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多金院长小资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晓玫,可不可以先消消气……虽然我知道很难,但是可以让我们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聊一聊吗?”

  “聊?我跟你这种伪君子还有什么好聊的?”王晓玫双手环胸,眼眸仍喷着怒火,接下来她说出令童卉乔非常震惊的话——

  “我不愿意再跟你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王晓玫指着童卉乔的房间门。“我限你三天内搬出去,我们的友谊到此为止!”

  说完,王晓玫也不理会错愕又伤心的童卉乔,冲进自己的房间,不愿意再看到她。

  王晓玫是有权要童卉乔搬出去的,毕竟当初房子是王晓玫找到的,是她先跟房东承租之后才找来戚美珍跟童卉乔跟她分租,也就是说王晓玫是二房东,如今王晓玫不愿意再让童卉乔住下去,童卉乔只好搬出去……

  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待戚美珍第二天晚上轮完班回到家时,童卉乔已经在打包行李,王晓玫下班后也没回家,显然是不想看到童卉乔。

  戚美珍听到王晓玫要将童卉乔赶出去一事,气到杏眼圆瞪。“什么跟什么,不过一个男人……你别收拾了,我来跟晓玫讲,要她别闹了。”

  戚美珍拉了拉童卉乔的手,阻止她收拾,童卉乔却摇摇头。

  “晓玫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正在气头上,又事关她喜欢那么久的史潍,她会这么激动我不意外,况且这次真的错在我,今天如果角色互换,搞不好你跟我都会跟晓玫一样火大。”

  童卉乔试着说服戚美珍。“而且我不希望晓玫知道你也帮我隐瞒这件事,我已经让她对友谊感到失望了,若再加上你,她恐怕会更伤心。

  “晓玫的个性向来急也冲,过些时候我姿态放软跟她道歉就会没事了,或许我就会再搬回来。”

  戚美珍拍拍童卉乔,表示她知道了。“我会再找个时间劝劝晓玫,至于你,这么临时搬出去,上哪儿去找住的地方?”

  “我已经跟史潍说了,应该就暂时搬到他那儿去住。”

  “也好,这样我就不用担心了。”

  其实童卉乔原本是想搬到儿童之家去,那里还有空房间可以收容她,可在她跟史潍说起时,史潍却坚持要她搬到他的住所。

  “万一让晓玫知道,恐怕她会更生气。”那时童卉乔担心的对他说。

  史潍却板起脸来。“你怕好友生气,就不怕我生气吗?”

  话说得难听点,王晓玫爱慕他关他何事,难道他该因为她的爱慕而不跟小乔在一起吗?他喜欢谁是他的自由。

  “你顾虑朋友而不搬来跟我住,但我何其无辜,我只是担心我的女人而已!”史潍霸气的说道。

  “你放心,这是你跟你好友之间的事,虽然事关乎我,但我不会介入或插手,干涉了你们的友谊。”

  言下之意是身为王晓玫的老板,他不会迁怒辞退王晓玫,但也不能阻止他在女友无处可住的这些时日里收留她。

  史潍的女友是童卉乔……这个诊所里众人都想要知道的答案成为王晓玫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以往,当诊所里爱慕史潍的众护理师们聚集在一块,因为嫉妒而用言语攻击史潍那大家都未曾谋面的女友时,王晓玫总是会参上一脚,可自从知道史潍交往的对象是自己的好友之后,攻击的话语她是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她承认,自己的确是很嫉妒小乔,毕竟论姿色,小乔不如美珍,论打扮跟手段,小乔不如她,可偏偏她却入了史潍的眼……

  唉,她是真的很嫉妒,可她之所以会那么生气,甚至将小乔给赶出去,不是因为小乔竟然抢了她心里头最欣赏最想要的男人,而是小乔的隐瞒。

  为什么要瞒她?既然跟史潍在一起就大方说嘛,难道她会拿她怎样吗?

  想着,王晓玫想起几天前她就是这么跟劝她消气的戚美珍说,可戚美珍却斩钉截铁的回答她——

  “会。如果小乔当下跟你坦白了,你恐怕也是会崩溃怒吼。”

  她的性子就是这样,急躁又直接,王晓玫心忖。可就算她会崩溃怒吼,但至少她不会感到伤心……是的,她现在的情绪是伤心大过于嫉妒。

  对友谊失望的伤心大过于知道小乔跟史潍谈恋爱的嫉妒。

  她想过,像小乔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她们的友谊就到此为止,可是听到同事骂她,或酸言酸语时,她的心里又会很不舒服,很想替她辩上一两句……

  “听说有人看到院长女友了,消息准确度如何?院长女友到底长什么样啊?”

  每天只要一闲下来,诊所里的女性员工话题就是在这上头。

  “准确度百分百,是魏如芬他妹妹看到的,说是在一家五星级饭店的餐厅看到的。”

  魏如芬也是希望医美中心的护理人员,妹妹来过中心动过双眼皮手术,虽然主治医师不是史潍,但在看过史潍之后,也成为他的拥护者。

  “怎么没拍照呢?”有人很失望的说,有图有真相,可以供她们评判一番。

  “说那家顶级餐厅是不许乱拍照的。”

  “偷拍啊!”

  “有,有偷拍,可是拍得很烂,照片很模糊。”刚刚说消息准确度百分百的女人拿起手机,找出对方传给她的图,秀给大家看。

  王晓玫本来在一旁整理东西,一听到史潍跟童卉乔被拍照了,她也好奇的凑上前去看。照片其实拍得不清楚,史潍面对镜头还可以认得出,但童卉乔背对着镜头,仅拍到半个脑杓还有一边的肩膀,除此之外根本看不出什么,要不是她跟童卉乔是多年的好友,还真是看不来照片里那个女人就是她。

  可其他羡慕又嫉妒的女人才不在乎照片清不清楚,她们依旧能够批评,好似如此才得以宣泄她们心目中男神被抢走的怨气。

  “我看普通的很,根本配不上院长。”有人口气尖酸的说。

  王晓玫听了猛翻白眼,那张照片根本没拍到小乔的正面,她哪只眼睛看到女方的长相,还评论为普通?

  “气质差、穿衣品味也差。”另一个嫉妒的女人接着说。

  王晓玫倒觉得童卉乔气质不差,穿着打扮虽然简单,不嗜名牌,却也有自然的感觉。

  “小腿很粗耶……”又有一个人神来一笔的说。

  拜托!王晓玫的白眼已经翻到头顶上去了,那张照片根本没有拍到小乔的下半身,哪来的小腿可看。

  接下来,不管大家批评什么,王晓玫都会在心里头反驳……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在不知不觉中早就站在童卉乔那边,之前说什么要跟童卉乔一刀两断,友谊决裂的话已经忘了。

  最后,许是同事越来越离谱的批评让她再也听不下去,辩驳的话脱口而出,“我觉得那女的也没有你们所说的那样差啊,搞不好她的个性很好,让人觉得跟她相处很舒服……”其实她更想说的是,你们又不认识当事人,凭什么说那些有的没有的!

  王晓玫话才说完,全场顿时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用一种“王晓玫你是吃错药了吗”的眼神看着她。

  那女人可是她们的敌人,敌人怎可不攻击而轻易的饶恕呢?这辈子要得到男神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了,她们也只能逞口舌之快啊。

  王晓玫也楞住了,知道自己不小心将心里的话泄漏出来,她尴尬的笑了笑,“我没别的意思……啊,我去忙了!”说完,她赶紧离开护理站,谁知才拐过走廊,就差点撞到一直站在那里听壁脚的史潍。

  王晓玫吓到差点尖叫,还好她赶紧用手将嘴巴捂住,才不至于叫出声,她背后冷汗直流,直觉反应想要开口道歉……但想一想,明明是他偷偷摸摸的躲在这,她干么道歉?

  也许是因为她最近跟童卉乔交恶,连带的对她心目中的男神也没有以前那么喜欢了,顶多是把他当老板看待,不再刻意示好。

  “谢谢你替小乔说话。”史潍倒是莫测高深的对她说了这么一句。

  王晓玫本想回一句她才没有,可她真的没有吗?她受不了好友被批评,忍不住吐出来的话才是真心。

  她嘴角抽了一下,咬咬牙吐出一句,“你跟小乔说,我找不到其他的房客,叫她回来帮忙付房租!”

  王晓玫就是别扭,想要童卉乔搬回来又不会说好话。

  史潍好看的眉毛一扬。“我答应过小乔,不介入你们之间,这话你自己跟她说。”

  说完,他恶意的突然现身,本来议论纷纷的护理站再度瞬间静谧……很显然大家都确定他听到了她们的批评。

  王晓玫见状突然很同情她那一群同事,还有童卉乔……为什么呢?

  因为她发现,男神不是神,是人,而且好像还是个不是很好相处的人,什么温柔亲切啊……一切都只是假象!

  之后过了几天,童卉乔很开心的跟史潍说她跟王晓玫尽释前嫌,她要搬回去了!

  “你很开心?”

  “是啊,开心到都想跳舞了。”

  “喔。”史潍冷冷的回了一声。

  童卉乔雀跃的心瞬间凝结。“你……不高兴吗?”

  当然不高兴,好不容易享受了一段软玉温香在怀的日子,这下子又没了。史潍的俊脸臭了。

  “什么时候搬回去?”哼,瞧她都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今天晚上……可以吗?”看史潍越来越黑的脸,童卉乔赶紧加了一句“可以吗”询问他的意思。

  “当然不可以。”史潍眯了眯眼。“明天好了。”

  童卉乔虽然很迫不及待,可是还是乖乖听话,明天再搬,毕竟人家收留她一段时日,还每天殷勤的送她去上班。

  可几个小时后童卉乔后悔了……

  史潍折腾了她大半夜,压根不让她睡觉,她娇声求饶都没用,想将他踢下床,问题是她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

  隔日,她睡到中午才能爬起身,等将全部东西整理好,再搬回原来的住处都已经是晚上了。

  而那个阴险的男人嘴角始终都挂着幸福满足的笑,要不是看在他从头到尾都有帮忙的分上,童卉乔真的会一脚将他给踢下车。

  第10章(1)

  甜蜜的恋爱生活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两人交往也满一年了,最近史潍有了求婚的想法,也决定实践它。

  史潍花了不少心思在计划求婚的事,好比地点要安排在哪?要怎么样做才能让童卉乔欣喜的点头答应?该怎么做才能塑造最浪漫的情调?

  他苦恼不已,很努力的做功课。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理智的人,绝对不会把时间和金钱花在求婚这种事上,可当身边的那个人是童卉乔,他就想给她一个难忘的回忆。

  史潍的想法童卉乔没有察觉,因为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她颇为忧虑,但她不想让史潍担心,故没有向他吐露。

  其实已连续好几个晚上,她都会接到隐藏号码的无声电话,接起后对方都不说话,勉强一点可以听到细微且急促的呼吸声,对方似乎处在非常紧张的状态。

  起初的一两通来电,她还以为是变态,毕竟那急促的呼吸声很容易让人误解,她恼怒的挂掉电话,可对方还是一再打来。

  之后她稍稍冷静下来,觉得事情有异,所以试着跟对方说话,可不管她丢出什么问题对方都没有回答,然后就挂了。

  一般人接到这种莫名其妙的电话,第一时间都会认定是骚扰,甚至就先报警了,可童卉乔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半个月前,她接到社会局社工来的电话,对方说,目前被临时安置的陈可柔的双亲已经前来探视她两次了,而且经过评估,她的父母有机会将陈可柔接回家去。

  童卉乔对陈可柔印象深刻,她大半夜的带着陈可柔跟她妈妈在路上跑,这种经验想忘记都难,后来陈可柔被临时安置了,丁芳离开医院又回到老公身旁,她想要再联络她,他们夫妻俩却是已经搬离租屋处联络不到了。

  事隔那么久,陈大荣夫妻忽然出现,希望可以接回陈可柔……她怎么想都觉得可疑。虽然社会局的社工说,陈大荣已经戒酒,而且找到了工作,住的地方也已经稳定下来,丁芳甚至怀了第二胎……

  依他们的评估,陈大荣夫妻将陈可柔接回的机率高达百分之八十,接下来就只等最后一次的会晤情况再做决定。

  童卉乔听了之后,问社会局的社工最后一次的评估是什么时候,她也想出席。

  而现在回想起那次评估,童卉乔仍有股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她看过陈大荣一次,就是很惊悚的那一回,被喝醉酒的他追着要打,所以当她看到衣着整齐,神清气爽面带笑容的陈大荣时,她只觉得有很大的违和感。

  当然,这样的陈大荣是加分的,至少在他们这些社工面前。

  陈大荣甚至还向她道歉,主动谈起了上一回的暴力。

  “我感到很抱歉,酒精真的是让人丧失了理智跟自我,我已经戒酒了,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暴力行为。”

  “这样当然是最好的。”童卉乔笑笑回应说。

  “我跟丁芳都非常希望将小柔给接回家去,过去是我不对,不能给她们母女幸福快乐的家庭,现在丁芳肚子里的宝宝也快七个月了,是个男孩,我希望弟弟出生的时候,可以有姊姊陪在一旁。”

  当陈大荣提及怀孕的丁芳时,童卉乔将视线调往她身上。

  她配合陈大荣,笑得很幸福,却没有开口说话,似乎将一切都交给陈大荣。

  对于丁芳的反应,童卉乔不意外,丁芳爱惨了陈大荣,一向以他的意见为意见。

  只是既然陈大荣已经改过自新不再酗酒打人,丁芳的眼底应该是满满的幸福跟爱意才是,可怎么她觉得丁芳虽然笑得很幸福,但那笑意却不是真心的?

  童卉乔试着跟丁芳讲话,藉此找寻更多蛛丝马迹。“都已经怀孕快七个月了,怎么肚子还这么小?”

  丁芳愣了一下的神情并没有逃过童卉乔的利眼,但她很快的掩饰过去,正要开口时,陈大荣抢先回答——

  “她就胃口很小,吃什么吐什么,害我担心的很。”

  “是这样啊。”童卉乔看向丁芳,却发现丁芳闪躲她的注视。

  “嗯。”陈大荣牵起丁芳的手,拍了拍。“你看你这样子都害别人以为我苦毒你了。”

  丁芳赶紧摇头。“没有,没这回事,是我自己什么都吃不下。”

  童卉乔总觉得丁芳的口气有点紧张……为什么呢?是她想太多,太疑神疑鬼?

  此次的评定会晤进行了约莫一个钟头,最后十分钟还让陈可柔出来跟父母见面,陈可柔看到妈妈开心的哭了,但仍然不太愿意接近陈大荣。

  陈大荣一脸心痛与自责,一直说都是自己不好,才害陈可衮不愿意亲近他。

  会晤结束后的隔天,社会局的社工约童卉乔见面,私底下询问她的看法跟意见。

  童卉乔的答案是否定的。她将她的疑惑说出来,她觉得陈大荣改过自新的形象有点太美好,像是刻意塑造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