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轩书库 > 欲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我还是个什么?"郭熙走近,宋婕立刻像小鸟般飞奔到他怀里。

  "熙!我以为,我以为……"她哭了,所有的委屈与失望都在这一刻一古脑儿涌来。

  "我说过我会在台下看着你的,虽然迟了,对不起。"他用仅剩的一丝力气抱了她一下,随即身子一软往她身上倒去……

  ¨熙!"宋婕惊慌的大叫。

  在同一时间,蓝少白眼明手快的接过郭熙倒下的身躯,随手招来一辆计程车便往最近的医院开去。

  第十章

  黑色绒布像从天上落下的一块天幕般将摄影棚整个填满,上头躺着全身一丝不挂的人儿,长长的头发像黑瀑垂挂在雪白剔透的肌肤上,浓密的发间依稀见得到粉红色的乳晕在微紫的灯光下泛着动人的色泽。

  模特儿半屈着双腿,藕臂松散的搂住双膝,一双比星空还要灿烂的眸子穿透过摄影机直朝摄影师射来感人的眼神,摄影师在镜头前抿着唇,像是极力克制着什么,两人的目光在摄影机里交缠。

  最后,摄影师终是按搽不住诱惑的朝模特儿走去,修长的腿微屈,他半跪在模特儿面前,一只大手罩住黑发下因他靠近而起伏得厉害的乳房,俯低脸吻住了那两片从一开始便在诱发他体内欲火的唇瓣。

  "你这样看着我,我怎么工作?"郭熙在宋婕的唇边呢喃,滚烫的舌尖火热的探入她微张想抗辩的口中,并将她推倒在黑丝绒的布面上,用自己男性优势的健硕身躯火速罩住她。

  "熙……"她被他的吻、他灼热的眼神挑逗得心痒难耐,雪白的肌肤泛起粉红色泽,身上的每个细胞都想向他偎去。

  "我想要你。"他吻上她的眉睫、明眸、鼻尖、唇瓣,接着来到她最敏感的耳垂,轻轻地诱哄着、啃咬着,像在品尝一道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你已经在这么做了。"宋婕微微叹息,根本无力拒绝,因为她深知自己的身体早为他张狂不已,只等着他来抚慰、点燃。

  他的大手轻拂处都引起一阵抖颤,她是如此的渴望他、爱他。想将自己融进他的身子里,化做生命共同体。

  "我还想要更多更多。"

  "唔……"宋婕觉得全身舒畅无比,不自主地将身子弓向他,乞求更多的抚慰与爱,双腿更因他大手的挑拨而热情的圈住他的腰杆,主动摩挲着他的身体。

  这样的挑逗无异是在火上加油,郭熙就算想要体贴的放慢脚步也已力不从心。

  "啊……"宋婕呻吟出声,身子在他的奋力挺进中剧烈的摇晃着,像在暴风雨中海上飘荡的孤舟,只能无力的任其飘流,不知尽头在何方,也不知何时一切才能平静下来。

  她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在激荡不已的欲海中浮浮沉沉…

  郭熙陡地抽身而出,忍不住想将她此刻的美留住,在她还来不及搞清楚状况之前他已飞奔到摄影机前按下一道又一道快门,捕捉住她脸上那含怨含怒却又欲求不满的沉沦美色。

  此刻的她,有着最初的夏娃也比不上的美,她能挑动任何一个男人的最原始欲火,散尽家财、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郭熙!"宋婕眼角含羞含怨也含怒,这男人竟撩拨她至此才将她丢在一旁认真的工作起来…

  ¨相信我,我真的是情不自禁。"郭熙回到她身边,比先前激狂数十倍的吻住她、抱紧她,"没想到沉沦欲海的是我,不是你

  ※ ※ ※ ※ ※

  三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国际摄影比赛终于在法国巴黎正式展开,来自世界各国上万名摄影师参与角逐的作品都呈列在巴黎最大的画廊之内,为期一个月供世界级大师的评选与观赏。

  "我好紧张。"宋婕头低低的,任郭熙牵着她的手走进可容纳数万人的会场,身子因为紧张而冷冰。

  "不必紧张,你知道你是最美的。"郭熙微笑,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避讳的吻她。

  高大优雅而从容的郭熙一直是镁光灯的焦点,而自始至终被他拉着手的女人,也就是这次摄影比赛里的模特儿宋婕更是获得了所有在场者的注目,在郭熙那一张张唯美浪漫却又情欲满溢的摄影作品里,她的存在早已在各国掀起前所未有的轰动。

  ¨你忘了别人曾经怎么说我?"日本媒体对她的残酷批评一直是她胸口的痛,她无法不在意、不在乎。

  "那不重要,生活是自己的,我们可以决定要快乐还是悲惨的过日子,别人爱怎么说都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人如果要活在别人的想法中,那无异是自讨苦吃,不是吗?

  "熙……"她握紧了他的手。

  他的手可以给她所有的抚慰与源源不绝的力量,可以带给她宽广的天空与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大海,握着他的手,她找到了生命依归的喜悦与前所未有的宁静自道。

  郭熙在她耳畔轻喃,"我爱你,不管是过去的你还是现在的你甚至未来的你,只要你做你自己,我的爱就永远跟着你。"

  他曾经想过等她够成熟、够了解他时再来爱她,却不知是自己因害怕承诺而造成彼此太多的伤害与错过,要不是克帆那临门一脚的点醒,也许,他将会再失去她一次。

  爱,应该是爱她整个人,包括她的优点、缺点,骄傲、自卑。

  当年,他的母亲因为父亲的外遇而自杀,留下五岁不到的他,他对父亲的恨一直不曾消失过,所以,他坚持用母亲帮他取的中文名字——郭熙;也因此,他害怕承诺,怕自己的承诺会伤害到自已所爱的女人,这样的恐惧是刻骨铭心的,一直到他在十年后再次遇见了宋婕,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而陷进去……

  他曾以为两人的关系会破灭是来自于不成熟的彼此,所以执意想等她够成熟时再爱她,然而,很多事不是他说控制就可以控制的,他的心要她,他的身体要她,男与女之间的吸引若是注定的,即便分离十年、二十年也终究会牵系在一起。

  "看你们两人如此恩爱,甜蜜非常,我真的非常不忍心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你。"佐木君手上挽着一名短发美女朝他们走来,女子精雕细琢的瓜子脸上尽是冷冰冰的表情。

  郭熙并不讶异会在这里见到他,依然从容的微笑着,"你所说的任何一个消息对我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

  "是吗?"佐木君笑得一脸诡谲,将郭熙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道:"包括我把你是美国国防部长的外甥这件事泄露给媒体知道?"

  "也包括你卖主求荣与我合作将麻里森上送进牢狱,接着接手了麻里森上的事业,成为日本最大的黑市老大。"郭熙淡笑着,半点也不受威胁。

  "嘿,你威胁我?"他佐木君可不是会受威胁的人,要不是这件案子对他与郭熙两人来说都有利可图,他又岂会跟郭熙这种狡狯如狐狸的人合作,不过合作归合作,现在事情了了,说什么他也不会笨得落个把柄到人家手上。

  "你要知道,这次要不是美国高层施压非要日本天皇办自己的亲哥哥不可,麻里森上还是会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逃脱得逞,你也只能永远屈居第二,死撑着你父亲留下的基业,你该谢谢我的。而我……并不是什么大恩大义之人,要不是为了保我家那老头一命让他尽早回头,我压根儿不会管麻里森上这件事,所以你跟我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今天你不做,还是会有人做,我说的话你应该明白。"

  "我信得过你吗?"佐木君挑高眉。

  "信不信得过我你都动不了我。"郭熙了然一切的笑望着他,"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你根本没有选择。"

  "是吗?"

  "你可以试试,失陪。"说完,他走回宋婕身边,在会场人员的带领之下坐定位,位子刚好是颁奖时的正中央位置。

  "他对你说什么?"宋婕不太心安的问着,总觉得佐木君这个人亦正亦邪的令人觉得有点可怕。"没什么,只是打声招呼。"郭熙笑着吻她,惹得她脸红似火才放开。

  "他跟你受伤无关吗?"就算被吻得头晕目眩,宋婕还是忘不了他到巴黎找她的那一天所受的伤——他整整在医院住了好几天才出院,而他却矢口不提手上的伤所为何来。

  ¨无关,你想多了,我跟他是朋友,不是敌人。"他安慰的拍拍她的手,没事似的坐在台前等着领奖。

  "嗨!"第一个落坐的是黎文恩。

  "嗨!"第二个落坐的是余克帆。

  "嗨!"紧接着出现的是蓝少白。

  三人齐聚一堂的出现在国际级摄影比赛的颁奖典礼会场上,而且座位刚刚好安排在郭熙和宋婕两人的旁边。

  "你们买票?"郭熙轻勾起嘴角,半是调侃、半是嘲弄。

  ¨说买票太难听了吧?"黎文恩微笑着抗议。

  "是啊,我们只不过塞给会场人员一点钱而已。"余克帆将身子躺在椅背上,两手交叉在胸前。

  "没错。"蓝少白点头附和。

  "一点钱?五百美金还是一千美金?"郭熙狭长的眼淡淡的瞄过去,落在蓝少白毫无愧色且有点得意的脸上。

  "哪要这么多,一百美金就够了。"

  "天啊!你们真的是买票进来的?"宋婕低呼一声.

  "不然你以为熙会带我们进来?"蓝少白皱了皱眉,有一种真心被辜负的感觉。

  "是啊,他这小子见色忘友,早忘了今天是花心俱乐部一个月一次的聚会。"黎文思深有同感。

  "他已经忘记快半年了,"余克帆很"好心"的提醒众伙伴。

  "你们今天是来清算我的吗?"郭熙微笑着摇头,"等颁奖典礼结束再继续吧!我现在没心情。"

  ¨没心情?做什么?怕得不到冠军啊?"蓝少白眉皱得更凶。不晓得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注重名利来了?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是稳拿冠军的。"

  "握?这么有把握?"蓝少白不以为然起来。

  "你们不是比我更有把握?"郭熙好笑的看了他们一眼,只见花心俱乐部的其他三个成员马上惨白着脸,一脸心虚不已的模样。

  "你在说什么?"蓝少白首先开炮。

  "是啊,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黎文恩也无辜的摇头晃脑。

  "我们怎么可能比你更有把握?对摄影我们可是一窍不通。"余克帆撇清得更厉害。

  "你们不必懂得摄影,只要懂得花钱就行了。"郭熙抿嘴一笑。

  "熙……你的意思不会是……"宋婕看着郭熙又看着其他三个人,在他们一个了然于胸,三个面无血色的情况下不得不做些猜测,"难道你们……连评审的票都买?不会吧……"

  "当然不会!"蓝少白第一个受不了宋婕那不屑的眼色。

  "是啊,我们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黎文恩说得心虚不已,不过为了顾全大局他非说不可。

  "他们说的一点也没错,我余克帆可是个很有格调的人,绝不贿选。"除了这一次例外,他暗暗在心里加了一句。

  "熙?"最后宋婕把目光调回郭熙身上,说到底,她只相信他一人。

  "不管他们有没有那样做都无关紧要。"郭熙只淡淡应了一句。

  花心俱乐部的成员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郭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不过他们并没有迷惑太久,当一个个被介绍到评审席就座的评审们都就定位之后,他们终于知道自己花了一大笔冤枉钱,却半句话也不敢吭,闷得差点没大吼。

  之前内定的评审都被换了,而郭熙的摄影作品"欲海"还是顺利以最高票夺魁。

  当数以万计的掌声响起,宋婕抱着郭熙当场哭了出来。

  接着,郭熙上台领奖,除了宋婕一脸激动的直望着台上的他之外,其他三人已迫不及待的互相诉起苦来。

  "有没有搞错,我们花了五千万美金耶!"蓝少白觉得心上有一块肉好像被割下来。

  "这小子当我们的钱是不用赚的!"黎文恩则一脸后悔莫及的模样。

  "看来我只好跟丹渠下海再捞一票了。"余克帆摸摸鼻子认栽了,谁叫他们竟打起熙这只老狐狸的主意呢?他可是他们四人当中骨子最骄傲的一个,根本不可能接受他们"好心"的做法。

  早知道的,可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们不忍心让宋婕冒失去花魁的风险,为了她,这是他们仅能尽的一点点绵薄之力……没想到却硬是被熙摆了一道。

  唉唉唉,除了声声叹息,他真的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

  ※ ※ ※ ※ ※

  石原拓二在替郭熙打包整理行李时,边整理还边嗟叹不已,"早知道你就是日本最有钱的深田真治的儿子,我一定把这一次'欲海'的制作成本提高数倍以上,多捞些油水回来,不然绑架也成,嘿,那我这辈子就成了小富翁一个,根本不用守在这个'小小的'工作室里混日子。"

  郭熙淡笑不语,将这一次参赛的照片一张张收进盒子里,他只带走"欲海"的照片,因为宋婕是属于他的,参展的那一个月是空前绝后让众人分享她的美丽的一个月。

  "不留一张给我做纪念?"石原拓二拿着这张标题为"含苞待放"的照片看了半天,迟迟不想把它收到盒中。

  "不行。"

  "小气鬼!一张都不行?"

  郭熙抿着唇,"不行。除了她,其他的我全都留给你,还不满足?"

  "说到底,要不是当初我建议你跟她谈个恋爱好拍出更好的照片,你会跟她在一起吗?"石原拓二不是滋味的咕哝一句,"早知道你真的会为了拍出好作品而跟一个女人上床,我当初就不该这么跟你说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像以前一样把人家给甩了?"

  郭熙瞅了石原拓二一眼,低头继续收东西,对石原拓二的话不予置评,因为这是私事,对于私事他一向懒得与外人说清楚,人家爱怎么想怎么说他都不会有意见。

  但提着便当刚好走进门,因而听到石原拓二说话的宋婕可就无法心平气和了,她手上的便当因为这句话而整个掉落在地上,巨大的声响引起室内两人的回眸。

  "婕儿……"石原拓二第一个叫出声来,想起刚刚自己说了什么,忙不迭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郭熙则放下手边的工作站起身走向她,在她转身欲冲出门的当下拉住她,"来找我吃饭?"

  宋婕默然不语,低着头猛掉泪,他拉着她的手温柔却坚持,让她想甩也甩不掉。

  "饿了吧?一起吃饭去。"郭熙伸手拥住她的肩。

  宋婕伤心不已的频频拭泪。"你不是要甩掉我了?还吃什么饭!"

  "我没有。"

  "你有!"

  他微叹一声,"真的没有。"

  "石原明明就是这么说的,你以为我没听到?"宋婕低着头,肩膀因哭泣而耸动得厉害。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