过了一世后,若还没看透一些事就太废了。

  樊芷瑜泪眼婆娑的在心中对月老说了一大串话,又在蒲团上虔诚的磕了三个头,才偕同丫鬟返回府里。

  “今天的事一定得保密,谁也不能说。”

  樊芷瑜在两名丫鬟伺候梳洗后,即使上了床也不忘叮咛,今晚她们可是偷偷溜出门的。

  两人很认真的点头,只是两人一出卧房就掩嘴偷笑,“看来小姐是去求月老应许,想看看未来的相公是不是少爷呢。”

  “一定是的,呵呵,其实我也拜了月老,偷偷许愿呢。”

  “我也是,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在梦里见到未来的良人?”

  两个丫鬟害羞又开心的声音随着夜风飘送到卧房,樊芷瑜躺在床榻上瞪着床顶,再侧转过头看着半开的花窗,从这个方向看过去就是天擎哥哥住的东云院,她的心顿时沉甸甸的,不知过了多久,她疲累的阖上眼睛睡了,不久后竟作起梦来了。

  云雾缭绕间,她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接着雾气散尽,月光皎洁,一名白发老人坐在石阶上,一手拿着布囊低着头不知在做什么。再一细看,原来是从布囊中抽出红色丝绳,前方的石阶前还放了几尊泥塑的男女玩偶,就见老人家将丝绳分别系在男女的足上。

  “来了?”老人家突然说了一声。

  呃,叫她?樊芷瑜朝四周看了看,这大院落里似乎只有她一人。

  “女娃儿是有缘人,不是想看看命中注定之人?”老人家又说。

  是月老!她眼睛倏地一亮,“是,我想知道,我不贪心的,我也不是埋怨,前世月老爷爷让我梦想成真,可是我跟天擎哥哥并不幸福……”

  月老慈祥含笑的声音再起,“放心吧,老夫会给你一个特殊技能,让你知道你是否正朝着幸福迈进,别担心,这个技能会一直跟着你,直到你找到幸福才会消失……”

  樊芷瑜想走过去感谢也想再问清楚,但才走两步,眼前画面陡然一变。

  时值春节,大街小巷都贴着大红春联,孩童手拿压岁钱在街上嘻笑玩闹。

  “砰砰砰”声陡起,天空随即爆开一朵朵绚烂烟花,不远处还传来劈里啪啦的鞭炮声。

  在一雅致院落中,一名俊美男子怀里抱了个粉雕玉琢的男娃儿,深情凝睇着坐在一旁的她,她回以盈盈一笑,男子俯身靠近,就见她粉脸涨红的低喃,“小心孩子。”

  男子嘴角微弯却靠她更近,炽热的气息撩拨着她发烫的粉颊,下一瞬他的唇贴上她如樱的唇,再温柔探入——

  “吓!”

  樊芷瑜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坐起身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却迟迟无法从梦境中回神,只觉得一切都静止了,一颗心仍悸动难平。

  月老让她看见的——不可能啊!那俊美的五官,天生贵气的男子,她很熟的……她究竟该哭还是该笑?虽然梦境里两人看来很幸福,可是,那男子的确是她上一世嫁了,却也恨了她一世的天擎哥哥啊!

  思绪百转间,她突然觉得手痒,低头一看就见到雪儿伸着狗爪子朝她的手轻轻一挠,圆亮的大眼睛看着她。

  “雪儿,你说月老爷爷是不是搞错了?”她喃喃低语,一边将全身雪白,只有她手掌两倍大的小奶狗抱到怀里。

  这是天擎哥哥送的生辰礼物,仔细回想,他送给她很多很多东西,吃的穿的用的皆有,独独坚守着他的心,一直到他遇见梁芝芝。

  想起了伤心过往,泪水再度沾湿枕头,她不由得将怀里的雪儿抱得更紧,却引起它的抗议,很快钻出她怀里,顺着被褥滑下地板,朝她布置在墙角一隅的温暖小窝跑去,进到小窝内,全身蜷成一团的睡了。

  真好,当只狗,无忧无虑的……

  樊芷瑜羡慕的望着像颗毛球的小雪儿,看着看着,睡意再度袭来,她真心祈祷老天爷再让她梦一场吧!这一回,别让她再梦见夏天擎了。

  第1章(1)

  天空风起云涌,不一会儿闪电划过天际,雷声轰隆隆的响起,瞬间,倾盆大雨落下。

  二更天,樊府笼罩在一片骤雨中,其中,一处深深庭院仍是灯火通明。

  雅致书斋内,夏天擎专注的看着桌上的折子,深邃黑眸晦黯不明,手上的毫管沾了砚台上的墨汁后终究没有落下,还是将毛笔搁回砚台上。

  闪电再现,梨木桌角边平空出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雷吼过后,敲门声陡起,接着齐江端进一碗清爽的干贝粥,看到夏天擎蹙眉的神情,身为主子唯一的贴身小厮,他想了想,还是斗胆开口,“少爷,休息一下吧,今天是上元节,你都在这里待上一整天了。”

  “搁着吧。”夏天擎头也未抬的道。

  齐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走到另一边将粥品放到小圆桌上,抬头看着他伺候多年的主子。

  外人都认为主子上辈子烧了好香,才能在七岁孤苦伶仃流浪到京城乞食时遇见老爷,又让老爷看上收为养子一路栽培,中举也谋了官职,现今更是老爷最倚赖的左右手,但只有他最清楚主子有多么努力,即使当官了,为朝务忙到半夜都是常有的事。

  “我这儿不需要伺候了,下去休息吧。”夏天擎低沉嗓音再起。

  齐江点头便往门口走,却不经意看到书柜下方的一团雪白,他想也没想的往那里走去,却见到那团雪白动了动。

  错觉吗?樊芷瑜觉得自己好像听到天擎哥哥的声音?不可能,她在房里睡觉,天擎哥哥不会在这个时间过来……

  她迷迷糊糊的醒来,睁开眼一看。咦,这是她的房间?她再次眨眼,视线定焦后就见到一双大大的黑布靴朝自己迎面而来,她悚然一惊,本能起身就逃,可是……哪里怪怪的?

  怎么她的视线只看得到桌脚、椅脚?樊芷瑜猛地停下脚步,抬头再抬头,怎么书柜好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少爷,真的是小姐的雪儿呢,我还以为看错了。”齐江的笑声陡起。

  她倏地瞪大眼睛,看着齐江如巨人般高大的身子弯下身来,接着,她整个被捞起,像腾云驾雾的上升再陡地落在齐江的怀里。

  她吓坏了,正不知所措时,惊慌的视线顿时与坐在书桌后方的夏天擎对上,她一怔,眨了眨眼,脑袋还混沌似糨糊,可一低头,看到那短短又毛茸茸的……狗腿,她更傻了!

  不、不会吧?她急得动动手,前脚就动了动,她下意识再用力的动动脚,瞬间小巧矮短的身躯蹬离齐江怀里往下一坠,她吓得叫了一声——

  “汪!”

  一声扎扎实实的狗吠从她口中出现,樊芷瑜瞠目结舌,但接下来悲剧接连发生,“匡啷”一声,她圆滚滚的身子撞翻笔架,大小支毛笔掉在湿漉漉的砚台上,不仅她雪白毛发沾了半身黑,溅起的墨汁还滴落在桌上那书写工整的纸张上。

  “雪儿,怎么挣脱啦……哎呀!对不起,少爷,我没抱好它……”齐江是个憨厚的小厮,急急上前要抱起雪儿,但主子的动作更快。

  夏天擎单掌扣住雪儿小小的身躯,往上一抓提到面前,看着这只比他的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东西,俊美非凡的脸上露了笑意,“芷瑜才养你一年,就变得这么调皮了?”

  她在惊慌之余,急急的扭动身躯想下来,毕竟这个姿势很不良啊,她是四肢开开的对着他那张俊脸,怎么能不羞?她忍不住大叫,快放我下来!

  “汪汪汪汪汪——”

  一连几声可爱的狗吠声提醒着她,她现在只是只尺寸娇小的小白狗。

  “少爷,快把雪儿给我,你手上都沾到墨……啊,糟了,这纸上染了墨都晕开啦。”齐江大惊失色的叫着。

  檀木桌案上一片狼藉,倒下的狼毫喷溅起的墨汁染上纸张,深深浅浅的,有些都透过纸背了,教人不忍卒睹。

  樊芷瑜惊慌的大眼飞快对上夏天擎,见他深邃黑眸迅速闪过一道复杂的冷光,但瞬间又变得困扰,“这……内容我尚未细看,明日在朝上不知怎么跟何大人谈。”

  她不知道何大人是谁,虽然她爹是应天府的知府,但朝堂上的事爹也不会跟她说,天擎哥哥亦然,如今她闯祸了,那奏折印染了一大片墨渍,写了什么根本看不出来。

  “罢了,明天在朝堂上再跟何大人致歉吧。”他顺手将雪儿放在折子上,这下子折子可谓全毁了,不仅都是墨汁,狗爪子还划破纸张。

  樊芷瑜瞪着自己脏污的狗爪,再抬起头看着他,他是嫌自己搞破坏搞得还不够?

  齐江也有些摸不着主子在想什么,但他只是顿了一下,“呃……少爷,我去给你端盆热水来洗洗手,这桌面待会也一起收拾收拾。”他很快的退出去。

  书斋内陷入一片寂静,过了好一会儿,夏天擎开口了。

  “雪儿,你闯进来的时间刚好,替我解决了一件棘手的事。”他伸手揉揉雪儿毛茸茸的狗毛,微笑说着。

  樊芷瑜怔怔地看着他的笑脸,她听不懂他的话,但这张笑脸却是认识他多年来,第一次见他笑得如此真实……不、不对,前世他在看着另一个女人时,脸上也有这样的笑容,这一想,她心里泛酸,眼眶都湿了。

  此时,齐江已经去而复返,双手端着一盆冒着烟的温热水,盆缘还挂着条白巾,由于书桌一团乱,另一张小圆桌又放了粥,他只能将铜盆小心地搁在一把圆椅上,接着就要去抱雪儿。

  “不用了,你将桌面收拾收拾,我顺手将雪儿洗洗,你再抱去西晴院吧。”夏天擎起身说,伸手就要抓雪儿。

  西晴院是小姐樊芷瑜住的院落。齐江明白的点点头,过去整理狼藉的桌面。

  让天擎哥哥帮她洗澡樊芷瑜顿时觉得浑身血液往脑门暴冲,想也没想的就倒退几步。

  夏天擎看着小东西在纸上又添上几个狗爪印,小小身躯微微伏低,毛发都竖了起来像在生气,却怎么看怎么可爱,“不肯洗?那可不行,看来芷瑜真把你宠坏了。”

  她哪是在生气,她是紧张啊!

  樊芷瑜千思万想都不明白她怎么会变成雪儿……忽然间,她灵光乍现,突然想到一件事——

  不、不会吧?这就是月老爷爷说的朝幸福迈进的技能呆愣间,夏天擎单掌将她抓起,直接走到铜盆前将它放到温热的水中,轻柔搓洗她染黑的毛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