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多金院长小资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史潍在楼下迅速收服两个大人,得意的很,只可惜他的骄傲没能维持太久,待他一到楼上,所有的小朋友好奇的围过来,问他是谁,而他回答是小乔姊姊的男朋友时,至少有一半的小朋友立即抱住童卉乔的大腿,对史潍露出强烈的敌意,至于另外一半呢,不是襁褓中就是才一岁多懵懂无知,还搞不清楚状况。

  “小乔姊姊是我们的!”

  有人领头呛声,就有人附和了。

  “对,我们的。”

  “不许你抢走!”

  “对,不许抢走!”

  这下可好,史潍不敢轻敌,幸好他有备而来,这次一定要用智慧让这群小情敌臣服于他。

  史潍蹲了下来,清了清喉咙说:“各位小朋友,我有带伴手礼来,是布丁,你们要吃吗?”

  他拿出鸡蛋造型的布丁,看起来可爱又好吃的模样迅速掳获一票小情敌的心,他见状得意的笑了。

  “其实你们的年纪都跟小乔姊姊差太多不可能结婚的,不过我跟小乔姊姊生的小孩就跟你们比较合适了。”

  一听到小乔姊姊生的小孩……每个小朋友都瞪大眼睛,有的甚至还伸手摸了童卉乔的肚子,天真的问:“小乔姊姊肚子里有小Baby了吗?”

  童卉乔是又好气又好笑,瞪了史潍一眼,这家伙是来乱的吗?

  “没有。”她回答小朋友们。

  “不过以后会有的。”史潍却迅速补上一句。

  “好,我们要等小乔姊姊生小Baby,我喜欢小Baby。”

  不知道是哪个先喊道,而小朋友最喜欢呼应的,一下子通通都喊着说他们喜欢小Baby。

  “好、好,小Baby你们喜欢,小乔姊姊让给我喜欢。”史潍觉得自己太有才了,几句话就打败了小情敌们。

  他朝童卉乔偷偷眨了眼,脸上的表情可得意了,童卉乔被他的俏皮逗笑了,觉得自己此刻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不能更喜欢他了。

  史潍在儿童之家待了一整个下午,晚餐前跟童卉乔一同离开,刘中基跟宋莲花是过来人,岂会不知道恋爱中的情侣巴不得有更多的独处时间,所以他们夫妻俩也没有开口挽留他们。

  史潍跟童卉乔去吃了顿浪漫的晚餐,之后又跑到淡水散步喝咖啡,迎着徐徐晚风,十指相扣,幸福尽在不言中。

  走着,史潍突然想到下午那群可爱的小朋友,感叹的说:“我好像忽然懂了你做社工那种全心付出不求回报的心情了。”

  下午那一群天真无邪的孩子围着他,说着话,开心笑着,那全盘信赖的眼神把他的心给紧紧揪住了。

  那群孩子们没有任何罪过,却因为大人的自私跟过错,让他们没办法在幸福且正常的家庭中长大。

  还好他们来到了儿童之家,刘大哥跟宋大姊,还有小乔,还有许多一有空闲就会出现的义工们,给了这些孩子爱。

  “所以你对社工这职业的偏见已经化解了?”

  “算是。”史潍耸耸肩,沉默了一下才又开口,“我想要说个故事给你听……”

  史潍牵着童卉乔的手紧握了一下。

  他们随意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伴着海风,史潍回忆起往事,那段影响他甚巨的过往。

  “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我从没想过我会从事医美,对我而言,当外科医师,尤其是神经外科医师,才是我的人生目标,我的双亲都是医师,父亲更是外科教授,整个台湾不知有多少优秀的外科医师是我父亲的学生,看到我父亲几乎就可以看到我未来的样子。”

  优秀、好优秀、非常优秀……是史潍进入医学院之后获得的评语。

  “我在念书时有个学长,他优秀的程度不输给我,差别只在于他来自南部的小康家庭,但学长的优秀是有目共睹的,后来我在当实习医生时,学长则是刚考上医师证照的菜鸟小医师。

  “本来我以为学长可以一步一步的往上走,没想到一个该死的值班夜晚毁了一切,那天医院急诊室接到一个车祸伤患,那是个爱跟同伴斗狠,约好飙车却直接开车去撞山壁的小屁孩,急诊室医师联络值班的学长,学长先帮伤势严重的小屁孩做紧急处理,同时护理师紧急Call来执刀的外科医师……”

  史潍说到这时顿了一下,他看向童卉乔,眼眸深处有着哀伤。“你是护理系毕业,也在医院里实习过,应该很清楚人命并不是医师跟护理师可以主宰的,我们并不是神,并不能决定谁可以活命,谁必须死去。”

  童卉乔听他这么说,也猜得到结局,而他说的就如她所想——受伤太严重的病患即使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术后还是因为并发症而死亡。

  “但病患死亡并不是结束,而是一场闹剧的开始,那个爱飙车的孩子有一个颇有盛名的父亲,据闻是个大型慈善基金会的终身义工兼任无给职董事,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地位跟权力。不甘心的父亲坚持要找医院讨回公道,为他悲愤的情绪找一个出口,医院被他闹到形象大伤,也不愿意让执刀的外科医师走,最后不得不找个替死鬼……”

  “是你的学长?”童卉乔轻声问。

  “没错。”史潍笑得讽刺。“一个菜鸟医师而已,能负什么责任,最后却说是学长先行处置不当,导致手术失败……这不是笑话吗?后来学长被医院逼退,黯然的离开台北到东部的小医院里工作。”

  童卉乔懂了为何史潍一开始对于她的职业有所偏见,就连她自己都看不惯那些做好事只求一个名声,实际上却自私自利的伪装慈善家。

  史潍说到他学长即使人到了东部,对方却没有放过他,最后学长被逼到无路可退,以自杀结束一生。

  “其实在学长被医院逼退的时候,我有找过我父亲,希望他能伸出援手,但我父亲却拒绝了,他说这就是白色巨塔里的现实,没有背景的学长注定被牺牲,父亲要我不用担心,因为我不可能像学长那样惨,有任何状况都会有他帮我担着。

  “可是我听完他的话,走出办公室那一刻,心里突然涌现极大的哀伤,原来我多年来拚命的学习医术,不管拿到多优秀的成绩,这些都比不上我有一个站在白色巨塔顶端的父亲,而学长的悲哀在于他没有,想起我们曾经发过的誓,为拯救生命无怨无悔的热诚,我觉得好讽刺……后来学长走了,我也彻底醒了。”

  第9章(2)

  “所以你没有离开医界,依旧是个医师,只是从外科转做医美,将对拯救生命的热诚转为赚钱的热诚。”童卉乔终于明白了他的想法。

  “没错。”史潍神色哀戚,但很快悲伤的神色就退去,“其实当个很会赚钱的医生也挺不错的,顶多面对过往的同学难免会被揶揄,但我不在乎,不过我老爸应该不太想承认有我这儿子吧。”

  童卉乔却问:“如今你后侮吗?从最执着的外科转做医美……”

  史潍想了想,微笑说:“应该不后悔吧,至少钱赚得不少,我也是后来才发现我还满爱赚钱的。”

  “那你感到遗憾吗?”童卉乔又问。她想,如果史潍是个外科医师,凭他的聪明跟医术,一定可以拯救非常非常多的人……

  会遗憾吗?史潍抬头看看被云遮住,勉强露出一角的月亮,思索童卉乔提出的问题。

  是有那么一点点遗憾……不过他并没有说,只是轻轻握着童卉乔的手,不再说话。

  学长的离世对他造成的影响一直是他心头的秘密,从不轻易跟人提起,但面对小童时,他没有多加思索就吐露了。

  而她懂他,这让他再一次觉得自己有把握住这个女人真好。

  跟她在一起的日子,在幸福满点中很快的度过,他们很快的迎来交往一百天的纪念日,然后迈向第二个一百天。

  难得悠闲的周末夜,两人看完电影后,史潍送童卉乔回家,童卉乔下车前,两人就如一般热恋中的爱侣亲密的拥吻,难分难舍。

  每每这时候史潍心里头都很呕,因为童卉乔是跟好友合租,碍于其他人,他根本不可能跟她回家卿卿我我,他好想将她拐回他家喔……

  就在童卉乔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之际,史潍手臂一个使力又将她给拉回身旁,童卉乔吓得惊呼一声。

  史潍意犹未尽的含住她惊呼的小嘴,这一次的亲吻多了情欲的味道,他的手掌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游走……

  离开她的唇之后,他含住她的耳珠诱惑的低语,“今晚到我家过夜好不好?”

  殊不知耳朵是童卉乔敏感处,他的舌尖一舔弄,她整个人都瘫软快要化成水。

  童卉乔没想到他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请求,但对于他的想法并不意外。

  其实他们交往也一段时日了,以现在速食爱情的进度,他们没奔回本垒已经算是慢热的了,最近她多少有感受到他对亲密的渴求,他对她的小动作越来越多,就连晚上看电影时,都在一片漆黑中偷偷舔吻她的掌心……

  “可是我……”

  童卉乔本想说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史潍却又吻住她,根本不让她有机会拒绝,他决定今晚当个坏男人,要将她掳回自己住的地方。

  他渐渐加深这个吻,直到她无法呼吸才放开她,他额头抵着她的,一双深邃的黑眸瞅着她,让她一颗心失速跳动,所有拒绝的话语全都消失无踪。

  她登时领悟到,找个帅到无法挑剔的男友根本是自己找罪受,当他释放他的魅力时,她完全抵挡不了。

  尤其他在她耳畔低语,声声恳求着。

  童卉乔一张脸都羞红了,连带整个耳朵也红成一片,最后,她咬咬下唇,几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史潍看到了,差点在车上举高双手欢呼。

  他把握时机,发动车子赶紧把人载回自己家,就怕她改变主意。

  这一夜旖旎又热情,直到凌晨时分,童卉乔轻声求饶史潍才放过她,将她温柔的拥在怀里沉沉的睡去……

  还好隔天是周末,史潍找了理由又将童卉乔留下来一整天,这一整天他们就窝在家里,享受着只有两个人的亲密时光。

  拜史潍住的是酒店式豪宅所赐,想要吃什么只要一通电话,没多久就会有人送过来,他们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他们唯一需要自己动手的事就是“两人运动”,这一天下来他们所吃下肚的热量通通被消耗殆尽。

  “下次再也不要被你给拐了。”童卉乔赖在他怀中,累到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好,那下回换我被你拐好不好?”史潍慵懒的回应,声音里头是满满的餍足,一只手轻抚着童卉乔的纤背,这样的日子如果能一直持续下去多好,如果可以把小乔拐来跟自己同住的话……

  史潍的想望在不久之后就实现了,不过不是他成功说服了童卉乔搬来跟他同住,而是童卉乔一直隐瞒的事终究纸包不住火,曝光了。

  事情也就那么的巧,某个晚上史潍送童卉乔回家时被王晓玫目击了……

  以往史潍总是送她到住处楼下,童卉乔自行下车上楼回家,可自从两人有过亲密行为之后,史潍粘她粘得紧,就连她下车都跟着一起。

  史潍将童卉乔揽在怀中抱了好一会儿才放开。“真的不去我那儿过夜?”

  童卉乔摇头。“我明天一大早就有三个家庭要参访,下午还得到市政府开会。”

  “我会节制的,”史潍举手保证。“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只是想抱着你睡。”

  童卉乔白了他一眼。“你一点信用都没有。”上回他还不是这么说,结果咧?

  史潍被吐槽,只好鼻子摸摸,放开她。“好吧,我走了……掰掰。”

  童卉乔看着他演出超夸张的失望表情,心里好气又好笑。

  “星期五晚上可以吗?”她丢出这么一句。

  史潍回眸,咧嘴一笑。“当然可以。”说着,又回到她身旁,飞快的轻啄了一下她的红唇。

  童卉乔瞪大眼,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在大马路旁……

  史潍得逞,笑着上车离开了,童卉乔摇摇头,嘴角漾着甜蜜的笑走进大楼里。

  而这一幕幕全进了王晓玫的眼里,她正好回家,在对面车道下计程车后就看到了一切,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史潍跟……小乔?是她看错了吗?

  但她看得一清二楚,两个又皆是她很熟悉的人,尽管天色已暗,又隔着马路,她依旧可以很清楚的认出是谁。

  她看着他们卿卿我我,难分难舍,拿着包包的手紧了紧,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着嫉妒以及更多的怒气……

  被自己的好姊妹如此的欺瞒,任谁心情都不会好,更何况王晓玫是个脾性直接的女人,她接在童卉乔之后进入大楼回家,准备兴师问罪。

  王晓玫进门后将门用力一甩,藉以宣泄她心中的怒火。

  童卉乔比王晓玫早一步回到家中,人在客厅,听到巨大的甩门声,吓了一跳,回首一看,竟是王晓玫,而且她怒气冲冲,直瞪着她。

  童卉乔心头闪过一丝惶恐,晓玫跟她进门的时间如此相近,会不会看到史潍跟她……不会这么巧吧?!

  王晓玫走到童卉乔面前,手中的包包就往她身上砸去,她往后退了一大步,人没倒,脸色却变了。

  “说,你跟院长交往多久了?这样一直瞒着我,看我因为失恋难过你很开心?很得意?”在气头上,王晓玫说话也就不经修饰。

  果然……她没猜错,晓玫看到了。童卉乔很是心虚,但也不想被误会,呐呐的解释,“晓玫,我很抱歉……

  我一直想跟你说,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呵,这理由倒是好,要开口还不简单,嘴巴张开不就好了,你根本就是心里有鬼,存心笑话我。”

  “晓玫,我从来没这么想过。”童卉乔急了,很快速的回应。

  “童卉乔,你少来这一套,跟你当朋友这么多年,我算是今天才真正看清你,每次都扮演和事佬,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计较,结果呢?心机最重的就是你,今天要不是我亲眼看见,还不知道会被你瞒多久!”

  王晓玫越说越生气,“你应该每天都在笑话我吧?笑我像个白痴。”

  “晓玫,我没有。”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对不起晓玫,但不是因为她抢了晓玫心目中的男神,而是因为她隐瞒了晓玫。“我是欠你一个解释,如果你愿意听我说,愿意接受我的道歉……”

  童卉乔以最诚恳的姿态说着,但王晓玫并不领情。

  “童卉乔,你真的很厉害,闷不吭声的就将史潍给拐到手,还顺便看我好戏,我真是瞎了眼才会把你当成是好朋友!”

  王晓玫未加思索的话一出口,童卉乔脸色瞬间惨白了,很想大声辩驳,但她强忍住情绪,这件事无论如何是她错在先,而且晓玫正在生气,她不能硬碰硬反驳晓玫,不然情况只会更糟。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