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婚前交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吴诗怡眼角微微一抽,深觉得他话里有话,可看他一脸的冠冕堂皇,又觉得自己想多了,正巧上菜,她干脆就当没听到。

  陈丝瞥了一眼吴诗怡,心中一叹,果然,小怡对她哥哥完全不来电嘛。

  一顿饭在三个人食不语的情况下结束了。吃完饭,吴诗怡自然要开自己的车回去,陈丝来时是司机送来的,回去就坐陈霖的车。

  “路上注意安全。”陈霖低声嘱咐吴诗怡。

  这是他第二次这么说了,吴诗怡觉得他这一点还满好的,会关心别人,于是笑了笑,“知道了,陈大哥。”

  等到吴诗怡离开之后,陈霖才开着车载着陈丝回家。

  翌日,吴诗怡在一阵夺命连环call里清醒过来,看着灰蒙蒙的天,她头痛地接起电话,“喂?”

  “小怡,是爸爸。”电话那头是吴父。

  吴诗怡的眼皮一跳,她不安地伸手按住眼皮,小声地问:“爸,怎么了?”

  “你妈早上起来时说头晕,我现在送她去医院了,你也赶紧过来。”吴父如此说。

  吴诗怡碰的一声从床上弹跳了起来,“我知道了,在什么医院?我现在马上过去。”

  吴父说了医院名字,吴诗怡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在一边,手忙脚乱地赶紧穿上衣服,又匆匆地从抽屉里翻出存折塞进包包里,抓起手机就往外跑。

  吴诗怡因为不耐被家人催婚,早早就找了借口搬出来住。她牙没刷、脸没洗,头发乱得跟鸡窝一样,全然不顾形象地出门了。

  车子开得飞快,她到了医院就打电话给吴父,吴父告诉她在哪一间病房,她完全没有方向感,最后只好拜托护士带她找到了病房。

  吴诗怡的脑袋浑浑噩噩,她很怕,一股冷气环绕着她,冷得她不停地颤抖,好怕自己慢一步就会发生遗憾的事情,她颤着手推开门。

  当看到吴母苍白着脸色坐在床上,吴父正端着一杯热水给吴母喝,吴诗怡眼眶微热,深吸一口气,走进病房,声音低哑地说:“妈,你没事吧?”

  对吴诗怡而言,吴母诚然有一些传统女性所具有的缺点,可吴母对她却是真的疼爱,在二婚之前,经济吃紧,她们相依为命,吴母从来不舍得委屈她,只要她想,吴母就会尽力满足她的需求。

  吴父和吴母一愣,眼前的女生是谁?

  吴母良久才吐出一句话,“小怡?你怎么……”

  吴母瞬间反应过来,眼睛微红,对着吴父抱怨,“我只是头晕而已,你跟小怡说什么了?弄得她看起来这么糟。”

  吴父无辜地苦笑着,一向身体很好的吴母说头晕,身子一晃一晃的,他吓了一跳,赶紧打了电话给吴诗怡,却没料到弄得吴诗怡这么慌张。

  吴母拉过吴诗怡的手,心疼地说:“没事没事,妈年纪大了,刚做了身体检查,报告要等一会才有,不要担心啊。”

  吴诗怡哽咽地说:“嗯嗯。”

  眼看她们两个母女都要哭的样子,吴父赶紧打圆场,“好啦好啦,小怡刚过来肯定没有吃早餐,我去帮你们买早餐。”

  吴母笑着说:“快去买,小怡喜欢葱油饼、咸豆浆……”

  “好好。”吴父领命而去。

  吴母看着眼前一身邋遢的女儿,心里一软,“不要怕,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没有问题的。”

  “嗯。”吴诗怡仍然有些忐忑不已。

  吴母感慨了一声,“其实我怎么样都没事,主要是你,我很担心你,如果哪天我走了,没人照顾你,我很不放心啊……”

  吴诗怡定定地瞧着吴母,曾经平滑的肌肤上出现了几道皱纹,增添了几分中年妇女的魅力,却让她心疼,她长大了,母亲却老了。

  “妈。”她眼眸一垂,有些伤感,“你会一直陪着我的。”

  “傻瓜。”吴母一扫方才的伤心,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脑海里闪现一个念头,眼睛一转,吴母暗示道:“妈还要看你嫁一个好老公呢。”

  吴诗怡惊讶地抬头看着吴母,理智和感性开始了拉锯赛,不婚是她的主张,可是……她咬着下唇,一时不说话。

  吴母太了解自己这个女儿了,逼她只会有反效果,可不逼她永远没有结果。虽然这个时候逼婚有些过分加可恶,但吴母还是做了,却也没有强逼,只要让女儿心里明白了就行了。

  “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吴母没有多说,靠在枕头上休息着。

  吴诗怡心中正在天人交战,她呼吸因此都重了几分。不婚、不婚……她真的不想结婚啊,可她妈跟她的想法却不同,她妈传统地认为女人要有一个男人陪着才能幸福。而她却不这么认为,她干嘛要嫁人,她一个人多好啊!

  过了一会,吴父带着早餐回来了,吴母吃了一些,吴诗怡没有胃口,而且没刷牙洗脸她也吃不下去,吴父不断地劝说,又出门帮她买了洗漱用品,她只好洗漱一番,听吴父的话,乖乖地吃饭。

  吴诗怡因陪着吴母,向公司请了假。直到吴母的身体检查报告出炉了,医生说是高血压造成的头晕,没有大碍。

  吴诗怡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无药可医的病就好,不少人到了一定年纪都会有些小病小痛,只要不是可怕的癌症,一切都不是最坏的结果。一旁的吴父也放心了,细心地向医生询问高血压的禁忌。

  吴母笑了笑,“看来以后要忌口了。”

  吴诗怡嘟着嘴,“妈,身体健康最重要了。”

  “知道啦、知道啦。”

  第3章(1)

  在医生来检查过后,认为吴母既然没什么事情,就可以出院了。

  吴诗怡去医院一楼缴费,她的仪容还是很糟糕,若是陈丝看到了,一定会狠狠地说她一顿,女生怎么可以这么不注重形象。

  她心急出门,身上只穿了一件金黄色的短袖,下身是一条粉红色短裤,脚上一双深蓝色运动鞋,色彩的搭配简直让人都疯狂了。她透过玻璃看到这一身打扮的时候,终于能体会到父母当时惊奇的原因了,这哪是平时素雅的她,太难看了。

  她缴费之后就往回走,却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冷着脸,有一种被人抓包的挫败感,头一回,一大片落地窗之外的阳光正对着她,刺痛了眼睛。

  朦胧之中,挺拔的身影在背光中徐徐而来,浑身的气势宛若压下了万丈光芒的阳光,让她不由得看出了神。

  他走近了,她才看清他的脸,她低低地喊了一声:“陈大哥。”怎么办,她好想逃啊,穿成这样在外面丢人现眼。

  “真的是你,远远就看见你了,却不肯定。”陈霖倨傲的脸上带着笑容,柔和了他冰冷的线条。

  但吴诗怡并不觉得他的态度有多友好,她恨不得他看不到她,不要叫住她。

  吴诗怡在腹诽的时候,陈霖一双黑眸在她身上转来转去,到最后,只吐出一句话,“你今天很特别。”

  她差点吐血了,含蓄地说什么特别,难看就难看。她的脸更加的没有表情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今天开车吗?介意我坐顺风车吗?”他状似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的心情因为他的一言一行变得更恶劣了,脸皮很厚地说。

  吴诗怡怎么可能答应,“不顺路。”

  “小怡,你没有问我要去哪里。”他仍旧笑着说。

  吴诗怡好想拍掉他脸上的笑,“呵呵,再见。”他的耳朵没有听出她不情愿的意思吗,还要死劲地往上攀,她也懒得再作戏,心情差到极点了,不想再跟他装礼貌、跟他周旋。

  她扭身就要回病房,手腕却被他以适当的力道抓住了,她一愣,整个人傻乎乎地看向他,“干嘛?”

  他抓她手干什么,她动了动手腕,却发现动不了,他的力道很巧妙,没有弄疼她,却让她挣脱不了他。

  她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耐,“放开!”

  陈霖眯着眼睛,“你怎么到医院了?身体不舒服?”吴诗怡抽不回自己的手,脸色更差了,倒是符合他说的身体不舒服,她正要开口,陈霖就打断了她的话,“身体有什么问题?”

  “我身体没有问题。”她一顿,“我现在要回去了,快点放开!”

  陈霖有些不信,索性将她拉到身边,“我认识院长,可以让他帮你安排一下身体检查。”

  “不是,是我妈妈进了医院……”吴诗怡蓦然止住话,竟无意之中被他套出了话,她警惕地看着他。

  “伯母进医院了?”陈霖诧异地说,停顿了一下后反应过来,温和地说:“那我让院长安排……”

  “不用了,是高血压。”她很快地打断他的话,“现在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吧,我不方便送你,我要送我父母回去。”

  吴诗怡感觉她的手腕一松,她立刻将自由的手缩回来。陈霖将手背在身后,指腹还残留着她的余温,他语气柔和地说:“你也不要太担心,高血压只要不要情绪太过激动,平时注意饮食就好。”

  吴诗怡抬眸看了看他,抿了一下唇,“谢谢,我知道了。”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陈霖看着她离开,肩膀上突然一重,他侧过头,只见秦耀朝他贼兮兮地笑,“谁?”

  陈霖不留情地抨击,“我有时候很怀疑,你大剌剌又八卦的性格怎么能当院长呢。”

  秦耀无所谓地耸耸肩,“你可以去问问那些将脑袋送到我手上让我打开的人,我也觉得他们很白目。”

  陈霖笑了,秦耀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医术却很厉害,但他一向不爱夸人,“嗯,有自知之明是好事。”

  “喂,别转移我话题,刚才那个奇怪的美女是谁?”那一身衣服品味实在让人很难苟同啊。

  陈霖笑里藏刀地反问,一抹冷光在眼底闪烁着,“谁很奇怪,嗯?”

  秦耀只觉得后颈一阵冷,他故作镇定地咳了一声,“呵呵,我奇怪、我奇怪。”

  陈霖从繁忙的工作里抬头,看着落地窗外的黑幕,他揉了揉脖颈,站起身将已经看完的文件放在一边。

  一直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喂?”

  “哥!”陈丝在那头大呼小叫。

  陈霖忍不住想笑,陈母在陈丝很小的时候就希望陈丝能做一个大家闺秀,但事与愿违,陈丝从小就是一只泼猴,现在更是一只穿着华丽衣裳的泼猴。

  “什么事情?”陈霖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笑意。

  “哥,你还这么开心哦?”陈丝尚且不知道自己成了陈霖发笑的原因,怒其不争地说:“你道么开心干什么,我跟你说,小怡相亲了,她居、然、相、亲、了!”

  陈霖听了,挑眉说:“今天不是四月一日愚人节。”

  “不是啦,哥,真的真的,我没有骗你。”陈丝天真地说:“如果我骗你,我就跟阿力分手。”

  陈丝对这段恋情的看重,陈霖很清楚,她不可能拿这段恋情开玩笑,也就是说,他看上的女人突然开窍不坚持不婚主义,准备要结婚了。

  他的脸色不大好,“哦。”

  “哥?”陈丝忽然不能懂陈霖的心态了。

  “她住哪里?”

  在得知吴诗怡的住址后,陈霖挂了电话,拿着车钥匙直接搭乘专用电梯到了停车场,按着陈丝说的地址,开着跑车直接往吴诗怡的住所开去。

  他的车开得不快,因为他一边开一边在想,吴诗怡要相亲的原因。他一直知道吴诗怡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如果她坚持不婚的话,那么她会坚持到底。

  而此时她选择相亲,意味着她动摇了,他皱眉想着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她动摇,很快,他想到上次医院的碰面,她说吴母高血压,有没有一种可能,她为了她的母亲而改变了她的主意?

  他的嘴角弯起,并没有因为她此刻正在跟别的男人相亲而生气,因为他也有机会了,不是吗。

  到了吴诗怡的住处,陈霖将车停在路旁,手轻敲着方向盘,一下一下,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他的眼睛一直张望着,他的耐心不好,时间在他这里彷佛过了千年般。

  手腕上的手表,时针缓缓地靠向九点,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怎么这么迟还没有回来呢。

  一辆深蓝色的轿车缓缓地从他的对面开过来,然后停下,他的车子跟那辆车子中间相差了三辆车子,不仔细去观察,绝舞不会发现停在一旁的车上还有一个人。

  他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下车,绕过车头到另一边,绅士地打开车门。穿着嫩黄色连衣裙的吴诗怡下了车,她脸上画着淡淡的妆,淡化了平时冷漠的气息,多了一丝娇媚。

  他眯起了眼,直盯着吴诗怡。他几乎没有看到她如此女人味的一面,他的脸部肌肉蓦地抽紧,她是玩真的,真的要把她自己给嫁出去!

  方才还信心十足的陈霖此刻五味杂陈,她真的对着别的男人散发着媚人的女性魅力,而他没有这个荣幸在她涉猎范围内,他脸色深沉,静如猎豹,在车里静观其变。

  而那头的吴诗怡和相亲对象林先生都没有察觉到在黑暗中伺机而动的某人,吴诗怡笑着说:“谢谢你送我回来。”

  林先生腼腆地说:“送你是应该的。”一顿,“下一次再约?”

  吴诗怡看着林先生亮得像星星的眼睛,从中读出了期待,她心中一叹,她不喜欢这位林先生,太嫩了。

  吴诗怡喜欢的是成熟稳重的男人,而林先生太容易害羞和不好意思,但林先生的脾气很好,如果跟这样的人过下半辈子,也该是一段平稳的婚姻。

  吴诗怡含笑地看着他,“好啊。”

  林先生顿时眉开眼笑,“那我们下次见。”

  吴诗怡点头,林先生兴奋得像是要跳起来了,他强忍着喜悦,“好。”他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车。

  她看着林先生离开之后,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自从她松口答应吴母会结婚,吴母就跟吃了仙丹妙药一样,什么不舒服都没有了,每天神清气爽地替她张罗相亲。

  吴诗怡揉了揉发疼的额头,觉得头好疼,转身往公寓走去。一阵急促的油门声响起,她转头看到一辆奢侈的跑车,快速地从眼前飞速离开。

  车速太快,她根本没有看清车内的人是谁,如果她看到了,她一定会很惊讶,因为那个人正是陈霖。

  第3章(2)

  今天吴诗怡桃红色的套装,直发的发尾烫了一点波浪,整个人娇媚如春日里的花朵。

  她坐在位置上,正在等着她的相亲对象,是一位姓陈的先生,叫什么名字呢?她来得太匆忙,忘记了。

  她原本跟那位林先生见过两次面,一开始都还很好,可很快,她发现稚嫩柔和的林先生真的不是她的菜,她很爽快地跟林先生说掰掰,迈入了循环的相亲之旅。

  耳朵听见轻轻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她转过身望了一眼,只看到那人的胸膛,嗯,胸膛看起来很宽阔,也让女人很有安全感。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