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娘子请上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她微蹙着眉心看他,“这里这么开阔,附近也没有寺庙这样的地方,如果我们今晚回不去,难道不是就近找个地方安置吗?”

  他不由得失笑,抬手不太庄重地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笑道:“娘子只管放心赏景玩乐,那些小事自有为夫负责。”

  “好吧,我觉得你还是能相信的。”

  雷飞云顿时内伤,听她这话说得勉强的……他有那么不值得人相信吗?

  那边,周佩华已经叫荷香去布置野炊的地方。

  雨布垫底,毡毯铺平,茶点摆好,几只大食盒也一溜在草地上摆开,装着生肉、熟食,还有临行前急急赶烙的一篮大饼。

  这且不算,雷飞云还被妻子打发领着亲卫去湖边捉鱼,去远处的山林里打猎好加菜。

  最后,野炊的食材多了烤鱼、烤兔肉和烤鹌鹑,还烤了一些地瓜来分食。

  一顿饭吃得雷飞云感慨万分,“娘子,你准备得真是充分啊!”

  周佩华倒是有些不满意,“时间还是太赶了,要不就能准备得更丰盛些。”

  雷飞云有些无言,果然是他们要求的标准不一样的缘故吧。

  吃饱喝足,周佩华在湖边放起风筝,剪了病气,看着那只纸鸢随风飘走,直至再也看不见。

  然后,他们登车上马往回赶,在戌时左右赶回了行辕。

  晚上就寝时,周佩华扯着某人的脸皮问,“你就没打算在外面过夜吧?”

  雷飞云老实承认,“是没打算,那么说是想让娘子玩得开心点罢了。”

  她不想搭理他了,在被窝里扭了个身,背对着他,睡了。

  他知道她今天坐车累了,也没有厮缠,只是从身后搂住她的腰,笑着闭上了眼。

  透过敞开的窗户,可以看到廊下院中的那一丛冬青。

  即使严冬时节依旧绿意不减,如今随着天气转暖,茁发新芽,老绿、新绿夹杂,如同生命更迭延续。

  周佩华手中的针已经半天没动了,眉心微微蹙着,有些走神。

  荷香端着养生茶进来,看到小姐这副模样,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两天小姐发楞的时候越来越长了,也不知道姑爷到底干什么去了,都好些天不见人了。

  “夫人,喝茶吧。”

  荷香的声音惊醒了周佩华,她自嘲地扯了扯嘴角。

  习惯真是要不得!

  习惯了某人的陪伴,突然有一天他不见了,她竟变得无所适从起来。

  端起茶盏,掀开碗盖,带着药香的茶味扑鼻,周佩华却情不自禁地又想到某个人某天说过的话——

  “这茶味道太怪,华儿你怎么喝得下去?”

  见小姐没有继续动作,荷香无奈极了,再次出声,“夫人快趁热喝了吧。”

  “嗯。”周佩华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小口小口地喝着,却完全不知道喝到嘴里的是什么味道。

  荷香在一旁看了直摇头,小姐这失魂落魄的要到什么时候啊?姑爷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周佩华放下空盏,抿了抿唇,开口问道:“文先生可在府中?”

  荷香赶紧回道:“婢子昨天还有见到文先生,今天……婢子这就去前院看看。”说着转身便要去。

  周佩华摆摆手,“不用了,我自己去。”

  荷香上前搭手扶着自家小姐下炕榻。

  周佩华穿好绣鞋,整了整衣裙,在荷香肯定的目光中去外院找人。

  文思远正在外院自己的书房里处理公务,看到周佩华来了,不免有些吃惊。

  这么久以来,夫人一直谨守本分,行辕内外院分明,今天会特地来外院,九成九是为了将军的行踪。

  周佩华开门见山地道:“将军这些日子可是在营中?”

  文思远垂目,“是。”

  周佩华再问:“我是否不能问?”

  文思远继续一字答曰:“是。”

  周佩华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微抿着唇,“我明白了。”他肯定不在营中,一定是找了借口离开边关,也不知到底是去做什么了?

  刺探军情什么的,应该用不上他一个镇守边关的大将军吧?

  看着夫人转身离开,文思远心里直叹气,将军这次太莽撞了,离开之前也没有留下只字片语给夫人,唉……

  将军身为边关主帅,就算借口再好也不能长久不在营中露面,也不知将军此行可还顺利?

  将军昼夜兼程,路上不作耽搁,三日之内当可赶回京城……等接应了三皇子出京,做好一切相应安排,路上若没有其他阻碍,当能提前返回边关,不会被人察觉,就不晓得这般来回奔波,将军的身子能否撑得住?再说了,要是中途发生什么意外……他最多能遮掩半个月时间。

  文思远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但愿一切顺利。

  第5章(2)

  荷香看小姐嘴唇紧抿,面沉如水,一言不发地往回走,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落不到实处。

  不久,周佩华的脚步停在屋前。

  荷香迟疑地唤了一声,“夫人?”

  周佩华捏紧手里的帕子,道:“去把这些日子的邸报拿来给我。”她不能继续消沉,她必须给自己找点儿事做好分散注意力。

  “哎,我这就去。”不管如何,只要小姐想振作精神就都好。

  周佩华掀帘进屋,但她没有进到内室,而是进了西次间,这儿算是间小书房,平日她看书习字都在这儿,偶尔煮茶品茗弈棋,消遣时光。

  自打雷飞云不见人影,她也好几日没有进来这里了。

  窗台上的那盆水仙郁郁葱葱,屋子里有淡淡的香气浮动。

  周佩华坐到书案后方,随手翻开了桌上的一本字帖,开始临摹。

  从前院取了邸报回来的荷香,悄悄将邸报放到桌角,没有打扰小姐练字。

  对嘛,这样子才像是她家小姐。

  以前在周家那样艰难,小姐都能让自己过得很自在,没道理现在过得还能差了。

  练完一张大字的周佩华放下毛笔,拿过邸报开始翻看。

  时间随着沙漏中的细沙落下,一点一滴过去。

  看着看着,周佩华似乎抓住了什么,凝眉细思。

  三皇子宣王遭眨谪,直接发配边疆戍守?

  今上年迈,自太子病故,便益发多疑,诸皇子各方势力在朝堂角逐,一着不慎,只怕就落个不好下场。

  在邸报上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时,她突地睁大了眼——父亲怎么会投效到四皇子那里去?

  她的心思转了转,以雷飞云目前的地位,正是各方势力极力想要拉拢的,这应该是四皇子朝他这镇国公兼平北大将军抛出的诱饵,父亲却着急地主动靠了上去,给一些人造成了一种雷飞云亲近四皇子的假象。

  周佩华勾起冷笑,在家中对她不闻不问,却对她如今的身分衍生出的利益紧抓不放,可真是她的好爹爹!

  她阖上邸报,起身面窗而立,久久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

  荷香因为担心也不敢离开,就站在一边陪着。

  她能感觉到小姐的心情很不好,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终于,周佩华开口了,“荷香。”

  “夫人?”荷香简直都有些激动,小姐终于说话了。

  周佩华慢吞吞地道:“去给我下碗面吧,我饿了。”

  “好,婢子马上就去。”

  听着荷香的脚步声离开,以及外间帘子落下的声响,周佩华轻叹了一口气,她又看了一眼桌上的邸报,这才出了西次间,回到东次间的房里,脱了绣鞋唯到炕榻上,顺手拿过针线筐,在绣了几针的青色腰带上继续扎针。

  过了一会儿,荷香端着汤细面进来,就看到小姐沉静做绣活儿的身影,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夫人,面好了。”

  周佩华放下手中的活儿计。

  荷香将面摆到炕桌上,又将三、四样小菜摆上,“夫人这几日胃口不好,婢子在面里搁了辣子提味,夫人尝尝可合意?”

  周佩华笑了笑,拿起筷子夹起几根面条,吹凉,送入口中,嘴角扬起,“酸辣酸辣的,很是可口。”

  “夫人喜欢就好。”

  一碗细面下肚,周佩华出了一身汗,接过荷香递来的湿布巾擦了擦脸,眉眼也跟着舒展开来。

  白日的时候真要打发时间也容易,可是一入了夜,洗漱之后,换了里衣安歇,周佩华就觉得被衾有些寒凉,少了那个大暖炉在身边,整个房间好似也变得空旷寂寞。

  她咬着唇抱紧被子,眼眶有些发酸。

  她不想丢了心,可在不知不觉中还是将心落在了那混蛋男子的身上,他一字不留便突然消失,她问不得、说不得,怎一个煎熬了得?

  生气寂寞倒不算什么,未知才让她提心吊胆,生怕他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

  文先生说是军务,她不便多问,可让她不担心,却绝不可能。

  但周佩华也明白,嫁了雷飞云,只要他一日身负军职,边关战事不休,如这些日子的担忧总是避免不了,所以她更不能为此意志消沉,神思不属。在他不能陪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她必须如常地过日子,不能让他还要分神为她担心。

  夫妻本就是相互扶持,互为依靠,才能走得更远。

  周佩华在床上翻来覆去几番折腾,终于慢慢睡去,只眼角犹带泪痕。

  暗夜飞骑,尘染战袍。

  城门开了又阖,几十骑飞马而入。

  静夜之中,马蹄踏落结实地面的声响清脆而规律,战马在将军行辕前停下,马上之人飞身下马,动作整齐而迅捷。

  守门卫士低头行礼。

  一行人沉默入内。

  收到消息的文思远急急迎了出去。

  很快地,双方就在外书房碰了头。

  “将军一路平安?”

  昏黄的烛光下,将军头盔搁在宽大的书案之上,案后的雷飞云一身甲胄,满眼疲惫,形容憔悴,下巴上青色胡碴子冒了一大片。

  “受了点儿小伤,无碍。”雷飞云的声音带了几分沙哑,如同被碎石磨砺过一般。

  文思远想了下,道:“夫人很担心将军,却未多问。”

  雷飞云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不由得抬手揉了揉额际,他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周佩华,他怕看到她的泪眼,怕听到她的埋怨,但他更想念她。

  “家中一切让先生受累了。”

  “属下分内之事。”

  雷飞云犹豫了一下,才压低声音道,“此行玉子明插了手。”

  文思远眉心一跳,“他可是以此要胁将军?”大将军无诏回京,这可是个大把柄啊!

  想那玉子明,也算是年少得志,十四岁名登金榜,官途一路平坦,不足而立之年便已是御史,如今更兼领吏部,又深得帝心,真可谓是权倾朝野。

  以文思远来看,玉子明这人难以简单以忠、奸分说,他更像是个随心所欲、以玩弄权术人心为乐的狂人。

  当年将军虽有两任未婚妻出嫁前身故,但也并非就再娶不到妻子,偏偏不知怎地就传出来玉子明钟情于将军,让许多人当即就绝了与国公府结亲的念头。

  这些年将军留在边关,轻易不回京,一部分原因也是不想跟那家伙打到照面,免得纠缠不清。

  雷飞云皱眉摇头,“他倒不曾作梗,只不知出于什么心思还搭了把手,我只担心他拿捏住此事,不知以后要如何。”

  文思远想了想,道:“不管如何,将军无诏入京能有玉子明在其中斡旋,想来应该无碍,况且此事他既插了手,要以此拿捏也讨不了什么好。”只是玉子明行事向来随心所欲,为人又狡猾奸诈,还是不得不防。

  听他这样说,雷飞云的心稍微放松下来,“先生这样说也对。”

  文思远道:“将军连日辛苦,还是早些歇息吧。”

  雷飞云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夫妻之事,外人可不好插手,文思远视而不见,直接告退。

  留下雷飞云一个人在书房里犹豫了许久,最后到底挨不住相思,决定回内院见妻子。

  内院中,原本早已睡下的周佩华突然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帐顶,等脑子清醒几分,这才披衣而起。

  轻手轻脚进了屋子,正准备先到净房沐浴的雷飞云被她撞了个正着。

  四目相对,空气瞬间凝滞。

  周佩华的泪毫无预警大滴大滴地滚落,樱唇轻咬,却是一声不发。

  雷飞云顿时手足无措,想伸手帮她拭泪,又及时缩了回来,有些讪讪地道:“我手脏,一身灰,你别哭了吧……”哭得他心疼,也心慌。

  她低着头,继续无声流泪。

  他没办法,只好走上前拥她入怀,大手轻抚着她的背,柔声轻哄,“我这不是好好回来了嘛,别哭了。”

  周佩华还是不吭声。

  雷飞云在心里直叹气,他纵横沙场从不胆怯,可面对妻子的眼泪却是束手无策。

  最后还是周佩华自己收了泪,牵着他的手引他去净室,却依然不肯跟他说话。

  等到雷飞云褪尽衣物,露出左肩和右胸带血的缠布时,她原本收住的泪又涌了出来,但被她很快擦去。

  “不痛,真的不痛。”见她难过,他赶紧申明。

  周佩华紧紧抿着唇,小心避过伤口替他洗净身体,而后解了缠布,擦拭过伤口,重新涂了伤药,仔细包扎好,这才帮他穿上干净的中衣。

  看着剃干净胡髭,又变得整洁俊朗的丈夫,她总算满意了。

  真不晓得他这些日子干什么去了,弄得这么樵悴,还受了伤回来,眼里全是血丝,也不知道几天没睡了。

  在此期间,雷飞云一直试图跟妻子搭话,可无论他说什么,她就是不开口。

  他反握住她的手,跟她回到内室。

  床上原本的被窝是周佩华睡的,她一声不吭,探身从里床又拽过一床被子,就要替某人铺上。

  雷飞云急忙伸手拦住她,陪着小心道:“睡一床就好,一床就好。”

  她甩开他的手,执意帮他又铺了一床被子,然后自己爬进里床钻进自己的被窝,给某人留了个背影。

  他重重吐口气,无奈地摸摸鼻子,脱鞋上了床,却没有睡自己的被离,硬掀开妻子的被窝钻了进去,大手霸道地搂着她的腰。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媳妇儿这般生气,得赶紧哄好了才行。

  周佩华原本真的不想再搭理他,但见他如此低姿态,又顾及他身上的伤和脸上难掩的疲惫,终于带着鼻音开口了,“你一定很累了,还是早些睡吧。”

  “华儿,你不生气了?”

  “睡吧。”

  “你转过身来。”他得寸进尺。

  周佩华直接回道:“我现在不想看你。”

  雷飞云顿时语塞,觉得心儿受伤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委屈地道:“可我想看你啊,我都好多天没见着你了……”

  她冷哼一声,“将军也会想我吗?这么多天没消没息的,又知我心里是不是担心?”

  果然是很生气啊!

  眼珠子转了转,雷飞云嘴突然低喊一声,“哎哟,伤口疼……”

  周佩华心下一惊,急忙转身,却被他一把抱住。

  “好娘子,不生气了啊……”

  她又气又恼,伸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两下。

  雷飞云倒也不觉得疼,心满意足地抱着她。

  两个人在被窝里喁喁细语,耳鬓厮磨,多出些与往日不一样的亲昵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