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娘子请上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一辆马车从旁边经过,纱帘被风不经意地掀起,露出了车内人的侧脸,她的眼睛倏地一亮,一下掀起车帘就要往外钻。

  “娘子!”雷飞云被她的举动吓得大手一伸连忙搂住她的腰,“你做什么去?”

  “我看到熟人了。”

  “熟人?”

  “快放开。”

  雷飞云只好松手。

  周佩华钻出马车,“快拦住前面那辆马车,荷香,你过去替我看一下。”

  “看什么啊,夫人?”

  周佩华的情绪有些激动,“我好像看到秋萍了。”

  “叶姑娘?”荷香也激动了,急忙从车辕跳下去,提起裙子就往那辆被亲卫拦下的马车跑过去。

  等她跑过去,马车的主人也正好掀起车帘看。

  四目相对。

  “叶姑娘!”

  “荷香?你怎么在这里?”

  荷香整个人都兴奋了,“我家小姐也在啊!”然后扭头冲后面招手,“小姐,真的是叶姑娘!”

  雷飞云也下了马车,一瞧那辆车的标记和车边跟着的人,脸色就不是很好看,可他的情绪丝毫影响不到已经疾步往前奔的娘子大人。

  叶秋萍也下了马车。

  “秋萍!”

  “佩华!”

  两个少妇,打扮同样简约,却是周身都透着低调的奢华。

  “你嫁人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然后又一起笑了。

  这个时候,她们的丈夫也打了个照面,同时哼了一声。

  “首辅大人今日告假了吗?”

  “本官若没记错的话,国公爷今日应该没有向吏部递假条吧。”

  两位夫人对视一眼,再次同时开口——

  “你嫁的是玉子明?”

  “你嫁的是雷大将军?”

  这世上的事怎么会如此凑巧!

  两个人握着手,都觉得太过不可思议。

  周佩华忍不住叹了口气,“我都回京大半年了,要知道你在京里,我早就登门拜访了。”

  叶秋萍也跟着叹气,“前段时间我怀着身孕,接着又是坐月子,在家带孩子,都没在外行走,也就错过了跟你见面的机会,早知道——”

  是呀,早知道……不过,今天碰上也不晚。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又同时转头去看她们的丈夫。

  雷飞云有些不明所以。

  玉子明却是明白妻子的心思,拿手里的扇柄抵了抵额头,很是不快地看了某个国公一眼,口气十分不爽地道:“我去跟国公爷说说话。”

  叶秋萍就笑了。

  雷飞云原本要拒绝,但是在妻子灼灼的目光下,瞬间就哑了。

  于是,两个女人亲亲热热地上了玉家的马车,去看马车里玉家的小公子。

  而另一边,两个说不上相看两相厌,但也绝对不能说气氛融洽的男人,彼此瞪了一眼,也实在不想顶着个大太阳,便一起上了国公府的马车。

  两边护卫仆役默默对视一眼,又默默移开目光。

  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两队人马合成一队人马,他们的男主子再不对盘,架不住女主子是好朋友啊,而且很明显的,两家情况毫无二致,阴盛阳衰。

  第10章(2)

  最近情形有点儿怪!

  不是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

  断袖传了多年的两个当事人,如今相爱相杀的戏码天天上演。

  当然了,相爱相杀什么的,这都是旁观的吃瓜观众认为的。

  吃瓜观众甚至认为这对断袖的夫人们终于受够了当他们的挡箭牌,私下结盟了。

  首辅夫人与国公夫人近来感情很好,互相走动的频率有点儿高,好像突然之间双方就亲近了起来。

  喔对,就是天气变凉了之后,两家就走动了起来,隔三差五地还互相送点儿吃食什么的,这必须得是感情深的,否则就依首辅大人和国公爷的关系,不在食物里下毒不正常啊!

  据说,今天两家夫人本来相约要去城外登高赏菊,结果没去成。

  国公夫人没出府,怎料首辅夫人直接抱着儿子过府了。

  “恭喜了啊。”一进门,叶秋萍就给歪在榻上的人道喜了。

  周佩华的表情看起来却不是太开心,她叹了口气,“太医有点儿不可靠啊。”

  “怎么了?”

  周佩华伸手逗逗好友怀里的小豆丁,道:“当初说我这身体要调养些时日才能受孕,这才多久啊,一年都不到,就有了。”

  叶秋萍失笑,“这不是说人家太医医术好嘛,你倒还不乐意。”

  “说好了去赏菊的,我现在这样,别说今天去赏菊,不满三个月我瞧我连屋子门都出不了了。”

  叶秋萍看她一脸苦闷,想到自己当时的情况,笑着点头,“说的有理,我瞧着你接下来有一段日子要闷着了。”

  周佩华向后靠着靠枕,伸手捂住了眼睛。没从秋萍那里听到宽慰,她已经能猜出她怀孕时的待遇了。

  照着某国公爷跟首辅大人的关系,极有可能从他那里取取经,她禁足的未来可想而知。

  事实上,周佩华一点儿都没有猜错。

  收到府里报信儿的国公爷当时正在兵部那里闲喝茶,一下就失手打碎了茶盏,然后便在原地团团转,搓着两只手有点儿欢喜过头。

  还是报信的亲卫有些看不过去,提醒了一句,“国公爷,您不先回去看看?”

  这话倒是点醒了雷飞云,“今天夫人不是说要跟玉夫人到城外赏菊?”所以他才郁闷得跑来兵部喝茶嘛,本来还想过一会儿去玉子明那里呛两句呢。

  “夫人早饭后就觉得身子不太舒服,想吐,荷香姑娘有点儿担心,就请了大夫进府,说是好歹把把脉,没事最好,有事就别等半路再回头。”结果,大夫一诊就诊出个大喜讯来,阖府都闹腾了。

  国公府终于要有小公子或是小小姐了。

  老管家雷山简直都要喜极而泣了,盼了多少年了啊,老国公地下有灵,雷家祖宗保佑啊!

  “玉夫人在咱们府上吗?”

  “属下出来前并没有看到玉夫人。”这会儿没准已经在了。

  雷飞云立时就知道自己该先去哪儿了。

  于是,国公爷转头就跑去找首辅大人,硬拽着首辅大人跟他回府一趟,拜托他去把他家夫人顺道给领回去。

  然后,首辅大人便堂而皇之地放下公事走人了,心里打定主意皇上要问,他就把锅扣到某国公头上,他是被人硬拽走的嘛,扣锅完全无压力。

  国公爷到家,首辅大人也顺利领了妻儿回家。

  周佩华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这都什么情况啊?

  偷偷打量一下妻子的神色,雷飞云咽了咽口水,还是壮着胆子开了口,“娘子,你还好吧?”

  “不好。”

  他顿时吓了一跳,急忙问道:“哪里不好?我这就让人叫太医去。”

  “你站住!”

  国公爷乖乖站住,满是担心地看着妻子。

  周佩华冷着脸道:“好端端的,我正和秋萍姊姊说话,你这一回来不要紧,倒把人给我撵走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娘子,人是玉子明领走的啊。”

  “玉子明不是你带回来的吗?”

  好吧,这确实是。

  周佩华从榻上起身。

  雷飞云吓得赶紧伸手去扶,“你想要什么告诉我,自己就别起来了。”

  她一脸乌云,“日子还浅呢,你这是做什么?再说了,五谷轮回这样的事你也能替我去做吗?”

  他自讨没趣地摸摸鼻子,到底没好意思跟去净房。

  “大夫是怎么说的?”他掀帘子出去找了伺候的嬷嬷问。

  “老大夫说从脉象看来有一月左右,夫人的身子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雷飞云拍抚着胸口,“那就好、那就好。”

  他挥挥手,那嬷嬷便退了出去。

  雷飞云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心里有些不踏实,他媳妇前几个月可说过这辈子不打算生孩子了,现在怀上了,她不会打掉吧?

  这么一想,国公爷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几个大步冲回了内室,但去净房的人还没出来,他就只能惶惶地搓着手,用双脚在屋子里磨着地。

  好不容易等到人出来,他一个箭步上去,握住了妻子的手,弄得周佩华一脸莫名其妙。

  “娘子,我的好娘子,你现在有了身子,可千万不能想着打掉啊!”

  “打掉?”他这荒谬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雷飞云一脸着急,“娘子,你就说吧,不行为夫就起个重誓,你可不能因为担心孩子生出来以后有什么事,就想着现在把孩子打掉。”

  周佩华终于听明白了,有些好笑地道:“我没想打掉孩子。”

  他这才放心了,长吁了一口气,伸手抹了把额头的汗,“这就好。”

  她重新上了炕榻,斜睨着他,云淡风轻地道:“我有了孩子,自然会为了孩子好好活下去。”

  “那我呢?”怎么能是为了孩子好好活下去,这让他情何以堪?

  周佩华老实不客气地道:“其实,女人这一辈子,绝大部分是靠着孩子过日子,尤其是大户人家,男人也就在怀孕这事上有用,其他时候有他没他,女人是一样过日子的。”

  国公爷顿觉心口疼,但他竟无言以对,这让他更内伤。

  瞧他一脸郁闷又无法反驳的模样,周佩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

  “娘子……”你何必吓我啊?雷飞云无奈极了。

  周佩华歪在引枕上冲着他招招手。

  他乖乖坐到她身边,任由她巴到他身上,“我有孕了,高兴不?”

  “高兴。”当然高兴,他要当爹了,雷家终于有后了。

  周佩华搂住他的脖子,带了一丝丝的威胁道:“万一我要是生个女儿,你可不许嫌弃。”

  “那不能。”雷飞云赶紧坚决表态,“不管男孩儿女孩儿,只要是娘子你生的我就喜欢。”

  “哼!”

  “我说真的,女孩儿也是我雷家的后代,我们一样可以教她习文练武,一样是我们的骄傲。”

  “这是你说的。”

  “大丈夫一言九鼎。”

  周佩华满意了。

  雷飞云偷偷伸手去摸她的肚子。

  他的举动把她给逗笑了,“现在你能摸到什么啊?”

  “可我高兴。”

  周佩华就不说什么了,只是含笑看着他一脸满足地摸自己的肚子。

  十月怀胎,国公府上上下下都提着一口气,生怕出什么纰漏。

  大夫更是常驻府中,三个月一到,府里的接生婆子、伺候嬷嬷便都开始预备起来。

  到了七个月,光是奶娘就找来了四、五个。

  周佩华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府里的老人们整日乐呵呵地忙着,她也不好打击他们的积极,就只能看着不表示意见了。

  伺候的老人家还好,就是快要当爹的那个人有些让人受不了。

  最后,不知所谓乱担心的国公爷被所有人嫌弃了。

  等到来年六月府里花园荷花盛开的时候,某一天夜里,周佩华被送进了产房。

  所有人都有条不紊地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

  雷飞云在院中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焦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国公爷,您坐下喝口茶吧,夫人才进去,要生还得过些时候呢。”老管家劝道。

  可他哪里坐得下来,又哪里喝得下茶啊!

  老管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建议道“要不,国公爷就去校场练会枪,再不就跑跑马。”总之,就别待在这儿扰乱大家了。

  “不行,我要留在这里。”

  老管家叹气。

  “我就在外面打会儿拳吧。”国公爷说干就干,把外衣一脱,虎虎生风地练了起来。

  众人皆是无语看天。

  在产房之外练武,他们家国公爷这也是独一份了。

  大家本都觉得夫人要折腾很久才能生下来,可是周佩华却让大家惊得都要掉下巴了。

  她进了产房,吃了一碗细面,又喝了一碗参鸡汤,然后连阵痛带生产,两盏茶时间不到,她就生了!

  生了!

  等在外面的雷飞云都没机会听到妻子叫痛,就先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

  众人又是无语看天。

  这速度,也是厉害了。

  “恭喜国公爷、贺喜国公爷,夫人生了个小少爷!”产婆抱着襁褓中的孩子过来报喜。

  怎料国公爷看都没看儿子一眼,一头跑进了产房。

  因为他的速度太快,门口的婆子们都没反应过来拦住他,更没机会告诉他产房血污之地,不适合男人进去。

  不过也没啥,国公爷尸山血海中打杀过来的,产房实在没什么好忌讳的。

  “娘子,你没事吧?”

  正被荷香扶着喂水的周佩华抬眼望过去。

  雷飞云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看来是没事了。”

  屋里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雷飞云也跟着笑了。

  继首辅大人的产假事件后,镇国公也上折子要求请产假。

  对此,首辅大人斜着眼睛直瞟他,口气相当鄙视,“之前不知道是谁天天拿请产假这事寒碜我的?”怎么寒碜着寒碜着,你倒也不要脸地要请了?

  对此,国公爷的回答是这样的,“你都已经开了这样一个先例了,而且我寒碜你这么久,你也没半点儿脸红,我就觉得这实在不是件什么事,所以我就向首辅大人你学习学习。”

  首辅大人的白眼都快翻到后脑杓了。这家伙好像越来越不要脸了!

  而皇帝陛下对于自己这一文一武两位大臣的不要脸行径非常的愤怒,一个是不整点儿事出来就浑身不舒坦,一个是好的不学,专学某人的胡乱来。

  偏偏这两个家伙还都对他有救命之恩,还都是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皇帝陛下实在是非常地憋闷!

  面对国公爷的坚持不要脸,皇帝捂着脸,一视同仁地给了他十天假,然后要求镇国公赶紧滚蛋,好让他眼不见,心不烦。

  顺带的,首辅大人也滚一边去。

  国公爷休完了十天的……嗯,应该算是产假吧,就着手开始准备儿子的满月事宜。

  因为堂而皇之的请假是没戏了,所以国公爷开始了明目张胆地迟到早退甚至旷职。

  皇帝心里好苦,闲职也不是这样干的吧?

  他就知道雷飞云这家伙娶了妻子就变得不思进取了,他这当皇帝的还没有飞鸟尽、良弓藏的觉悟呢,他自己就弄出了温柔乡是英雄冢的事实。

  玉子明就不说了,他就喜欢坑人,喜欢看人互掐,也喜欢别人来坑他、来掐他。可雷飞云这家伙是沙场上赫赫有名的杀神,怎么就能生生把自己做成了一个惧内名声朝野皆知的小男人?

  听说在国公府里,国公夫人让往东,国公爷不敢往西,让撵鸡,不赶狗……皇帝觉得心好累。

  而镇国公是不管皇帝想什么的,反正除了上战场杀敌报国,其他的事他都没太大兴趣,也都不想替皇帝干,他已经在战场上拚杀了那么多年了,也是时候歇一歇,顺便养老也是没问题的。

  到满月宴这天,雷飞云不想请不相干的人来凑热闹,就打算国公府自己热热闹闹地过一过,反正镇国公府上上下下人也不少,光他那五百亲卫就很壮观了。

  他这样的想法是很好,也很简单,但是皇帝和首辅大人当然不可能让他这么好过,结果就是——

  镇国公府的小公子满月宴那天,皇帝领着一帮文武大臣,呼啦啦地不请自来。

  镇国公府的小公子在他满月宴当天,就轻轻松松得到了世子的封号,不用他爹以后像别的公侯府第一样,费劲儿地去上折请封。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