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温柔藏在傲情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8 页

 

  “如果你还听不懂,就滚吧!带着你了不起的骄傲和愚蠢滚得远远的,十年、二十年后,你再扪着良心问问自己,是你的骄态和傲气带给了你快乐,还是武天豪的相伴带给你欢笑?”朱清黎叹口气,摇了摇头,“你真以为完全把人性摸透了?璨璨,要是你真这么自信,那你往后的日子,我才是真的看清楚了,简单、无趣、乏味,我看你不如剃了头当尼姑去,青灯木鱼比较适合你!”

  “别说了。”唐璨站起来,掩着泪眼一步步踉跄地走出去。

  ※   ※ ※

  唐璨翘首望着那轮夕阳许久,才转过身。

  “听说你找我?”

  她看见曲珞江的脸,仍安稳地藏在黑面罩底下。

  就是这瘦小的女孩吗?干爹的亲生女儿,真难以相信她们彼此的缘分,因陈阿丈,她们该是以姊妹相称的。

  自己犯了多大的一个错,如果她误伤了曲珞江,就算是死一百个唐璨,她都赔不起!

  再一次,唐璨以无比虔敬的心解下了香袋。所有的恩怨都过去了,干爹在世的时候,她总是自以为是地要为他好,她不是个好女儿,她从来没听过干爹的话;现在虽然迟了,但是她仍要做给爹看,不报仇了。死了曲展同,也够曲承恩去体会失亲之痛的,只是曲珞江……她应不应该说出这个秘密?

  “我爹生前交代,这个东西要给你。”

  接过那温暖清香的小袋子,曲珞江那清冷如霜的脸有一丝讶异。

  “为什么给我?”

  唐璨摇摇头,“我不知道,我爹只说,你带给他很大喜悦,如今他没有可以给你的,只有这个香袋,请你收下。”

  抿抿嘴,在这最后一刻,唐璨决定依着当初干爹的意愿,把秘密深藏着,永不说出口。

  “但是……”曲咯江还想说些什么,她心中有些恻然,和陈阿文相处时日不多,但她却对那慈祥和蔼的中年男子,有着说不出的孺慕之情。

  唐璨看出女孩的迟疑,“收下吧!对干爹而言,我从来就不是个听话的好女儿,就这件事,我至少该听话我想你一定是真的让他很开心。”

  “我并没有做什么……”

  唐璨没理会她的话,“谢谢你的不杀之恩,我知道你对我是有心留情。”

  把手掌合拢,曲珞江冷漠的眼神放柔了。

  “不要谢我,是你爹拜托我这么做的,我既然答应了他,就该把事做好;只是你……”她带着研究的意味看着唐璨,仿佛想看透她这些日子以来的变化。

  “都过去了,我不想追究那些事了,咱们以后可能再也不会相见了。曲小姐,不管你对曲家是存什么心态,我只能劝你一句,在那儿,自己要好好保重。”

  听出她的意思,曲珞江问道,“你要离开?”

  “嗯!”

  “为曲良和曲展同?”

  “对!”她转向曲珞江,表情是平静的,“你为什么要借我之手杀你大哥?”

  唐璨无语颔首,却怔于女孩忽然扯下面罩的举动。

  那是张非常姣美的女性面孔,五官清艳,只是衬上那双淡淡漠漠暴露在夕阳下的琥珀色瞳子,虽然仍是好看,却有着比任何人还要冷酷和漠然的如霜倨傲。

  曲珞江会对她手下留情真是奇迹,那瞳仁虽有陈阿文淡褐的色泽,却完全没有温暖,曲珞江的脸上看起来根本找不到“感情”二字存在。

  一如她微妙眼神所蕴含的简单意义,唐璨心里有冷飕飕的雪飘过,干爹说得对,曲珞江会把自己照顾得很好,虽然她不晓得这女孩是被什么该死的方式教养长大。

  “不为什么!那个人对我来说,没有半点应该存在的价值;至于曲良……。-。”原来缓和的眼神再度绷紧,她含怒看着唐璨。

  “那奴才违背我的话,本来就该杀,就算武天豪不动手,我也不会放过那混蛋!”

  够冷了,明知她不该笑,唐璨竟扬起了嘴角,她只知道有曲珞江在,干爹大仇注定得报。

  只是……那会是什么样的局面呢?

  唐璨不再多说什么,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她听干爹的,不能决定的事,就交给上苍吧!曲承恩不会有好下场的,她只为曲珞江这个妹妹祈祷,期盼她会有个完美的结局。

  “曲姑娘,珍重。”

  “你也珍重。”

  看着唐璨的影子在夕阳下愈拖愈长,也离她愈远,曲珞江展开手中的香囊,那平放的绸布底面用银线轻轻绣了一个字——玉!

  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杜秋娘的话犹紫绕于耳,那陈阿文,究竟跟娘有什么样的过去?难道,仅仅只是一个旧识?

  她该不该替爹追究这件事?

  曲珞江合起掌心,再度瞄过唐璨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大路尽头,心头忽然闪过一句殷殷切切的话——

  长得真好!跟你娘一个样,都好看,好看!

  抚着自己初见陈阿文时曾被碰触过的脸,那感觉很新;也不知怎么地,忽然,她心中有一种很痛很痛的感觉升起,就像香囊袋底那根缠缠绵绵的银白绣字,一层层将心绕紧。

  生平第一次,曲珞江为了感情掉下了眼泪,虽然,她真的不懂为什么……

  ※   ※ ※

  武天豪被押解上路的那天,朱清黎和冯即安在身后护送。出城之后没多久,远远地,就瞧见唐璨倚在树旁,着远方,那姿态、那模样一如她和武天豪初见时那般飘逸宁静。

  朱清黎回头,不知跟官差说了些什么,颇有深意地望了武天豪一眼,露出淡淡笑容,拉着冯即安先行离开了。

  隔了许久,武天豪只是静静凝视着唐璨,看着她走向自己。

  “你来做什么?”他哑声问。

  “看看你。”

  “看我变成这样?”他低头看看自己一身洗不净的狼狈,不禁苦笑。

  “没有……什么不一样!”她细诉爱语般地轻轻呢喃,伸手轻轻想去触他胡渣点点的下巴。

  武天豪突然快速把脸避开,不让她碰到自己的难堪样;唐璨的手,就这么停留在空气中。

  “你用不着这样的,躲你、避你、不敢碰你的人应该是我。”她喃喃地说。

  武天豪依旧不语,眼睛却回过来呆望着她。

  “为什么你总不骂我呢?。天豪。”“……”

  “为什么我们在一起总是这么……这么……”她侧着头思索了一下,像倾听,又像思索什么似的;无语之后,才把视线投在他清瘦的身上。

  “我从来就没有资格恨你,天豪。”

  “璨璨!”他终于出声唤她。

  “是我太骄傲了,是我太自负了,是我对人性太自以为是,毁了我们原来可以走下去的路;所有原来可得的快乐和情爱,都给我毁得一干二净!天豪,你该恨我!该恨我的!”

  “璨璨,别说了,我不怪你——”

  “但是我会怪我自己。”她飞快地插话,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你走吧!我不要你欠我什么,我从来就不需要。”他挥开手,背过身子就要离开。

  唐揉的眼睛仍牢牢锁着他,而后摇头。

  “我跟你走。”

  “璨璨!”他停然转身,呆望着一朵微笑绽在她脸上。

  “我跟你走。”缓缓地,她嘴角扬着笑,“听起来很没有道理,但我却觉得理直气壮!”

  他只能被动地看着她,那己灭熄大半的微弱火苗慢慢自心中烧起,依恋的,狂热的,好像隔了干年万载,他经过-番绝望的挣扎过后,终于又再度靠近了她。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一层水光泛在她根根长睫毛上,漏湿了,也盈亮了她的眼。

  “再清楚也不过了,不是因为我欠你,而是我爱你——武天豪。”唐璨坚定地说:“谁都不能把我赶走,我只有你了。天豪,我不会再把你推给任何人了,我也不再让我的自以为是毁了这一切。清黎郡主说得对,就让那个朱乐姿闪边站吧!我是你的唯一,我有成干上百的理由不离开走,我不欠你,我只是爱你。”

  “你……何必这样?”

  “因为我爱你,这是第一个理由;第二个理由也是这样,第三个,第四个……甚至第一万个,都是这三个字。天豪,你要是不值得我爱,就算绑着我,我也只会淬你一口水,但你值得的,所以我跟你走,不管天涯海角,我都跟随你去!”

  听到那些话,武天豪也动容了。

  “但你爹的死……”他颤抖地摸摸她的脸。

  唐璨摇头凄然笑了,“那封信……你早该给我的。”

  什么都不用再多说,他比谁都了解唐璨,昨夜在牢中冥思了一晚,未来的路虽无惧无悔,但也没有任何欢趣,而今……

  俯下头,武天豪带着虔诚的心吻了她。

  “我听说合浦那儿有很多山,可是都不高……”她小心地替他拨开头上的那一小片落叶,“你就是我的屋子、我的山、我的树,帮我遮风挡雨,替我摘星采霞,也为我托日挂月!有了你,我就等于有一切,其它的都没有关系,我只要你!天豪,我只要你就什么都够了;这辈子,就算是当个乞丐婆,我也会感谢上天,因为它把你给了我!”

  “这表示……你愿意嫁给我吗?”他哽咽住了,认真问她。

  再也不迟疑了,她的心就此停泊在这儿,唐璨坚定地点头,字怀中小心地拿出一样东西。放在他被铐牢的手掌上——一颗精巧细致的银白明珠,静静散着淡银光芒。

  “我爱你,夫君。”唐璨俯近身,靠在他肩头放松地合上眼。

  武天豪轻抚她的长长发丝,迎着凉风送来的隐隐清香,通往合浦的路忽然变得不是这么崎岖不平了,他早已经闻到青山环着他俩的甜蜜味道,就像茉莉花的洁净清爽。

  含着眼泪,武天豪露出那淡然,却充满希望的微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