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温柔藏在傲情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大少爷,堡主等您许久了。”

  “不急,这回有的是时间,你下去忙吧!”狄无尘淡淡说着,挥手遣离了下人。

  “是!”狄家驿馆的总管恭敬地离开。

  饭后,等到服侍的仆人离开,在回程的这一路上,狄无尘第一次陷进了冥思。

  “大哥,有心事?”三人之中,武天豪的感情永远是最细腻的。

  “也没什么……”他摇摇头,“只是感觉很奇怪。”

  “无谦想把堡主位置相让给大哥的决心还是不变?”武天豪问。

  “那是当然的,看看那些下人的态度,明眼人猜也猜得出来。”

  冯即安插进话。“老大,那本来就是你的位置,暂且不论出身,就谈能力、经历,你都是狄家堡主的第一人选。想想,当年要不是大夫人说动了那些长老们全力阻拦,狄伯父早就把狄家堡交给你了。”

  “那不是重点!”无尘吸了一口酒,“事情都过去了,我爹和大娘早去世多年;无谦这些年来也把狄家堡经营得有声有色,我不想再有什么改变。抛掉身外那些虚名俗事,在都护府,咱们三人不是都过得挺逍遥自在?”

  “说得好!”冯即安大笑,“老大,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烦的了。这回咱们三人好不容易辞掉那呕人差事,倒不如就待在狄家,你顺便把终身大事办一办算了,也快三十啦!再不定下来,可就真没人要了。你娘不是也烦这点吗?咦,如果我没记错,是不是有位玉姑娘在堡里候着呢?”

  “受不了!”狄无尘咕哝一声,慢吞吞地起身。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冯即安那张聒噪的嘴,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别装聋作哑的,老大!”冯即安不满地喷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娘一直想要早点抱……”

  “闭嘴!”狄无尘背着他,朝后一摆手,走进房里休息去了。

  ※   ※ ※

  狄家堡内,一名瓜子脸、长得秀丽清稚的女孩撩着裙摆快步走进大厅来,一见到正在跟狄无谦说话的男人,她先是有些错愕,之后掩嘴柔柔娇笑出声。

  “尘哥哥!”女孩欢喜地喊了一声,奔向狄无尘。

  闻言转过身,狄无尘被浓密胡子遮去的嘴顿时笑咧,一口白牙亮得照眼。

  “如霞,几年不见,你愈来愈漂亮了。”

  “要你夸——”名唤玉如霞的女孩在他身前两步之遥停住,想起自己的规矩,她羞红了脸。

  “怎么啦?”

  “嗯,没什么,只是太久没见了,有些……对了!大娘和阿姨一定很高兴,我这就差颖儿去告诉两位老人家!”

  “别忙,如霞。”狄无尘唤住她,“谦弟已经着人通知了,坐下来,跟尘哥哥好好聊一聊。”

  “嗯!”

  再度重温手足之情的感觉真好,狄无谦望着同父异母的大哥,微微笑着。

  两年前母亲一死,他便把尘哥的亲生老母接回狄家安享晚年;当年母亲因为堡主的继承间题,眼里容不下尘哥母子俩,为了不坏兄弟之情,尘哥搬出了狄家一这件事搁在心头,他一直很歉疚。

  “嗯,对了!如霞,我跟你引见一下,尘哥哥这次带了两位朋友回来,这一位叫冯即安,这人嘴巴顶坏的,看到他你可得闪远些,别给他的油嘴滑舌骗了。”

  “无尘,你这么说太过分了!”背着手正在浏览字画的冯即安回头,不满地皱起眉,一见如霞,他漾开俊朗的笑容,“玉姑娘,幸会了,真是人如其名,美得像彩霞呢!”

  玉如霞慌乱地、害羞地回他一笑,心想。以一个男人来说,他那对浓眉皱得还真好看。

  “看看!说你油嘴滑舌,你还不承认!”很难得地狄无尘加人笑闹的阵容。

  冯即安想要抗议:“我哪有——”

  “大哥说的本来就是实话。”另一个声音淡淡说道。

  玉如霞朝门外望去一一名长相儒雅,身着藏青衫子的高瘦男子走了进来。

  “你要是平日能多修点口德,大哥才不会这么说你。”

  冯即安舒开眉心,仰天丢个白眼,对那男人摆摆手,一副忙不迭要闪开的害怕神情。

  “得了!得了!这儿是狄家,你就休息一下,少训人成不成?”

  武天豪闻言一笑,笑中惧是无可奈何,接着他转身作揖道。

  “见过狄堡主、玉姑娘。”

  玉霞脸更红了,她慌慌地屈身回礼,要知道她还是个闺女,在狄家向来也鲜少见生人的,更何况一下子碰上两位年轻汉子。

  狄无谦大笑,“天豪,干万别这么说,咱们兄弟一见如故,干万不要有什么上下之分。如霞,这位就是武天豪。”

  一眼看去,大厅里最俊雅的就数这位武天豪,看起来最让人放心的也是他。冯即安虽也是英气逼人,俊俏开朗,但性子却过于浮动;而狄无尘,满脸落腮胡,一张脸就此隐去了大半,加上那眼神总是凶漠漠的,一见便让人望而却步,若不是打小就认识他,如霞也会害怕的。

  只有武天豪笑起来和煦如风,虽不多话,但行为举止处处有“礼”字作陪。这两人该互换一下名字的,文静的叫即安,好动的叫天豪,这才称得上是人如其名,玉如霞暗暗想道。

  武天豪目不斜视,端端正正地坐上位子,见过玉如霞后,对她身分的印证总算有初步了解。这女孩看起来不过十六,瓜子型脸蛋、柳叶小眉,脸上还挂着浅浅羞怯的笑容;年纪虽小,言行举止却伊然已是个标准大家闰秀,看来教养她的人花了相当大的苦心。她是狄家故堡主狄啸天生前最后一位侍妾所认的义女;他听无尘谈过,妾夫人——就是那位小妾,一直有心撮合狄家兄弟和这位如霞小姐结为连理,好保障她在狄家的地位,可惜……

  可惜!他想着,尽管这位姑娘性柔似水,相貌清雅秀美,无谦却娶了永家牧场的千金。虽然那位狄夫人过门不过两年便因病去世,但无谦却没有再娶之心;而无尘更不用说了,就算他没把如霞当妹子看待,也不可能把这么年轻稚嫩的女孩当成妻子。

  看来那位萎夫人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虽末曾谋面,但武天豪也不禁同情起那希望即将落空的可怜女人。

  ※   ※ ※

  在狄家,武天豪的生活是充实的,有别于缉恶追凶的亡命生涯,他得到的是一分宁静。当冯即安和狄无尘驰骋在牧场上,他却独独对堡内的小孩付出了一分心。狄家堡内林林总总算来,约有上百名仆人;而向来堡内有个传统,当年狄老爷子为了让仆役能更专注于自己的分内工作,不为家累所分心,干脆在堡内四周划开一块规模颇大的居住处,让他们能携家眷迁人,而这些人的孩子,理所当然也留在狄家。

  然而狄无谦打破过去不成丈的规定,并不硬性决定这些后代绝对要为狄家效命;甚至,他还把这些为数不少的孩子集合在一起,为他们聘请了老师教授一些简单的课程。

  武天豪随着狄无尘进狄家的时候,那位老师正好以年迈之由离开了狄家,一时间人选难觅;在都护府时,他总是全身散发着浓厚的书卷气息,加上有耐心,脾气又好,狄无谦还没正式开口,他便义不容辞地接手这工作。

  教书的日子是美好无负担的,关外的小孩末曾涉世,所拥有的心灵和笑颜都是最天真朴实的;只是偶尔,武天豪独处时仍会有一丝怅然,只为他无人理解,也无人能解的寂寞情事——

  一年的时间不算短,他仍然难以忘怀那位曾偎在他怀里的佳人,不解相思怎会轻易在心上扎了深根,再回头,他己百转干回,难以自拔了。

  或者,是日子太无牵挂了。在此之前风尘仆仆、与亡命之徒周旋的日子里,他不敢奢求感情,是因为没想过自己也能过这般平凡、稳当的生活;而过了这几个月以来的安逸日子……武天豪掏出怀里那颗唯一和记忆有所联系的东西——

  银白明润的色泽,很小巧细致。那一年在景福大街上离开那位翩翩佳人,他在夜里投宿打尖时,才无意间发现这颗沾在外衣襟口上的珍珠耳环;此后他一直收藏得很好,每每一掏出这颗珍珠,仿佛也像掏出全心一股,脑海里都是唐璨的温柔笑颜。

  沉沉叹了口气,武天蒙躺进有半个人高的草里,午后的阳光很慵懒,关外的初春有些料峭,闻着淡淡的青草香,他把珍珠搁在胸口,闭上眼微微睡去。

  “课堂和房里都找不到你,就知道你一定一个人躲到这里来病相思了。”

  懒懒地睁开眼,武天豪看到冯即安似笑非笑的一张脸倒挂在马上对他眨眨眼。

  “没什么,不过偷得浮生半日闲罢了。”

  “还说没什么?”瞟了他胸口——眼,冯即安落在马鞍上的下半身动也不动,上半身己稳稳地坐直了,“又拿那颗珍珠出来瞧啦?你要真这么介意人家,就天涯海角去找喽!”

  “老三,别胡扯了!”他皱起眉。

  “你才又来了呢!嗯,活动活动筋骨吧!我带了一匹马来,想不想赛一程?”

  “大哥呢?”

  “在前头等着咱们呢!”

  武天豪无半点迟疑,一骨碌地起身,快速地把珍珠放进怀里,然后跳上马。见冯即安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动作望,武天豪不自在地别过脸。

  “说走就走,还等什么?”

  “驾”地一声,他飞快地奔走了。

  ※   ※ ※

  日暮时分,三人回到玉如霞和姜夫人所居的朝霞阁。

  “妾姨娘,我来看看您。”狄无尘客套地笑了笑。

  姜幼玉还在面试一个新调来堡内帮忙的丫头,见到狄无尘难得地进门来,笑得合不拢嘴。

  “凌儿,就带茗烟到牧场去候着。”急于挥开下人,她让自己能全力应付眼前的狄无尘。

  左侧一身浅蓝衫子的妙龄使女凌儿红着险,偷偷瞄过一眼后头跟进来的冯即安和武天豪。这两名男子不知风靡了堡内和牧场里多少丫头的心,就连在姜夫人管教下最严守礼仪的玉姑娘,都不知在夜里为冯即安叹了几回气。难怪凌儿不太情愿地领着那名刚从西侧牧场调来堡内,一直垂头不语的灰衣丫鬓李茗烟,一步赖着一步走出房。

  越过狄无尘等三人之时,武天豪忽然敛住平日恬静的神情——是错觉吗?他竟嗅出一股清新的茉莉幽香!

  那如梦似真、似曾相识的味道……武天豪再转头时,那两个女孩却走远了。

  “两位觉得这里怎么样?”姜夫人莲步轻移,出声问道,整个人意态阑珊,面对狄无尘时的热络和眼前的冷淡,态度有如天壤之别。

  “很好,谢谢夫人。”转过身来,武天豪没忘自己的礼貌,从容不迫地回答。

  才跨出门槛的灰衣女孩,名唤李茗烟的,突地止住脚步,有些震动地抬起头,顷刻间陷进了冥思之中——

  在前头娇娇摆着走着的凌儿回过头,好奇地回看停住脚步的她。

  “怎么啦?”李茗烟倏然回神,一张布满麻子的脸颊勉强笑笑。“没事!”她说,垂首僵直地跨出第二步。

  ※   ※ ※

  把纱帐冼干净后,李茗烟挽着袖,提水走到屋外。

  一道颀长的影子横住她的视线,她没有抬头,只是稳稳地把脏水泼掉后,才抬起眼——

  她惊讶莫名地望着来人,同时退了几步,技巧地在两人间拉出一段长距离。

  “武公子!”她不慌不忙地弯腰行礼。

  武天豪没有认错,的确是那股熟悉的茉莉清香。

  但眼前人儿的长相却没有一个地方符合他记忆中的模样,这位堡内新调来的丫头,生得一副阔鼻麻脸的丑样,一点儿都不像那位清逸出尘的天女姑娘。

  要真强牵着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就是她们的举止都没有忸怩不安,都有一种只属自己的尊严;当然不能忽略掉那股细细品味才能感受到的淡淡幽香。

  简直太不搭调了!他想着,下意识地把眉头皱得更紧。

  所有屋里、屋外的声浪都渐渐低去了,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的净是这种怪异又莫名的熟悉感。

  “你叫什么名字?”武天豪温和地问。

  “李茗烟。”她吞吞吐吐,仿佛不太情愿回答,之后本能闪躲他地又退了一步。

  该死!她又发出那迷人的香味了!武天豪微笑着,心里却愈来愈不解自己究竟发了什么疯?这女孩的态度也令人匪夷所思,平常的他从来不会这么惹人讨厌的,尤其是女人。在他和无尘、即安三人当中,除了无尘老冷着一张脸看人,加上一团骇人的胡子常把女人吓得花容失色外,他和即安一直是人缘不错的;尤其是即安,那爱说笑、爱胡闹、爱赞人的轻浮毛病,更是三人之中最受女人欢迎的。

  武天豪早就习惯众人对他所表示的倾慕和好感,恋慕是来自女人,好感则是来自男人;或者是因为他的外表看来总是没有什么威协性。武天豪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当然他也非刻意如此,但是大部分的女人对他还是轻易生出一分好印象。就拿在京城九王爷府那里的长乐郡主来说,便是一例。

  对那名娇生惯养的皇家干金,他虽然不喜欢,但仍有办法在表面上维持一分和气的反应和态度;而眼前的李茗烟,则是第一个他无法以三言两语打动其心的女人。

  她似乎用一种常人都无法理解的宿命观把自己防守得很紧,由她那坚定却干净无比的眼睛便看得出来,她对任何事都看得很透彻。比起他先前所认识的女人,李茗烟是更深沉难解的一道谜,即使他有心用迷人笑容和温柔态度对待,也没有把握能软化的女人。

  见鬼!他还没真正地与她谈过话,可是他就是知道李茗烟是那样子的人,就像他一样。

  对!武天豪垂眼凝视她,仿佛面对着一面镜子,他看到另外一个自己。

  显然李客烟并没有在这场冗长的注视比赛中受到影响,她收回视线,再度弯身行礼。

  “奴婢告退。”抓起木桶,她从容地走了。

  那婷婷袅茑的背影在院子的一角消失后,武天豪自怀中掏出那一颗小巧的珍珠耳环。

  有谁能告诉他?为何他这思念的程度,在一见到李茗烟时便分外深刻?

  第二章

  课堂上。

  在朗朗阅读声中,武天豪无法不注意,在窗外,一连好几天了,总有双渴望的眼睛在偷偷窥着、听着他们。

  即使是这样,他也好心地从不曾点破,带头读书的声音不急不缓,着力虽轻,但吐音却一个字一个字带着不容置疑的清晰——

  “落花水香茅舍晚,断桥头卖鱼人散……”

  孩子们摇晃着头,跟着他重温了一遍。

  该走了呢!一会儿要给房总管瞧见了,少不得又要挨一顿骂了。李茗烟想着,心里却不由自主,喃喃地跟着屋子里孩子稚嫩的声音念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