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等候千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5 页

 

  「为什么会这样?」杰克惊呼出声。

  「很简单,水上不服,她是20世纪的地球人,怎能适应31世纪新天堂星球上的环境?即使这里的大气结构与地球相似,但毕竟不是完全一模一样,她能拖到现在才出现症状,已经算是奇迹了!」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达芬不甘心的问。

  雷思无力地摇了摇头。「再拖下去,她的免疫系统功能会完全停止,只要再待在新天堂上,她血液里的氧气浓度会急速下降,『赛神仙』只能暂缓她的出血状况。如果要继续维持地的生命,只有一直睡在生命维持器里。」

  「那不是跟个植物人一样?」达芬难过地叫。

  「造化弄人,千午前的历史又要重复了。不只生命能轮回,原来命运也能轮回……」杰克低声自语着。

  「或许,也可以打破这个命运模式的。当初有两条路,他们选择了其中一条,现在我们又回到了当时的岔路,我们可以另走—条路。这两条路其实都是通向死亡的路,只是—条是直的,一条是绕远路。现在,我们要选择哪一条?」雷恩故意用冷酷的语调说着,却没有人能提出异议,他们只恨自己的无能。

  忽然门铃大作,三人面面相觑,不知来者是谁,为了安全着想,他们已到了杯弓蛇影的地步。

  「我去开门。」达芬说着,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房子,所以由他去开门比较适当。

  「雷恩,你去躲起来,看看来者是准,或者预防有什么意外发生,这里由我来照顾就可以了。」杰克提醒雷恩。

  达芬有生以来第一次诅骂自己房间的设备的落后,害他不能预知来者是谁,只好战战兢兢地开了门。

  一名美艳的女子走了进来。这名黑发黑眼的女郎有着独特的五官、健美高挑的身材,和亮丽的古铜色肌肤。脸上精致的化妆,巧妙地掩饰了岁月的痕迹,但明眼人—看就知道她已过了青春正好的年纪。

  「嗨!不请我进去吗?」她故意用诱惑的语调说着。

  当她说话时,脸侧向一边,如云的秀发泼在一旁,露出了一边光裸的颈子,惹人无限遐想。

  只可惜达芬早已知道她的伎俩,表面上他客气地说着:「当然,请进。」私底下却不断骂者:「婊子!」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好是他的顶头上司——伊甸博物馆的馆长——沈菲娜。

  几年前,他和沈菲娜一起竞选博物馆馆长的职位,一向任性率真的他,最讨厌与人争权夺名的,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来面对竞选。而沈菲娜则不同了,用钱能买通的,她就用钱买;买不通的,她用身体买。只见竞选期间,她像只花蝴蝶似的,从一张床上飞到另—张床上。

  对于这些,他可以置之不理,但对于伊甸博物馆的声望急速下降和馆务经营不善这两项,他就绝对不能原谅她。

  「你这房子真不错,占色古香的,很适合你的风格。」

  沈菲娜用涂满指甲油的手指优雅地拿起咖啡杯轻啜了一口,然后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红唇,眼神有意无意地在他身上游走。

  省省吧!沈菲娜,我可没时间看你表演,达芬在心里低咒着。

  「你特地来这里,目的不是来寒喧几句吧?」他已经失去耐性了。

  她放下了咖啡杯,一抬头,诱惑地神情全不见,眼神变得相当锐利。「你确实是个特殊的男人。你喜欢单刀直入吗?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她的身体往前倾,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说;「她——在——哪——里?」

  他挑高一边眉毛。「你指谁?谁在哪里?」

  她躺回沙发上。「现在换谁在装傻了?」

  「如果你要寻找失踪人口,应该去报警,显然你找错地方了。」他打算采取死不认帐的态度。

  「明眼人不说假话,谁不见了,你我心知肚明。」

  「露出爪子了吗?哎呀呀,我真怕啊!只可惜我是鸭子听雷,听不懂你的意思。」

  「你要我把话说得更明白,是吗?那具木乃伊在哪里?你瞒不了我的,我已经掌握了几名目击证人,我可以告你。」

  「木乃伊?你的证人为什么会看见木乃伊?就我所知,那具木乃伊不是还好好躺在博物馆里吗?」

  「达芬,你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是专家,是真是假我会看不出来吗?我可是堂堂的博物馆馆长。」

  「谁都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得来的。」他讽刺她。

  她最痛恨别人提出这—点。「你不用再否认了!根据目击者的说法,她确实足在你家附近出现的。」

  「等等,我们说的是木乃伊吧?既然是木乃伊又怎会走路呢?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她恶狠狠瞪着他。

  「难道你竟然相信木乃伊会复活的传说?不会吧?在这科学昌盛的31世纪?」他乘胜追击。

  她猛地站了起来。「这一回算你赢,达芬,但我不会善罢干休的。」

  她走到门边,忽然又回过身来。「你从来没想过,为什么你们可以这么轻易地就从戒备森严的博物馆中盗走木乃伊吧?」她满意地看着他来不及藏起来的吃惊表情。「看起来,你真的没想过。」

  她打开门,丢下一句:「现在有空就多想想吧,趁你还有机会的时候。」

  雷恩从藏身处走了出来。「她最后那句活是什么意思?」

  「该死!」达芬咒骂道。「我实在是太低估她了,没想到她也不是省油的灯。」

  「刚刚那个女人是沈菲娜吧?」杰克不知何时已走了出来。

  「没错。」达芬点了点头。

  「那就糟了,我在参加一次高级会议时曾经听人说过,她是『KK赏』老大的秘密情妇,如果传闻是真的,那我们就通通危险了!」杰克忽然感到背脊一凉。

  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当他们从柯宇轩的留言上得知敌人是「KK党」时,着时吓了一跳,因为「KK赏」目前是令各星球最头痛的黑社会组织,在各地不断制造暴动,没想到「KK党」发源那么早,真是可称得上渊远流长。

  「难怪!我早就怀疑为什么那次盗木乃伊的行动会如此顺利,看来是有人早就安排了一切。」雷恩听后知觉地说着。

  「如果是这样那还好。」达芬停顿了一下。「我怀疑我们的行动在更早之前就被洞悉了。你还觉得这一切都太巧合了吗?你、我二人握有开关生命维持器的秘密,千年以后竟然相遇了!」

  「你要说什么?」雷恩已猜出他要说什么了,

  「你从来不怀疑,我们为什么会在同年同月同日生吗?那是因为我们是在同年同月同日被制造的!我们被安排出生,那是早就计划好的,目的只有一个——唤醒秦婉!」

  「不要说了!」这样的事实太惊人了。「他们为什么要唤醒秦婉?」

  「只有这样才能证明生命维持器的功效。我猜,我们的行动都落入了他们的掌握之中,现在他们知道秦婉复活了,该是收回生命维持器的时候了。」

  「所以这几百年来,他们仗着学术之名大肆研究这口古棺,把它放在博物馆里,然后再安插他们的人来当馆长,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哼!这招确实狠毒!」达克气得跳脚。「那我呢?我也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吗?」

  「不,教授,你的出现是他们始料未及的。要开关这个机器,只要和雷恩两个人就好了。」达芬叹道:「哎!我一向自视甚高,没想到只不过是被别人利用的傀儡罢了!」

  「不,我们可以摆脱傀儡的枷锁!」雷恩自信地说道。「他们什么都计划好了,但有一点他们事先无法猜.测到的,那就是他们所制造的两个人都太优秀了。达芬,何必太早投降呢?」

  他慢条斯理地说着:「我们先反咬饲主一口,」然后脸上换副凶狠的表情。「再看看他们毒发身亡的惨状!」

  ◇ ◇ ◇

  「我的病不会好了吧?」秦婉已经恢复了意识。

  「说什么傻话,你只是水土不服而已。」雷恩强忍住泪水。

  「算了,不要再瞒着我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

  秦婉给了他一个温柔的笑。

  「你知道美人鱼的故事吗?」她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对这个没有快乐结局的童话故事情有独钟。「得不到王子的爱,美人鱼最后化为泡沫。我想化为泡沫的美鱼人未必不幸福,她并不孤单,她只是变成了大海的一部份。经过形体的转变,她反而能永远和她心爱的族人相处在—起。」

  「那,你是美人鱼吗?」他已经习惯她独特的思维方式。

  「不,」她甜甜地笑了。「我是海里的泡沫,那瞬间的透明光亮就是我的一生。虽然短暂,但至少曾经发光发亮。我本来就是该死去的人,在这里的这段时间,不过是从死神手亡偷来的,我已经很满足了。以前来不及对宇轩说,现在趁来得及,我要告诉你: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多美好的叫忆,」

  为何到了这—刻,他还要猜测,猜测她迷离的眼中,看见的是柯宇轩还是他自己?

  「不要这么说,你会长命百岁的。」

  她轻笑了一声。「瞧,现在是谁在说傻话了?我死了也好。我是个只会带给别人不幸的人,这么多条人命、这么多的纷争都是我惹起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样看来,我是死有余辜的。」

  他用一只手指堵住她的唇。「小笨蛋,怎么可以说这种话!他们会被杀不是因为你,是为了那个生命维持器,你怎么可以将因果关系弄颠倒了?」

  「不论怎样,我都是那个导火索,脱不了干系的。」

  她抚摸他刚毅的脸。「如果我死了,不要为我悲伤,好吗?要为我高兴,因为我有这样传奇的第二个生命,也因为我在这里,能认识你们这么好的人。我不会就这样消失了,想我的时候,只要闭上眼睛,我就在那儿。我会永远活在你的回忆里、你的心中。」

  他点了点头,感觉鼻酸酸的。最后,她终于选择那条直达的路。

  他清了清喉咙问她,这次一定要弄清楚。「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是真的柯宇轩,你会爱我吗?」他再次强凋。「如果我是真的?」

  她摇了摇头。「不。」

  他难过地闭上眼睛,强忍着哽咽的声音。「我了解了。」他站起来,想转身离开。

  她捉住他的手,阻止他。「不,你才不了解。」

  他摇了摇头。「没关系,我承受得了的,你不用安慰我。」

  「我才不是安慰你!」她抱怨着。「你这个只会妄下断论的臭男人,我说不,是因为你本来就是真的。」她流下了两行清泪。「柯宇轩或柯雷恩都不重要,那些只是名字而已,重要的是,你是你。」

  雷恩—把抱住她,深深地将她拥入怀里。有了她这句话,多日来的辛苦全都值得了。

  雷恩和达芬这几日来,只要一入夜就绷紧了神经,在客厅里埋伏,准备一举擒敌。他们估计这几天是敌人下手的时机。

  这夜,当他们察觉有敌潜入时,心里振奋了一下。

  终于让他们等到了!

  雷恩不给敌人适应的机会,出其不意地冲出,踢掉敌人手上的枪,而达芬则乘机绕到敌人背后,迅雷不及掩耳地勒住他的脖子,一手将他的两手反剪在背后,一接触到敌人的身体,达芬马上知道他们犯了一个大错,敌人是「她」而不是「他」,是她高挑的身影让他们造成了错觉。

  忽然,客厅的灯一亮,秦婉的身影竟然出现了,她的脸上有着不知所措的表情。

  他们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亮光吓了一跳,赶紧眨着眼睛。达芬怀里的敌人反应过来,趁其不备地挣脱束缚,快速冲到秦婉身边,用手勒住她的脖子,把她当人质。

  雷恩、达芬看到了敌人的庐山真面目,异口同声的喊着:「沈菲娜!」

  「不是!她是沈曼新!」沈菲娜怀里的秦婉挣扎着说。她现在终于了解了宇轩留下那番话的函意了。

  ——最亲密的朋友,往往是最可怕的敌人,潜伏的欲望,能摧毁最牢固的友谊——

  沈菲娜手上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把小型的镭射枪,紧抵在秦婉的头上。「沈曼新?原来你真的认识我们沈氏一族的祖先?那么你一定是就是秦婉了?也就是那个复活的木乃伊?」

  「她才不是!」雷恩脱口而出后,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样说,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雷恩和达芬两人脸上充满惊恐的表情,令沈菲娜的芳心大悦,「怎样?木乃伊,这小子还合你意吗?他可是根据你的白马王子量身订做的喔!连那个一向自以为是的达芬也一样!你们生下来就是要让别人利用摆布的!」

  雷恩的心一痛,原来达芬的推测完全正确。

  沈菲娜看见达芬的脸色一暗,更加得意了。「你们三人可以同一天死,那不是很浪漫的吗?既然要死了,我就让你们死得明白些、清楚些,好让你们瞑目吧!」

  「你们都以为我是『KK党』领袖的情妇吧?而一向都没有人知道『KK党』领袖的庐山真面目。事实上,在你们眼前的,就是『KK党』的老大!我们沈氏一族历代都是领导人,并且都是以女传家,从我们的开山祖——沈曼新开始。她从党内的小角色开始崛起,利用各种手段一路攀到领袖的位置。」

  「哼!」达芬冷笑了一声。「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闭嘴!死到临头还嘴硬!」她的表情变得更加阴狠。「根据沈曼新留下的资料,我们历代祖先得知了生命维持器的存在,花了一、两百年,好不容易在沉没的小岛上打捞到它。就在欣喜若狂之际。却发现打不开这具生命维持器。既然是以学术之名挖到它了,最后再经由学术界的研究米找出打开它的方法。没想到这些学者都是饭桶,五、六百年过去了,还找不出方法来!直到我母亲这一代,救星终于出现了,芬顿博士解开了开关之谜,当然也注定了他的死期。」

  「没想到,失踪的芬顿博士早就死了,而且竟然是被你们这些走狗杀的!」雷恩恨恨道,芬顿博士是杰克年轻时的指导教授,也算他的祖师吧!

  「哈……」她竟然还很得意,「既然找到方法,一切好办。我们透过遗传控制中心制造了两位,希望在各方面都能和你们祖先—样。不幸的是你们好像也遗传到他们的高智商,当然这也是你们的任务完成后非死不可的原因!」她狂笑起来。

  秦婉在她陈述时,一直想着自救的方法。忽然她想到以前宇轩老爱看第四台的摔交节目,她不得已只好陪着他看。对了!那些摔交选手被勒住时,都是怎么挣脱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