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多金院长小资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5 页

 

  “一个人要改过一项坏习惯总是慢慢来,陈大荣的样子却像是一夕之间就变好,完全没有过程。”童卉乔这么说。

  “不过我们有查询他提供的就业公司,是一家保全公司,他的确在里面工作没错。”

  “有工作并不代表什么,陈大荣以前酗酒时也有在工作,只是他赚的钱不够他喝。”童卉乔摇摇头,顿了下又说:“至于丁芳……我说不上来哪里怪,但总觉得她似乎不希望陈可柔被陈大荣给接回家。

  “更何况陈可柔似乎还不太能接受陈大荣,心里头对父亲的恐惧肯定还是有的。”

  社会局的社工听了频频点头,表示会再进行一些评估,回去之后她会跟主管报告这些意见,然后开会决定。

  三天后,童卉乔接到社会局社工的来电表示,他们决定将陈大荣接回陈可柔的案子暂时驳回,理由是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所以陈可柔目前仍然暂时安置在寄养家庭。

  听到结果后,童卉乔松了一口气,可似乎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她会在夜半时分接到不说话的诡异电话。

  仔细联想之后,童卉乔不得不怀疑是陈大荣跟丁芳这对夫妻,因为社会局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也会通知他们夫妻俩,如果电话真的是他们夫妻其中一人打的,那么到底是想恐吓威胁呢?还是想警告?或是……示警?

  到底是哪一种呢?

  然而很奇怪的,昨天怪异的电话没再打来了……不再夜半接到电话并没有让童卉乔松一口气,她反倒疑神疑鬼了起来。

  虽然说不想让史潍担心,但她的忐忑并没有减少,童卉乔决定明天就跟史潍提起此事。

  童卉乔在下班前传LINE给史潍,约他明天见个面,她有事情要同他说,史潍回说,他也有事情要跟她说,就约在他家好了,要她明天晚上八点左右过去他家,抱歉他有事不能去接她。

  史潍在家等着约好八点要来的童卉乔。

  其实他很紧张,他打算今天跟童卉乔求婚,中午过后他就回到家中,先是让约好的花艺公司将家里布置一番,再布置了粉红色的心形气球,从玄关到客厅到卧房,满满的都是,上头是订制的字样,写着“童卉乔,嫁给我好吗”。

  求婚用的戒指前天已经先去珠宝店拿了,现在很安然的躺在他的西装裤口袋里。

  本来呢,他打算亲自下厨做一顿浪漫的晚餐,可亲自尝试并彻底失败几次以后,他决定放弃……毕竟他可不想在浪漫的求婚之后,害得两人都拉肚子挂急诊,所以最后他还是安排了外烩。

  现在场地布置好了,戒指也准备妥当了,奢华浪漫的烛光晚餐也就绪了,就等着女主角……

  在史潍紧张又期待的等着童卉乔时,童卉乔脚步匆忙的走在小巷里。

  她离开儿童之家时已经快七点半,看来无法在八点时抵达史潍他家。她边走边想着待会到公车站时再拨电话给史潍,说她会晚一点到。

  因为心里头有事,所以她没有注意到,从她离开儿童之家之后,后头就一直有人跟着她。

  “童小姐……”

  忽地,背后有人出声,童卉乔顿时全身的寒毛竖起,她一回头就对上陈大荣那双不怀好意的眼,还有感觉到抵住她后腰的尖锐物体。

  “如果你想活命的话,就乖乖把头往前看当作没事,不要尖叫,要知道我手上的刀可是不长眼的,你也别以为我下不了手,因为被逼急了,狗也是会跳墙的。”

  陈大荣声音里的狠意让童卉乔打了个哆嗦。

  “陈大荣,你想做什么?”她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却忍不住心头的恐惧。

  “你放心,我没想做什么,只是想要你帮我个忙而已。”陈大荣说的轻快,要童卉乔照着他的指示做,走到他的车子旁。

  这实在不能怪他,谁叫童卉乔要挡住他的财路,既然没办法将陈可柔从寄养家庭带回来,那就从童卉乔这边下手,绑架童卉乔是临时起意,他跟踪她好些天,这才发现她有个医师男友,在他更深入的调查之后发现,这医师男友还是家专攻顶级客户的医美诊所的院长……想必非常有钱吧。

  陈大荣拉开后座的车门,迷晕了童卉乔,将她推倒在后座上,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显然是有备而来。

  当童卉乔清醒过来时,她人已经在一个没有窗户没有任何家具的小房间里,小房间的角落有一盏小灯,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抚抚发疼的头,皱起眉头来。

  这里是哪里……当童卉乔倏地想起自己遇到陈大荣并被他胁迫一事,她惊坐起来,然后看到了跪坐在她前方哭泣的丁芳。

  “对不起,童小姐,我对不起你……”丁芳哭到不能自已。

  童卉乔顿时觉得她的头更痛了,现在的情况是怎样,陈大荣把她抓到这里来是想要做什么?

  “我想打电话警告你的……但我好怕被他发现,我不敢说话,连一句小心都不敢说……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原来那些不出声的电话是你打的……”童卉乔强打起精神,视线打量小房间一圈,问道:“陈大荣人呢?”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陈大荣的意图。

  提到陈大荣,丁芳缩了缩,眼神满是恐惧。“他不在,不过我们是出不去的,他将大门从外头上了好几道锁。”

  “他到底打算做什么?”童卉乔猜丁芳是知情的,要不然她不会偷打无声电话警告自己。

  “大荣他很生气……因为他认为是你害他无法将小柔带回来,你阻碍了他的财路。”

  “你说什么财路?跟可柔有什么关系?”童卉乔敏锐的捕捉到不寻常的字眼。

  丁芳顿时泪崩,“都是我这个没用的妈,我真的太没用了,小柔,妈真的很抱歉,妈好想死啊……”

  丁芳激动到狠甩自己巴掌,童卉乔赶紧阻止她,以处境而言,该歇斯底里的是她才对。

  稍微冷静下来后,丁芳才说,原来那天她从医院回家后,遇上了酒醒了的陈大荣,他跟她道歉,她也决定再次原谅他,并说服他搬离原来租赁的地方,打算重新开始,等有能力之后再将女儿接回身边。

  陈大荣的确有振作起来,但时日不长,毕竟他已经成瘾,要他不喝酒很难,更糟的是,他被新认识的酒友带去赌博,这一赌就完全沉沦,而且有人看他是个新手,挖好陷阱让他跳,先是让他享受到赢钱的乐趣,然后越赌越大,输了就想要翻本,最后不可自拔,签下大笔金额的本票。

  “那赌债金额实在太大了,我们根本还不起,接着就有讨债集团找上门,说如果不还钱的话,先是剁手剁脚,最后连命都没了……”

  陈大荣吓死了,把主意打到女儿的身上,只要将女儿从寄养家庭领回来,再把她卖了,得到的金额足以让他先还掉一部分的赌债,至少可以先将命保住。

  “他还是个人吗?!”有本事去赌,欠下赌债却要卖女儿替他还钱,这还有天理吗?根本禽兽不如。

  “不,他不是人。”丁芳哭着说。

  丁芳也是在那个时候终于认清自己所爱的男人,他的真面目竟然如此恐怖恶心,偏偏她又为他怀了第二胎。

  她一直是不同意也无法接受陈大荣的计划,于是陈大荣狠狠的将她打了一顿,还威胁她,如果不配合的话,会打到她肚子里的孩子没命,然后再去将陈可柔讨回来卖掉。

  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丁芳配合他演了一出戏,要社会局的人相信他们已经跟一般家庭没有两样,可以将陈可柔领回,本来陈大荣信心满满,谁知计划却失败了丁芳话说到这,童卉乔也就清楚了。

  “后来社会局否决掉陈大荣的提议,他认为卖女儿保命的计划被我阻挠了,所以把帐算到我头上,才绑了我。”

  丁芳点头又摇头,是也不是。“他的确将你骂到狗血淋头,本来跟踪你是想找机会报复你,可却发现你有个医师男友……”

  当丁芳说到这里时,童卉乔的脸色丕变。

  “所以他绑架我是为了向我男友勒索?”

  丁芳默认了童卉乔的猜测,童卉乔咬牙切齿,心头塞了满满的情绪不知该如何发泄。

  “他刚刚拿了你的手机出门。”丁芳猜陈大荣为避免夜长梦多,应该会速战速决,况且他那一屁股债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性。

  童卉乔突然想起什么,激动的看向丁芳。“你的手机呢?你既然可以打电话警告我,你应该有手机吧?”她需要手机报警。

  没想到丁芳却摇摇头。“后来被他发现,他就把我的手机摔烂了。”

  童卉乔闻言手脚发冷,发现自己全然无计可施。

  第10章(2)

  史潍忐忑却兴奋的等待童卉乔到来,他在心里头将所有的步骤顺过一遍又一遍,希望一切都顺利。

  可是等了又等,都快要九点了还是不见童卉乔,也没有联络他说会晚点到,他莫名的有点不安,终于忍不住拿出手机,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来电显示为童卉乔。

  他赶紧按下通话键,可电话彼端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嗓音。

  “是史潍史院长吗?”

  “我是,请问你是……”

  “你女友童卉乔现在在我手上,还想要看她活生生的出现在你面前,就拿五千万来赎人。”

  史潍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楞了好几秒没有说话。

  “喂,五千万,一毛都不能少,也不准报警,一旦让我知道你报警,你女友还能不能活命我就不知道了,搞不好会少掉一只手或一条腿……”

  史潍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小乔在约定的时间内未到就已经让他感到不安,然后对方用的是小乔的手机,这让他不得不相信这的确是勒索电话,而不是诈骗电话。

  “我要听她的声音,我必须确定她现在人仍好好的。”

  “要听声音没有,不过我可以传照片给你看,记住,五千万,我今天要拿到钱……”

  “等等,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我手上没那么多现金,五千万我可以给你,但是要明天。”

  “你不要给我耍花样,故意拖延时间想报警!”

  “我不会报警的,但我现在真的拿不出那么多现金。”

  陈大荣本想速战速决,却是没考虑到时间问题,他顿了一下才说:“好,明天,我明天会再跟你联络,记住,别报警,报警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说完,陈大荣就挂了电话,没多久,史潍的LINE就收到照片,是童卉乔昏迷中被拍的照片,对方用童卉乔的手机送出照片。

  史潍握紧了拳头,要自己绝对不能慌。

  小乔,我会救你回来的,不要怕,等我,不要怕。

  隔天一早银行门一开,史潍就到银行领出五千万现金,中午左右他又再度接到歹徒的电话,要他晚上十点到新店山上一座偏僻的小公园。

  史潍在九点五十分时抵达,又接到来电,指示他走到公园里头附设的儿童游戏区。

  他提着一大袋的钱找到儿童游戏区,旁边的大树后方走出来一个全身黑衣黑裤戴着口罩跟帽子的男人,童卉乔被他用刀架着,双手被束缚在身后,嘴巴被用胶布贴起来。

  史潍见状大怒,却也只能忍着,一双眼瞪到快冒出火花来。

  “钱呢?”陈大荣心急不已,他很怕拿不到钱,这次他是豁出去了,如果再没拿到钱,他的命就没了。

  史潍感觉到对方的紧张,他要自己镇定下来。

  “在这里。”他晃晃手上的大提袋。

  “丢过来!”

  史潍摇摇头。“你就不怕袋子里装的是假钱?”

  “丢过来,我会检查,确定是真钱以后我才会放开她。”

  史潍再度否决他的话。“不行,这样我太吃亏,如果你拿了钱后不放人我怎么办?”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句话让史潍确定对方很慌乱,他迅速判断眼前的歹徒是个生手,一心只想拿到钱导致破绽百出。

  “我走过去,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要是你的钱是假的呢?”陈大荣问。

  史潍蹲下身子,拉开袋子拉炼,随意从里头捞出两捆钞票丢到对方面前。“让你检查,五千万对我来讲根本不算什么,我没必要拿假钱骗你,我只要小乔平平安安的回到我身边。”

  童卉乔无法言语,只能眼眶含着泪看着史潍。

  陈大荣看到钱眼睛都亮了,“干,原来当医师那么好赚,早知道我就加码到一亿。”他后悔至极,可他急需要钱,也没办法讨价还价了。

  “你决定的怎样?”史潍逼陈大荣快点做决定。

  “好,你走过来,慢慢的走,别想耍花样,我的刀可没长眼睛……”

  史潍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向陈大荣,就在靠近陈大荣时,他一手拿高手提袋状似要递给对方,另外一只手却迅速的钳住童卉乔的上手臂,将她往自己的方向带。

  陈大荣一心只顾着钱,他用力一扯,拿到手提袋后就赶紧转身逃跑。

  史潍将童卉乔拉回自己身边后,大声跟她说:“往后跑,后面有人!”

  然后史潍朝陈大荣消失的方向追去,童卉乔听史潍的话往后跑去,就见到两个男人从后方的矮树丛中钻出来迎向她。

  “童小姐,我们是警察。”对方表明身分,随后帮童卉乔松绑并撕开嘴上的胶带。

  帮童卉乔解开束缚之后,两名警察随即朝陈大荣逃跑的方向追去,童卉乔担心史滩也跟了上去。

  只是待两名警察追上人时,史潍早就解决对方,陈大荣整个人窝囊的趴在地上,史潍膝盖压制着他,装钱的手提袋仍被陈大荣握在手上,但他已经无福消受了,接下来就只能进监狱去躲债了。

  “喂,你真不够朋友,至少留两拳让我们表现一下专业。”

  那两名警察拍拍史潍,觉得这个一起上武术课的医师朋友很不够意思。

  “抱歉,我真的太火大,这家伙绑架我的女人就算了,还害我精心安排的求婚全部泡汤,我恨死了,不多打他两拳怎能出气。”

  噗,原来如此,两名警察对被打昏的陈大荣抱以同情的眼神。

  童卉乔这时才到,她一心挂念着史潍,一看到他安然无恙,也忘了还有其他人在场,冲过去扑进他的怀里。

  “你干么来追他,我担心死了。”她哭了。

  史潍咧嘴笑笑,双手环抱住她,温柔的拍拍她的背。“我没事,就生气了点。”

  他将她的身子稍稍拉开,用手帮她拭去眼角的泪,大叹一口气。“我本来打算在满屋子的粉红玫瑰跟心型气球中跟你求婚的,如今却变成在这阴暗的公园小角落,唉,这下子怎么浪漫得起来,你以后老的时候回想起来可千万别跟我抱怨啊……”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他老早准备好的求婚戒指。

  他打开戒盒,拿出戒指霸气的直接帮童卉乔戴上,童卉乔从史潍拿出求婚戒指的那一刻就呆了,一直到被套牢时还是很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