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多金院长小资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宋莲花眯起眼,双手叉腰。“你该不会是打着要上楼找主任的主意吧?”

  被发现了……被逮到后她只能傻笑。

  宋莲花将行李送到童卉乔手里,然后推她出大门。“快点回家去休息。”

  “宋大姊……”童卉乔苦声哀求。

  “没用,快走。”宋莲花一手叉腰,一手比向公车站牌的地方,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在对童卉乔发脾气。

  没办法,童卉乔只好默默且不舍的离开……

  宋莲花摇摇头,这孩子根本是把自己都全心奉献在儿童之家里,这情况说好也不好,好的是她有着一颗善良的心,能够为这些可怜的孩子全心全意的付出;不好的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子太专注于工作上,哪有时间去认识异性啊,都已经快二十六岁了,也该谈个恋爱,找个男人来好好宠宠自己才行啊。

  童卉乔一点都没有察觉宋莲花的期盼,对她而言,爱情是可遇不可求,她从不过度期待,但也不是很排拒就是了。

  只是目前为止真的还没有遇到一个让她……该怎么讲,就是可以让她豁出去的男生。

  从儿童之家回租屋处很近的,童卉乔很快就回到家了,当她到家时,就见其中一个室友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你回来了啊。”戚美珍刚洗完澡,身材很辣的她穿着白色短裤加细肩带小可爱,盘腿坐在沙发上,头上的湿发还用浴巾包着。

  “美珍你今天还真早下班,不是小夜班吗?”比起她在儿童之家的工作,她的两名室友比她还要忙碌跟生活不正常。

  像戚美珍在大型教学医院里当护理师,大夜小夜白天下午班轮着来,作息非常的不正常。

  “今天都十六号了,早换了,你休假休到都忘记日子了。”戚美珍白她一眼。

  童卉乔笑了笑。“是真的忘记了。”在花莲的日子多悠闲美好。

  “真叫人羡慕,我何时才可以休长假啊,我超想去玩的。”戚美珍很哀怨的说。

  “那还不简单,从追求你的男人当中找一个最有钱的嫁了不就得了,保证出国度假就跟吃三餐一样简单。”

  说这话的不是童卉乔,而是从房间走出来的王晓玫。

  “咦,晓玫今天也这么早回来?”童卉乔再次感到意外。

  她的两个室友,不仅工作时间比她还要长,下班之后的生活也都比她还要精彩,像王晓玫,她是在一间颇有名气的高级医美诊所工作,是白天班的护士,但不需要轮班的她下班后约会满满,所以通常回到家的时间算晚。

  “她啊,又把人给甩了。”

  “啊……又甩了啊,这个才多久,有两个月吗?”比起戚美珍的冷言酸语,童卉乔的口气多了同情,只是不知道是同情恋情总是不长久的王晓玫,还是被她抛弃的男生。

  “才一个月。”戚美珍倒是记得很清楚。

  “不适合早点分了对彼此都好。”王晓玫不在意戚美珍酸溜溜的口吻。“倒是你,那么多人追,也不见你跟谁出去过,每次放假不是跟同事去看电影,就是去吃饭,拜托,同事每天在医院都遇得到,有必要休假还一起出门吗?”

  “我才不像你,宁缺勿滥。”戚美珍凉凉的说,她穿着拖鞋啪答啪答的从客厅走去倒水,又走回来。

  说到这个就有气,王晓玫怒瞪戚美珍一眼。

  无论容貌或身材,她的确输戚美珍一大截,戚美珍身高一百七十五,身材凹凸有致,尤其穿起合身的白色制服,配上她那张艳丽的脸庞,啧啧,男人看了每个都目不转睛。

  偏偏拥有如此美色的人却很爱把宁缺勿滥给挂在嘴上,分明就是想气死像她这种有人追求但条件都不算顶好的中等美女。

  “喂,把头发包好,水都滴到地上了。”王晓玫故意找戚美珍的麻烦。

  “好了好了,别吵了,我带了特产回来,要一起吃吗?”当王晓玫对上戚美珍时,童卉乔就只能当和事佬。

  说也奇怪,王晓玫跟戚美珍的个性明明就不合,感情却不错,她们从大一开始就属于那种不吵不熟,越吵就越熟的朋友,后来童卉乔加入,三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但她们两个还是一样很爱吵就是了。

  一听到有花莲特产,王晓玫跟戚美珍登时闭嘴,两人眼睛发亮。

  “哇,有我最爱的麻糬吗?”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有,就是麻糬,快来吃吧。”童卉乔会心一笑,这就是她最可爱的好友兼室友,只要有吃的,马上搞定。

  童卉乔赶紧把搁在茶几上的麻糬打开。

  “我来去泡茶。”王晓玫兴冲冲的跑向厨房。

  “我来就好了。”

  童卉乔要追去泡茶却被戚美珍拉住,她指向童卉乔的房间。“让她去好了,难得那么懒的人自愿动手,你快回房间换件轻松的衣服,今晚难得我们三个都在家,一起办场麻糬趴好了。”

  “麻糬趴?!”在厨房的王晓玫听到,扯开喉咙抗议。“难听死了,戚美珍,你不要那么俗气好不?!”

  “不然咧?你比较高尚你取好了。”

  “就叫‘淑女之夜’如何?”王晓玫还真的取了。

  “太恶心了吧!”

  在戚美珍跟王晓玫又再度兴起的争执声中,童卉乔回到房间换衣服,嘴角一直挂着笑,觉得这样的日子跟生活很是美好。

  虽然命运对她来讲不是很公平,让她很早就失去双亲的呵护,但现在她拥有了很多温暖……最重要的是,她很知足,如此就很美好了。

  第2章(1)

  说起对现在生活的满意度,没有人比史潍更知足了。但若问他对自己所拥有的金钱的满意度,史潍则是非常的不满足。

  史潍,三十三岁,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体重七十二公斤,目前是一所顶级医美诊所的院长,而他本人的容貌简直可以拿出去当招牌——虽然这得感谢的是他的父母,因为他俊帅的容颜完全来自遗传,没有加工。

  另外,为了维持好体力努力赚钱,他有固定健身运动跟打拳的习惯。身材好,长相帅,走出去让人赏心悦目,穿起医师白袍时让人看了双眼冒心……这也算是一项增加业绩的好方法。

  而他还有一张能言善道的嘴,这可是非常重要的,才能把那些上门来的贵客哄得拿出钱来。这世界上谁不喜欢听好听的话,但好听的话不是过度的吹捧,那一听就是假的,要说得真切诚恳才是功力,史潍自认在这方面还挺不错的。

  总之,史潍一直很努力让自己朝“赚大钱的医美诊所院长”的方向前进,这就是他人生的目标。

  虽然这个目标遭受到医学院同学的耻笑,说他这个医学院高材生,在外科医师领域当逃兵,从事了最轻松的医美医疗。

  虽然这个目标也让他的双亲极力反对——他的双亲都是医师,父亲更是T大医学院德高望重的外科教授,教出不知多少位优秀的医师,造福台湾千千万万的病患,是为人尊重的长者,对台湾杏林无私的贡献。

  而他母亲退休后便成立了基金会,为台湾妇女健康跟未来争取福利。

  他们两个工作从来不是为了钱,偏偏他们的独子却拚命的往钱堆里钻,好似家里缺钱给他用似的。

  史家是空有名声而缺钱的家庭吗?

  当然不是,史家算是医师家族,历代累积下来的财富让后代子孙不工作也能不愁吃穿。史潍的祖父母过世之后留给他的债券股票还有存款,就足够他开间医美诊所后还绰绰有余。

  所以史潍缺钱吗?不,他当然不缺。

  但他就是爱赚钱。

  “史潍,你不缺钱为何还是那么爱赚钱呢?”这是认识他的人最常问的一句话。

  “谁说爱赚钱的人就是缺钱的人呢?”史潍的回答则是绝妙。

  没错,爱赚钱是他的天性,一个目标,一种希望,是谁规定得缺钱才能爱赚钱?

  他最爱的就是听到助理跟他报告,这个月的诊所业绩又成长几个百分点……

  “院长,上个月的业绩已经统计出来,跟去年同期相比,成长了百分之二十二,比上个月多出……”女助理报了个数字。

  史潍嘴角微微一弯,显示出他的好心情。

  他的手指头在办公桌上敲了敲,这是他思索时的习惯动作,助理已经很了解,她静静的站着,欣赏自家院长俊俏不凡的容颜,等待后续指示的同时,一颗芳心不受控制的狂跳。

  “这个月的员工聚餐从一次改为三次,没能参与餐会,必须在诊所留守的员工,时薪加倍给付,年底的红利给付多百分之二。”

  助理听了欣喜不已。“谢谢院长。”

  院长是很爱钱没错,可是也很舍得分红给员工,能够在这里工作真是不错。

  “对了,老板,您一个小时后有一个预约,是W银行的苏董事。”

  “好,我知道了。”

  助理退下以后,史潍短暂的放松,靠进舒服的椅背,眯着眼看着自己举高的双手。

  他的手指头修长,手掌宽大,这是一双原本要担任神经外科医师的手……最后却成为整型外科医师的手。

  史潍轻微的一叹,人生就是要向前看,别想了。

  要想也是该想他这间开业已经三年的“希望医美中心”是不是有什么要改善的地方,让生意继续蒸蒸日上。

  希望医美中心位于北市仁爱路上一栋大楼的八至十一楼,单层坪数不小,由于一开始就锁定顶级客层,所以砸下大钱请知名室内设计师团队设计,诊所的装潢走低调奢华路线,无论是摆饰或是挂画皆是名家作品,甚至洗手间里的用品样样都是知名品牌。

  诊所的楼层规划是这样的:八楼是接待中心、办公室区跟一般医师接待看诊处,九楼则是手术室跟病房,十楼是VIP接待室、院长办公室以及VIP看诊区,十一楼是VIP手术室跟高级私人病房。

  由于希望医美中心是走顶级医美路线,拥有非常多的VIP,而这些VIP最重视的就是隐私,因此特地将他们跟一般病患分开,而这些VIP通常也全由史潍亲自接待,看诊采预约制,史潍为了维持看诊以及手术品质,一个星期通常只开放八个预约名额。

  史潍认为,一家好的医美诊所除了硬体设备方面,人也很重要。

  想进入希望医美中心工作,除了要达到一般工作能力方面的要求,在容貌跟身材也是有一定标准,毕竟在医美诊所上班,如果不够赏心悦目,可能会被质疑。

  史潍开出高薪聘请护理师、医师和一般员工,一年发放春夏跟秋冬两款制服共四套,为了保持新鲜感,制服每一年都会经过更换,这些费用都是由诊所支出,员工不必担心,一旦诊所业绩成长,他的犒赏也够大方,福利简直比一般大公司还要好,所以,诊所的员工流动率很低。

  那些福利就是史潍笼络员工的方法,要知道医美诊所最重视的就是客户隐私,进来工作的员工都要签保密条款,但签归签,万一离职员工爆料,就算事后提告也已经对诊所造成伤害,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员工的离职率近乎于零,对诊所有向心力。

  总而言之,到目前为止,史潍对于自己创立的诊所还颇为满意……嗯,只除了那位很罗唆的公关室室长。

  他聘请的公关室室长,是一位VIP,某集团的总裁夫人的表弟,那位夫人说她表弟能力之优秀……

  好吧,他承认,公关室长的确很优秀,让整个希望医美中心的形象向上提升不少,但他真的好罗唆啊。

  这时,院长室的门被敲了两下,助理开门通报说,张室长来了。

  说人人到。史潍无力的抚抚额头。

  “有什么事吗?张室长。”因为张室长的身分特殊,史潍面对他是满脸笑容。

  “是这样的,院长,我最近有个想法……”张宸明是个年纪跟史潍差不多的男人,但他戴着老气的金框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再加上总是板着脸,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比史潍大上许多。

  “有什么想法呢?”史潍含笑聆听,但心头其实很勉强,他宁愿他的公关室长“没有想法”,但若花钱请一个不做事的员工回来,他又觉得这薪水花得太冤了。

  谈到钱,史潍觉得,张宸明的罗唆他也不是不能忍。

  “……外界普遍对于医美诊所的印象都不好,认为执业的都不像是医师,而是卖弄长相跟嘴皮子的骗子,为了赚大钱抛弃所谓的医术跟医德,大众只要一听到医美医师,就会联想到‘肯定赚很多钱’的负面形象……”

  史潍其实很想打断张宸明的长篇大论,因为他觉得赚很多钱怎么会是负面形象,他每天也是卯足了劲在工作呢。

  “……所以我觉得这是个挽回医美诊所形象的好方法。”

  “啥?”因为史潍对“赚很多钱是负面形象”这个说法很反感,以至于尽管双眼专注的看着张宸明,实际上却在神游,中间一大段都没听进去。

  “张室长,我没听清楚,什么好方法,可以再说一遍吗?”

  张宸明恼怒的看了史潍一眼,但还是开口再说一次。“我们可以去义诊,或是到疗养院帮老人家看看病,到育幼院帮小朋友检查身体,这样的义诊行为足以提升我们诊所的形象。”

  既然公关室室长评估后这么认为,那么他这个当院长的也没理由反对,反正只要对诊所有好处,做啥都好。

  史潍于是笑咪咪的说:“那义诊之事就麻烦张室长去安排了。”

  “义诊?”听到刘中基说有人要来儿童之家义诊时,童卉乔讶异的确认。“是哪家诊所医院,这么佛心来着?”

  不是童卉乔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年头好心且愿意行动付出的人很多,只是医师护理师通常都是比较忙碌的一群,要刻意排出一天的时间来义诊的机率还真是低。

  “是家医美中心。”刘中基回道。

  “医美中心?”童卉乔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年头医美满好赚的,应该忙到团团转才是,还会出来进行义诊……

  “对,是医美中心。”其实刘中基比童卉乔更疑惑。“专门从事整型的医师来帮小朋友做检查……行吧?”

  他其实是不太安心的,但因为对方是主动联系,送上门的资源,他也没有推掉的道理,还是答应了。

  “没问题的,刘大哥,医学院的学生在毕业之前都会先在医院里实习,实习时几乎所有的科别都会跑一遍,考取医师执照后又得当住院医师累积经验值,既然对方都已经考过专科医师执照,就表示一般的医疗检查难不倒他们。”

  听完护理系毕业的童卉乔这么说之后,刘中基松了口气。

  “对方除了来义诊之外,还表示会捐赠一些物资。”刘中基对此真是大大的感谢。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