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等候千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天!你干什么?谋财害命啊!」他痛得大叫起来,又为自己的居心不良感到有些抱憾。他不想告诉秦婉,其实这些小伤口只要交给「赛神仙」就能快速处理好的,他只是私心地想享受一下她短暂的服务,这下可遭到报应了。

  她则终于为赢得他的注意力而感到满意。

  「你不是说,有些话要告诉我的吗?」她战战兢兢地问。

  「没错,但在这之前,我想问你,你怎么发现的?你不听我的命令跑出去了吗?」他跋扈地问。

  「命令?我长这么大,从来没人敢命令我!两条腿长在本姑娘身上,我爱到哪儿就到哪儿!何况,哪有人像你这样霸道,整天把我关在房子里,我不闷死才怪!」她本来想好好与他讲理的,但没想到他的口气这么强硬,害她忍不住蛮横起来。

  「该死!算我用错字眼,好吗?但我不让你出去有很重要的理由。告诉我,你在外头待了多久?有没有被别人看见?」他跪在她面前,关心地问。

  「我不能确定,大概有五分钟之久吧!你知道,我太吃惊了嘛!至于别人有没有注意到我,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倒是注意到有好几只像怪兽的东西大模大样地在散步!」她开心地笑了出来。

  亏她还笑得出来,雷恩不禁在心里骂着,真是不知死活的小东西。

  「五分钟吗?完了,你这种长相,别想躲过别人的注意了。」他绝望地说着。

  她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我们已不在台湾了,对吧?不然,外头走动的,为什么都是洋人呢?」

  他点了点头:「没错!」

  他有点担心待会儿要讲的话会刺激到她。「我们非但不在台湾,也不在20世纪了。」

  她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难怪!只有美国人那么疯狂,大白天的还装成怪兽走来走去!」柯宇轩是半个美国人,难怪她以为她被带到美国了。

  「你说,我们不在20世纪,难道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吗?宇轩人呢?他已经变成老公公了吗?还有你为什么那么酷似宇轩呢?你是他儿子,或者是孙子?天呀!谁来告诉我现在是西元几年了?」她感到彷徨极了。

  「别急,慢慢来。首先,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我们现在确实不在台湾了,但也不在美国,」他深吸了一口气。

  「我们甚至不在地球上。」

  她忽然爆笑了出来。「你少开玩笑了!我们不在地球上,还会在哪里?难道是在外星球上?我猜下一句你要告诉我你不是地球人了!」她期待他也会和她一样,大笑几声。

  但他却严肃地点了点头。「没错,严格说起来,我不是地球人,怎么说?应该只能算地球裔的新天堂星球人吧!」

  「你是要我相信你是外星人吗?」她一副不置信的样子。「你要我相信,这几天来我一直和个ET同床共枕吗?」

  「我不要你相信,而是事实就是这样!」他被她的话激得恼羞成怒了。「不管你相不相信,现在是31世纪,而且我们就在新天堂星球上!」

  「那地球呢?」她惊恐地问。

  「被核战摧毁了,那是八百年前的事了。我们的祖先大部分是核战前移民,也有些是核战后的移民。

  「地球没了,那我怎么回去?永远要在外太空漂流吗?」她的身体忍不住摇晃了起来。这样的事实太惊人了,她竟睡了整整一千年!

  「你就好好地留在这里,我们会照顾你的。」他诚心诚意地说着。

  「你?为什么?我甚至不知道你叫什么?姓什么?」她讽刺地说着。

  「那好解决。我姓柯,名字叫雷恩。至于你以为的达克,其实叫达芬,我们是宇轩和达克的后代。」他把自博物馆盗出她之后的经过,详细摩遗地向她陈述一遍。

  终于说完后,他仔细地观察她表情的变化,她的沉默实在是令他担心。 

  她凄然一笑。「所以宇轩毕竟还是没等我了?」泪水开始在她眼里凝聚。

  「他还是娶了别人……」她闭上眼,忍住泪水。

  「这样也好。何必为了这样无望的等待,而耽误他的一生呢?」

  他可以感觉她心里强忍住的伤痛,但却觉得她冤枉了柯宇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虽然讨厌柯宇轩,却认为他的人格没那么卑鄙。

  忽然,他随身携带的通讯器响了,他按了通话键,传来了达芬的声音:「雷恩,你看了今天的新闻吗?秦婉曝光了!」

  十分钟后,他们已经抵达杰克家。秦婉的长相太特殊了,他只好把她改装一下。因为她的个子娇小,所以他把她打扮成小孩的模样。

  「你都向她解释过了?」他们才一进门,杰克劈头就问。

  「解释过了。」在他敬爱的教授面前,雷恩一向不敢造次。

  杰克略微尴尬地面向秦婉。「那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你父亲了。」他紧张地说着:「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都是这两个臭小子的主意……」

  秦婉笑着打断他。「没关系的」然后,她充满希冀地看着他。「重要的是,你还愿不愿意当我的父亲?」

  「呵,」老教授的眼里,立即蓄满了泪水。「孩子,你说什么傻话。」他张开双臂,彷佛在欢迎着久久才归来的女儿回家。

  ★  ☆  ★

  「怎么样?看得懂吗?」达芬满怀希望地问。他已经先行研究过了,应该是柯宇轩留下来的。

  秦婉只是一动也不动地瞪着眼前的荧光幕,身体一软,似乎快虚脱了。「确实是宇轩留下来的。」

  「小婉,是我,宇轩,当你看到这个留言时,不知是在何时何地,但可以确定的是,我已不在人世了。小婉,别哭,也别为我悲伤,这样的结果我早已预料到了。我可以走得毫无遗憾,唯一牵挂的是你,放不下的也是你。未来有很多的变化,都是我无法猜测和控制的,叫我怎能安心留你一人去面对呢?想到这里,我心乱已极。

  想不到吧!你最爱的人竟然是个如此懦弱的人,懦弱到无法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更可悲的是连自己的生命也保护不了。

  五年了!自从你沉睡去的那一天起,到现在已经是五年了。你能想像这五年来,我是怎么度过的吗?每天抱着希望清醒,每夜我带着绝望入睡,这样的日子已重复了五个年头。每天,我等,等合适的骨髓捐赠者出现;我等,等你张开眼睛看着我;每天,我想你的病好了;每天想像你披着婚纱,向我微笑的情景;每天,我回忆着,回忆与你牵手散步在月光下的日子;每天,我回忆,回忆你娇嗔、杏眼圆睁的模样。那些浮光掠影的片段,竟然就是我所拥有的全部。

  如果你真能活着看到这个留言,那么,我也应该向你承认了。从小,看着妈妈在厨房煮饭长大的我,其实是个一流的厨师。别怪我为什么瞒着你,只因知道你心肠软,总故意要惹你心疼我,天天来为我做饭;也因为我想找个借口,把你多留在我身边。我知道你的时间不多了,每逝一秒钟,你就离死亡越近,我恨不得分分秒秒都把你留在身边。你会原谅我吗?原谅我的自私,原谅一个爱你爱到失去理智的男人?

  他们要我忘了你,说你会谅解我的,再等下去,也是无望。呵!他们只告诉我要我忘了你,却没有教我如何忘了你。怎么忘?每天我醒来时,第一个浮现脑海的是你的身影,入睡时最后的念头也是你。怎么忘?

  夜里,你在梦里与我温存,白天,你就无时无刻地偷袭我的思绪。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恨你,恨你让我如此失魂落魄,如此意乱情迷。我也曾经想逃,四处旅行,但怎么逃?你已经驻在我的心里,跟着我东奔西跑;你好像空气一样,每一次呼吸就塞在我的胸肺里,于是我无处可逃了。

  对着躺在生命维持器里的你说话,成了我唯一的乐趣。有些儿自卑,那是你沉睡后我生活的写照。我一天天的老去。而你依然美丽如昔。会不会,你醒来以后,我以经是个鸡皮鹤发的老翁了?不,我等不到那一天。

  我亲爱的中文启蒙老师,我现在的中文已经说、写都很流利了,成语也学会一大堆。你若知道,会不会高兴?只可惜我没有机会当面说给你听,只好故意用中文留下这篇留言,证明我所言不假。

  你醒了后,人会在哪儿呢?有没有人照顾你?无论如何,你都要坚强地活下去,因为你的命是用秦博士和达克的性命换来的;而我,恐怕再也无力守候你,执意要斩草除根的敌人已环视在旁。

  接下来的这段留言,你要看清楚,牢牢记住。虽然我已经不能再为你做些什么,然而你的安危始终放在我的心上。

  我们的敌人是新窜起的『KK党』,那是一个跨国性的帮派组织,为了总裁私欲,他们不择手段地想得到生命维持器。又是一个秦始皇的信徒,迷信长生不死的神话。

  能说什么呢?只能怪这些愚蠢的人实在太多了。消息走漏后,世界各地的野心份子而与『KK党』竞争,想拔得头筹,得到生命维持器,从此以后我们成了坛中待捕的龟,四处求救无门,因为政府官员早与黑社会勾结,想分一杯羹。

  当生命维持器还在实验室阶段时,我们虽然每天都被监视着,但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等他们知道实验完成后,我们的死期也近?,因为我们失去了利用价值。

  但我们从来不曾后悔。这样的结果,我们一开始就知道了。秦博士为了女儿可以牺牲一切,达克能发明这样伟大的机器,他死也瞑目了,而我,只要你活着,什么都好,真的!只要你活着。

  秦博士和达克的祭日是同一天,至少这对好朋友能死在一起,死后也不会太孤单。我不想太详细描述他们死去的情景,免得你无端伤心。

  孤零零地守着你,也将近一年了,我所剩的日子已不太多。为了死后能继续守着你,达克在维持器上的开关上动了些手脚,坏人即使得到这具维持器,也不能伤害你。最重要的是,我和达克世世代代的子孙将能继续地守护着你,直到医疗技术够进步的那一天,直到你清醒过来的那一天。

  醋桶,别担心,我自始至终爱的只有你一个人,我的小新娘也只有你,我不会另娶她人的。为了留下后代,我将精子冷藏起来,托付给达克的秘密爱人——爱玛女士。她在一个月前顺利地为达克产下一子。她是个值得信赖的女士,我和达克的遗愿只好靠她来完成了。

  还有一件事,你千万要记住——最亲密的朋友,往往是最可怕的敌人;潜伏的欲望,能摧毁最牢固的友谊。

  纸短情长,虽然说了这么多,还是不表达心中的千万分之一。相处的时间太少,想说的话太多,只能让无穷无尽的后悔淹没了我,还记得吗?你曾问我是否相信轮回,当初说相信是为了哄你,现在却情愿相信了。这样,我还有见到你的希望,在下一个世界里,在遥远的时空里。你临睡时,留下那一首诗,我已经能倒背如流了:『上邪!我欲与君相知……』」

  秦婉像个快要窒息的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泪汩汩地流出,她绝望地摸索着荧幕卜的字:「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哀。山无陵,江水为竭……」她眼前忽然一黑,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秦婉!」杰克和达芬赶紧扶住了她。

  而雷恩却整个人呆住了,好像失去一魂魄,嘴里念念有词:「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以天为盟,指天为誓,我俩情相悦,至死不渝,直到山夷为平地,直到江水枯竭。除非冬天打雷,除非夏日下起雪,除非天崩下来,与地合而为一,我才敢与你绝——

  「唉——」

  又是那一声低叹,

  久久回荡在他的脑海里,

  挥之不去……

  第十章

  「雷恩!别发呆了!你快看看秦婉,她到底怎么了?」

  达芬用力摇着他,脸上充满了惊恐。

  雷恩这才想到,快速冲到秦婉身边,杰克抱着她的身体号啕不已。他一把推开杰克,看见秦婉惨无人色的脸上,处处有着血迹!她的双眼、鼻孔嘴角。甚至两耳里都流出大量的血液,雷恩的心纠成一团。

  「天呀!怎么会这样!」

  他用他的大手履盖住流血处,徒劳地想为她止血,但鲜血还是汩汩地流出,渗出他的指缝,沾满了他胸前。她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生命力随着鲜血的流出不断减弱。

  「雷恩!你想想办法,救救她啊!快啊!」杰克的脸上老泪纵横,脖子上的青筋因大声哭而露了出来。

  雷恩一把抱起秦婉。「小婉,走,我们回家吧!你要活下去,听见没有?你要活下去!」

  ☆ ☆ ☆

  秦婉静静地躺在「赛神仙」里,一动也不动。

  「雷恩,结果到底怎么样?她不再出血了,情况是否比较好了?」杰克担心地问。

  「怎么会这样呢?你不说她的病全好了吗?」达芬不解的问。

  面对这些问题,他只是一迳地把头埋在双手里。

  良久,他忽然抬起头来,双手紧握成拳,用力地敲打桌面,好像要渲泄心中爆发的怒气。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早就注定不能和她厮守在一起吗?天!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雷恩!冷静点,事情到底怎么了?你说啊!」达芬一把抱住他的好友,不让他在冲动之下伤害自己。

  「冷静点!我怎么冷静?」他一迳地摇着头。

  「现在唯—能救秦婉的只有你了,你若什么差错,秦婉怎么办?」达芬提醒他。

  「救她?你把我想得太厉害了,我们怎么也斗不过命运的。我和柯宇轩都犯了一个大错,我们都太自以为是了。无论如何处心积虑,死神要带走的,我们无论如何也抢不回来!千年前是如此,千年后还是如此!」

  他沮丧地说着:「你们也许听不见,但我确实听到了。柯宇轩的叹息声声都在嘲弄我的多此一举!」

  一个巴掌重重地甩在雷恩的脸上,杰克气喘吁吁地说道:「这一巴掌打醒你没有?秦婉的一条命是牺牲了多少人才换来的,不准你白白浪费掉!为了让秦婉活着,柯宇轩连一丝希望都赌上了,你怎能这么没志气,不先试试就投降呢?」

  「她唯—能在新天堂星球上存活的方式,就是继续在生命维持器里睡下去。你说,我要试还是不试?」他像只已斗败的公鸡,无力再去争辩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