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娘子请上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山里空气清新,景色优美,让心胸都为之开阔了不少。

  主仆两个在半山腰一处开满野山花的地方收住了缰绳,翻身下马。

  随侍的亲卫也跟着下了马。

  “夫人,我把花采来可好?”荷香问道。

  周佩华摇头,“它们长得这般生机勃勃,何苦摘了放入那插瓶中,不过是夭折了它们的生命。”

  世间女子又何尝不像这山花,原本可以恣意怒放,却因被人插入瓶中,围于内院,前者失了原本的恣意,后者则慢慢失去活力,最终失去生命。

  目光从山花上移向远处,山青隐隐,鸟雀嘶鸣,山脚下田陌纵横,好一派宁静的田远山野风光。

  人要知足!

  周佩华微微勾起了唇线,她如今拥有的已经比一般人要多了,策马扬鞭,抬手射弩,曾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可现在她都会了。

  所以,即使丈夫真的变了心,至少他曾经对她好过,那她便怀着这份美好,跟他淡淡地过下去。

  好在她没有子女,就算某一天她熬不住那深宅大院的孤寂,也不用担心会有一个如李氏那般的继母来为难搓磨她的孩子。

  这么一想,周佩华心里最后一丝芥蒂都没有了,没有孩子真的挺好,来去自在。

  小姐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荷香却能感觉到小姐的心情突然间变好了,她们主仆自幼相伴,情分自不是他人可比。

  “咱们回吧。”

  “好。”只要小姐高兴,荷香也高兴。

  那日她没跟着小姐,并不知道书房里发生了什么,但她却肯定出了什么事,因为小姐当时那满身的怒意太过明显。

  一行人在庄外翻身下马,自有仆役上前接过马缰,牵马照料。

  周佩华脚步轻快地走回内院,在院中廊下随手摘下帷帽递给一旁伺候的婆子。

  “荷香,让人打水,我要沐浴。”她侧头吩咐了一声。

  但当她从丫鬟掀起的门帘下进了屋子,却发现里头已经有人在了。

  一身居家常服,玉冠束发,英姿勃发,俊武不凡,不是她家镇国公还是何人。

  见她进屋,雷飞云放下了手里的茶碗。

  周佩华未语先笑,上前两步给他福了一礼。“国公爷来了。”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雷飞云微微皱眉,妻子的行止明明无一处不妥,可为什么他却觉得不对?

  丫鬟奉茶上来,周佩华伸手端过。

  雷飞云瞪着妻子看,她却垂眉敛目,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

  “华儿……”

  周佩华侧头看他,面露询问。

  不对!

  雷飞云甩去心头的疑问,道:“这两天我陪皇上去别苑了。”

  这是在跟她解释行踪,还是解释他没有第一时间追过来的原因?

  周佩华勾唇微笑,十分温婉地道:“妾身知道了,谢谢国公爷告知。”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忙道:“岳父已于狱中写下休书,李氏如今再与周家无关。”

  她一笑,“哪里能真无关,她至少还给父亲生下了一子一女,继弟虽亡,继妹却仍在,此番怕是还要与父亲一道流放边关。”

  雷飞云豁然起身。

  周佩华不明所以。

  他三步迈到她跟前,夺了她手里的茶碗重重放到桌上,然后一把抓住她的手,“我们去里屋说话。”

  “国公爷这是干什么?”

  “我有话跟你说。”他强硬地将她拉进了内室。

  一进内室,他就一把抱住了她,低头要吻她,不想,却被她躲开了。

  “国公爷不是有话要跟妾身说?”

  雷飞云不豫地抿抿唇,拉着她在榻边坐下,将她整个人圈在怀中,这样莫名能让他安心些。

  怀中的人还是那个人,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觉得不对劲,到底是为什么?

  “华儿,李氏不再是你继母了,她如今便是身死,也与你无关,你也不必为她守孝。”

  周佩华身子一震,原来是这样吗?这并不是父亲之意,而是雷飞云施压,所以李氏才成了下堂妇,他这是想杀她?

  雷飞云抱紧了她,在她耳边轻声道:“我绝不会放过她的。”

  她垂下眼眸,他这份心她总是感激的,却不想再感动了。

  “多谢你。”她会当好一个贤妻,会替他打理好国公府的一切,让他无后顾之忧。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某国公爷有了不好的猜测,他家媳妇这么不对劲,是不是身体出了问题?

  “没有,国公爷想多了。”

  雷飞云实在忍不住了,“那你怎么这么不对劲?”让他一颗心怎么都落不到实处,面对枪林箭雨他都不曾如此忐忑害怕。

  周佩华笑着打了他一下,道:“国公爷真是爱说笑,我哪有不对劲。”

  他抱着她瞪了半晌,然后突然福至心灵地想到一件事,微微拧了眉,沉声道:“那个不知进退的丫鬟我已经处置了,连她老子娘兄弟全都发卖了去,咱们府里容不下这样的人。”

  她袖中的手收紧,想笑却没能笑出来。

  雷飞云叹了口气,“华儿,我没想到府里的丫鬟会有这样的心思,明明你我恩爱,却不知她是从哪儿来的自信以为能自荐枕席,得到我的怜爱。”

  他当时看到那丫鬟解衣脱衫,只觉头顶直接烧起了一股冲天大火,他媳妇身子来红不想看他在眼前晃,把他撵到书房,他原本就挺不满的,没想到一个丫鬟竟然觉得机会来了要献身。

  简直是不知所谓!

  他若真持身不正,没娶妻那些年早就有女人了,那丫鬟还敢说什么想帮他孕育子嗣。

  她不知道那是他的死穴吗?因为那个毒妇李氏,他都不敢在媳妇跟前说子嗣这事,只字片语都怕惹得妻子伤心,她岂会不想帮他生儿育女,可是她被李氏害得宫寒严重,得慢慢调理才行。

  “咱们雷家有祖训在,好歹国公爷也要年过四十才会纳妾,那丫头谋划太早了。”

  听到妻子这句话,雷飞云的心豁然开朗,果然症结是在这里。

  “夫人,水好了。”

  “国公爷,容妾身先去洗漱一下,再来陪你说话。”

  雷飞云也不再硬留她,松手让她起身,看着她进了净房,若有所思。

  第10章(1)

  十天后,周佩华才从城外回到国公府。

  进府没多久,她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荷香,是我看错了吗?”周佩华掀开软轿的轻纱,“怎么府里多了这么多生面孔?”

  荷香摇头,“是多了很多生面孔。”小姐绝对没有看错。

  “找个人问问。”

  “是。”

  软轿继续往里抬,周佩华一路若有所思,往日里那些鲜嫩青葱的丫鬟怎么都不见了?一个个都是这么面目平庸的,简直伤眼睛啊。

  深锁内院,连个好姿色的丫鬟都看不到,时候长了,审美都要跟着降低了,就更别提什么赏心悦目了。

  周佩华回到房里,一碗茶才端起来,荷香就咚咚咚地跑进来了。

  看她跑得微喘,双颊微微泛红的模样,周佩华直接把手里的茶碗递了过去,“给,先喝口荼润润嗓子。”

  荷香也不推辞,接过后掀开盖子,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了个精光,再用手背一抹嘴,把茶碗放到一边,道:“夫人,你是不知道啊,咱们国公爷这几天可干大事了。”

  周佩华有些纳闷,“干什么大事了?邸报上怎么没写?”

  荷香摇头,“跟朝政无关,国公爷把府里相貌还过得去的丫鬟、媳妇子都给打发换地方了,专门挑了些姿色平庸,甚至伤眼睛的来伺候,听说也就外院留了几个清秀的,说是有外客来时出来撑个门面就行。”

  周佩华有好一会儿的无语,某人这是做什么呢?

  荷香低下头,一个人在心里乐不可支,她家姑爷可真行!

  周佩华伸手扶着额角,头疼地道:“国公爷回来,你请他进内院来。”

  “哎!”荷香这一声应得特别欢快。

  周佩华感到古怪地瞥去一眼。

  荷香笑嘻嘻地道:“小姐不给姑爷脸子看,姑爷高兴,咱们做下人也轻快。”

  小姐在庄子的时候明明身子都干净了,却硬是说不方便,姑爷留在庄上两晚就睡了两晚外院,还真是有些可怜。

  最后姑爷干脆不去庄子了,她原本还担心姑爷和小姐之间的感情会有嫌隙,结果今天一回府,就被姑爷闷不吭声的大手笔给吓到了。

  “出去忙你的,让我清静会儿。”

  荷香眉眼带笑地退了出去。

  周佩华拄着额,发了一会儿的怔,而后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这人倒真是,可让她说什么好呢,她才想要与他淡淡地走下去呢,非得这么撩拨她。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雷飞云下衙回来,掀起珠帘进门就看到妻子端坐在炕榻上做绣活,看样子像是条帕子。

  看到他进门,周佩华放下绣绷,从榻上跋鞋下地,“相公回来了。”

  荷香很有眼色地拿来湿巾子。

  周佩华接过,递给丈夫。

  雷飞云拿巾子擦了把脸,顺便擦了双手,然后小心仔细地打量媳妇的表情。

  荷香十分有眼色地退了出去,并把外面廊下伺候的人都打发远了些。

  周佩华神色从容地伸手朝丈夫的衣领探去,说道:“先换了居家服吧。”

  “哎。”他伸展手臂让她帮自己更衣。

  她替他换衣,将腰带扣好,又顺手理了下腰畔的玉佩,满意地点头,“好了。”

  雷飞云小心翼翼地问道:“华儿,你不生气了吧?”

  周佩华抬眸扫了他一眼,口气不是很好地道:“生气着呢,我院子里那些花朵似的丫鬟都到哪里去了?难不成国公爷全收了去,然后拿些姿色平庸丑陋的来伤我的眼?”

  雷飞云好委屈,这真是六月飞雪,她怎么能这么想他……不对,他突然喜上眉梢,一把抱住了妻子,“娘子,你不生气了!”

  她伸手就捶他,磨着牙道:“你到底是在做什么?不独你自己想看美人,我也喜欢看啊,你现在是要闹什么?”

  他眨眨眼,极为无辜地道:“那还不是娘子你乱吃飞醋,不让我靠近,还躲在庄子不肯回府,我这不是没办法了,问过文先生后,觉得这样做最一劳永逸。”

  “要脸不?这种事也拿去问文先生?”

  雷飞云讨好地道:“我怕自己处理得不好,不能挽回你的心,在文先生面前丢了脸面不要紧,要紧的是你可不能不理我。”

  周佩华最后用力在他肩头捶了一记,恼道,“也不是这样的闹法,堂堂国公府丫鬟的模样这么差,这是削我的面子呢!”

  “那娘子你说怎么办?”

  “都听我的?”她微挑高眉瞅着他。

  “必须听娘子的。”雷飞云无比坚定。

  周佩华想了下,道:“媳妇子都先换回来,丫鬟的话……我再看看,心思不稳的我就不用了。”

  雷飞云没有说不好,他眼里本来就只有他家媳妇儿一个人,其他女人在他眼里那就是个背景,媳妇儿喜欢看美人,他也不能剥夺了媳妇儿的爱好,不是吗?

  “娘子,你这爱好也太奇怪了。”末了,国公爷还是忍不住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心声。

  女人家喜欢看美人,什么爱好啊。

  不过,也还好,幸亏不是爱看美男,那必然是不能允许的,绝对不能有一丝通融!

  周佩华毫不留情地反驳道:“难不成只许你们男人好颜色,不许我们女人也喜欢?”

  雷飞云顿时就蔫了,赶紧讨好地道:“没有的事,娘子你喜欢就好。只要你喜欢的美人们不要总想爬上我的床就好,我可不禁不住这么迫害。”

  “温香软玉投怀送抱,不好吗?”

  他捏住她的下巴,低头亲了她一口,“这种事娘子对我做就好,其他人我不需要。”

  她轻哼道:“你现在是这样说,等过几年怕就不这么想了。”

  “天地良心,我都已经对她们说过了,再有爬主子床、离间咱们夫妻情谊的,一律本人打死,家人发卖。”

  “真的?”

  “真的。”

  周佩华笑了,“假的也不要紧,反正我是不打算生孩子了,也不怕将来自己人老珠黄不受宠,你搞什么宠妾灭妻,我也不必担心有继母来害我的孩子。”

  雷飞云的脸都黑了,“娘子。”你这样就太自私了啊,太医都没说你不能生,你自己就打算不生了。

  不能生和不打算生,这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怎么了?”

  他吸了口气,极为语重心长地道:“娘子,能生还是要生的。”

  “我这也是被继母害得有阴影了。”周佩华一副我也是没办法的语气。

  雷飞云再接再厉劝道:“娘子,你一定能活得长命百岁,咱们家不会有继室那东西的。”

  周佩华斜睨他一眼,没说话。

  “生嘛。”

  “真不想生了。”

  他的脸一垮,好半天没说话,最后才有气无力地道:“好吧,娘子若真是不想生那便不生吧。”心里对那个爬床的丫鬟真是恨到不能再恨,她这么一闹,他雷家就要从此绝后了啊。

  国公爷心情不好,觉得有点对不住列祖列宗,本来不至于绝后的,但弄到这么个结果,也是满满的恶意啊。

  周佩华完全无视某人的坏心情,出去吩咐准备晚上的菜色,又让荷香去找了老管家,先把原来各处的媳妇子换回来。

  一听说文先生插了手,她就知道事情还未定死,还有转圜,心里也是有些好笑,想必文先生也觉得某人要把人全换了太过任性。

  难怪让人给她送信说家里出大事了,让她赶紧回府来看看。

  这件事儿……大约也算大事。

  天气越来越热,热得人心里烦躁,所以国公夫人决定出城避暑去。

  雷飞云如今挂了闲职,十天半个月不去衙门点卯也不要紧,遂决定陪着妻子避暑去。

  说到挂闲职,皇帝原本还十分不乐意答应,还是他仗着以前救驾的功劳硬磨来的,现在国泰民安的,边关清静,他正是可以安心清闲在家的时候,必须得挂闲职啊。

  当然了,他也答应了皇帝,有事他一定领命,没事就让他闲着,别的权势地位、君恩深深什么的就省了。

  他现在上朝碰到某个人,特别能跟他显摆他的清闲自在,某人有儿子有什么了不起,他可以在家想怎么陪媳妇儿就怎么陪,他能吗?再说了,子女终归是不能一直陪在他们身边,能陪着他们的只能是他们的伴侣。

  打了十几年仗,雷飞云也是打得累了,现在能挂个闲职,他挺高兴的。

  就是不挂这个闲职其实也没什么,可皇上不许,他也就那么挂着了。

  不打仗,京中不出叛逆,他那职务就是闲职,无所谓了。

  准备了一天,翌日,镇国公府的两位主子便坐着马车出城去了。

  半路看到有瓜农在卖瓜,那切开的瓜瓤红艳艳的,让人垂涎欲滴。

  马车停了下来,有婆子过去挑瓜。

  马车内,雷飞云正拿着扇子帮妻子掮风,边道:“今年的天真有点儿热。”

  “是呀。”周佩华自己手里也握着一柄紫檀小扇轻轻掮着,顺手挑起一边窗帘往外看,她却没看那瓜摊,而是看着路上的行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