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欲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宋婕没想到他会这样让她难堪,泪水差一点就夺眶而出,不过她忍了下来,庆幸这里的灯光很暗,她相信他看不出她眼中的悲伤与痛苦,暂时算是保有了一点自尊。"我现在就要跟你谈谈。"

  郭熙对视着她那双坚定的眸子,终于缓缓地放下怀中的珍子,体贴的替珍子拉好衣服,"对不起,我朋友来找我。"说着,也来不及看到珍子脸上的错愕,便错过身往外走去。

  宋婕缓缓地跟在他后头,一时还本从方才自己所撞见的情景中恢复过来,这让她显得恍惚与迷惑,心痛的感觉无法抑制的弥漫开来。

  ¨什么时候到日本来的?"郭熙温柔的望着她,让酒保替两人都调了一杯特制调酒。

  "昨天晚上。"宋婕在他的示意下坐在他的身边。

  "有没有跟少白联络?他跟你一样在巴黎,你知道吧?"

  ¨嗯。"她轻应了声,并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

  蓝少白是法国的名服装设计师,名号响叮热,在业界及名流界根本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大名,她当然更明白,因为她是模特儿,也差一点接过他的秀,但却被她推辞了,他倒是曾找过她几次,只是她都让经纪人给挡下。

  "这么多年来你都好吗?"

  "嗯。"她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可以这样泰然自若的问她好不好?今天下午他不是还假装不认识她吗?现在却又像是个老朋友似的……他还是一样温柔,却是那样的陌生呵.

  郭熙看了她一眼,接过酒保递来的酒后端到她手上,"这调酒真的不错,喝喝看。"

  "你根本不在乎我过得好不好,也不在乎我给你的答案,是不?"

  他叹口气,"你怎么会这样想?我们是好朋友。"

  "那就该把机会给我。"宋婕激动的低喊。

  郭熙顿了顿,啜饮了一口酒才缓道:"我一向公私分明。"

  "你知道我可以我也适合,我并不输给那个中山明子!"她脱口而出,浑然忘了石原拓二刚刚在电话里警告她别把自己告诉她的入选角色给透露出来,不过看样子郭熙并不以为意,聪明的他在看见她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自己被朋友出卖了吧?

  "我很抱歉。"郭熙温柔的拍拍她的肩膀,"不过,我真的不以为你适合这个角色,你也无法胜任的,相信我。"

  "我可以的!"宋捷坚定的申明。

  "是吗?"他不以为然的看着她,嘴角轻勾起一抹笑。

  "你不相信我?"

  "因为我了解你,所以我知道你无法胜任,这种事是强求不来的,在我的镜头下你的任何感情与想法都会赤裸裸的被呈现出来,我要的是一个可以诠释情欲这个主题的女人,不是你"

  "我相信我可以做得很好,只要你给我机会证明,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她不会如此轻易善罢甘休的,她不会,因为所有在场的人都猜她会入选,他根本没有理由否定她.

  "好。"郭熙也不坚持,笑着拉她起身.

  "好?你答应了?"宋婕有点错愕的望着他突然改变的态度。

  "我答应给你一个机会,跟我来."郭熙付完帐,拉着她的手走出了酒吧,接着又将她拉上了他的机车后座,"抓好,可别掉下车去。"

  待她坐稳,车子倏地像火箭一样的冲了出去,车尾灯在深夜的银座引燃一簇闪现流动的火光"

  ※ ※ ※ ※ ※

  "把衣服脱下."

  "嘎?宋婕没想到他一带她进门便说了这样的话,身子楞在当下慌乱得不知所措。

  ¨你不是要证明给我看?我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了,如果你非常想要这份工作你就不该犹豫。"郭熙微笑着坐入室内的深蓝色沙发里,藉着屋内昏黄的灯光好笑的打量着她脸上的困窘与失措.

  "为什么?"他竟要她当着他的面脱下衣服?他怎么可以这样要求她?

  "一个好的模特儿不会质问摄影师为什么要她脱衣服,何况你该知道我拍的是裸体写真,你连脱衣服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来,又如何能栓释好'欲海'?"

  她轻声叹息,"我要的是一个懂情懂欲,能藉着身体去表现出深陷爱情囹圄与困顿的那种感觉的模特儿,我要的是那种了解所谓不顾一切、飞蛾扑火、玉石俱焚的深切情感与情欲的女人,你认为你是吗?依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还是个处子,处子如何表现得出我要的感觉?"郭熙每个字每句话都是一针见血,他不想伤害她,只想让她打退堂鼓。

  宋婕的睫毛微微颤动,她是处子就是他否定自己的理由?这未免太过于荒谬且可笑。

  "我不是。"她低低的说着。

  "什么?"郭熙敏感的挑高了眉。

  "我说我不是处子了,我了解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的那种深刻,我也了解情了解欲,更了解男人抚摸着女人时可以让女人沉沦迷醉到什么样的程度,也体会过那种美妙又痛苦的感觉,我……"

  "够了。"他面无表情的打断她,冷然的道:"既然如此就表现给我看看,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了,用一个女人要男人抚摸、要男人疼爱的眼神看着我,用你的身体赤裸裸的表现出来。"

  她撒谎,她根本不解人事,但大话己出口,她就得硬着头皮撑下去,何况,她非要到这个角色不可。

  宋婕不再迟疑,伸出手将身上的钮扣一颗一颗的解开,然后将衣服褪去,只剩下白色的胸衣托着她丰挺雪白的乳房,顿了一下,她才背过手去解开内衣的暗扣,雪白的酥胸此刻亦赤裸裸的呈现在他眼前……

  郭熙望着她的美,那宛若维纳斯女神的裸身与呈现在她脸上那几乎会让男人自制力崩溃的少女羞涩与红晕,使看惯裸体美人的他竟兴起了一股想要她的冲动,下腹部烧灼着渴望的疼痛。

  他起身走到客厅附设的小吧台为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走回客厅时已见她将身上所有的衣物卸尽,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

  "你花了太多的时间脱衣服。"郭熙按捺住想要她的冲动,故意找碴的开了口,说完,硬是灌进一口酒入胃。

  "我会改。"

  "你可以开始了。"他看着她,等着看她自动放弃,却看到她的眼神变得痴缠,恋恋的看着他,像是自开天辟地以来她就如此深深爱着他似的与他的目光紧紧缠绕……

  他心上的那根弦在刹那间绷紧了,他低头又喝了一口酒,平复好波纹渐起的情绪之后才缓缓抬起头来面对她。

  "你的表情太过僵硬、虚伪、不自然,你的身体……很美、很迷人,可是却少了勾动男人欲火的条件。"他残酷的批评着,看着她的脸色由潮红变得苍白,然后转成毫无血色。

  "你是故意羞辱我的,"宋婕变了脸色,心痛的蹲下身子却始终无法将衣服捡起好好穿回身上。

  她爱他,深爱着他,她是用她的心与真爱去看着他、凝望着他的,她也渴望他的抚摸与拥抱,一切都是真的,但他却笑她的表情不自然、僵硬、虚伪?该死的!他是故意的!

  泪陡地从眼眶内滑落,她觉得自己是来自取其辱。

  不!她的高傲不允!她的自尊不允!她的爱情与真心都不允!不允他这样对她,不允他这样故意让她难堪的羞辱她…

  一只大手替她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并将她扶起身,用指尖拂去她颊边的眼泪。

  "放弃吧。"郭熙叹息。心疼的瞅着她的泪与伤心。

  他是为她好,不想让她的美丽呈现在众人面前……她不会懂,他也不想让她懂。

  他一向不是个会藏私的人,但她却是他唯一不想与人分享的东西。

  "不,我不会放弃的,你可以用你的观点来舍弃我,我却不会舍弃我自己,我会证明我的能力足以适任这个工作,我会证明的!"宋婕说着抓住衣服往浴室冲去,将门"砰!"的一声关上。

  郭熙瞅着关上的门好一会,走到吧台又为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

  不一会,宋婕已穿好衣服从浴室走出来,没有说一句话的拿起自己搁在客厅的包包转身要离去。

  虽然长发将她的大半边脸遮住,他却知道她在哭。

  "我送你。"郭熙放下酒杯,拿起钥匙。

  "不必了,我可以自己回去。"宋婕不想接受他的好意,脚步没有因他的话而停下来。

  "很晚了,让我送你。"他一个跨步拉住了她的手,语气轻柔却有着不容违背的力量。

  她只好无言的点点头,任他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凌晨两、三点的银座,夜灯与四处的霓虹明亮而摧瑰,光将他俩的身影拖得长长的,他始终没有放开她的手,

  一直到将她安置在他的摩托车后座。

  "抓好。"他将安全帽戴在她头上,又将她的双手放在他腰间的两侧,然后启动车子咻地往夜的尽头冲去。

  坐在他的背后,她因疾驰的车速而紧紧搂着他的腰,泪水随着风不断的散落在夜里冰凉的空气中。

  他总是这样,可以同时对她温柔又对她冷漠,她总是不明白自己在他的心中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地位,十年前如此,到了现在还是如此。

  原以为经过岁月的洗礼之后,她有足够的智慧与成熟可以面对他那永远从容不迫的态度,可是她错了,在他面前,她永远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他宠她,像宠一个小孩子,就像父亲在教一个小孩子,因小孩子的任性而予以教训,却也因为疼爱,到最后终会将小孩子拥在怀里,

  一直想问他究竟爱不爱她,却没有勇气,怕他说了不爱,她就会掉进地狱再也爬不起来。

  在思绪翻腾中,郭熙准确无误的将宋婕送进她住的饭店,她甚至没有告诉他她住在哪里,他却知道,对此,她感到惊愕也惶然,不知该说些什么的站在饭店房间的门口。

  "早点休息。"他对她说,一双眸子温柔的望着她,两手插在裤袋里并没有急着离去的意思。

  "你……"

  "我看着你进去。"

  他不问她要在日本待多久,也不曾开口说要再来找她,她不值,难道他真的一点都不关心她?今夜之后,他跟她是不是就要形同陌路,就像过去分开后的十年这样?

  为什么他对她没有一丝丝的留恋与不舍?就算只是朋友,他是不是也该留下她的联络电话?至少在她离开日本之后,他还可以与她保持联系……但他却什么都没做,只是这样温柔的看她。

  打开房门,宋婕心痛得连再见都不愿意说便奔迸房内,当着郭熙的面把门关上,背抵着门,她才刚筑起的堡垒又再度的崩溃。

  她不相信他没有一点点爱她!她真的不相信!

  可是,事实却如此残酷的呈现在她面前让她不得不面对…

  ※ ※ ※ ※ ※

  日本今年度最大的新闻莫过于日本籍的两名国际级摄影师的选秀活动,众家记者莫不卯足了劲争相报导独家新闻,而今天晚报的艺术文化版面头条却不约而同的登了郭熙与另一名国际级摄影师加藤俊平的模特儿入选,前者是日本名模中山明子,后者则是本届亚洲名模冠军得主宋婕…

  日本电视台的晚间新闻主播播报员正笑容满面的播报着新闻,郭熙连转了好几台仍是同样的报导着这个新闻,媒体将他与加藤俊平的竞争白热化,让喜欢看戏的观众又有了新鲜的话题。

  加藤俊平曾夺得日本与法国摄影展最佳摄影师的奖项,年纪三十二岁,单身,潇洒不羁的粗犷调调一直是女明星及名模的钟爱对象,徘闻不断……

  郭熙索性将电视关掉,点上一根烟叼在嘴里,浓黑如墨的剑眉微微拢起,还未来得及消化所听到的消息,刚刚开机的手机却震天价响起来。

  "郭熙。"他接起了电话,身子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

  "你失踪到哪去了?我已经打了一百多通电话都我不到你。"死党蓝少白的声音从话筒的另一边传了过来。

  "手机坏了。"郭熙不想多说。

  "那家里的电话呢?不会也刚巧坏了吧?"蓝少白心知肚明他是故意躲起来不接电话。

  "是啊,是坏了。"

  蓝少白沉默了一会才道:"看到新闻了没?宋婕这次要让你的死对头拍写真,这是怎么回事?她要拍也应该是找你才对,怎么会找上加藤俊平?"

  "她找过我了。"

  "你不会是拒绝了吧?"蓝少白简直快要昏倒。想也知道是这样,但他还是忍不住想问。

  "嗯。"

  "郭熙,你知道她那个骄傲性子,你拒绝她,她当然会反击。"

  "我是太低估了她的坚持。"郭熙低低地咕哝一声,朝天花板吐了几口烟雾,"不过那既然是她的决定,我祝福她。"

  第三章

  今天不是花心俱乐部成员约定一个月聚会一次的日子,但黎文恩、余克帆、蓝少白三个人却不约而同的出现在郭熙的单身宿舍中。

  "一大清早的,你们想干什么?我们日本不时兴喝早茶。"郭熙优雅高挑的身子半倚在门边,满眼疲惫的瞧着他们。

  "没睡好?眼晴黑得像熊猫似的。"余克帆大大咧咧地拍上郭熙的肩,不等他邀请便径自走进屋去,将郭熙整齐有致的房子打量了一遍,没见着不该见的蛛丝马迹时才松了一口气。

  "找什么?你已经死会了。"郭熙好笑的瞅着余克帆,心知肚明余克帆在关心什么,就如同其他两个男人一样。怕他一个人把宋婕独吞了。

  十年前的竞争延续到十年后,他们就算己心有所属,似乎还是不肯轻易认输,这就是男人间可笑的比试。

  女人为此常感到大为光火,认为自己像个东西似的任男人丢来丢去、抢来抢去,其实最可笑的是男人,永远在玩一个没有目的的游戏,被一个女人的存在搞得七荤八素而不自知,

  当年,花心俱乐部的成员南征北讨,涉猎众校名花,却始终没有一个人掳获到宋婕的芳心,反而只能张开手臂无奈的看着她抛下他们离去。

  她是第一个主动离开他们的女人,也因此益发的让他们耿耿于怀,男人的花心其实禁不起女人的潇洒,他是,他们也是。

  "是啊,克,小心你的丹渠美人会吃醋喔!"蓝少白扯了下领巾,今天他脖子上系的是今年巴黎最流行的紫色领巾,优雅神秘而高贵。

  余克帆不怒反笑的瞅了蓝少白一眼,"别担心我会跟你抢,我和丹渠现在每天甜甜蜜蜜的,没兴趣再跟你们搅和。"

  黎文思笑着点头,"是啊,少白,这回是便宜你了,我和克都已婚,就剩你和熙了,当年的名花就看你们谁可以探得下。"

  "那就要看看那个妮子心里爱的究竟是谁喽。"蓝少白若有所指的瞄了郭熙一眼,见他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心里气得牙痒痒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